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六十七节 意外
    江湖谣传 第六十七节意外

    开拓者的员工觉得,今天应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向来空手套白狼的叶总竟然主动请他们吃饭,而且是在海天大等吃海鲜!

    叶总没有要雅座单间,可是也没有先要个青菜,这让员工们心里失态的时候多少有些平衡,闹闹轰轰的大堂里面围坐成一圈,小丫头是东看看,西看看,怎么都觉得这里正在召丐帮大会,叶枫满意的看着屈指可数的员工,拿过了菜单,递给了沈阳,“沈总,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吧。”

    沈阳觉得叶总好像话中有话,听着特别别扭,这通常都是病人不行了,医生常说的话,今天却被自己摊上了,接过菜单,说了一声,“哦,有点贵。”众人洗杯的洗杯,洗胃的洗胃,上洗手间的抓紧时间,争取把肚子先空出来。

    看了一眼叶枫的脸色,沈阳突然说道:“要不叶总,这顿我请吧?”

    叶枫一直微闭双眼,脸上没有什么高峰,听到这里,脸上有点笑容。“那怎么好意思。”

    “哦。那就算了。”沈阳慌忙说了一句。

    叶枫愣了一下,觉得这小子最近也聪明了很多,竟然也懂得虚晃一枪。

    掂了掂菜单,沈阳觉得叶总塞给自己的是枚炸弹,跟着这种老总吃饭,实在是十分郁闷的事情,点的贵了。怕他会扣自己的薪水,点地太便宜,肯定同事们不乐意,看了看身边地王军苫,“君臣,你点吧。点两个喜欢的。”

    “我没吃过海鲜,不会点,你们点吧,”王军臣把皮球踢了回来。

    “小娟。你点。”沈阳拿着菜单,像拿盗版光盘般热情的兜售。

    “我吃海鲜过敏,我就过来坐坐。一会儿就走,天舒还在等我。”张小娟摇摇头,不时的看看手表,好像过来吃这顿饭,不过是迫于叶枫老总的淫威。这让叶枫看了很郁闷。

    沈阳还没问吴虹,小阔步前进已经把菜单抢了过来。“你们点菜怎么都和打太极一样,等你们点完,我估计都要饿死了,我来点。”

    董倩晚辈抢过炸药包,哦,应该是菜单,扫了一眼,“象跋有没有?有,那来一斤,大龙虾有没有,也有,很不错,拿过来看看,个头不大的不要,个头大的头太大也不要,要尾巴大的那种,肉多,当然要看看,好,你马上去拿,鲍鱼呢?也有?有双头的吧。。。。。。”

    “沈总,听说f3的演唱会最近好像要到这里开吧?”叶枫突然问道。

    “我怎么没有,哦,是呀,好像是。”沈阳脑筋转的快。

    “哦,双头鲍鱼也有?”董倩倩拿着菜单好像愣了一下,“那四头的呢?没有?那可惜了,双头鲍鱼还要不要?不要了。”

    服务员看怪物一样看着董倩倩,哑口无言。

    龙虾拿了过来,张牙舞爪地,董倩倩一指,“怎么缺个钳子?”

    “这个嘛,龙虾都是好斗的,这只就是被同类斗掉了一个钳子。”服务生解释的彬彬有礼。

    “那你把头号赢地那个给我拿来吧。”董倩倩被叶枫提起了沈孝天惦记着签名,有些不耐烦。

    服务生愣了一下,“斗赢的已经被人吃了。”

    “那你是不是看我年纪小,所以就特意拿个输的来羞辱我?”董倩倩俏目圆睁。

    服务员不懂这其中到底什么关系,“其实这位小姐,这龙虾可以全家一些地。”

    “你觉得我没钱是吧?”董倩倩有些不满。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服务生。

    “那你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

    “你没有意思什么意思?”

    “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二人蛋成鸡,鸡生蛋的让众人哈欠连天,叶枫摆摆手,“龙虾不要了。”

    “好。”服务生慌忙把那个张牙舞爪,辩解着自己不是失败者的龙虾拿下去,发誓以后再也不向客户推销什么龙虾。

    “再来个土豆丝,辣白菜。。。。。。”董倩倩一口气地点了五六个,还不如一斤象跋的钱,放下了菜单,“够了够了,点地太多了。”

    众人无语,心想你来这分阶段是错误的选择,你应该去素食店才好。

    “叶总,我是不是点的太多了,让你破费,真的不好意思。”工程兵倩倩坐了下来,给叶枫把茶满上,脸上多少有些谄媚,不过因为年轻的缘故,谄媚看起来,有些像情人间的情调。

    叶枫终于觉得这小丫头孺子可教,“哪里多,我只怕菜不够。”

    客人照例的说,菜实在太多了,只怕吃不完,叶枫了也就只能说,那看看吧,如果不够,谁再点两个。

    “再来酒吧,啤酒就行。”叶枫觉得多少有些惭愧。

    “吃海鲜,喝啤酒,不算好的,容易过敏。”虽然一来的就一样海鲜进行点缀,沈阳还是觉得,刚才表现的竟然不如这个初来乍到的董秘书,只能亡羊补牢。

    “是呀,明天还要工作,还要投标。”叶枫深有感触。觉得沈阳这样的好员工,才是公司的财富,“不然我真地要请你们这些功臣好好地喝几杯才行。”

    众人一听,这意思就是没有酒了?不过好在男女各半,沈阳和老总都是提倡不喝,别人当然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觉得过来有些上当受骗的感觉。就像到了商场,突然听见服装大甩卖,一律五折优惠,等到进去后,才发现是提价三倍后的五折。

    只是他们没有反对的,不代表没有反对的。叶枫话音刚落,身后一个声音已经大笑了起来,“吃海鲜怎么能不喝酒。我在新加坡的时候那是一定要喝的,叶总,是不是最近破公司财务出了问题,才是这么节俭?我来课程表,我们地没有,就是有钱。”

    叶枫头也不回,已经听不出来是斐少爷的声音。嚣张4跋扈,破。有钱,新加坡这些用语,也就这位少爷一张嘴,一句和衣而卧就能贯穿起来,如果小学老师让学生造句,一定会请斐少爷过去做示范。

    “斐少爷这么有钱,也上这种地方吃饭?”叶枫也不站起来,倒多少有些奇怪,暗想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

    “油腻吃的多了,也要吃点素的,档次高的去多了,也要来点档次低的,”斐少爷嘴上胡说八道,接着这功夫,已经把场上地三位女士看个遍,发现没有陈小青的身影,有些奇怪。

    他听说叶枫请陈小青吃饭,陈小青又没有拒绝,心中已经和猴抓的一样难受,不等戈民辉再添油加醋一番,已经迫不及待火箭般地冲了出去,并没有留意戈民辉嘴角的一丝冷笑,当然就算注意了,他也是无法领会,看不到陈小青的身影,斐少爷却已经一屁股坐了下来,伸手又招呼旁边地一个人道:“猴子,坐,一块坐,这次不用客气。”

    “这是我的手下,叫做卢唯偕,绰号猴子。”斐少爷先是介绍起来,“叶叫,你见过的。”

    叶枫看到了就是上次那个当烟灰缸的猴子,点点头,“斐少爷,知道你很忙,我就不介绍同事给你认识,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不用客气。”

    “我忙什么,我来就是来找你的,民辉说了。。。。。。”斐少爷突然住口,伸出的手来,一根雪茄已经到了手上,叨在嘴里,掩饰刚才地失言,才要点火,董倩倩就有些不太乐意,“你哪位呀?”

    菜本来就不多,斐少爷身材看起来一个能顶两个人的口粮,董倩倩看着都发愁。

    “我你不知道,我叫陆斐,别人都叫我斐少爷。”斐少爷看到小丫头坐在叶枫身边,好像还很亲热地样子,“叶总,你马子?”

    叶枫只是笑笑,“秘书。”

    “叶总到底不是凡人,找个秘书都这么漂亮的。”斐少爷恭维的言不由衷,却只是纳闷为什么陈小青还不登场。

    “我倒想找个男秘书,”叶枫淡淡道:“只不过斐少爷,你也知道,现在流言可畏,两个男的在一起,反倒不如一男一女的让人放心。”

    听到斐少爷说了个民辉,叶枫若有所司悟,看了一眼吴虹,发现她一个劲的喝茶。

    “怎么两个男的不不让人放心了?”斐少爷有些不解。

    “斐少爷,”卢哈偕提醒了一句,“现在两个男的总在一起,很容易让人误解断背的。”

    “***,”斐少爷恍然大悟,一个爆栗打了过去,“滚远点,我成天带人在身边,还以为小青会理解我,我说她最近总是躲着我,原来是你的原因。”

    猴子的好心当作了驴肝肺,只好讪讪的站了起来,“斐少爷,哪能呢,你要看上,也是英俊点的小白脸呀。”

    “你还说。”斐少爷挥拳作势,猴子飞快的退了回去。

    菜及时的送到,避免了一怕断背引发的血案,“小姐,添一付筷子。”斐少爷大手一挥。

    “好像没有人请你。”董倩倩忍了好久,终于忍无可忍,刚才听说斐少爷说什么马子之类的话,小站着差点脖子都红了起来,她是能调侃叶枫,可是从来没有被当作这种调侃的对象。

    “我这是不请自来。”斐少爷拿过筷子,四下张望。

    叶枫已经大约明白了什么,“找人?”

    “听说你请了陈小青?”斐少爷还是忍耐不住,看着满桌子的人,多少有些宽心,这最少说明叶枫和陈小青不是单独相处。

    “请陈小青?”叶枫皱了下眉头,“我请她干什么?谁说的?”

    “当然是民辉。”斐少爷打开天窗说亮话,“叶总,他说你在海鲜大酒楼请陈小青吃饭,你请她吃饭无所谓,总要找个好点的地方才行。”

    叶枫和沈阳心照不宣的交换个眼神,看在董倩倩的眼中,想起了猴子说的断背忍不住离叶枫远一点,回想起这两天的叶枫和沈阳的一举一动,若有所悟。

    “我没有请她,斐少爷,我想要不就是戈总记错了,要不就是你听错了。”叶枫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斐少爷看着陈小青真的不在,倒有些半信半疑。

    “真的,你觉得我是会撒谎的人吗?”叶枫一脸严肃,也是问心无愧,暗想女人是祸水一点不假,自己是尽量的避免,还是麻烦一堆,这要是沾惹上陈上青,那还了得。

    斐少爷还没有说什么,叶枫的手下已经眩晕一片,都是低个头来,不敢去望叶枫大义凛然的目光,只怕会吐。

    “这个难说,”斐少爷摇摇头,“人心隔肚皮的。”

    “你可以不相信我,”叶枫倒也不着急,知道这位一根筋,犯不着和他争辩什么,那样除了让自己心累,只能让他犯疑,“但是你不能不相信事实,事实是,菜已经上来了,陈小青还没有来,斐少爷,你这么通情达理,当然明白,你请个贵宾,会在他不来的时候,就先吃起来?”

    除了董倩倩,酒桌上的,倒都认识斐少爷,可是不知道叶枫从哪里认识这么个怪物活宝,多半是物以类聚吧,看着叶枫不急不缓的样子,沈阳也打消了出头的念头。

    “说的的确是这个道理。”斐少爷点点头,看着来了一桌,都是和尚吃的,筷子都不想动一下,“叶总,其实我是相信你的,不过你还记得上次和你说的话吗?”

    斐少爷其实对叶枫并没有太强烈的讨厌,他人长的块大,心也不小,很难长时间的记住一件事情,见到戈民辉的时候,被他传销一样的反复贯注叶枫讨厌思想,觉得叶朵儿这人无恶不作,简直就是大奸大恶这人,可是了叶枫,又觉得如坐春风一样,很盯呢主和他套套近乎的,毕竟,能把一杯酒喝的那么艺术的人,并不常见。

    “你不是让我少接近陈小青,我一直记得呢,你放心。”叶枫说的口水干了,肚子也有些饿,只是想劝走这个活宝,突然发出斐少爷的眼睛有些发直,盯着他的身后,风鬼一样,心中有些发毛,才要回头,一个清脆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叶枫,你这么快就吃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