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四节 前因
    江湖谣传 第五十四节前因

    叶枫不想找麻烦,因为他很懒,不过麻烦总是喜欢找他,因为麻烦很勤快、

    林黛很勤快,不到上班的时间已经等到叶枫的办公室门口,所以她也很麻烦。

    叶枫见了她,其实很想躲开,他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虽然还不很清楚,没有准确的定义,可是他讨厌的女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一种是自己不聪明,却装作很联明。

    在叶枫看来,林黛属于这两种女人的交集,是他讨厌中的极品。

    叶枫很早就认识林黛,他来过s城,两年前就来过,虽然中间因为一点原因又离开了这里,可是后来坐错了火车,又返了回来。

    他坐错了车,并不因为他笨,不认识车次,他那次其实是想往北走的,只是因为他帮一个老人上车,安排好了行李,结果下不了车,不过他那时候,一直都是落叶一样,随风漂浮,落到哪里,感觉都是一个样子。

    他和林黛的认识的过程很简单,林黛是一个记者,可以把新闻当作八卦发表,这年头,流言都是有根有据的,基本属实,越来越像新闻,新闻却是捕风捉影,随意夸大,反倒更像流言。

    林黛善于运用网络,不知道从哪里发现了一条新闻,后母虐待幼女儿,每天只给吃菜叶稀饭,林黛看到了,觉得气愤填膺,这还了得,飞库手打和谐社会怎么能总有这么不和谐的声音,她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可是知道极有可能是真的,因为报道上有名有姓有地址,于是她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进行了擦廊。李秀英不在,铃铃被她的气势汹汹的吓够呛,说不出话来,可是林黛亲眼看到了熬着菜叶的稀饭,只是问了一句,这饭是你吃的?铃铃点点头,林黛就已经对网上的那则新闻确信无疑。

    她下楼的时候,问了一下房东,那时的房东还不是李秀英现在的这个,虽然同是房东,同样是女人。本质却有着很大的区别,那个女人有着记者都没有捕风捉影和兴风作浪。乐此不疲的把自己的揣摩当作真相进行了阐述,林黛听了之后,更是确信无疑,回到报社后,笔走龙蛇。写了一条新闻,揭露了李秀英丑恶的嘴脸,并注明本报会进行持续的跟踪报道。

    那个时候的s城,一直到现在,新闻都有一种民生民计的栏目,让老百姓诉苦,是提高收视率或者销量的一个好方法,因为老百姓对这种东西,飞库网站比那些透透选美的节目,更容易产生共鸣,结果新闻一出,李秀英就成了邪恶的化身,阳光下的毒草,她家也就是穷的装不起电话,不然恐怕打的电话,会比午夜悄悄话还要火爆。

    所有的人一致声讨那个后母李秀英,认为最毒不过妇人心,林黛听到大众的反应,觉得心情颇为顺畅,现在不流行什么隐恶扬善,她觉得,只要是恶的,就应该揭发出来,受到千万人的唾骂、

    报纸销量猛增,主编认为这个新闻很不错,有深度的挖掘的必要,就让林黛继续跟踪报道,快点赶出下一期的稿子,因为正义的读者在等待那个恶毒后母的悲剧悲惨结局。

    林黛欣然领命,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跨过鸭绿江的时候,叶枫出现在她面前。

    叶枫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穿的很土,土的很民工一样,神色很愤怒,愤怒的和关公一样,他头上还有块胶布,上面还有血迹,看起来像在工地卖命,不经意的被刮伤的样子。

    林黛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愤怒的民工,就算那些上访的,讨债的,要社保的,都是一辆谦卑的面孔,因为他们算是无可奈何的有求于人,可是叶枫见到了林黛,开门见山就问,你是林黛?林黛点点头,不等问你是谁,叶枫已经拿出了报纸,指着那则新闻问道,这是你写的?林黛有些释然,又有些标杆然,因为这则消息,慕名而来,不止叶枫一个,这些人不是要签名,就是要领养小姑娘,多少让她有些烦,于是她淡淡的说到,不错,是我写的,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跟我去继续跟踪报道。

    林黛以为叶枫会很有兴趣,会一付崇拜的样子,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叶枫劈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响后,整个世界清净了。

    耳光不算太重,打的林黛半边脸红的和枫叶一样,耳光不算太响,全报社的人,最少有一半能够听到。

    林黛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只有别人宠爱,父母连训斥都舍不得说一句,这下挨了叶枫一记耳光,多少有些习惯,她好像过了很久,当然早真实的时间,还是她下意识的难熬,她也不算清楚,她只是问道,你为什么要打人,打人犯法你知道不知道?她那个时候,提出法律保护自己,已经必读下意识的自卫,她对怒气冲冲的叶枫有种说不出来的畏惧,她当时感觉,这人都有可能杀了她!

    报社的会都围了上来,几个小伙子怒气冲冲的,本来都把林黛当作雅典娜,这下看到雅典娜挨了一记耳光,心中比黄金圣斗士自己挨揍还要难受,一个小伙子叫嚣着,你怎么打女人,打女人算男人吗?另外一个只是动手,想要把叶枫送到公安局,叶枫只是冷冷的望着林黛,说了一句,李秀英因为你的报道,要跳楼,你知道不知道!

    林黛脸上的红才消裉,又一股脑的冲到了脑海中,她那时候一阵空白,因为她的报道,竟然导致别人跳楼,她没有经历过。

    跳楼能怎么的,她那种人就该死,一个护花使者得到了机会。

    “啪”的又是一声响后,世界又清净了一会儿。

    众人过了半响,这才恼怒了起来,这个子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打人耳光。和打苍蝇一样的随便,不等他们鼓嗓,叶枫已经把报纸扔在地上,冷冷的说道,这篇报道纯属歪曲,李秀英现在在医院,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报社,可以停办了,众人看到他民工一样,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敢笑,只是觉得心寒,因为他那个时候很生气,众人不知道为什么,都想起了那么一句话,黎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林黛半天后,到了医院终于知道,叶枫打她这记耳光,一点不冤枉,她差点害死了一个很好的母亲,母亲只是因为再也无法忍受她制造出的那些流言。

    事实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和平常,李秀英一直都是含辛茹苦带着铃铃过日子,只不过屋漏逢连夜雨,一次住的铁皮房内不幸失火,她为了抢救女儿,拼了性命,自己脸部却被严重烧伤,治疗她的脸,就算不整容,就可以让本来一贫如洗的家庭更是处于困难,李秀英的单位照顾她,给了她几个月的补助,炒了她的鱿鱼,这在s城市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如同太阳升起落下一样的正常。

    因为烧坏了脸的女人,天天会给别人造成一种心理压力,单位不敢要她,李秀英只能理解,不过好在街道办还是有好人,给她安排个清洁马路的工作,这个工作有个好处,她可以戴着口罩上班,不用担心吓坏人,只不过工资不高,勉强糊口,猪肉涨了,工资不涨,铃铃又要上学,学校就算要照顾,免了学费,可是毕竟还是要钱,李秀英一个月只舍得买一斤肉,俺了给女儿补身体,自己一口不舍得吃,天天下班后去菜市收集菜叶,挑一些好的给女儿吃,自己吃剩下的,维持这个家是相当困难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可是李秀英还是有勇气活下去,为了希望,为了女儿,她的生活也平静,可是后来,一则新闻改变了她的命运。

    没有在流言下的人,永远不知道流言的可畏,李秀英成天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甚至有人过来泼粪,她觉得自己最后的忍耐底线已经断裂,一天晚上,她照顾女儿睡了以生,泪流满面,她写了一封信给女儿,希望以后能有好心人能够看在她死的份上,照顾好女儿,她不是不尽力,她是无能为力,她起点站楼顶的时候,闭眼准备跳的时候,遇到了无名氏叔叔。

    无名氏叔叔当然就是叶枫!

    叶枫当时心烦不想入睡,一个莫名其妙的跑到楼顶吹风,然后他碰到了想要跳楼的李秀英。

    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有的时候有如枫叶落地一样无可奈何,却又多少让人有些希望,这件事情山穷水尽的时候,总算有了柳暗花明。

    叶枫为了救李秀英,一个素不相识,面目狰狞的女人,费尽了口舌,李秀英却只是哀求叶枫,让她去死,死不需要勇气,活着才需要,她恳请叶枫,如果真的想帮忙,就帮她照顾好铃铃,叶枫不动声色的凑到近前,飞身扑救李秀英的时候,两个人都滚了下去。

    叶枫身手好,打人够狠,却没有绝顶武功高手的风采,可以飞来飞去的,好在善有善报的时候是真的,他左手抓住李秀英的手腕,右手还能抓住点东西挡一下下坠,李秀英因为人穷,跳的楼层也就不是摩天大厦,二人跌下来的时候,叶枫觉得自己脊梁骨都快折断,李秀英跌到垃圾堆上,昏了过去。

    把李秀英送到了医院,叶枫只守了半夜,听着李秀英哭泣着,哽咽着说着自己的事情,说不出的怒火冲天。

    人很多都是死了一次后,就很少有死的第二次的决心,李秀英却还想死,只是让叶枫帮忙照顾女儿,叶枫不肯,说你的女儿,肯定要你自己照顾,你不用指望我,我没有这个义务,只不过后半夜,李秀英昏昏睡过去的时候,叶枫拜托护士重点看护李秀英,她可能会自杀,留下了足够的钱,这才让护士改颜相对,确认他不是看不起病,把病人丢到医院,一走了之。

    叶枫找到了李秀英住的地方,属于建建筑的劣质建筑,就是顺着矮楼檐搭出的铁皮房,他听到一个女孩子低声的,压抑的哭泣,他轻轻的敲了下房门,铃铃打开了房门,惊喜的以为是妈妈不舍得自己,看到叶枫的眼神有些惊恐,问你是谁,叶枫看着年幼的孩子,只觉得心酸,说我是无名氏叔叔,妈妈有事,让我照顾你一会儿,你不用担心,妈妈明天就会回来。

    铃铃很快的信作了叶枫,不是她轻易的信任陌生人,而是这个叔叔实在有让人相信的本领,第二天叶枫没事一样,送铃铃去上学后,就已经怒不可遏的来到了报社,找到了林黛,劈手给了她一记耳光。

    叶枫记忆中,从来没有打过女人,就算做梦也没有打过,可是那一次,他实在忍耐不住,他要让林黛知道,生命是需要尊重的,谁都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就颇有戏剧色彩,林黛当然要道歉,她可以不分青红的发表新闻,但是不能昧着良心,报社也不再提及把叶枫送到公安局,因为那样只能让报社更加的蒙羞,大家自发了一场捐款,报社在报纸的一角,刊登了豆腐块大的更正说明,本来事态慢慢平息了下去,因为这种事情实太太多,多的让人只图看个新鲜,林黛却是过意不去,终于鼓起了把握,又在报纸上说了李秀英救女的事迹,结果就是,李秀英给女儿换了两个学校,只为了避开那个怜悯的,不解的,或者是轻蔑的指指点点。

    林黛永远都不明白,有的时候,怜悯也是一种伤害,她也不明白,叶枫为什么撒了这么大个谎却能装作没事人一样,但是她执著的主为,自己的错事和叶枫的完全是两回事,这就像大家都是犯人,你不能因为我有罪,你就无罪释放一样,正确的方法就是,两个人都要赎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