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八节 恶性竞争
    什么是痛快?

    痛快本来是舒畅,或者引申直爽干脆的意思,不过根据网络新解法的含意就是痉并快乐着。

    如果按照的一种解法来说,沈阳觉得自己很痛快!

    他痛快的想要去跳楼,没有跳的原因是有三十多万资金在叶枫手上没有拿回来,其实他现在很有些痛苦,自从把资金将给叶枫打理后,其实业务他也没有放下,每个月三万的业务,新人看起来有些困难,但是在他眼中,实在是小菜一碟,只不过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单子接连死了两个,每个都是几十万的单子!

    沈阳从来不做十万以下的单子,这是他给自己定的标准,一是太小无利可图,浪费时间,二是他觉得,人活着,应该有高一点的追求。

    可是王军臣都拿上了三万的单子,自己却是一个单子都拿不下,每次看到叶枫望着自己的目光,沈阳都有些提心吊胆,现在不是他想不想撤股的问题,而是他都快没有资格入股。

    “叶总,你的信。”这天的沈阳来到了公司,毕恭毕敬的递给叶枫一封挂号信,鼓鼓的,里面软软的,不像是钞票。

    叶枫接了过来,看了沈阳一眼,沈阳垂着敛眉,像个旧社会受气的小媳妇,见到婆婆,不是,应该是叶总的目光有驱逐的味道,讪讪的退到座位上,“叶总,你先看信,一会我找你商量个事情。”

    叶枫等到他退到了座位上。这才打开了信封,抽出一沓,不是支票好像是什么收据,沈阳用眼睛余光看了,有些不明所以,叶枫看那沓纸看的很仔细,一张张的翻看,沈阳没有看到,不然一定会笑的喷饭。因为上面是不写着无名氏,就是定着有心人,怎么看都像有点毛病,神经病的人才会起地名字,叶枫却一点笑容没有,他可以说十分仔细的,比看股票技术还要仔细的检查每张单据,看看是不是到了指定的地方,全部阅完后,这才叹了口气,如释重负一样,本来想一把火烧掉的,看到沈阳不时的望向自己,拉开了抽屉,放了进去,然后锁了抽屉。

    许舒婷走的时候,并没有和叶枫阁道别,抽屉收拾的干净,叶枫拉开抽屉的时候,有一种惘然,听君武说,许母已经病好了,自己一直没有去看望一下,好像就算是朋友也不应该吧,等到全鼓起勇气想要去看望的时候,姚君武竟然说许母已经回老家了。

    姚君武对自己地态度还是不错。不过不再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叶枫每次和他联系的时候,想要问问许舒婷那面如何了,可是却是张不开口。

    “叶总,很忙呀。”沈阳又凑了上来,打断了叶枫的思路。

    “又要抛!”叶枫上浮出了笑容。

    “不是,想和你谈点公司的事情,叶总方便吗?”沈阳看了一眼两个手下,觉得他们好像都知道了自己的事情,有些脸红。

    “去会议室吧。”叶枫手一挥。深明大义。

    沈阳感激的鼻涕有点流了出来,天冷,有些受寒,到了会议室。关上房门,沈阳就开门见山的自我检讨。“叶总,我最近地业务成绩不好。”

    “不是不好,是一塌糊涂。”叶枫虽然看起来什么事情都不管,可是好像又比谁都明白,“这个月,你截至到今天一单业务都没有,到现在为止,公司的叫销售成绩是十万,吴虹六万,王军臣四万,我大略算了一下,我们这面五个人,那面三十二个,我现在开工资,付房租交水电,还不算材料税务别的杂七杂八的,一个月最少有十万以上的资金才行。”

    沈阳突然发现,老总的这个位置,看起来谁都能坐的,叶枫这样人,都能算的这么清楚,这么说那些做假帐的一定不是算错,而是算的太清楚的缘故。

    “可是现在不要说利润,就算销售业绩也不过十万,”叶枫叹口气,让沈阳感觉到自己不让他去跳楼,实在是很给面子,看在交情的份上,“沈总,你总要体谅我的难处吧?要不实在不行,我们把股票抛了吧,我把资金抽出来。还可以开几个月的工资,而且,现在我也没有心思再看股市,许总给了我信任,我实有愧。”

    “体谅,体谅,绝对的体谅,”沈阳有些心急,后学上的汗有如长江之水,一波未消,一波又起,“股市有资金不要动,不能动,我知道自己最近地业绩出了问题,可是我在找原因。”

    “找到了吗?”叶枫摆摆手,“坐下来好好谈谈。”

    沈阳在恩威并重下,真的感动,许总真的是有识人之明,发现了叶总这样的人才,“我这个月业绩本来应该不错,呖,事实上,我也知道,不应该用应该两个字来说话。”沈阳觉得一这要说的明白一些,不然真的如同一部电视剧那样,永不瞑目的。

    “我本来有两单,一单在十万,一单是四十五万,这两单绝对不应该有任何的问题,”沈阳觉得有些发干,“因为所有的关系我都做到,主要的负责人我已经打点,而且大家有过往来,叶总,你也知道,有地时候,做业务,关系网是最重要的一环。”

    “难道是你得罪了对方?”叶枫也有些奇怪,他知道沈阳虽然最近被股市冲昏了头脑,但是单从业务角度而言,绝对不是白给,这从许舒婷给他的这几个业绩单可以看出来,叶枫虽然做了一单三百万的,但那是特殊的原因。

    “不是这样地,事情都是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沈阳好像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拉了拉领带,“两个单子都到了谈判尾声,就差他们汇款这一步,没有想到没有相隔半天地功夫,就不约而同的给我打电话过来,说很抱歉,他们另找了卖家。”

    吉枫皱了下眉头,知道这件事是有蹊跷。“他们没有给什么解释?”

    “没有。”沈阳摇摇头,“他们只是说抱歉。”

    “哦?看样你关系做的实在不够到位。”叶枫隐约的明白了什么。

    沈阳表情有点像咸鱼。“我这几天已经开始寻找原因,让那面的铁哥们帮忙打探一下,到底他们时了谁的货,他们不买我们的,总会买别人的吧,因为项目已经在施工,可是没有想到的,他们买的是开荒者的产品。”

    叶枫皱了下眉头。不知道这是不是喝杯酒,跳个舞引发地后遗症,只不过还是笑笑,“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他们公司实力强,我们不过是小公司,产品就几个,大部分属于的买别人的然后转卖。怨不沈总。”

    沈阳这个激动呀,泪腺动作起来,眼泪有种脱离眼眶的冲动,只是差拍胸脯说一句,叶总你这么看得起我,信任我,兄弟这条命交给你了,想了一下,觉得把三十万要回来。再把性命将给叶枫也不迟,神色有些犹豫,“叶总,你说的没错,我们这种公司,一般都是在夹缝中生存,但是这次开荒者做的真有点不地道,我问了一下价格,他们这次卖给别人的,算是原来产品五折地价格,可经就是亏本,听我的朋友说,好像还没少送红包,我不明白。他们哪些舍财的目的是什么!”

    “这样!”叶枫终于明白了,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毛病不是出在沈阳的身上,而是因为自己这个老板上次炫耀的结果,看来做人还是低调一些的好,方竹筠倒是对自己的冒牌男朋友颇为满意,最近做菜都是唱着小曲,可苦了这帮不知道内情的手下,虽然是这样,叶枫还是做出一幅气愤填膺的样子,“实在太不像话,这样怎么行,这属于恶性竞争,很不道德的,沈总,你不用担心,我会向许总那面说明一下情况,过错不在你。”

    沈阳觉得天也阔了,心胸也宽广了,三十万放在叶那里也就放心了,你能碰到叶总这样的人,命给他都行,三十万算得了什么,“还是叶总明鉴,我就说,跟着叶总你走,肯定有肉吃。”

    “开拓者,我知道这个公司,好像老总是赵建吉吧?”叶枫装糊涂比浆糊还要高明。

    “现在不是了,听说开拓者已经被收购,他们的一把手叫做戈民辉。”沈阳倒是没少打控。

    叶枫点点头,“戈明辉?听名字就知道,有点奸诈的味道。”

    沈阳不知道戈民辉有些冲突的走出了会议室,立下了这辈子就跟着叶枫混的念头。

    都说跟着狼狗吃肉,跟着土狗吃屎,沈阳觉得,要吃肉,就一定要跟着叶枫中,只不过他念头转动地时候,突然看到一张脸就离自己不远,呲着牙,好像土狗一样,愣了一下,才发现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人标准,高手过招当然人眼神分辨出出手的方位,稍差一筹的,就会从肩头耸动,脚步的占位来判断,沈阳不是高手,他看人不看眼神,不看肩头,甚至对议长的高矮都不考虑,他最先看的是对方穿着。

    看了第一眼的功夫,沈阳就吸口凉气,觉得此人有钱,看到第二眼地时候,沈阳就吁了口热报,暗道此人有病。

    对面这个人长的其实不错,对得起观众,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件东西不超过千元以上的,沈阳甚至有些怀疑,这小子的内裤是不是也屁儿卡蛋的,只不过这个他无法证明,但是这些那人地身上,沈阳却有种堆积难受的感觉,此人没有审美观念,是个暴发户,沈阳看了第三眼地时候,下了这判断。

    “叶总,你真的很忙呀。”那人终于发话,不是向沈阳,而是向着才走向出来的叶枫。

    叶枫愣了一下,飞快的皱了上眉头,转瞬被笑容抹平,“我怎么会比斐少爷忙,不知道斐少爷这么忙,怎么有空上开拓者来?”

    沈阳有些发怔,觉得叶总认识的人都是千奇百怪的,自己当然是个例外,看到那人理都不理自己,有些无趣的回到座位上,发报机一样的支起耳朵。

    “你这个破地方真的能找。”斐少爷摇摇头,“奥神大厦,太偏了,我的司机都没有听说过。”

    叶枫终于知道这个斐少爷除了新加坡和有钱的两件必带的修饰语,形容别的东西,多用一个破字,戈民辉的被他如此形容,自己的也逃脱不掉,“不知道斐少爷的公司在哪个破地方”?

    斐少爷一怔,伸手要拍叶枫的肩头,“你这性格,我喜欢。”

    叶枫闪了下肩头,淡淡道:“动手动脚的性格,我不喜欢。”

    本以为斐少爷会恼羞成怒,没有想到他只是大笑了几声,突然向旁边伸出手去,叶枫一怔,不明白什么意思的时候,门外已经跑来了一个瘦的猴子一样的人,放了根雪茄在斐少爷的手上。

    斐少爷烟才叼在嘴边,火光一现,猴子般的人已经闪电般的掏出了火机,点燃了香烟,又退了出去。

    沈阳有些叹息,这位不是一般的显摆,看起来和那个林黛是一样的货色,都是过来找茬的,他虽然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却也知道,朋友之间,用不着这么摆谱。

    深深的吸了一口比他拇指还要粗很多的雪茄,斐少爷吐出了一口烟雾,这才说道:“这雪茄是古巴的正宗货,叶总不来一根?”

    叶枫摆摆手,突然笑道:“其实你还应该来找一个手下。”

    “怎么?”斐少爷有些错愕。

    “一个负责给人递烟点火,另外一个要拿个烟灰缸跟着,这样才能显示斐少爷你够气派,够档次,”叶枫望着他拿雪茄的那只手,淡淡道:“你若是随地弹一下烟灰,我当然觉得无所谓,可是让别人看到,不是觉得斐少爷你很没有素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