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二节 孤注一掷
    江湖谣传 第五十二节孤注一掷

    陈胖子听到叶枫要走,多少有些错愕,以为他这是以退为进,只是冷笑。

    叶枫站了起来,犹豫一下,伸出手来,微笑道:“陈总,虽然你不接受我的帮助,可是我随时欢迎你接受我的帮助。”

    陈胖子只是冷笑,“我若是不接受你的帮助,你就准备把我和罗美的事情,去上我老婆或者我公司那面宣扬,是不是?叶枫,我终于发现,小人虽然可耻,可是伪君子更加可耻!”

    脸上的肥肉一个劲的哆嗦,陈胖子内心多少有些害怕和愤怒,他多少算是成功人士,有个稳定的家庭,这件事如果说出去,影响那是不言而喻。

    叶枫手上缩回,只是笑道:“莫非在陈总眼中,我是如此的不堪?不过你放心,我绝对是好心,就算你拒绝了我的帮助,我也不会卑鄙到宣扬别人**取乐地步。”

    “真的,”陈胖子眼前一亮,主动握住了叶枫的手,“我只希望这世界上,还有所谓的言而有信。”

    叶枫另一只手也凑了过来,做了一个很热情,很用力的所到握手动作,良久不放,“陈总,你的希望一定能成功,你要相信我,我以人格保证。”

    陈胖子虽然觉得他有些过于亲热,有点看上自己的嫌疑,同时也觉得叶枫的人格好像还不如自己,不过还是不敢松开他的双手,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那我拭目以待。”本来还以为叶枫又是一顿废话,却没有想到他已经松开自己的手,向门口走去,“陈总,有机会再见,记着,有困难的时候,我随时会提供帮助。”

    “我希望,有机会再也不见。”陈胖子挥挥手,嘀咕了一声,等到叶枫走出了咖啡馆,才要起身回去和小蜜完成未完成的事业,一个服务生已递过个单子,“先生,你买单?”

    恨恨的掏出了钱包,陈胖子骂了一声叶枫不得好死,莫名其妙的和自己玩这种游戏,让自己一头雾水,他为什么要和戈民辉作对?想起最近戈民辉对自己地冷脸色,陈胖子头脑一阵发热,几乎想要去追叶枫回来,说这买卖如果你不用威胁的口气,其实也做得。

    只是一想到家里的黄脸婆地冷言冷语,外边的罗芳的温言暖语,陈胖子压住了冲动,默念了两遍,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起身结账,却是莫名的叹了口气。

    叶枫走出咖啡馆,却是舒舒服服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还带汽油味的,嘴边只是笑,沈阳看到了他,有些怀疑股神是不是最近看穿了股市虚高,忧国忧民的脑袋秀逗了。

    沈阳今天总是梦想成真,出差公干了一次,拿了个照相机,看起来和单耀武有些想像。

    “都拍完了?”叶枫拉着沈阳来到了街道的转角,陈胖子看不到的地方,低声问道。

    “叶总,你什么时候改做私家侦探了?”沈阳奉命行事,只是不解为什么要拍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难倒叶总被断风一吹,也准备拿自已亲自示范,再给贾大空爆点猛料?

    叶枫笑笑,“不知道你拍的效果怎么样?清晰不清晰,其实我应该找一个专业点的摄影师。”

    “叶总,你不要上瞧我,我可是狂热的摄影发烧友,”沈阳一拍胸脯,信誓旦旦。

    “哦?”叶枫望了他一眼,“那杜瓦萨尔多,韦斯顿你认识几个?”

    “他们是谁?”沈阳有些发蒙,不知道叶枫为什么总是说他听不懂,做他做想不明白的事情。

    股神就是股神,神出鬼没,行人处事自然与众不同,沈阳想明白,只能下些结论。

    叶枫摇摇头,有些惋惜道:“看来你烧的不够,回去多翻翻书吧。”

    二人分工行事,沈阳清楚地做着糊涂事,叶枫却是明白自己做什么,下午到了办公室的时候,沈阳速度不慢,已经把照片洗了出来,递给了叶枫,满脸地得意。

    叶枫看了几眼,倒觉得这小子拍出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拣出了几张,放到一张信封里面,随手放在桌面上,“沈总,陈总那面没有问题了吧?”

    沈阳眼中有点迷惑的味道,却只是点头,“没有问题了,叶总,他要的条件,我们都答应了。”

    “那就好。”叶枫舒服的伸展开双腿,“这次帝京小区地投标,我们当然不能说势在必得,但是只要能够分杯羮,就算已经不错。”

    吴虹双手劈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击着什么,王军臣却已经悚然动容,难以置信地问道:“叶总,我们要投标京小区?那可是最近十分高档,而且规模很大的小区,以我们的实力,有可能中标吗?”

    “有没有可能,都要试过才知道,”叶枫沉声道:“这个月的业绩很不理想,直接影响到我们下半年的利润,沈总的几个客户不知道为什么,均告断线,如果不奋力搏一个大单,不客气的讲,开拓者明年的生存都有问题。”

    他口气前所未有的严峻,好像开拓者在他心目中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

    王军臣看到叶枫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觉得有些羞愧,吴虹还是劈里啪啦的忙忙碌碌,觉得自己做的单子已经足够开工资,所以也用不着惭愧。

    “叶总,计划我都做出个雏形,要不要谈论一下?”沈阳建议道:“还有,原先的那两单,你不要亲自出马了吗?车票可是都已经买好的,因为这个,你可是推了陈小姐的约会。”

    “那两单比起这个帝京小区,无疑是芝麻和西瓜的区别,”叶枫摆摆手,再说生意往来中,诚信最为重要,他们出尔反尔的,我们不屑和这种客户打交道,反倒是帝京小区,我们一定要抓紧,只要随便接到其中的一部分,下半年大家都可以不用做事的,所以胜败在些一举,小王,你手上有什么业务没有?”

    “暂时还没有,都在联系,具体要在下个月才有眉目。”

    王军臣做业务,好像大便干燥一样,都是用力的在挤,可能才能出来一点,叶枫得到这个回答,不出意料,那好,你也参与进来,主要参与资料的整理,协助沈总进行报价,进行前期地调研,可行性分析,还有把投标的公司汇兑一份名单出来,我们要分析和他们的差距和优势所在。“

    “好地,没有问题。”王军臣兴高采烈的应了一声,他还是比较喜欢这种业务,成不成的自己都不用担太大的责任,但是工资那是一定要发的,只不过心中多少有些佩服,本来以为叶总不过是走的裙带关系,没有什么本事,这下听他一说,好像对这些东西,并非外行,这就难怪许总放心把公司交给叶总打理的。

    叶枫吩咐完事情,目光已经望向了吴虹,看到她一幅忿忿然的样子,有些不解,“小吴,怎么了?”

    “我觉得这对我不公平。”吴虹有些气愤道:“叶总,帝京小区是个大项目,为什么小王能参与,我却置身事外?难倒你觉得我不行?”

    “不是这个意思。”叶枫缓缓道:“主要看到你刚才很忙的样子,手头有业务的,当然还是以手头地为主。”

    “我手头现在也没有什么业务,刚才都是在整理客户资料,”吴虹振振有词。

    “原来是这样,”叶枫反倒有些高兴的样子,“我正愁人手不够,你能参与,那是最好不过的,不过我有言在先,这样一来,我们公司全部人力都投在帝京这个项目上,也就是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这个项目,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如果失败了呢?”王军臣张口没好话。

    叶枫的表情很古怪,看起来很想把他一脚踢到门外去,“做项目,和你们委托我炒股一个性质,我这个老总不过是代理,也不会独断专行,但是你一开始就认为这个项目失败的话,你根本不用参与进来。”

    “我是说假如。”王军臣嘟囔了一句,很轻很淡,却不再敢提出异议,不知道为什么,叶枫最近地说话地分量,在他心目,越来越重。

    “我说地已经很清楚,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叶枫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三个手下,却是一幅斗志昂扬的样子,吴虹眼珠转了转,“我绝对服从叶总的安排,事实上,有了信心,事情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沈阳其实有点嘀咕的,有信心没有实力有个屁用,只不过看到叶枫地目光扫了过来,笑了笑,“吴虹说的不错,有信心就完成了一半,但是如果我们有充分准备地话,那就成功了另外一半。”

    叶枫虽然早知道沈阳会同意,听到他这么说,也有些汗颜,却只是拍手笑道:“既然这样,我们还等什么,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天要用挤出二十五个小时才行。”

    众人都是点头,连声称道,叶总说的是,心中却都骂了一句,什么玩意,狗屁不通。

    “叶先生,忙什么呢?”贾大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办公室时在,眼珠子转个不停,他已经听了一会,可惜来晚了一些,只知道众志成城的在宣誓,具体做什么倒是没有听清楚,很有些遗憾。”

    “小娟呢?”叶枫明显有些不满,“这成什么样子,大家来来往往的,走城门吗?这是公司,不是菜场。”

    “叶总,小娟去办事,你吩咐的,”沈阳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叶枫有些郁闷,贾大空却已经乐呵呵的凑了过来,单耀武自然是也在旁边,“叶先生,现在都是熟人,用不着那么见外吧?我们报社。。。。。

    “你们报社重要,还是我们工作重要?”叶枫回了一句,不算客气。

    贾大空愣了一下,心想这才几天不见,怎么贵族好像变圣斗士了,火药味这么浓,自信没有什么得罪叶枫的地方,相反,上次的报道,很多地方,还是经过自己妙笔生花呢,“不是,是这样的,我们。。。。。”

    “对不起,贾先生,我现在没空,现在我们要开会。”叶枫脸色好像铁板一样,“都去开会,现在开始,公司的一切举动,都是内部机密,工作时间谁也不能接受采访,沈总,你也不行。”

    沈阳才要和贾大空热乎一下,想问一下,上次报道上有句话,经过内部员工的透漏,叶枫的贵族身份确认无疑,那个内部员工是不是就是自己,听到叶枫这么说,只能无奈的拍拍贾大空的肩头,“贾记者,我们现在真的有事,正好小娟回来,你招待一下贾记者。”

    小娟抱着一堆资料,满头大汗,才想喝口水,听到这里,有些不乐意,看到叶枫几人都已经到了办公室,倒了两杯矿泉水,放在二人身前,撅着嘴,好像谁欠她三个月工资不还的样子,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翻起了资料。

    “他们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单耀武有些不满,低声说,“头儿,都说吃人家嘴短,他们怎么都嘴长了起来?”

    贾大空摆摆手,不动声色的拿起了桌面上的信封,看到没人注意,实际上,办公室也没有人,他没有什么尊重别人**的习惯,随手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看到是几张照片,有些奇怪,场景是一个胖子和叶枫在握手,那个胖子油光满面的,一看就是个富贵人,心中一动,使了个眼色,单耀武问了一句,“头儿,你迷眼了?怎么的,嘴抽筋了?”

    贾大空看到张小娟已经望了过来,如果不是要搞点独家报道出去,恨不得老大的耳光煽单耀武个满天星斗,“桌面上的不能动。”张小娟那面说了一句。

    “不动,不动,随便看看。”贾大空讪讪的把照片放了回去,心中激动,叶枫最近神色凝重,贵族,开会,照片上的胖子,有大项目,这里面绝对有文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