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七节 送礼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七节送礼

    “怎么?戈民辉看到方竹筠表现的不出意料的惊诧,心中难免有一些不舒服,“方副总临觉得有什么不妥?

    方竹筠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没什么,戈总说开拓者也参加竞标了?

    “他们目前有这个计划,而且已经悄悄的进行中。戈民辉笑笑,你觉得开拓者怎么样?

    方竹筠有些苦笑,“我感觉他们实力和我们差的太远,应该没什么威胁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戈民辉望着方竹筠,现在开始开拓者的总经理可是你的男朋友。

    “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方竹筠脸色变了一下,“我这人公私分明,绝对不会因为私人的感情,影响公司的事情,叶枫的确是我男朋友,方竹筠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戈民辉脸色变了一下,却是硬着头皮说下去,“可是这和我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如果戈总觉得不放心的话,所有的方案我提交在这里,你可以让我退出这场投标。

    “方副总临,你太敏感了,戈民辉笑着挥挥手,也想的太多,如果我说什么,让你产生什么误解的话,我在这里深表歉意,我不过是对开拓者不熟,觉得你可能更加熟悉一些,无论竞争对手是谁,大的如金迪集团,小地像开拓者,我觉得都是不容轻视。

    方竹筠脸色一红,反倒不好再说什么。

    “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戈民辉笑笑,站了起来,“我们今天需要和董总好好的谈谈。

    “标书还差一些,不过距离投标还有五天,提前三天完成没有任何问题,方竹筠满怀信心,只是想到,这次叶枫会找谁来做计划?自己肯定是不能的,这点职业道德还是有的,只不过自己帮不了他,家在可惜,想起了前几天叶枫和自己打听开荒者的事情,若有所悟,只是恨当时没有说详细一些,现在再说,那就是有犯罪感觉的。

    叶枫人在办公室,突然打了个喷嚏,有些奇怪,“难倒是林黛那个臭婆娘心中不痛快,出去还在唠叨自己?

    沈阳没有听到叶枫的自言自语,关心的走了过来。“叶总,天气凉了,你最近很操劳,要注意身体呀。

    “叶总,你要买的茶叶,张小娟走了进来,递过一张发票,“二百五。

    叶枫听到二百五三个字,又打了个喷嚏,拿过发票看了一下,这才大度释然,不知者不罪,张小娟这智能聪明地人,肯定不是说自己,拿过了茶叶,有些感慨的说道:“最近大家都很辛苦,我也知道,尤其是沈阳和小王,昨天熬了一个晚上,大家都注意一下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也是赚钱的本钱。

    是呀,是呀。沈阳和王军臣都有些感动,望着叶枫手中的那盒茶叶,觉得一个人喝正好,两个人喝有点少。

    “沈总,叶枫把茶盒递给了沈阳。

    “叶总,你看这多不好。沈阳觉得沉甸甸的,心中异常的激动,这不是一盒茶叶,这分明代表的,就是叶总对着手下的炙热的关心。

    “是呀,我就觉得包装有些不好,你找个好点的袋子给我装一下。叶枫很有同感。

    “啊?什么?沈阳有些发愣,“叶总,这盒茶叶?

    “哦,买给铭天集团的董总地,叶枫解释道:“我这几天没有做别地事情,只是经过周密的调查,知道董总喜欢喝这种茶叶,喂,沈阳你怎么了?

    “没什么。沈阳有些咬牙切齿。我还以为叶总是买给自己喝的呢。

    “哪里,哪里,叶枫遗憾的摇摇头,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命,二百五呀,我半个月的伙食费呢,对了,事先说明一声,这个是我自己掏腰包的。

    “叶总,这怎么行,怎能让你掏钱?沈阳才找个袋子,把茶盒放了进去,慌忙说了一句。

    “那你掏钱?叶枫有些期待的望着沈阳。

    沈阳一怔,那个,那个好像也不该我掏钱地。

    “那应该谁掏钱?叶枫有些不解,你总不能因为250,让我去马来西亚找许总要钱吧?

    “那是,那是,沈阳满是惭愧,听着却很别扭,很想提醒一下子叶枫,以后说话最好拆开说,或者把修饰语补足,不然自己听了很难受,可是让叶枫一问,她也实在不清楚,这250应该是谁出。

    叶枫拎着茶叶,好像拎着私货一样,一路无话来到了铭天总部。

    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叶枫叹息一口气,都是公司,怎么送别就是这么大呢,为什么人家老总就在等着喝茶叶,自己这个老总,就只能给别人送茶叶?

    叶枫进了铭天,总算没戴眼镜,衣冠楚楚地,又没有带皮包,保安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把他当作推销的,卖保险的轰了出去。

    好像是头一回走关系,叶枫有些脸红,正想着好像铭天,自己只是认识个董总,这个关系,没什么不得不说的,沈阳觉得叶枫很有能力,好像是个人叶总都可能会认识,叶枫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只是善有善报,虽然现在做好事不需要留名,可是人家一定要自己留,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本来以为除了董总以外,铭天地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的,叶枫才出电梯,就有些发呆,因为他看到一个他认识地,却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人物。

    方竹筠才走出房门,看到叶枫也是一怔,“叶枫,你怎么会到这里?转瞬有所醒悟,压低了声音,找董总做关系?

    叶枫点点头,觉得自己找董总拉拉私人感情,没有必要搞的和地下党接头一样,是呀,你呢?

    “我和戈总来,和董总谈一些事情,方竹筠往房间望了一眼,看到戈总把那个椅子买下来了一样,不多坐一会好像都感觉很亏损,不由有些奇怪,该谈地都已经谈了,不该谈的,现在当然还不能谈,戈民辉好倒像有心在这里吃饭一样。

    叶枫看了下时间,装作迷糊问一句,你们也投标吧?

    “是呀,我们也投标,没有想到我们会撞车,方竹筠的声音大了一些。

    “是呀,没有想到。叶枫摇摇头,很有些唏嘘的感慨,竹筠你。。。

    “你不要说什么手下留情的话,大家凭本事,谁打败谁,对方都能理解吧?方竹筠公事公办,眼中却有一丝鼓励,不经意的望了叶枫手中的东西,看是包茶叶,有些失望。

    叶枫察觉到她的失望,有些尴尬,举了一下,“茶叶,拉拉并情。

    “送也要送的好一些才行,方竹筠又压低了声音,你也知道董总喜欢喝茶?我们戈总也打听到了这点,送的名牌茶叶,两千多呢。

    叶枫看了一下自己手中地茶叶,感觉到缩水了很多,礼轻情谊重嘛。

    方竹筠有些无奈的望着叶枫,觉得回去这后,不妨和他探讨一下送礼的高明之处。

    “竹筠,我到了约见的时间了。叶枫已经向门口走了去,门前有个秘书,拉住了叶枫,先生,你预约了没有?

    叶枫觉得她和张小娟一样的可爱,笑了下,“预约了,两点半,开拓者的。

    “哦,我查一下,秘书翻了半天,哦,是叶先生是吧,你坐一会吧。董总还在开会。

    “现在已经两点半了,我知道董总很准时,叶枫有些不客气,看着戈民辉高位截瘫一样坐在椅子中就有些来气,这小子不知道,已经看到自己来到这里,还是霸占着位置不放,典型属于占着茅坑不拉屎,浪费国家资源的那种类型。

    “麻烦你等一等,哎,筷叫了一声,看到叶枫已经毫不客气的敲了敲敞开的房门,慌忙起身也跟到门口,你这人怎么这样。董总我。

    叶枫敲了下房门才发现,办公室实在不小,好像和开拓者公司差不多,戈民辉对面当然就是董总,董总人在中年,四十多岁,不过比陈胖子可是魁梧了很多,国字脸,浓眉,看起来很有正义,当然实际上有没有谁都难说。

    抬头望了叶枫一眼,向秘书挥挥手,是叶先生,我定下两点半的,看了一下手表,笑了一下,原来时间已经过了。

    他望了戈民辉一眼,戈民辉可以和叶枫装糊涂,却不能和董总装糊涂,不然人家会有些怀疑你的智商是否够投标地标准,麻利地站了起来,好像才看到叶枫的样子,董总,你还有客人,我不打乱了。

    他说着不打扰,却还是钉子一样的立在那里,叶枫走了过来。也好像才看到戈民辉,看了桌面上高档茶叶,辉煌气派有如正室,自己手上拎的,好像偏房一样,不由的往身后放了放。

    “叶总,是你呀,戈民辉好像得了高度近视才看到叶枫,却明察秋毫的看到了叶枫躲闪的小动作,用客气掩饰着轻蔑,“送礼来了?是不是八二年地拉菲呢?

    叶枫觉得这小子无可救药了,多半是上次喝过的拉菲刺激了大脑,明里暗里地和自己过意不去,只不过转念一想,大家好像彼此彼此,笑了一下,拉菲我有三不喝,不是八二年的不喝,不是别人送的不喝,别人送的,自己心情不好,也不会喝,所以拉菲我只是会喝,从来不买的。

    戈民辉怎么看觉得叶枫都是很让人讨厌地类型,是吗?那不知道,今天叶总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买。叶枫实话实说,一点撒谎的感觉都没有,这本来就是张小娟买地,自己没有给报销,就不算自己买的,戈总,你是不是很闲?我很忙的,我还有事要和董总说一声。

    戈民辉本来想顶他一句,又觉得太过明显,有些小家子气,扭头望向董总,“董总,我走了,对了,我伯父知道我来,还让我代问声好。

    董总看着二人参禅一样的斗着机锋,只是微笑,并不打断,听到戈民辉的问候,这才回了一句,脸上反倒看不出什么表情,多谢戈老的问候,也请戈总代问戈老好。

    戈民辉笑笑,抛个叶枫一个居高临下的眼神,意思很明显,小子,你怎么和我斗?凭关系,凭实力,你都和我差了好几个档次。

    “对了,戈总。董总的称呼属于官方语言,不过后面的约请却是私人性质的,星期五晚上,过来我家喝茶?不是和工作有关,就是朋友间聊天。

    “没有问题,戈民辉刹那间神采飞扬,得意的望了叶枫一眼,“董总都有谁呢?

    问了这句话后,觉得有些多余,董总都说了,都属于私人性质,叶枫死人一个,当然是被排除在外。

    “哦,还有叶总。董总望了叶枫一眼,嘴角浮出点笑意,另外的就是我的家人。

    戈民辉望了叶枫一眼,觉得这小子今天踩着牛粪过来的,不然怎么牛气哄哄的有人赏识,那好,到时,我一定到。

    戈民辉才走出房门,叶枫就已经一屁股坐了下来,把茶叶往桌子上一扔,送给你的,董总。

    茶叶‘咣当’一声响,好像砖头一样的落到桌面上,吓了秘书探头进来,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暴力事件,看到董总还是满面的笑容,终于再次带上了房门。

    “又是红茶,亏你还记得。董总望着袋子里面装的那袋茶叶,笑了笑,很温暖,叶枫,两年不见了,你还是那个鸟样。

    “什么鸟样?叶枫听到他这么斯文人突然吐出个鸟字来。却没有什么诧异,舒服的依在靠背上,伸展开双腿,看了一眼四周,如同躺在床上般的惬意。

    “你虽然看起来很利索,可是还是和猪一样懒,董总看他的目光少了一他严肃,多了一分笑意,不知道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不过我事先说明,交情归交情,公事还是公事,你如果想通过我的关系中标,还请你免开尊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