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五节 无风起浪
    江湖谣传 第五十五节无风起浪

    叶枫当然不知道林黛有着这么多的古怪的,让他难以理解的念头,不然他多半会再给她一个耳光,让她清醒一下,自己不是罪犯,自己只是在帮助人,不用天天像警察看管犯罪嫌疑人一样吧,为什么,这年头,总是好人难做?

    “叶总,早呀,林黛见到了叶风走了过来,打了个招呼,只是语气中,总字有点加重拖个长音,多少有些讥讽,叶枫听的出来,却装作不懂,不早了,我们公司已经是办公时间。

    “听说叶总是订婚后荣升的老总?林黛也是忽略了叶枫含蓄的逐客令,二人都是虚虚实实的,竭力让对方摸不清虚实。

    叶枫不想对林黛做任何解释,这种女人有一种很执著的本性,她认准地东西,向来不撞到南墙上,撞个头破血流,不能幡然醒悟的,自己如果和她解释自己是在帮人,第一,有表功的迹象,叶枫懒得说,第二,表功不好,又有被怀疑的嫌疑,更加麻烦,第二,这个女人有无风起流的本事,自己能冷处理,还是冷处理的好。

    想到无风起流四个字,叶枫心中一动,微笑道:“是呀,林大记者,说的不错,我订婚之后,简直可以说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看来以后要抓紧时间结婚才行,说不定会能再上一层呢。

    林黛心中气恼,总觉得叶枫这人脸皮够厚,冷言冷语的话,化成了针都是不能让他的脸起来个红点,其实在她潜意中,觉得能让叶枫地阴谋败露,那是再好不过,脸上的那巴掌虽然过了年份,可是和闲置不吃地臭豆腐一样,味道越来越浓,林黛觉得,自己如果不能把叶枫这个骗子好好教训一顿,扳回这局,她一辈子都是去不掉这个心理阴影,“叶总,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有时间没有?

    “没时间,叶枫断然摇头。

    “叶先生是不是在刻意回避什么呢?林黛熟练的运用激将法。

    “哦?你想什么算什么了,反正林大记者地新闻,就算错了,也可以发个声明改正的,叶枫笑了笑,“可是我地工作就不行,要带领员工走向正确的方向,一步不能错的,林大记者,是不是?

    “啊?林黛只觉得脸有些发红,又是不由自主的起李秀英的事情,等到回味过来的时候,叶枫已经大笑的走进了办公室,和手下逐个热情洋溢地打着招呼,林黛咬了咬牙,不承认自己失败,知道叶枫对自己有看法,却从来不想,自己对叶枫也是有成见的,听到他示威般的和手下员工谈笑风生的,想要退回去,又和叫花子跟了主顾良久,却讨不到钱一样的不甘心,想要走进办公室,张小娟已经把她拦住。

    “小姐,请你留步。张小娟得到了叶枫的吩咐,又因为投资的资产给叶枫打理,目前已经百分之二百多的回报,所以暂时把连连看的游戏放到一边,没事的时候,也开始我做做工作,因为她和沈阳都已经明白了一点,在开拓者虽然没有什么前途,嗯,最少在张小娟的眼中,开拓者是没有什么前途,工资不高,中午又没有工作餐,加班没有加班费的,可是却有灰色收入,而且收入不菲,这种工作的乐趣和特殊性,恐怕放眼s城都是体会不到。

    “干什么?林黛有些诧异。

    张小娟做出了自己最成功的鄙夷表情,“干什么,当然要登记,你以为这是走城门吗?

    不明白这种破公司为什么规矩这么多,林黛还是走了过来。拿出了名片,商场刷卡一样的晃了一下,我是上次来过的林黛,晚间八点半的记者,不用这么麻烦吧?

    “你早上吃饭了,中午就不用吃了?张小娟看着林黛,觉得她趾高气扬的,衣服料子也比自己好,早就看她有些不顺眼。

    “啊?林黛以为这家公司最近也是开始进军报业,怎么手下的员工个个都有唇枪舌剑的本领,懒得和她废话,走到登记薄上签了字,说道:“现在总可以采访叶总了吧?

    “你要采访叶总呀,你早说呀,张小娟说了一句让林黛想很郁闷的话。那不用登记的。

    “没事,没事。林黛宽宏大量的展示着自己的幽默,我的签名又不值钱。

    “你值钱不值钱我不知道,张小娟前一句话就让林黛很犯忌,因为这好像有点嫖客对妓女的说法,后面的一句话差点让她要吐血,采访叶总虽然不要登记,但是要预约的。

    “预约什么,你没有看到他很悠闲。林黛很气愤,恨不得手中的圆珠笔化成发刺刀,给叶枫一个对穿,她和叶枫就隔着四五步,看他翘着二郎腿,开启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麻将游戏。不进的现出一个女人,搔头弄姿的,丰胸隐约,好在他的电脑没有什么音响,不然那个女人脱了外套后说出地什么一句话,绝对让男人兴奋,女人脸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张小娟无奈的摊摊手,示意自己不过是个打工的,还是要按规矩做事的,林记者,是吧?就像你在报社上稿子,不能送到总裁那里,是吧,这是规矩,不能破地。

    叶枫打着麻将,连连点头,嘟囔着,不错,不错,别人也不知道他是为自己的牌技喝彩,还是说麻将里面那个女人长的不错,亦或是在表扬着张小娟。

    林黛一直对自己说,要止怒,要克制,叶枫显然是怕了自己,不敢和自己交锋,自己若是轻易的被他气走,那就中了他的圈套,请问,那预约采访,最早要今天什么时候?

    张小娟翻了一下记事薄,上面一片空白,一竿子差点推迟到北京奥运,这周没有空,下周好像也没有,因为要忙帝京的项目,林记者,你看看下个月再来看看,到时候先给我们打电话问一声,以免你白跑一趟,那就太过意不去了。

    “我看叶总真地很忙呀。林黛看着叶枫在打麻将,很有一种把液晶显示器扣在他脑袋上的冲动。

    “是呀,我们比不上你们,我们要做实事,成天累的和驴一样,不满意不要挨鞭子,不用像你们,和鸡一样,叶枫头也不回的拖了长音,打打鸣就可以赚钱。

    沈阳一旁听了,有些自叹不如,叶总说话就是有水平,巧言妙喻,骂人都很有水平,他这招实在够狠,像个痞子一样,先一扳砖把自己的拍地血肉模糊,别人那是想要糟蹋他,都觉得于心不忍的。

    “你说谁是鸡?林黛再也忍耐不住。

    “啊?叶枫回过头来,一脸地不解,怎么了?突然又有些恍然,林大记者你误会了,我是比喻,比喻不行吗?马克思还说过法兰西是善鸣的雄鸡呢,林小姐,也没有看到法国人有那么大的反应。

    林黛涨红了脸,“你,你。。。。

    “这么热闹呀,门口传来一声,化解了这场一触即发的矛盾,林黛觉得叶枫不够男人,小肚鸡肠的,什么事情都能翻个半天,叶枫觉得林黛不像个女子,脸皮比自己还要厚,这样地情形,还能忍住不走,实在算是难为她。

    贾大空望见了林黛,看她脸红的和关公一样,有些奇怪,关心地问一句,“林记者,你有病呀?

    “你才有病呢!林黛回口顶了一句,贾大空觉得有些误会,大度的笑笑,和的确有病,最近受寒,有些咳嗽。

    “贾记者,你可来了,叶枫终于站了起来,把游戏关掉,露出一张美女的照片,当然,不是许舒婷,让林黛觉得这人完全就是卑鄙好色,叶枫过来握住贾大空的手,你来找我干什么?

    贾大空觉得自己和林黛都没有病,有病的是叶枫,没病谁这么问话,我找你当然是工作上的任务。采访你,总不成是找你打个四圈?

    “先忙正事,忙完了,打个八圈也行,叶枫搓搓手,好像有些犯了牌瘾,请坐,请坐,小张倒茶。

    贾大空坐了下来的时候,感觉屁股上有两个钉子,林黛冷冷的望着他们,好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林记者,坐呀,坐呀,贾大空摆摆手,好像他是这里人主人,看到叶枫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胆子又壮了一些,都说同行是冤家,我不这么认为,林记者,我觉得,虽然大家采访的是同一个新闻,但是一个新闻的意义,在于记者目光的独特之处,比如说叶先生这个人。。。。

    “得了,得了。虽然有林黛在这里,叶枫觉得贾大空比较顺眼一些,但是也不过是比较顺眼一些,这次贾记者来到这里,不知道有什么想要问的,对于贾记者这样的记者,文笔好,有创意的记者,我真的很欢迎的。

    “像我这样如家报道的,打假反黑的就不欢迎了,是不是?林黛旁边冷冷的问了一句。

    叶枫翻翻白眼,林记者还没走呀,看来工作不算太忙,清闲呀,不像我,成天忙的要死。

    “是呀,是呀,林黛不等回答,贾大空好像已经过了彩排一样,配合的应声,叶总就是忙,这我知道,你百忙之中,能够接受我的采访,我已经很感谢的。

    他昨天受了叶枫的脸色,知道这个贵族喜怒无常的,所以处事更加的小心,林黛看在眼中,只觉得人以群分半点不,这两人一个狼,一个是狈,她只是恨不得把他们放到油锅上给煎了。

    “我也知道你们为难,大家如果能够互相体谅一下,那这个世界肯定就会很太平的,叶枫很大度的挥挥手,像是想要赶苍蝇一样,只不地看到林黛被苍蝇纸沾上一样,纹丝不动。

    “主要是最近听说,贵公司要去承接帝京的智能化管理项目,不知道这个消息,属实吗?贾大空满是一幅先知先觉的模样。

    叶枫吓了一跳,“你,你听谁说的?这是我们公司高度的机密,没有人知道。

    “我也早知道的。林黛忍不住望了张小娟一眼,看到她满面通红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快意,报复性的提醒道:“是从这位前台小姐口中知道的。

    张小娟那面有些委屈,又有些感慨,怪不得叶总看她不上,不想接受她的采访,原来是早有先见之明,只不过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她到忘记了刚才把林黛捉弄的够呛。

    “这个,我们还没有确定是否参与竞标,叶枫咳嗽了一声,“小娟她不清楚,总是乱说。。

    “叶总,这是我做好的帝京投标书,沈阳走了过来,递给叶枫一份文件,厚厚的,有如叶枫的脸皮,白白地面,和叶风脸一个颜色。

    “啊,你放着吧,叶枫看神色,说着说不出的别扭,沈阳你。。。。

    “叶总,你可要抓紧看呀,我昨天听从你的吩咐,熬了一个通宵呢,沈阳刚才忙碌的好像失去了听觉一样,这让林黛觉得这一切有些做戏的成分,只不过看贾大空一脸睿智的望着叶枫,微笑的表情好像彰显着无意中破解了达芬奇密码一样,倒也不敢质疑,生怕叶枫来一句,我没有强迫你信,我也没有说让你采访,你可以随便去编造,眼见的不见得是真的。

    叶枫的嗓子有些咳的破裂,你放这吧。那个。。。

    “叶总,帝京那面初步预算我也准备好了,王军臣从来没有这么热情主动过,本来想等一下,呆是看到沈总都递交了方案,怎能落在后面,我昨天驰和沈总,熬了一晚上。

    他说的有些含混,听起来,好像他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得不说的秘密,叶枫的笑容有些发苦,都放着,我们不急,不是还没有定下来吗?

    “叶总,张小娟那面接了个电话,听了几句,捂着话筒,铭天集团的这次负责人董总刚才打电话说,和你预约推迟到下午两点半,不知道你有意见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