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六十八节 欲擒故纵
    江湖谣传 第六十八节欲擒故纵

    叶枫耳朵虽然能过滤到很多声音,也能无视很多声音,但是不代表他耳朵不好使,通常的情况下,很多人的声音,他的听一遍就能记住,对于这点,他一直觉得不错。

    可是听到陈小青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的时候,他只希望自己的耳朵失误一次,听到的全部都是幻觉。

    只不过感觉到斐少爷的鼻子里面冒出来的粗气,好像火车头的汽笛一样,叶枫就已经知道,自己听的绝对没错。

    陈小青怎么也来了?

    人未到,笑声先闻,声音才到,香气又闻,叶枫忍不住不让自己打喷嚏,在斐少爷火山爆发的眼神中,扭过头去,“陈小姐,这么巧呀。”

    “什么巧,你不在这里吃饭,我上这里来干什么?”陈小青一句话让叶枫的手下无地自容。

    沈阳有些悲哀的想到,怪不得叶总肯出血,原来只不过杨要一锅端罢了,省得费钱。只不过他就算泡妞,也不用找这么多人给他助阵吧?

    小丫头也是咧咧嘴,看到沈阳悲哀的表情,很是同情他,也觉得他有点可怜,这么好地一个销售总监,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找,为什么偏偏找个男人,如果不是惦记着沈季天地签名,小丫头早就把凳子搬到对面去坐。

    “咦,陆斐,你也在这里?叶枫。你也请他了,他请他干什么?”

    陈小青好像才看到陆斐,一脸的诧异。

    “好,好,好,”斐少爷头一回没有说破,改口说好的,“叶枫。你记得,你记得你今天做的事情,说过的话。”

    霍然站起。斐少爷了一摔筷子,忿然的冲出了大堂门,只留下一脸诧异的陈小青,“陆斐怎么了?”

    叶枫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呢?

    “你怎么会来这里?”

    “戈民辉说你请我吃饭。”陈小青有些诧异,“他骗我?”

    “我请你吃饭。不会直接打电话给你?”叶枫有些郁闷。

    “你好像没有我的联系方式吧?”陈小青笑了笑,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他说你找人,说什么最近长生阁的项目合作愉快,眼看要接近尾,大家聚一聚,问他有没有我的电话,他就直接打电话通知了我怎么了,你没有给他的电话?”

    叶枫点点头,“哦,我忘了,亏得你提醒。”

    陈小青笑了起来,“原来真地是他捣鬼,那我。。。。。。”

    “坐下来一块吃饭吧。”叶枫笑了下,“我其实也一直想请你,一直没有机会。”

    “对了,你不是出差去了吗?”陈小青才坐下来,就问了一句。

    叶枫看了一眼沈阳,沈阳会意,解释道:“其实叶总本来准备出差,可是帝应试这个项目更重要,所以本着抱着西瓜拣芝麻的原则,那面的可以先放放,这面的要抓紧,明天早上抽标后,再会考虑其它。”

    “原来是这样,”陈小青没有什么疑心,“可惜了。”

    “可惜什么?”叶枫有些不解,以为她又要说一顿自己不自量力,这段时间听的多了,手下也说,方竹筠也说,就算街头讨钱的乞丐,好像看着他都有那种眼神,这下听到陈小青说可惜,自然下意识觉得她也会说自己的投标有问题。

    “可惜了那两张音乐票。”陈小青淡淡道:“我上次找你,听说你没空,就把标了给别人,不然人明天投标后,不是正好可以和我去放松一下?”

    叶枫看着一帮手下的表情,不是放松,是很紧张,因为估计除了董倩倩,都知道他和许舒婷不得不说地事情,这下毫毛疑问,自己这个花心大萝卜的名声,明天就会传了出去。

    “我还敢和你听音乐会?”叶枫咳嗽了一声,“陈小姐,你看,虽然然我们目前不过是你是甲方,我是乙方的关系,”说着环视一眼手下,看到他们一脸的地不信,有些郁闷,“可是斐少爷就已经怒不可遏,如果我再和你去看音乐会的吧,我只怕要协从上防暴并没有盔才行。”

    “你胆子这么小”?陈小青白了叶枫一眼。

    “不小,但是也不大,闯江湖的,安全第一。”叶枫笑笑。

    “你放心,他不是我什么人,也管不么我的什么事。”陈小青夹了一口青菜,有些奇怪,开拓者地员工真的是有奶牛地精神,挤的是奶,吃的怎么都是草呢?

    “那个,”叶枫想了半天,“好像我也不是你什么人。”

    陈小青,“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

    叶枫只是笑,看了一眼手下,众人都是捧场的笑,奉献一两声不等,小丫头本来不觉得好笑,为了签名,只能挤出一丝笑容,好像旁边那条清蒸鱼,裂开了嘴角的一丝。

    大堂外,海天大酒楼街道对面,斐少爷好像恶狼盯着猎物一样,眼睛不眨一眨。猴子不些喏喏的问,“少爷。我们回去吧,或者找个地方热乎一下。这里天气好像有些凉。”

    “叶枫这上子实在可恨。”斐少爷突然仰天长叹,“亏了我把他当作朋友。”

    “是呀,是呀,”猴子随声附和,“斐少爷,不过好像是陈小姐主动找他地。”

    “你说什么?”斐少爷火气冲天。

    “我觉得叶总这个人其实不错,”卢唯偕对于叶枫的感激是有理由地,上次虽然只是不起眼的烟灰缸事情,叶枫为他解围,可是足够他感激几天地。“斐少爷,你要知道女人很奇怪,斐少爷,你现在方法有些不妥。”

    斐少爷才想踢这个反骨仔一脚,听到这里停了下来,“怎么这个不妥?你还比我要理解女人?”

    “那个,不是这样,”卢唯偕有些头大。“斐少爷是风流而不下流,我哪里比得上。”

    斐少爷的怒火消减了一些你还算有些眼力。“

    ”只不过常言说的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秘有一得,这就是说,斐少爷虽然聪明,可是总有想不到的地方。我这个猴子虽然笨,什么都不行。可是说不定有那么一点明白的地方。”

    “这个姓常的说的好呀。”斐少爷连连点头。

    卢唯偕差点一头栽倒,才记起来,这位少爷什么都学,就是不学无术的。

    “你怎么了?继续说呀。”斐少爷不些不耐烦。

    “那我就说了,”卢唯偕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路,”女人都是奇怪的动物,都是有些好奇的心理,斐少爷,说句实话,你比叶总要强,最少在我心目中。”

    卢唯偕画蛇添的说了一句,斐少爷却是大为满意,“你小子有眼光,明天和你工资。”

    “谢谢少爷了,”卢唯偕昧着良心,捂着鼻子,生怕把马真的拍出屁来,“可是为什么陈小姐看不上你,不是看不上你,是发觉不了你的好呢?”

    “是呀,是呀,为什么?”斐少爷已经全身心的被卢唯偕吸引,忘记了陈小青和叶枫还在谈笑风生。

    “关键的一点,就是你们的距离太近,”卢唯偕叹焦一声,“斐少爷,常言说过,距离产生美的,你就是和陈小姐离地太近,可是叶总和陈小姐一个星期也不见一面,所以陈小姐见到他难免态度亲热一些”。

    “真的?’斐少爷半信半疑,这次却没有问那个姓常的哪里工作,明白地倒不少。

    “根据我泡妞的经验,女人都是这样,”卢唯偕大言不惭,“你越是主动,她反倒觉得你有些犯贱,不会搭理你,相反的,你故意疏远她,保持在她心目的神秘感,她就会有兴趣研究你,慢慢的对你产生好感,叶总现在就是这样,而斐少爷你,就是在陈上姐眼中,已经和儿童读物一样,一览无遗了。”

    斐少爷没有注意到后面地用词有些诬蔑,只是想想,点点头,“还真的是这么回事,猴子,你tnd地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只不过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你脑袋虽大,可是不代表容量也多,为了得到陈小青的青睐,可以无条的接受别人的建议,最少在现在,他觉得猴子说的有那么一些道理,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当年他和陈小青,一个在新加坡,一个在法国,距离倒是有了,美可是一丝都无的。

    “现在你什么都不用做。”卢唯偕为了报恩,也是实在有点看不上主子丢男人的脸,女人是不错,可是你这么就算追上了,又有什么叶道?

    “你说什么?”斐少爷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手下也有点高深莫测让自己有些捉摸不透。

    “斐少爷,凭借你的长相,人品,家世,博学,风流而不下流的,叶总哪一能够比得上你?”卢唯偕违心说道。

    斐少爷连连点头。

    “陈小姐现在对叶枫只不过是好奇,好奇心一过,心情自然淡了,那时她才会想起你的好,”卢唯偕建议道:’你可以不见陈小姐几天,不要联系,不打电话,反正断绝和她的一切来往,我保证,不出一天,她就会好奇你为什么不像以前的她,不出一个星期,她就会想起你以前对她的好,不出一个月,我想,嘿嘿,少爷,我想不用说我,你也能想出什么结果!这在兵法有云,叫做欲擒故纵,我记得当年诸葛亮那是七擒孟获,才让孟获对他死心塌地的。”

    斐少爷双目放光,连连点头,也忘记了诸葛亮和孟获是两个大男人,死心塌地的对他现在有什么用,难倒也是玩断背?

    “猴子,我信你,我信你,你比那个狗头军师申赢要强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军师,他是副的,我现在要做什么,对,不理她,让她过来联第我,我现在应该干什么?”

    卢唯偕心中暗喜,只是觉得世上好人好报一点不假,自己说这番话,多少有些为了当初叶枫的解围,却没有想到无心插柳,反倒有另外的收获,“斐少爷,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去睡觉!”

    “哦,好”斐少爷走了几步,突然止步,“猴子,你留下。”

    卢唯偕感觉今晚有些冷,“我留下干什么?”

    “我虽然目前做的是安心睡觉,但是你却不行,”斐少爷连连摇头,“你给我看好了小青,不要让叶枫占了她的便宜。”

    就算占了便宜,你能如何?卢唯偕觉得这丝毫爷目前被情冲昏了头脑,不过转念一想,他好像也从来没有清醒过,“少爷,你放心,有我在这里盯着呢,叶枫绝对不敢胡来。”

    “好,好,好。”斐少爷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终于不见了踪影,卢唯偕看了大堂一眼,笑了一下,转身回去休息。

    叶枫和陈小青谈的已经如火如茶,一帮手下有如沈阳王军臣之流竟然也是笑容满面,张小娟不提什么走,小丫头也忘记了沈孝天的签名,只有吴虹脸色有些异样,因为这热闹是别人的,和她无关!

    叶总实有办法,果然不愧是商业奇才呀,沈阳只是想,***,他随便找了个女人,随便说了几句话,吃顿饭,就已经和勤诚信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

    陈小青在斐少爷走了之后,望定了叶枫,良久才说,“其实叶总,我知道这多半是戈民辉搞的鬼,不然陆斐不会过来,不过我听说你在这里请客,也就顺便过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叶枫看看手下,都是帮作吃饭的姿态,筷子好久不动,显然都是等候下文,“陈小姐才是好看。”

    陈小青笑笑,“长生阁这单,本来交给开拓者,就算是个意外。”

    叶枫脸色不动,却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只是道:“人生,本来就有很多意外。”

    “是呀,陈小青对于他的感慨,竟然点点头,”其实我现在觉得,叶总是个高人,什么问题在常人的眼中,看似是难题,但是一到了叶总的手中,就变得迎刃而解,本来如果说别人投标帝京小区,我还能有所怀疑的话,可是叶总出马,结果可能就是大不一样,我相信你的实力,也想信,你一定能在帝京的投标中脱颖而出,做出一番成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