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三节 天机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三节天机

    “小单,去看看小娟干什么呢。”贾大空压低了声音。

    “她一个前台,能做什么?”单耀武觉得主角不在,想先把水喝了再说。

    “你是头儿,还是我是头儿?”贾大空觉得单耀武这种人,也是才,废材。

    单耀武无奈起身,走了过来,和张小娟聊了起来,“张小姐,忙呀。”

    张小娟白了他一眼,“不忙,我手没事抽筋呢!”

    “帝京小区?”单耀武看了一眼张小娟带回来的资料,有些兴趣,“那是新启动的豪华楼盘,你有兴趣在那买房?”

    张小娟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单耀武,“买帝京小区的在这打工呀?”

    “也是,也是,单耀武连连点头,“那是富人区,咱们穷人,只能眼馋的份。”

    “是呀。”张小娟也有些感慨,“我一年的工资,都买不了一平米,什么世道。”

    二人终于找到了贫穷这个共同语言,热火朝天的闲聊起来,张小娟回来的晚,不知道叶枫下的口头禁令,不然也不敢接受这种正式的访问。

    贾大空趁着这功夫,已经掏出了手机,装作翻阅电话的功夫,又把信封拿到手上,把信封中的照片一张张的拍了下来。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回到信封,吴虹正巧坐在窗地位置,早就看的清楚,嘴角一丝微笑,却不说穿什么。

    拍完了照片,贾大空心中多少有些不虚此行的感觉,能值得叶枫这么握手器重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人物,莫非这就是张发财?听沈阳说叶枫和张发财合作过,贾大空一颗心噗通噗通的,和打鼓一样,看到单耀武像个鸭子一样的,鼓噪个不停,走上前去,“小娟,贵公司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大计划?”

    “没有呀,”张小娟一脸的茫然,“要说有点计划,可能就是投标帝京小区的工程吧。”

    贾大空心中一动,又看了几眼张小娟手头的资料,并不翻阅,“小单。走吧,叶总最近很忙,我们过几天再来。”

    “那个,好。”单耀武才聊出感觉,有些不情愿,等到二人走出了办公室,沈阳已经把计划任务分配地七七八八,看到贾大空走了出去,疑惑的目光望向了叶枫,看到他缓缓的点头,下了定论,“好的,任务已经分配下去,大家抓紧,今天就把计划书做出来,我明天早上会做出进度流程。”

    看到两个手下都在点头,沈阳觉得主持的大会已经圆满成功,才要宣布散会,一直闭目养神的叶枫睁开了眼,“沈总,你留下,我还有事和你商量。”

    王军臣和吴虹知趣地走了出去,门一关上,反倒是沈阳迫不及待的问道:“叶总,你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是假药就行。”叶枫笑的沈阳没底,让沈阳看到,觉得有丝奸诈的味道。

    “我们真的要投标?”沈阳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叶总,说句实话,如果没有奇迹出现,帝京小区的甲方,铭天集团,绝对不会选中我们。”

    “我们有几分把握?”叶枫忍不住问了一句,“沈总,我们不能妄自菲薄嘛。”

    说到这里,想起了方竹筠地腔调,叶枫心中一阵温暖,觉得自己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她而改变要加油,叶枫,我们一起努力,方竹筠好你挥舞着小拳头,一字字认真的说道,她在为自己,也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努力。

    “如果以我三年。。。。”说到这里的时候,沈阳自嘲的笑笑,“老毛病,一时改不过来。”

    “你是说应该换换了。”叶枫笑道:“只要你在这里做下去,不要说三年的名企的经验,十年也是大有可能。”

    沈阳一怔,转瞬有些醒悟,看着叶枫懒洋洋的面容,心中竟有一种少见的激动,“叶总有信心当然最好,叶总这样地老总,说句实话,我在名企没有见到过,叶总你这个。。。”

    “得了,得了,”叶枫笑着挥挥手,“说正事吧。”

    沈阳愣了一下,“不过叶总虽然不错,但我还是要提醒一句,目前我们开拓者还是规模小,底子薄,这次听说开荒者也加入了竞争,开荒者被收购后,实力大增,可以说很希望拿到这单,当然他们地竞争对手也是有的,比如说金迪实业,但是我们称不上他们的竞争对手,叶总,如果我是你,我都根本不会参加这次投标,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这次竞标的话,只能说徒劳无功。”

    叶枫缓缓点头,“你分析的不错,不过有的时候,事情不是你想像那么简单,沈总,这次,有十分地力气,使十分的吧,有什么差错,我来承担。”

    沈阳苦笑,“叶总,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让我说那些台词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贾大空呢,你对他的态度不好,你把我们拍的照片,让他看到,又是什么意思?”

    叶枫看了一眼窗外,说了一句让沈阳想要撞墙的话来,“天机不可泄露。”

    豪华的会客厅中,只是孤零零的坐着一个人,戈民辉端着一杯红酒,想要倒转一下,却又有些犹豫。

    他没有办法让装有红酒的酒杯子的翻转过来,却又像叶枫那样,只是出来一滴红酒。

    这花招不是人练出来的,戈民辉恨恨的想到,叶枫,这不过是个小人物,怎么会有这种招式,只不过这种东西华而不实,什么用处,戈民辉放下了酒杯,心中嘀咕了一句,心中却是多少有些不舒服。

    他觉得自己是个天才,自小别人都是这么说,都说是“才俊出寒门,权贵多纨绔”可是他认为自己是个才俊,叶枫才算个纨绔,自己有能力比叶枫方方面面都强,可是为什么输给他这一点,就感觉到很不是味道。

    戈民辉觉得自己不是这么小气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对这种不算挫折的挫折念念不忘?戈民辉有引起疑惑,心中却隐约知道答案,他可以在别人面前稍稍的受挫,可是在方竹筠面前却不行,想到了方竹筠,拿着酒杯手颤抖了一下,戈民辉有种心动的感觉。

    戈民辉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相反,他见过太多太多形形色色的女人,方竹筠在这其中,并不算出色,论阅历,论家境,论雅致,她甚至都远远不如陈小青,可是戈民辉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能发现女孩子甜美柔弱外表下的倔强和刚强,他毫不避讳的表达自己对方竹筠的喜欢,可是她总是若有意,若无意的岔开了话题,开始他以为这是女孩子常见的娇羞,后来才知道不是,方竹筠拒绝他,只不过是因为叶枫。

    叶枫。戈民辉握紧了酒杯,眼中露出一丝妒忌,嘴边露出一丝微笑,他要让方竹筠知道,谁才是最优秀的,他要轻易的击败叶枫,让叶枫明白,像他那样的人,不配拥有方竹筠!

    “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味道。”一个人已经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戈民辉地面前,伸手想要去拿酒瓶,转瞬又摇头道:“这么喝酒已经没有味道。”

    戈民辉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那你要怎么喝?用鼻子喝?”

    “我现在也只喝八二年的拉菲,”斐少爷看起来一本正经,“法国最近几年年份不好,总下雨,产出来的红酒味道不行。”

    戈民辉冷冷笑道:“我现在发现你和一个人很像。”

    “是不是很有叶枫的神韵。”斐少爷很兴奋,他其实一直觉得戈民辉很有气质,那种天生的儒雅,他不学不来的,可是见到叶枫,他发现自己错的很厉害,戈民辉和叶枫一比,那和乡下出来的差不多。

    在派对上,自从叶枫以及为震撼的方式,请方竹筠喝完那杯红酒后,斐少爷就一直没有再打扰过他,回到家后,他摔碎了几十个酒杯后,就已经放弃了学习叶枫的念头,他和戈民辉一样,都觉得这招式不是人练的东西,可是他失败了很多次,倒有些敬重起叶枫,他觉得自己是个识英雄,重英雄的人。

    “差不多吧。”戈民辉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相像就相像,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斐少爷有些不解。

    “我说的相像,就是你无耻显摆的样子,很有叶枫当初的神韵。”戈民辉说完后,不想看斐少爷的脸,干了手中地酒。

    斐少爷却是大笑了起来,“他就算无耻,也算是无耻中的极品,民辉,我觉得,他好象还算不错。”

    “他不错,你忘记了陈小青看他的眼神?”戈民辉摇头,“我的大少爷,你哪里都不错,就是太容易被别人的表面所蒙蔽,你只要想想,能把一个酒杯子玩成那么炫耀的,是正经人能做出来地?”

    “不错,”斐少爷点点头,“不要说正经人做不出来,就算是正经的人,也一样做不出来。”

    戈民辉一怔,不知道自己在斐少爷地眼中,算不算正经的人,“他看似老实,却不过是个假象,他欢场的东西什么都懂,你相信他会放过主动送上门的女人?”

    “你说谁是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斐少爷不算聪明,领悟这个却比旁人聪明了很多。

    “这还用我说?”戈民辉刚才胸口的那股怨气已经成功的转移到了别人的身上,伸手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半杯,“大少爷,陈小青看到人家的眼神,就算傻子都明白其中的含意,只是可惜人却一往情深的故作不知。”

    “我不知,我不知,”斐少爷鼻翼扇动,喘出的粗气可以媲美火车发出的隆隆声,“我就不知道叶枫什么好,小子青喜欢他,那可是最没有眼光的事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这么说,可是我知道,说这种话的,一定是个失败的男人。”戈民辉举杯示意,嘴角一丝微笑。

    “你说什么?”斐少爷霍然站起,“戈民辉,你说我会失败?”

    “你发火也要选择对象,最少我在帮你。”戈民辉摇摇头,“我这个朋友一直都在帮你,你却一直在和我发火,叶枫这小子不动声色的勾引陈小青,你却在吹看嘘他不错,我觉得,当你的朋友,实在比当你的敌人困难。”

    斐少爷只是站在那里,半晌才道:“我不也在开始对付他,你说拖垮他的公司,我也做了,可是看起来,这小子还很精神。”

    “他这人城府很深,就算有苦也不会流于表面,你放心,你抢了他的两单,却以我的名义,就算他知道,要恨的也只能是我。”戈民辉望着斐少爷,满是真诚,“大少爷,我可是做足了恶人,要不是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会如此。”

    “你还说什么,”陆斐重重的拍了戈民辉肩头一下,“我这辈子就交了你这一个朋友,自从你说再也不和我抢小青后,我就感激你一辈子。”

    “我们是兄弟。”戈民辉也拍了斐少爷的肩头一下,“不帮你帮谁,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用实力打垮叶枫,而不是通过下流的手段,你放心,陈小青肯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现在还要做些什么?”斐少爷显得有点急不可耐,叶枫在他心目中的良好风度已经荡然无存,他经过戈民辉一番成功的洗脑,重新的分清了敌我方向,只不过很多时候,分清的,不见得是正确的。

    “根据我的可靠消息,他们公司现在要竞标帝京小区的智能化管理项目,”戈民辉缓缓道:“而且可以说是孤注一掷,这个项目只能成功,不准失败,叶枫公司的所有人手都参与了进来。”

    “我去参加投标?”斐少爷大手一挥,“低价压死他,我别的地方不行,但是有钱。”

    “你总是做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戈民辉摇头道:“我们既然知道了这个消息,已经取了消息,凭借开荒者的实力,击败他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这次不用破费,只要看好戏就行。”

    “原来是这样。”斐少爷多少有些失望,突然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他们公司的消息?”

    戈民辉故作高深,弄出一句竟然和叶枫雷同的回答:“天机不可泄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