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六十二节 光荣一把
    江湖谣传 第六十二节光荣一把

    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只不过现在终于发现,姜还是老的辣,这只老狐狸,把麻烦丢了过来,还损自己一顿,叶枫心中暗骂,上次吃饭帮他付了八块钱,真的是自己瞎了眼睛。

    “叶总,我现在虽然不能参加公司的竞标,可是我现在还能干点事情的,我工资不能白拿的,是不是,对了,我的工资是多少?”董倩倩经过和叶枫的一番接触,觉得叶枫这个人其实真不错,虽然是个老板,却没有一点老板的老架子,应该说很和蔼,这种公司很对她的胃口,如果让她去了戈民辉那种公司,天天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做事,她是真的做不了三天的。

    叶枫如果这点,一点后悔的要命,因为他的目的就是想让董倩倩觉得工作没有什么意义,早点走人,也能早些完成董耀交给的任务。

    “你的工资嘛?”叶枫有些心慌,“倩倩,不对,是董秘书,你要知道,我们公司很小,效益也是勉强维持。”

    “你总不能让我白活吧?就算我爸说我是瞎忙,也是要算钱的,”董倩倩睁大的眼睛,一副你不给我钱就跳的讨债的架势。

    “不要那么激动,董秘书,注意影响。”叶枫安抚上访民众一样安尉董傅傅,“怎么会不给你工钱,不过你是试用期,工资要打个八折的。”

    “啊?我的工资也要打八折?”董倩倩实在有些佩服叶枫地胆大。老爸的面子都不给,她其实倒不是胡搅蛮缠,只是觉得和叶枫说主知有趣,看着他拿自己束手无策。她就觉得老爸说的大错特错。叶枫这个人,其实还是蛮老实的。

    “这是规矩。不能破地,”叶枫心道:你多个什么?我一个月才八百呢,我这是能省就省,这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油米贵,这个月他只看到送钱,没看到进钱,管财务地李姐倒没有说什么,只不过今天说原料价格涨了,明天说水电涨了,他内心有愧。

    看着董倩倩瞪着自己,叶枫只好许诺,“我们公司本来就没有秘书这个岗位,你是第一个。”犹豫了一下,觉得五百好像拿不出手,八百是销售人员地工资。人家是有业绩提成的,一千是前台的最低工资,那是不用做事的,这样递推的上去,董倩倩的工资最低限已经定位,“你现在一个月试用期工资是否1200,本来呢,开拓者的员工,都要试用三个朋的,可是你董总的女儿,我肯定要给你点照顾,看下四周,作贼一样,发现同党都在会议室等着呢,压低了声音,一种有好处我不给你给谁的架势力,”你地试用期,一个月就行,一个月后只要你觉得行,我就给你转正,破格升为1500。“

    一个月,叶枫心中偷笑,你能坚持一个月,那算我叶枫白混了这么多年,只不过他这时候显然忘记了,昨天他也白混了一次。

    “啊,不少呀。1200?我一个月的消费也才2000多,看来我向老爸再要八百补贴一下就行了。”董倩倩好像一副知足的样子,可是叶枫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么话,听她的口气,好像威胁自己,要去老爷那里告状说钱不够?董耀要知道自己给地钱不够他女儿一个月的零花,会不会对自己有意见?

    念头一个个地转过,叶枫下在考虑是不是自己掏腰包,给她加个五百的特殊岗位津贴,就算破财免灾,董倩倩突然问道:“叶总,一个月工资多少?”

    “八百。”叶枫说了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愚蠢,女人都是有同情心的,自己白混了这么多年,怎么现在忘记了利用这点,“董秘羽,我说的是实话,你看我的工资单。”

    他打开电脑,列出了公司的工资明细,上面的工资一目了然,叶枫虽然升为老总,却忘记了给自己加薪水,当然,许舒婷也不会提醒他,他每个月拿着八百块的工资,自得其乐,只是考虑员工的薪水低,没有想到自己的薪水更低。

    董倩倩真的凑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会议室时面等待的人都有些纳闷,“沈总,不开会了》?”王军臣问道。

    “我怎么知道。”沈阳也不明白这个小秘书到底什么来头,只不过他明白一点,叶总属于空手套白狼那种类型的,这个女人身上要是没有一点利益的可捞,估计早被叶总一脚踢出了天拓者。

    “叶总的情人呗。”吴虹开玩笑的认真,又笑了笑,装作漫天不经心的样子,“沈总,我们这次的标底是多少?”

    沈阳看了吴虹一眼,“具体还有确定,不过大约两千万左右,这是个大单,我们做了这单后,以后一年,在家数钱就行的。”

    “这么多?”吴虹有些吃惊的样子,“我们公司能接下吗?这最少要有一千万的周转资金才行吧?”

    “我只是管做报价,至于别的,叶总说,他负责解决。”

    沈阳看了吴虹一眼,心道你这个八婆想到的,我如何想不到?只不过他对叶枫的安排也有些头痛,现在他不怕投标不中,只怕中标后,资金的压力会压垮这个公司。

    “原来叶总的工资真的是八百呀。”董倩倩办公室外,已经把开拓者所有员工的工资看了一遍,工资高的没有几个,一个叫姚君武的,她不认识,工资最高,2,后面的标明是软硬技术人员,董倩倩不笨,没有理解成此人半软半硬,知道这可能是软硬件都会的意思,这个工资对于技术人员无休止的不高。姚君武在开拓者工作也算是半卖半送的性质,其次的就是沈总,22炎,然扣是李解,2000不到,叶枫后面带个总,八百块一个月,寒酸的好像可以申请吉尼斯时记录的。

    “当然只有八百”叶枫摸了摸口袋地银行卡,觉得这个不能让董倩倩看到,“董秘书,你看地工资,转正后,都可以排行前五名的,回你爸要是问,你可要实话实说地。”

    董倩倩‘扑哧’一笑,给了叶枫一个白眼,我就知道,叶总对我最好的。

    叶枫只觉得浑身又起了冷疙瘩,只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对她太好了?

    “我这是严以律已,宽以待人,习惯了。好了,董秘书,什么事情我都和你说了,这是公司的老底,你看到了,这下总知道,你没有吃亏,安心吧,我也要去开会了,他们在等着呢。”

    “等等。”董倩倩管得了许多,“这个许舒婷是谁?怎么孔明个总,她的工资,怎么也是八百?现在流行老总只开八百吗?”

    “这个嘛,我以后和你说,现在工作要紧。”叶枫知道这个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等等。”董倩倩又叫了个暂停。

    叶枫有些无奈,心道你到底是秘书,还是老总,现在怎么看,我都觉得我快变成了你的秘书了,“还有什么事?”

    “我不开会,你总得给我安排个事情吧?”董倩倩认真道:“我现在工资排名第五,总不好白吃饭的。”

    叶枫觉得这个董倩倩很有良心,却恨不得拿起扫把打她一顿,见过工作偷懒,没,有见过这么积极地,想到扫把,心中一动,走到门口,拿起一把扫把,递给了董倩倩,“董秘书,我现在就交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董倩倩一直觉得自己理解能力很强,看到那个扫把,也有引起发蒙,吃吃问道

    :“叶总,你什么意思?我不是哈里波特,用不着这东西地。”

    “你趁开会的时候,把公司的卫生打扫一下。”叶枫缓缓。

    “这是秘书的工作?”董倩倩有些纳闷“叶总,我说工作不假,但是我只能做本职工作的。”

    叶枫牢牢地握住扫把,怕它自动飞出去,碰到了董倩倩的头,“董秘书,这是任务。”

    “可是扫地地工作,这很光荣?”董倩倩撅着嘴,满期是不情愿的接过了扫把,“我虽然觉得不符合合同法,可是谁让你是老总,就听你一次。”

    我是老总,你是老爷的,叶枫心中嘀咕,“怎么不光荣,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劳动最光荣嘛,你就光荣一把吧哦,对了,扫了地,再去打一瓶开水。”

    “那那不是有饮水机吗?”董倩倩更加不满。

    “饮水机的水是给客人喝的,开拓者的员人只能喝烧开的水,这是规定,公司最近多了一个人,更要节省,”叶枫笑了笑,“董秘书,好好做,开水打完了,如果你觉得哪个地方不干净,就打扫一下,你要做到手中有活,心中也有活。”

    “我就看你的脸不干净,用不用我帮你擦一下?”小丫头拉下脸。

    “哦,你是试用期,”叶枫淡淡道:“老总不满意,可以上炒你鱿鱼,不用给补贴的,我当然看在董总的面子上,不会妙你鱿鱼,可是董总是女儿,什么都应该最出色的,不然我和董总说了,他也不好让你在这工作,不是吗?”

    “嗯。”董倩倩拉长了脸。

    叶枫回转了身,有些得意的笑,小丫头,和我斗,戈民辉块头比你大吧?我能整的他缩水,给你安排楼道清洁卫生大妈的工作,我看你能挺过三天!

    打开了会议室的门,看到手下都在打瞌睡,有些不满,这是自己的避难场所,怎么变成他们的休闲场地,开会了。

    沈阳清醒了过来,“叶总,开什么?”

    “开会!”叶枫觉得他刚才睡的太多,没有清醒过来,只能得申了一遍。

    “我当然知道开会,”沈阳有些苦笑,“我想问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什么?”

    “哦,”叶枫点点头,“谈论年终奖的发放问题。。。。。。”看到吴虹和王军臣清醒了过来,发射塔一样的坚起了耳朵,继续革命说了下去,“那还是有点早的。”

    沈阳只好点头“是有点早,不过现在讨论一下季度奖的。”看到叶枫瞪着自己一眼,噤若寒蝉般的不再吭气。

    “我们最近的项止是帝京小区,讨论的当然是项目上的问题,投标的时间,对了,沈阳,是什么时候,?”叶攀岩一时记忆不起来。

    “两天后,也就是星五,早十点,铭天部。”沈阳有些悲哀,却没有哀兵必胜的决心。

    “哦,现在还差什么没有准备好?”叶枫才问了一句,就听到身后一声,很是沉郁,好像一个炸疿没有充分燃烧,哑了一半,叶枫吓了一跳,回头看了一眼,飞快的又转了回来,他只怕看的仔细,会冲出去踢董倩倩一脚。

    公司唯一的一个宝贝水瓶已经在光荣的小丫头的光荣工作下,光荣的殉了职!

    “继续开会。”叶枫觉得自己真的是宰相,肚子里面能七划船的,看到几个手下都在望着自己,“怎么了?没有看到过水瓶破裂吗?”

    “啊,不是,”沈阳慌忙摇头:“叶总,标书准备好了。”

    “那你们有没有疑问?”叶枫听到身后又是一声响,有些肉痛,强忍着不自己回头。

    沈阳望着外边有些双眼睛发直,不知道这位秘书在是工作,还是在抄家,“叶总,其实我还是有个疑问,也是目前我们最大的难题,当然,刚才吴虹也提过了这点,不知道叶总想到了没有?”

    “说。”伴随着叶枫的声音,外边又响了一声,叶枫叹口气,说出一句废话,“这世上只有做不到的,没有响不到的。

    他这个响一语双关,沈阳不懂,却已经抛炸弹一样的抛出了问题,”我们大约两千万的预算,就算中了标,要开工,手头的流动资金,最少也要一千万以上,可是据我所知,我们公司帐面上,最多只能拿出二百万的流动资金,如果资金问题无法解决,那我们投标什么用?不知道叶总对于这点,有什么解释没有?“

    吴虹心中一动,垂下头,却是竖起了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