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九节 佳人有约
    一只手才要酷酷的弹一下烟灰,凸现自己的贵族气派,听到叶枫的建议,竟然把手收了回来,头也不回的喝了一声,“猴子,过来。”

    “老大,什么事?”猴子模样的手下屁颠的跑了过来,好像单纯的行走已经不能表达他对斐少爷的尊敬。

    “猴子,我和你老说过多少次,出门要带个烟灰缸的,”斐少爷觉得这次叶枫的建议很好,毫不客气的据为已有,“这次怎么没带?”

    “老大,你什么时候说过?”猴子有些愁眉苦脸。

    斐少爷给了他一个爆栗,顺便把烟灰弹在他的脑袋上面,有些苍然的灰白“忘记了老大定下的规矩了,申赢呢,没有天天训导你们吗?不要点头,烟灰不能掉下来,听到没有同?掉下来,就让你吃进去。”

    猴子觉得皮有些发麻,不知道头发点燃了没有,听话的头不敢稍动,暂时代替了烟灰缸的角色,“军师今天教导了,老大,我是从来不敢忘记。”

    “说一遍,”斐少爷又弹了一下烟灰在猴子的头上,得意非凡,觉得自己够创意。

    “第一条法则,斐少爷说的永远是对的”猴子脸和苦瓜一样,,第二条法则,如果有质疑,请参看第一条法则。”

    “叶总,我这两条家规怎么样?”斐少爷洋洋得意,其实只恨不能把这些字刻到手下的脸上。

    “斐少爷家规森严。实在让我佩服、。”叶枫伸手递过个烟灰缸过去,“如果斐少爷真地忘记了带的话,我这的。你不嫌弃,可以将就用一下,总是弹在他头上,恐怕你会以累地。”

    斐少爷往烟灰缸里面弹了一下,觉得果真轻松了很多,笑了起来,挥挥手“我这不过是教训他一下的记性,你还以为我真的会采用这种人体烟达缸吗?猴子,出去。”

    猴子看了叶枫一眼。有些感激,叶枫却是笑笑。“贵族的气派也显耀了,家规我也听过了,我还是想听听斐少爷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

    “最近叶总的公司还好吗?”斐少爷吐了口眼圈,显得莫测高深。

    叶枫看了他半响,这才说道

    :“勉强糊口,我这个老总当的不合格,肯定不如斐少爷你对待手下,爱民如子。”

    斐少爷不知道装作不懂。还是根本听不懂他的反话,脸上倒露出了高兴,“叶总,我发现你人很不错,上次派对那个姑娘也不错,”看到叶枫脸色微变,摆手道:“你不要以为我看了上她,我斐少爷从来都是被人追,没有追过人的时候。”

    叶枫心中暗道,现在吹牛皮好像不用上税的。不然你多半要斟酌一下,看上次舞会,你只有被人追着砍地份,”那是,斐少爷风流而不下流,我是早已闻名的。”

    “有见识,有见识。”斐少爷连跳大拇指,伸手又是一摆,“猴子,把这句话记下来,风流而不下流,说地好。”

    猴子鞍前马后的,不余力,说完后,又跑了出去,就算沈阳都有些于心不忍,“办公室还有凳子的。”

    “他是个手下,规矩不能破。”斐少爷阻止了对方的好意,“叶总,我今天和你商量个事情。”

    “斐少爷有事吩咐一声就地,”叶枫语含讥讽,“何必亲自前来。”

    “跟你说话就是舒坦,”斐少爷看起来已经起叶枫当成了知已,“陈小青你认识吧?”

    叶枫想了一下,这才说道:“上次舞会,和斐少爷你畅谈的好个女的?”

    “对,对,对”斐少爷连连点头,“她,她喜欢我,”说到这里的时候,脸红了一下,“可是我还在考虑。”

    叶枫见过脸皮厚的,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无奈只好做个好听众,捧场问道:“斐少爷还考虑什么.。”

    “考虑咱是男人,也应该主动一次。”斐少爷满怀期望地望着叶枫。

    叶枫觉得这个斐少爷病的不轻,本来以为他头脑发热,准备对付自己,暗中花钱抢了沈阳的单子,那两单已经是赔本的买卖,只有这种人有钱烧心才能做的出来,没有想到扯了半天,竟然和自己说起了追女经验,“那你找我干什么?”

    “我发现小青对你没有什么好感,”斐少爷有些脸红,“可是我看你是兄弟,朋友,过来和你说一声,那个女人不好惹,你最好少和她接触为好。”

    叶枫终于明白这大少爷过来干什么,只是有些好笑他也会用计,他开始的时候气势汹汹的,多半是来警告自己,一番话下来,觉得自己不错,开始打用了怀柔手段,“多谢斐少爷提醒,不然她要是找上门来,我真的不知道长怎么面对,我想她如果真的找我。。。。。。”

    “那多半是不怀好意。”斐少爷大手一挥,“反正不管她说什么,要求什么,你都拒绝就是了。”

    “斐少爷的话,我都记下来了。”叶枫地目光不经意地向他身后飘了去。

    斐少爷觉得叶枫这人真的好说话,而且很听劝的样子,才想再说什么,突然发现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身边,有些不满:“你来做什么,没有看到我在谈正事,又忘了规矩?”

    “少爷,我们回去吧。”猴子扯了扯斐少爷的衣袖。

    斐少爷勃然大怒,豁然站了起来“反了你。。。。。。。”

    他回头的功夫,本来准备给猴子一记耳光,向叶枫彰显一下家规突然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站在了那里,吃吃问道:“小青,你来干什么?”

    陈小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息地站在斐少爷地面前,怒目圆睁的瞪着斐少爷,“我来干才能,?我当然过来听你演讲呀。”

    斐少爷踢了猴子一脚,“陈小姐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去迎接?”

    “来了一会儿,”猴子有些胆怯,不但对斐少爷,对于陈小青也是如此,“斐少爷和叶总称兄弟道弟地时候,陈小姐就来了。”

    斐少爷心中稍定,知道猴了暗示,她听到的也不算多。不过好像不该听到到,灵机一动,哈哈大笑起来,旁若无人,叶枫不由叹服,这人也是不是一味的草包,这等随机应变的本事,没有几个到,斐少爷笑过之后,看到众人都看怪物一样的自己,拍了猴子脑袋一下。

    猴子都快被拍成的傻子,却还没有忘记问一句“斐少爷因何发笑?”

    斐少爷这才得以说把话说下去,这就和唱戏一样,没有个接词的,独角戏也不算好唱,“小青,你一定听到我说你找叶怀好意了?”

    他说到这里,脑筋飞转,只不过他虽然的曹孟德的大笑,却没有他的急智,笑到后继无力,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释。

    “不错。”陈小青冷冷的问道:“我想问一下斐济少爷,我到底哪分阶段不怀好意?”

    “这个嘛?”斐少爷心思飞转。心中一动,拍了下猴子,“你说。”

    “我?”猴子有些目瞪口呆,“我怎么知道?”

    他说了这句话,下意识地捂住脑袋,果不其然,一个爆栗随即赶到,打到了猴子的脑袋上,斐少爷打地不爽,又踢了猴了一脚,陈小青不满意,“斐少爷,你要实行家法还请在家里,这是别的人办公室。”

    斐少爷灵机一动,“那好,我回家教训你这个不懂事的手下,小青,你和叶总慢慢聊,我改日再来拜访、。”

    他全是说走就走,转瞬没有踪影,猴子次反应不慢,快步跟了上去。

    陈小青望着他的背影,并没有阻拦,等到斐少爷不见的踪影,这才转头笑道:“叶总,不好意思,陆斐其实就是这样的人,喜欢摆威内装阔气,有钱和有虱子一样,总要抖一抖,他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还不要见怪。”

    叶枫愣了一下,本来以为是他们是冤家,来的只能说对方的坏话,没有想到陈小青竟然如此大度,“他性子直,想必没有经过什么挫折,既然有些钱,态度嚣张了一些也是情有可原。”

    陈小青分析了半天,不知道叶枫这是夸张呢,还是讽刺,“叶先生比起他来,显然成熟了很多。”

    “岂敢岂敢,”叶枫吸能谦虚,揣度着陈小青的来意,“陈小姐长生阁那里有麻烦?”

    “不是,长生阁那面现在进展的非常顺利,”陈小青工笑笑,“叶先生荣升老总后,还对那面如此关心,有时候亲力亲为,实在是尽职尽责。”

    叶枫更是有些惶恐,觉得自己太过优秀了,已经引起了陈小青地注意,还不是什么好兆头,“那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难道除了公事以外,你公司就不欢迎我来造访?”陈小青含笑望着叶枫,眼中的深意让他琢磨不透。

    “那倒不是”叶枫笑容以对,“从长期角度来看,勤诚信更应该是我们开拓者争取的合作对象。”

    “看来陆斐的一番话,并没有让你失去判断,”陈小青缓缓点头,“其实我来到这里,主要是手头有两张音乐会的贵客栗,我找不到合适去的对象,陆斐肯定不行,你让他去听音乐会,无疑是亵渎了音乐不。”

    “陈小姐想到了我?”叶枫的脸上有了一种惊喜。

    “当然是你”陈小姐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觉得心中很舒服,“能将一杯酒喝的如此艺术的人,我想,对于音乐的鉴赏为,肯定能让我更增见识。”

    “那我真的是荣幸之至。”叶枫一丝为难的神色都没有,“陈小姐,什么时候?”

    “当然是周未,这周。”陈小青笑更开心,觉得叶枫这个人地为人处事,陆斐这辈子不要说拍马,就是拍骆驼都追不上去的。

    “这周?“叶枫终于皱了下眉头。

    “怎么?”陈小姐一愕。

    “因为手下地客户有了一些问题”叶枫很有些惋惜“我决定亲自过去拜访一下,查明一下原因,路途不近,恐怕这周赶不回来的,沈阳,那面你联系好了没有?”

    “啊?”沈阳楞了一下,头脑转的不慢“叶总,车票已经买好了,要不我们改个时间?”

    “已经定下来的,”叶枫脸上露出了难色,看了一眼陈小青,“要不,沈阳。你。。。。。。。”

    他话音未落,陈小青已经截断了他的舍已为人的大无畏精神,“叶总,公事要紧,音乐会,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听。”只不过她多少有一引起惋惜的样子。

    “陈小姐真的善解人意,。”叶枫满是感激。

    陈小青笑笑“那也要有人理解才行。”

    叶枫吓了一跳,表面不动声色,“陈小姐,多坐一会儿,中午,我请你上下面食堂吃分工作餐,公司小,走开也不容易。”

    “你忙吧。”陈小青娇滴滴地声音让沈阳听了很郁闷,王军臣听了很艳羡,吴虹听了,暗骂了一声狐狸精,叶枫听了,只是说:“不忙不忙。”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陈小青笑意融融的望着叶枫,伸出手来,“叶总,再见。”

    “那么我就不挽留了,陈小姐,再见。”叶枫其实只觉得再也不见最好,伸出手来,握了一下,感觉到手心温暖,手背柔滑的,倒是不敢用力,生怕留下什么证据线索一样。

    伊人远去,空留馀香,沈阳已经站了起来,多少有些不解,“叶总?”

    “到会议室来一下。”叶枫摆摆手,眼睛余光望到吴虹的聚精会神。

    “好。”沈阳应了一声。

    二人一前一后的又走进了会议室,王军臣有些嫉妒的说道:“他们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那又怎么样?”吴虹觉得很不爽,最近她发现,可能是没有入股的原因,叶枫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同。

    “你说他们是不背背?”王军臣压低了声音,笑容有些猥琐。

    “关你屁事。”吴虹一点不留面子,“他们就是断背,你也没份的,你这种猥琐人,还不够资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