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九节 生死之交
    江湖谣传 第五十九节生死之交

    “董总,我是来喝茶的,不是来开会的。叶枫终于有些忍耐不住,看着董耀的面子,给小丫头面子,只不过看起来坯丫头并没有给自己的面子。

    “知道你是喝茶的,没有人说你是相亲的。小丫头倒是盯上了叶枫。

    叶枫听到相亲,吓了一跳,最近他对什么订婚,结婚,相亲的字眼都有皯感冒,一听到都是心惊肉跳的,看了董耀一眼,觉得他的眼神有些不对,转念一想,难倒他是想在自己和戈民辉之中选一个女婿,此时看起来倒是大有可能。

    只不过这种亏本的买卖,叶枫可不肯做,本来一直和董耀都是称兄道弟的,如果当了他的女婿,不是平白矮了一辈?

    董耀没有读心术,不然会把才拿过来的热火都倒叶枫的鼻子里面去,“民辉,过来坐,其实没什么,你们两个都是人年轻人,都有才,正巧能遇上,所以就把你们都找来喝茶,聊聊天,和你们年轻人聊天,我这老头子都觉得年轻了很多。

    戈民辉总算觉得脸上有点活气,董耀,小丫头,还有叶枫三个人,围成一个隔离带,密不透风的,他好像一句话都有点插不进去。

    过来看了一下位置,觉得坐在叶枫旁边不如站着喝茶,他并没有叶枫的表面无动于衷,内心的那么耐烦,其实他很想和小丫头面对面的进行探讨一下,你爸到底成天和你说什么,有没有说戈民辉这个名字?还想问一下,你妈贵姓?

    其实这也怨不得戈民辉,很多男人都是这样,都说自己很专情,可是见到了漂亮的女孩子,又忍不住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如果她只是注意到别的男人,说明自己魅力不够,难免怅然若失,有的时候,有了老婆地人,还可以美名其曰,我不点菜,看看菜谱总是可以的吧。

    只不过小丫头就像个苍蝇一样,专叮叶枫这个有缝的蛋,不给戈民辉这人洁身自好的蛋一个机会,见到叶枫坐了下来,也是一屁股坐在叶枫的对面,带有考古眼神的望着叶枫,好像考虑把他卖到哪里可以卖个好价钱。

    叶枫被她盯的脸盘发烧,一个劲的给自己打气,放心,放心,她不过只觉得自己古怪,听到董耀形容地,所以有些好奇,女人嘛,天生就是有种好奇的心理,好奇心过了,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爸,坐这。小丫头又拍了一下身边的沙发的位置,断绝了戈民辉坐她的身边地念头,无奈之下,找了一组单独地沙发坐做了下去,凸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只不过看起来,却有点海上孤岛的架势。

    董耀泡茶的手法比较成熟,茶具也是有模有样的,只不过看到董耀拿出的茶地,戈民辉就有些失望,包装看起来并不怎样,重要的,不是自己送的,好像是叶枫的吧?转念一想,可能是董总这样的人,可能觉得叶枫不配喝那么高档地茶叶吧,自己倒是受了牵连,想到这里,戈民辉有些释然,倒不想自己的资格不够。

    董耀一人面前放了个白瓷杯,过了遍水,轻快地在每个茶杯中放了点茶叶,动作倒是纯熟,然后我倒入了热水,盖了茶盖,终于停止了动作,笑了笑,有些简陋,你们别见怪。

    “那个董先生,你老婆呢?我经常听你提起,贤良淑德的,早就想见上一面,叶枫脱口一句话,一杠子把戈民辉准备品茶的预备功课打到九霄云外。

    “她去京城出差了。董耀似乎习惯他的天马行空,拿着茶壶的手都不抖一下。

    “那个茶道。。戈民辉觉得应该是时候表现一下自己对茶道地认识,比如中国茶文化和日本的区别,还有什么茶文化和禅宗道教有什么关系,上次他就输在矜持,慢说了一步,结果让叶枫在陈小青面前,出尽了风头。

    “哦,那是很辛苦呀。叶枫说地话恰到好处,总能适时的在戈民辉发力最弱的时候插进来,让他差点没有噎死。

    “人活着,有不辛苦的吗?董耀淡淡的一句话,若有深意。

    “我就不辛苦!小丫头举起手来,戈民辉看到她的胸前才发现,这人小丫头其实不小了,最少该发育的地方都已经发育成熟。

    看到叶枫望了自己一眼,戈民辉脸色有些发红,似乎被他撞穿了秘密,却不知道叶枫只不过良心发现,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因为叶枫觉得,这丫头的话,能不接就是不接。

    “你是不辛苦,因为你还没步入社会,也不清楚社会的艰辛,董耀望了一眼叶枫,目光又移到了戈民辉的身上,发辉和叶枫,经历的事情,可比你多的多。

    戈民辉来到这里,头一次名字被排到了前面,好像偏房被扶了正一样,心情那个激动,反倒无话可说,叶枫只好笑笑,“有什么,不过是多吃了几年米饭而已。

    小丫头又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觉得很有趣,叶枫说了之后,觉得有些后悔,感觉到董耀望着自己的目光,深意难以揣摩,自悔又是多说了话,至于你女儿贵性的话,那是再也问不出来。

    戈民辉脸色扳的和克格勃一样,就是不觉得叶枫说话有什么好笑。只是觉得这小子有一口油嘴滑舌的本事,这种人,无疑很吸引这种未出茅庐的小姑娘,这些小姑娘,没有见过大世面,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男人,戈民辉有些为小丫头担心,你这样出去混,很突然受骗的。

    “茶好了,喝吧,董耀看着对面的叶枫,嘴角一丝淡淡地笑,说句实话,他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虽然懒惰,但是还算热心,他们认识可以说是有些戏剧色彩,他那时候,显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对他也是一无所知,只是当时自己出去吃面的时候,竟然忘记了带钱。

    老板抓住不放,以为他是吃霸王餐,董耀无奈,好话坏话说了几遍,最后还是叶枫帮他付了八块钱。

    八块钱虽然不多,可是在这个社会上,能够为陌生人拿出来的实在没有几个,更何况那个时候,董耀看叶枫好像身上不超过十块钱的样子,七耀说请服吃晚饭,叶枫觉得他脑袋有问题,吃饭都付账不起的,还能请人吃饭?董耀大笑,请服上大排挡喝啤酒。

    只不过那顿饭实在不算好吃,因为董耀的公正严明,得罪了一个投标大款,那人私下买通了黑社会,五六个人拿毒害钢管菜刀来找董耀,董耀并不畏惧,他是军人出身,当时部队内,都是拿过搏击冠军地,现在年纪虽然大了,身手却没有放下,自然不把这几个人放在眼中,他担心的是叶枫,只不过他打倒了两个之后,扭头杨要叶枫先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一地地钢管菜刀,其余地几个哼哼唧唧,痛苦不堪,他在那个时候,才发现,叶枫很能打。

    叶枫是很打,但是他从来不张扬,看起来也和黑社会没有任何关系,这点董耀尤其的欣赏,后来他们又联系过几次,只是随便聊聊天,叶枫没有说他自己的事情,董耀反倒不好说出身份,以免有炫耀的嫌疑,再后来,他们就失去了联系,或者他们这样的男人,都是向往着君子之交的淡然,董耀本来以为和他失去了联系,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这小子竟然混成了开拓者的老总,而且还跑过来竞标。

    董耀一向是交情是交情,工作是工作,当下就说了,我不会看在和你生死之交的份上,给你照顾,虽然那件事情有惊无险,可是董耀总觉得欠了叶枫一个人情,只不过这种人情,他倒宁愿上几次,叶枫这种人,他也希望能够多交往几个。

    叶枫也是笑,我只要求公平竞争就行,你给我个机会,我给我个奇迹。

    董耀看了开拓者地资料后,把招标单位的资历下降了一个档次,也算给叶枫一个机会,只不过以他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个奇迹出现的几率,实在不比火星撞地球大了多少。

    “原来是红茶,戈民辉看到董耀好像对自己,还不如对叶枫一样看重,心中难免有些不满,却不忘记表现一下,虽然对威士忌,马爹利,人头马比这个红茶喝的多,却不妨碍他的发挥,我记得唐朝。

    “这里的红茶也算不错了,不过就价格涨了,买这一盒现在要二百多,叶枫又打断了戈民辉地说话,我记得,前一段时间,要便宜几十块呢,董总,你要是喜欢喝,从这出门,往左走几百米,有一家茶社不错,,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的,红茶其实也不错,你要喜欢,我那有张优惠卡,打九五折,改天借给你用几天,记住要还地。

    说到这时在,望了一眼小丫头,看到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好像望着怪物一样,心中不由得意的笑,以他的经验,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浪漫胜过一切,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都不不入如法眼的,要不现在这种年纪的女孩子都是流行一个口号,琴棋书画不会洗衣服做饭嫌累,自己这么小家子气,市侩,庸俗,多半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分大打折扣的,想到这里,叶枫得意的笑。

    董耀只是笑着点点头,说了声好。

    戈民辉一句话又被噎在嗓子里,看着叶枫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往外冒,以为他是炫耀的得意,遵从着文明人的风度,不好表示愤怒,叶总这种只喝八二年样菲的,也喝那种地摊货?几百块一盒的?在我家里通常是给佣人喝的。

    “哦,不过这红茶有益身体健康,叶枫点点头,“董总虽然不是佣人,但是也可以喝的。

    董耀忍不住又笑,终于发现叶枫这人看似糊涂,却是装出来的,他要是气一个人,估计不用打草稿的。

    戈民辉炫耀打压之下,发现言语的问题,暗恨叶枫这小子见缝插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给你一下,只好解释,董总,我不是说你。

    “爸,原来叶枫和你一样,都是标准好男人呀,小丫头一句话差点没有把叶枫呛死,这年头,还能这么细心,精打细算的男人,真的少见,我最喜欢我爸这种类型的男人了。

    叶枫一张脸被红茶映照的花儿一样红,哪里管得了什么闻香观色,品饮尝味,咕咚咕咚的把茶喝了下去,不顾还有些烫嘴,嘴上留了一丝红,伸手摸了摸,看到小丫头还在看着自己,一狠心,又用袖子擦了擦,心道,这还不能让你改容相向,那我实在是白混了这么多年。

    小丫头还没有说话,戈民辉看着叶枫的模样,如同看头牛一样,觉得和他一起喝茶,实在有点降低自己的档次,只不过这人如此的粗俗,难倒真的是酒吧工作过,只会喝酒,不会喝茶?看着董总拿自己的杯子轻抿了一口,知道他也看在眼中,自己倒是不着急指正他的错误,反倒显得小家子气。

    “其实我不是说红茶不好,只不过红茶有很多品种,比如说国内的祁门红茶,印度的大吉岭红茶,还有斯里兰卡的乌巴都是世界闻名的,只不过两百多块的茶吉质量嘛,恐怕不好,叶总,是不是贵公司最近财务有些紧张,所以买的茶叶也不好?

    “哦,我不像戈总,总是挪用公款的,叶枫淡淡道:“我这是讨自己的腰包买的,还有,我们公司是小,所以老总开的工资,尽量是做到一分钱一分货,不像有的公司的老总,拿着高薪,不做事情。

    戈民辉心中恼怒的想把茶杯子吃下去,好了,茶喝了些,其实我主要想找两位商量个事情,董总止住了二人的斗禅,笑了笑。

    叶枫心中一颤,暗道,完了,这下要提出相亲的事情了,董耀的老婆次出面,只让女儿出场,肯定是在挑选未过门的女婿,自己刚才一番斗口,小家子气加上市侩男人的表演,不知道在这丫头眼中会不会变成什么直率精明的象征,只不过董总一开口,他才发现自己虚惊了一场,“丫头毕业了,想要找个实习单位,你们都是老板,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安排一个职位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