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一节 谈判
    江湖谣传 第五十一节谈判

    陈胖子生活的有些累,人到中年都是凸现着一种烦恼,想要寻找自身的价值,却发现很多时候,自己一无是处。

    可是让陈胖子能够骄傲一些的是,他还能被人理解,理解他的当然不是黄脸婆,而是他眼中的红颜知已。

    陈胖子最近并不开心,他觉得方竹筠已经分担了他的一部分权力,自己却要继续尽着工作中的所有义务,工作上本来不开心,回家后老婆还要念叨,孩子上学成绩不好,以后怎么办,家里老人又要寄钱,这个月的水电又涨了,猪肉涨的比电字还快,化妆品都有些买不起了。。。

    这一切的一切,听到陈胖子耳中,只有一个有烦字,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月要花那么多钱,黄脸婆一个月花在化妆品上的钱,比自己塞到肚子里面的还要多,她的那张脸,不涂抹化妆品的时候,还有个人样,涂抹了化妆品后,自己半夜见了,都以为见了鬼。

    挽着红颜知已的手,柔柔的,暖暖的,走在大街上,陈胖子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晴天白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旁边的女人不时的把头依偎在他肩头,尽着情人应尽的义务,显示着二人的郎情妾意,看到别人嫉妒猜忌的眼神望过来,陈胖子只觉得一个字,爽!

    虽然知道情人是手表,越漂亮越好,升级后成了小蜜,就变成了怀表,越隐秘越好,可是陈胖子还是不忍心拒绝情兼小蜜的要求,看着她幽怨的眼神,陈胖子就觉得,豁出去了,自己欠她的实在太多,再说老婆在城东,情人在城西。应该撞不到。

    陈胖子荆轲一样的赴死带着小蜜出来,老婆没有撞到,碰到叶枫,

    “陈总,这么巧呀?”叶枫笑的热情洋溢,他本来觉得是过来碰碰运气的,呼了npc一下,本来稳定的和电信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联通收购,优雅新潮的,却总不在服务区。

    叶枫没有了npc的帮忙,只有要采用上次对待白剥皮地方法,守株待兔,这招很土,但是却是他常用的一招,本来以为今天不是风起云涌,碰不到陈总的,没有想到运气竟然不错。

    陈胖子看到叶枫,却觉得今天运气差到了极点,身边的小蜜却是笑眯眯的望着叶枫,“老公,你的同事?”

    陈胖子遮遮掩掩的,觉得要低调,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曝光自已地下恋情,小蜜却是心中埋怨,只是恨不得在全世界面前宣布,自己是陈胖子的地下情人,她对陈胖子,显示着自己的温柔体贴,委曲求全,以不在意身份博得陈胖子的感激和宠爱,只不过她见了叶枫,就十分想要叶枫把这件事宣传出去,她也很想让陈胖子把黄脸婆休掉,自己能够转正,当情人和vt人士差不多,都是吃青春饭的,不把好时光抓住,以后就很难出头地。

    “是呀,我是陈总的下属,叫叶枫,不知道这位是?”叶枫不等陈胖子答话,已经望着小蜜笑,笑地陈胖子想把他嘴缝上。

    “我姓罗,叫罗美。”小蜜很高兴,好像一冬见不到阳光,今天总算有点日照。

    罗美和叶枫二人各怀鬼胎,一拍既合地心照不宣。

    “哦,陈总,好像我记得。。。”叶枫话总是说的半截,一幅木讷的样子十成十,喉咙中更是如同放了塞子,吞吞吐吐的,陈胖子恨不得一把掐死,却只是笑笑,“小叶,真巧。”

    陈胖子不笨,知道这不是巧,这是有预谋的,这小子一幅落魄的模样,看起来又不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的,“美美,你去那家金大福看看有没有中意地首饰。”

    罗美没有和叶枫一见钟情,却也有点依依惜别,知道陈胖子是支开自己,便宜行事,“老公,你对人家总是这么好,小叶,有空常过来玩。”

    “一定,一定。”叶枫也是一脸的笑容,连连挥手,仿佛这是他地小蜜,而不是陈胖子的。

    “你又来干什么?”陈胖子一脸的不满,罗美一不见了踪影,脸色就和铁闸一样的拉了下来。

    “这次真的是巧。”叶枫笑容不变,本来木讷的表情在陈胖子眼中,有着说不出卑鄙。

    “巧你个。。。”陈胖子脱口想要骂一句,看到叶枫没有改变的一张脸,终于克制下来,这是个小人,是小人,陈胖子警告自己,自己要克制住情绪,不然就是落入了他的圈套。

    “我觉得,做人要进求信用。”陈胖子脸色扳了起来,才要继续说下去,叶枫已经给他了一棒,“那背着老婆包养情人,算不算讲信用?”

    陈胖子被这一棒子打的眼前金星直冒,半晌才道:“叶枫,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你也可以不忍呀。”叶枫还是笑,“我没有强迫你忍耐。”

    “说吧,什么条件你才能放手,可是你不要总得寸进尺,赵丹还在我手下,搞不好我炒她鱿鱼,大家来个鱼死网破。”陈胖子看了一眼四周,压低了声音,感觉到威胁和软弱。

    果不其然,叶枫摇摇头,“陈总,赵丹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再说她还欠我五百块呢,你说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人?”

    陈胖子点头,觉得他说的没错,转瞬间觉得不对,一张脸和克格勃一样,“叶枫,你不要逼人太甚。”他在叶枫辞职以前,一直觉得叶枫是个软柿子,可是现在才发现,这小子哪里是软柿子,分明就是个滚刀肉的。

    “我逼人太甚?”叶枫上下打量了陈胖子一眼,觉得已经把他士气打的差不多,为谈判已经做了不错的铺垫,转移了话题,“听说陈总最近在公司很不得意?”

    “你怎么知道?”陈胖子脸色变了变,却还是不想开出筹码,这是个无底洞,只要自己不和罗美分手,那就一直是把柄,可他真的舍不得分手,“叶枫,你最近在哪里高就?”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暗含讥讽,看这小子的样子,估计又不混不得意,无非是想上自己这里讨几个钱花花。

    “高就不敢当,”叶枫摇摇头,“只是在个小公司,当个经理。”

    “啊?”陈胖子愣了一下,“又是销售经理吧?”

    s城经理称呼一值钱的,一块钱可以秤半斤,销售经理更是便宜,很多人拿出去都觉得丢人,叶枫一句话让陈胖子刮目相看,“惭愧,这次换了个头衔,算是总经理,主要是管公司规划发展方面。”

    “皮包公司吧?”陈胖子觉得这小子的嚣张太过气人,只是想打击一下。

    “好像不是,我才当上的部经理,公司具体卖不卖皮包的也不清楚,”叶枫懂装不懂的让陈胖子很郁闷:“那公司很小,叫,对了。叫什么开拓者。”

    “哦?”陈胖子这下真的有些诧异,不知道开拓者怎么瞎了眼,选上这种人当了经理,不过叶枫不像在说谎,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不过开拓者他还是知道的,同为电子公司,陈方又是销售总监,没有道理连竞争对手都不认识。

    “这么说叶总现在很有钱了?”陈胖子放下了心事。

    “不能说很有,只能说有一些,但是目前还不困难。”叶枫微笑,不经意的消耗着陈方的锐气。

    “这么说你来这里,肯定也不是想要敲诈我地?”陈方恨恨的说道。

    “陈总何出此言?”叶枫故作惊诧,“我哪次来找陈总,不是为了帮人,怎么会是敲诈?陈总你要搞清楚了,熟人是熟人,可是你随意的诽谤,我也很不高兴的,敲诈的指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地行为,那个陈总,上次不知道你损失了什么?难倒是损失了一次做好人的机会?”

    陈胖子满肚子地肥油都快变成了汹涌澎湃的鲜血,奔涌而出,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木讷地叶机,每次说起话来,都让他有种想吐血的冲动,他只能用冷笑掩饰着心中的愤怒,“这么说,你来找我,又是来帮人了?”

    没有想到叶枫竟然点点头,“当然,我这人向来都是以助人为快乐之本。”

    助你姐姐个熊,陈胖子心中大骂了一句,脸上却是浮出了微笑,“不知道你这次想要帮助的是哪位小妹妹?”

    他含沙射影的说叶枫也是不过如此,叶枫好像没有听出来,,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的天天碰到无知地小妹妹,我想要给人买首饰,也没有人要呢。”

    陈方叹息一口气,终于明白,自己可能会装的比叶枫木讷,但是自己装不出叶枫地唇枪舌剑,这就像股市中一个道理,你能做量多,但是你做不了量少。

    “叶枫,我不想再兜圈子了,”陈方无奈的决定妥协,自己是文明人,这是个地痞,自己斗不过的,除非自己想要把罗美乔迁到新的房子里面去,可是这显然不太现实,“说出你的条件吧,要在我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叶枫摇摇头,“陈总,你一直都在误解我,我这次来,其实是帮你,你怎么总觉得我不怀好意呢?”

    陈方手头就是没刀,如果有的话,一定会冲动的上前捅叶枫几刀,叫嚣一下,小叶同志,也让我捅你几刀帮帮你吧,只不过这当然都是幻觉,他还要正对事实,“那么请问叶总,你要帮我什么?”

    说到帮我什么的陈胖子,脸上红了一下,几乎以为叶枫是来向自己推销印度神油的。

    叶枫看到陈胖子脸红,一时不明所以,只不过却知道,现在应该切入正题的,“我刚才就说了,听说你现在在开荒者很不得意?”

    “叶总莫非想要给个面子,请我过去?“陈方语藏讽刺。

    “不是这样的,”叶枫看了一眼时间,“这样吧,陈总,我请你喝杯咖啡,就在那个绿岛,我们慢慢谈,说来话长的,你总不能让罗美小姐久等吧?”

    陈方恨恨的望了叶枫一眼,又看到罗美挑着首饰,却是一直向这面张望,犹豫了一下,“你等等。”

    他通知罗美回去,这才多少觉得不那么局促,和叶枫来到了绿岛咖啡馆,随意点了两杯咖啡,也无心留意什么哥本哈根的,还是上岛的,因为什么咖啡现在到了嘴中,都是一样的苦,更何况他肚子里面还在泛着酸水,“这下你总能说了吧?我混的不好,还不得益于叶总的同居女友,方小姐的拜赐?”

    叶枫微微一愕,倒有些意外,方竹筠虽然在公司有了些委屈,被人泼了冷水,但是回来的时候,从来不提起这方面的事情,叶枫本来想要为方竹筠辨解两声,看到陈胖子若有深决地望着自己,只是笑笑,“我们这个性质,和陈总还是大有不同的。”

    陈胖子现在怕了他每次的语带双关,暗恨自己又挑起了这个话题,喝了口咖啡,皱了下眉头。

    叶枫望着咖啡馆的镜子,能把外边的行人一览无遗,看到一个人举着照相机正对准这个方向,不由嘴角浮出了笑意,“我开门见山的说吧,因为我知道,最近开荒者换了个老总,赵总已经走了了?”

    “你消息很灵通嘛。”陈方本来想说,是方竹筠告诉你的吧,只是见到叶枫眼镜中,折出自己惶恐不安的面容,自己反被刺的一痛。

    “听说新来的戈总对你不算满意,陈总地位难保,我这个人好心,叶枫嘴角浮出了微笑,“想和你联手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得罪我们陈总,没什么好下场的。”

    陈胖子心中一凛,已经想到了什么,“你想让我泄漏公司的商业机密?”

    “这个当然按照陈总的喜欢。”叶枫只是笑。

    “你这不是帮我,你是想让我身败名裂,你要知道,这是犯法的!”陈胖子额头有了汗水,终于发现了叶枫的阴狠,只不过他和戈民辉有什么过节?陈胖子有些茫然。

    “哦,我没有威胁你。”叶枫笑着摇摇头,“我是在帮你。”

    “我不接受帮助呢?陈胖子语带颤音,脸色阴晴不定。

    “那我当然无话可说。”叶枫笑着,“我这人做事,向来讲究你情我愿。”

    “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接受帮助。”陈胖子咬牙切齿。

    “原来是这样。”叶枫笑着站了起来,“那么打扰陈总你了,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