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五十节 刺探
    自从某知名导演一部断背题材的影片红透全球后,一时间,媒体又起了一股断背风,时尚潮流和媒体的报道杀伤力是巨大的,大从虽然没有像吃饭一样,每天问一声,你断背了没有,可是断背这个以前遮遮掩掩的话题,已经成为饭后茶余,办公室等场所随处可见的题材。

    沈阳其实是个很正经的男人,也很正常,他不是无欲,他和很多正常的白领一样,为了事业,已经把爱情这东西压后处理,不过他如果知道别人已经开始讨论他和叶枫两人超友谊的关系的时候,估计会考虑先找一个老婆的。

    “叶总,你好福气,我看陈小姐,好像有点喜欢你的意思。”沈阳对于陈小青这种主动的女人不算感冒,他喜欢那种婉约一些的,他当然知道叶枫已经订婚,可是对于男人,谈论这种题材,他知道,没有谁会厌烦。

    叶枫咳嗽了一声,“沈阳,你这次做的很好,就算你这个月做不成业务,我也考虑让你继续入股,钱就不用提出来了。”

    沈阳听到这话,不知道自己应该感激还是应该伤心,最后还是说,“叶总为什么拒绝了陈小姐的邀请,从哪个方面来看,这是礼仪,你都应该去的。”

    “这个女人有些麻烦,”叶枫叹口气,“你不知道,你的单子被抢,其实不关你的事情,只是因为我和陈小青多说了几句话,给我难堪,我若是再接收陈小青地邀请,沈总,你估计年前一单业务都做不成,只能喝稀饭的。”

    沈阳听到这里,有种想砍人的冲动。饶是他三年名企的经验,也想不通这到底哪跟哪的事情,“叶总,你是说,陆斐因为嫉妒你和陈小青说话,所以抢了我的单子?”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有一种,你不说我还清楚,你一解释我倒糊涂的感觉。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叶枫拍拍他的肩膀,窗外的王军臣看了,不再和吴虹说什么,只是低声嘟囔了一句,两个玻璃。

    “沈阳,所以你现在还是单身,是很明智的,女人就是麻烦。”叶枫表现地很宽宏的样子。

    沈阳郁闷地想要撞墙,”那叶总,以后怎么办?我看这女人好像要缠上你的样子。”

    天呀,沈阳内心叫天天不灵,怎么好事都是叶总享受,黑锅都是他这个手下在背?

    “我不用担心。”叶枫若无其事。

    “可是我受不了呀。”沈阳几乎要叫了起来,“那个陆斐很有钱?”

    “听说他是几个公司的经理,有没有钱我不知道。”叶枫摇摇头,只是想着,陆斐因为陈小青的原因,和自己为难有这种可能,但是可能不大,若说戈民辉因为方竹筠的原因,估计背后捣鬼,那倒是很有可能,因为陆斐这种人,被人当作刀使,也可能浑然不知。

    沈阳有些绝望,“叶总,有什么补救的措施没有?他们怎么总是针对我?”

    “因为你有能力呀,沈总,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叶枫看着他,目光中满是鼓励,就差说一唏,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安南不让你接手,实在是个损失。

    沈阳晕倒。

    叶枫回到住所地时候,方竹筠已经做好了饭菜,屋子里面虽然有点油烟的味道,却多少有点家地感觉。

    “竹筠,你现在公司怎么样?”叶枫发现邓莎今天不在,有些奇怪。

    “什么怎么样?”方竹筠把炒菜端出来,不解问道。

    “就是比如说有什么大动作,新产品什么的。”叶枫若无其事的问道,心中有些惭愧。

    “这可都是商业机密的,”方竹筠眨眨眼睛,微微笑道,“你现在和我是同行,我告诉你,算不算泄漏商业机密?”

    叶枫怔了一下,“有没有这么严重?”

    “有没有这么严重,得要看你是什么目的。”方竹筠笑了起来,“叶枫,不要紧张,和你开个玩笑,大动作好像有,听戈总说。收购开荒者是一个初步阶段,虽然没有明说,我觉得潜在含意就是,力图通过合并,收购的方式,把开荒者打造成这里最在的一个电子厂,如果有机会的话,再借壳上市,抢滩国内市场,甚至进军海外。”

    看着叶枫望着自己,方竹筠有些羞涩,“怎么了?没有见过美女吗?”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却是砰砰大跳,因为这不符合她一贯谦顺的风格,叶枫一怔,笑了下,“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但是没有看到这么有智慧的美女。”

    方竹筠高兴起来,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叶枫碗中,说的不错,奖励你的。”

    叶枫夹起来就吃,含混的说道:“看来雅典娜也喜欢马屁精的。”

    方竹筠笑了起来,很开心。

    “其实竹筠,”叶枫突然说道:“记得我上次问你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方竹筠黑漆漆的眼珠转了转。

    “哦,不记得就算了。”叶枫摇摇头。

    “一辈子都想做个业务员的问题?”方竹筠觉得叶枫属于驴的,不懂得情趣。

    “嗯,是这个,你还记得?”叶枫点点头。

    “当然记得,因为你和我在一起这么久,只问过我这么一个很正经的问题。”方竹筠点点头,有些感慨。

    叶枫瀑布汗中,“不会吧?难道我以前地问题,都不正经?”

    方竹筠有些脸红,“谁知道,”这种调侃有如一点火星,不经意地闪亮,好像又有点灼伤的味道,让方竹筠想要躲避,等到消失,却又有些期待,“对了,你今天的问题都很怪,好像有什么深意,你怎么又想起了以前地那个问题?”

    “我发现你很有商业头脑的,”叶枫犹豫了一下,内心觉得方竹筠真地心细如发,对付戈民辉的事情,最好不要让方竹筠知道,不然她会左右为难,不过在对付戈民辉之前,他要确认这小子是不是在和自己玩阴的,“你没有考虑过,不做业务员,自己发展?”

    “自己发展?做老板?谈何容易。”方竹筠放下了碗筷,以手支颐,有些出神,“叶枫,你的问题我想了很久,昨天还在想,可是我发现,我真的除了做业务,好像不会别的,我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再普通不过的。”

    叶枫做晕倒状,“你要是普通,那这世上,没有几个不普通的。”

    “我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工人阶级,就我这么一个女儿,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学,我学企业管理,成绩还算勉强,毕业后,不想考研,不想回到老家,天天坐在办公室里面发闷等死,于是狠下心来到了这里,那时候觉得自己心比天高,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的,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高不成低不就的,谁会请一个才毕业的女孩子来做管理工作,找个助理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只能从销售员做起,像我这样地人,像我这样的情况,这里实在是太多太多,叶枫,你难道还说不普通?”方竹筠眨眨眼睛,神色有点落寞,却有些自豪。

    因为无论如何,她是凭借自己的一双手来养活自己,她问心无愧。

    叶枫望着方竹筠,有些感动,这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她虽然看起来很柔顺,但是有自己的主见,生活态度积极向上,她和许舒婷不一样,许舒婷外表刚强,但那不过是一层坚硬的蛋壳,她要生存,要支持一个厂子,只能用那种坚硬来保护自己,但是许舒婷的内心无疑是敏感的,柔弱的,或者说是善变的,许舒婷最终选择了逃避,这说明她已经觉得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叶枫想到这里,有些黯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把方竹筠和许舒婷做比较,这是两个不同的女孩子,但是她们无疑都是很努力,是凭借自己能力去博得别人的尊重的人。

    “我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叶枫想了一下,“有你这么聪明的,没有你这么美貌,有你这么美貌的,没有你这么聪明,竹筠,既又你这么聪明,又有你这么美貌的,那就是少之又少的。”

    方竹筠虽然心中窃喜,却还是摇摇头,“叶枫,你不要总夸我,那样我很容易骄傲的。”

    “我不是夸你,我不过是在鼓励你,”叶枫笑笑,“你总说我不要妄自菲薄,你其实也一样,你还记得哪个名人说的,给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仪了?”

    方竹筠‘噗哧’笑了一声,“是阿基米德,还有,你故意说错的,不是撬动地球仪,是撬动地球。”

    “你这不是什么都知道?你现在缺乏的是合适的支点,而不是能力。”叶枫有些正色道:“而这个支点是什么,在我看来,无非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一个人,有了正确的方向,加上不懈的努力和奋斗,想要不成功都难,但是如果开始的方向就是错的,那就会是南辕北辙,越奋斗离的越远的,嗯,竹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方竹筠眼中满是笑意,“叶枫,你不也是什么都懂,怎么一直和我装糊涂?”

    叶枫一怔,才方竹筠的别有用意,自嘲的笑笑,“我懂有什么用?我这是理论,实践还是有难度的。”

    方竹筠抿跑笑笑,眼中光芒闪烁,很有喜悦的样子,“叶枫,你已经变了好多,你话多了,不像以前那么沉默,故意装傻了,你现在不止默默的为人排忧解难,你还有主动的帮助别人,比如说是我。”看着叶枫的苦笑,方竹筠笑的很开心,“对于你的转变,你由衷的高兴,不过你还是高看了我,我这人没有什么才能,只会卖点货,现在终于算是凭借业绩升为销售副总临,发现做业务的时候少了,勾心斗角的事情多了,好在戈总比较器重我,不然恐怕当不了几天副总临,就会被人掀下来的,我这样的人,估计不适合自己出去做事,除非是。”

    方竹筠拉个长音,本来想说,除非你和我一块创业,只不过看到叶有些走神,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深意,有些失望。

    “戈总很器重你?”叶枫喃喃自语道。

    “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器重,”方竹筠涨红了脸,因为看到叶枫的若有所思。

    “我想像的那种?”叶枫有些讶然,转瞬明白了方竹筠的意思,有些好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这样的人,没有人追求,那才是有问题的事情,对了,陈方呢?现在怎么样?你被器重了,他多半不得志的?”

    “你要追求他吗?”方竹筠忍住了笑意。

    “啊?”叶枫吓了一跳,“我追求他,那不要被他的老婆和情人打死?”

    方竹筠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糟蹋他的为人,他有没有情人,你怎么会知道?”

    叶枫只是笑笑,并没有辨解什么。

    “他现在也不能说是不得志,只不过比起以前,要收敛了很多,”方竹筠想了想,“他这算是老老实实的做事,夹着尾巴做人吧,其实大家不用勾心斗角,齐心协力的做事不是更好?天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想想都觉得心累,对了,叶枫,你总打听我们公司的事情干什么?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头。”

    “我念旧嘛。”叶枫想起了陈方的把柄,心中笑了起来,扒起了碗中的米饭,“陈胖子以前对我不错,我有空去看看他。”

    “他对你不错?”方竹筠有些诧异,不明所以。

    叶枫低头扒饭,心中只是笑,戈民辉,你小子是不是很闲,和我捣乱?你放心,等我确认了是你,我让你忙的找不到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