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六节 困境
    林黛觉得浑身酸软,只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可是可惜的是,办公室多余的凳子都没有一把,叶枫好像也没有请她坐下来长谈的意思。

    沈阳突然发现叶枫有些陌生,他本来不是那么刻薄的人,最少在沈阳眼中,叶枫是个老好人,你惹他的时候,他对你永远都是很和气,

    难道这是一处谎言被揭穿的愤怒?不过看他们的谈话,沈阳竟然有种他们早就认识的感觉,不过沈阳现在满脑子都是诈骗罪三个字,自己的二十万到底能不能收回来,看来是个问题,有睦慌乱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叶枫的眼里闪现出一丝悲哀。

    并非他注意不到,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大多数的时候,叶枫眼中的悲哀都是一闪即逝在眼镜片的后面,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忘记了带那幅眼镜。

    “你的事情,和我们事情,是两回事。”林黛发现自己的反击很无力,“你不能用我做下的错事,来洗脱你的欺骗罪名,你不觉得,这有些可笑吗?”

    “真的很可笑?”叶枫淡淡的笑,笑容中好像有着一根针,林黛竟然不敢正视叶枫的笑容,因为叶枫的这则新闻看似轻描淡写,在她的内心却是给了着实重重的一击,林黛觉得内心呻吟一声,无力反击。

    很多时候,你不觉得,只不过是因为没有的在你的身上而已,林黛突然走种想要离开的愿望,她不想再采访叶枫这个人,他是个魔鬼!

    “哦,还忘记了和林记者说了一下,你应该实习一下法律知识,”叶枫把电脑屏幕转了过来,好像觉得屏幕都比眼前这个美人要耐看一些,要“你刚才说我犯了诈骗罪,而根据刑法的原文。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我就算花了四十万,也是自己的钱,并没有侵占别人的财产,好像和这三个字扯上关系地,而根据刑法246条地诽谤罪原文,诽谤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的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我好像没有什么诈骗,但是你好像已经不止一次构成了诽谤罪。”

    林黛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枫,嘴蠕动了两下,喉咙中好像挤出了一丝声音,“叶枫,你不要得意,你莫要让我抓住什么把柄,不然我会原封的如实报道出来。”

    “哦?”叶枫笑了笑。头也不抬,“那我就恭候林大记者的如实报道。对了。忘记说明了一点,以后如果再采访的话,请你预约,因为我现在不像以前,我现很忙。而提前预约,也应该算是一种有礼貌的行为。林大记者这么有学问的一个人,不应该不知道这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机,枫挥挥手,“沈总,麻烦你送送林大记者,我们要懂得做人的礼貌。”林黛走地时候,羞恼气愤,还带着吴虹目瞪口呆的目光,看着叶枫好像不经意的向自已望了过来,吴虹干咳一声,慌忙低下头来工作。

    她以热心的名义,给晚间八点半报道了这则消息,本来准备领取一百块,五十块不等的报料费用,可是如今看来。叶枫知道了,她都可能领取份份白信封的,做贼心虚的低下头来,吴虹只是觉得林黛的没用,这么轻易的就被叶构三言两语地打发,可是有一点她很奇怪,为什么叶枫摘下了眼镜,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沈阳把林黛送走之后,看着叶枫地眼神,复杂千万,这家伙绝对不好对付,就算犀利的有如林黛,他都能三言两请听让她铩羽而归,自己算什么?

    “沈总,什么事?”

    叶枫凝望着屏幕,好像半晌才注意到沈阳一直本桩一样的伫立。

    “没什么,那个叶总,股票买了吗”?沈阳尽力让自己表达的意思婉转一些。

    “你要撤股?”叶枫不急不缓地问道。

    叶枫单刀直入法吓了沈阳一跳,竟然和林黛产生了同样的想法,此人是魔鬼,这是怎么回事?叶枫好像一晚地功夫完成了人到魔鬼的转变,沈阳欲哭无泪,“不是,不是,问问,总可以吧。”

    “当然可以,”叶枫笑了下,有如春回大地,冰雪消融,只不过看到沈阳眼中,那是老奸巨猾的表现,推了下电脑屏幕,“资金加起来不多,你们的二十万零八千,我的一百二十八万,一块炒了。”

    “什么,你的一百二十八万?”沈阳一惊,虽然同在在s城,一百多万的算不了什么,可是沈阳全部身份不过也才几十万有余。

    他钱好赚,做总监的做的好,一个月十来万的也常常有的事情,花的却是也不慢,走关系,请朋友吃饭,油听来来小资,非名牌不穿,咖啡屋酒吧转转,出门打的那都是家常便饭,无形中已经占用了每个月薪水的不小比例,沈阳三年下来,能积累几十万而已已经算是不错的成就,可是叶枫上个月还穿破皮鞋来应聘,这个月竟然已经有了百万的身家?

    扯着脖子有如鸭子一样的看,“嘎嘎”的笑了两声,有如开心的鸭子,“滑看出来,叶总已经是个大款。”

    叶枫笑笑,“我这如果也算大款的话,那这里的大款满天飞的。”

    “叶总买了哪几只股票呢?”沈阳看到帐号上真的有钱,没有被挪用,多少放下了心事。

    叶枫点开了交易明细,沈阳看到所有的资金都买了一只股票,有些担心,“叶总,那个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了?”

    叶枫抬头望了沈阳一眼,“你放心,这只篮子比较结实的,赚多少不敢保证,亏是不会的。”

    沈阳终于来了点精神,“我相信叶总的眼光,要开盘了,看看走势吧。”

    “不用看了。”叶枫笑笑。“今天停牌。”

    “啊?”沈阳吃了一惊。内心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停牌?”

    “有消息要出来。”叶枫只是笑,笑的很的神秘,“根据我的可靠消息,这只股票停牌一天后,最少要大涨一个月以上。”

    “你怎么知道停牌?”沈阳忍不住看着消息面,发现公司并没有什么消息出来,他也知道,指望这个消息出来,利润利空通常已经消化的差不多。利好都有可能变成利空的,散户永远不要指望能够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公平不过是个口号而已。

    “我有股神,当然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叶枫尽量让自己表现地高深莫测一些。

    他地高深被沈阳看到眼中,有一处陷阱的味道,沈阳想要让自己往好一引起寻思,却是忍不住认为叶枫把钱放在这只股票上。有点携款潜逃的意味,“那你怎么不明天再买。今天说不定还能涨一天。”

    叶枫看白痴一样的看沈阳。沈阳其实也觉得自己很白痴,白痴的毫无戒备的给了叶枫二十万,还是很感激的样子,现在想要,又有些犹豫。当叶枫对林黛说,他的所作所为不叫诈骗的时候,沈阳就在想那叶枫对自己呢,算不算得上是诈骗,好像有点,又好像是自己弱智,沈阳暗自决定,回去要翻翻法律书才行,以备不虞。

    “你如果觉得我打理不好的话,大可以把资金提出去,”叶枫没有什么不满,态度和桌子上地包子一样,很实在,“我们这存款自由,取款也一样,我手对二十万余钱还是有的。”

    “哪里,哪里,钱放在叶总这里,比放在银行中,还让我放心呢,”沈阳尴尬的笑笑,“我去工作了,叶总,明天等你的好消息。”

    回到座位上的沈阳,只想老大的嘴巴抽一下自己,刚才是抽出资金的机会,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放弃了呢?

    ……

    林黛从开拓者走出来地,只觉得从来滑过地失败。

    如果说还有比一次失败更糟糕的事情,那就是在同一件事情上,失败两次。

    林黛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可是她发现自己原来是自欺欺人,回到公司的时候,忙忙碌碌的同事都是笑脸相迎,一如既往的和善中带有疏远。

    看着平日再也熟悉不过地情形,林黛突然觉得有些疲倦,她是个女强人,自己这么认为,别人也是这么称呼,可是她突然有了一丝怀疑,自己现在做的一切,是不是真地有意义。

    “林黛,你那篇的稿子怎么样”?主编姓梁,四十多岁,冰棒微秃,看起来好像聪明的脑袋都容纳不下,从头顶冒了出来,挤掉了头发。

    “今天我累了,没有去采访。”林黛随口说道。

    “你的这篇要抓紧,都市娱乐报上次讽刺我们,我们要给他们个好看,他们长篇累牍的报道的那个叶枫,很可能是假的,可是大众喜欢看这个,听说他们销售是激增,正在酝酿更近一步的访问,我们如果这个时候揭穿他们,那无疑给他们致命的一击,同时,可以增加我们报纸的销量,”梁主编自顾自的说着,没有听到林黛的反应,抬头看了一眼林黛:“小林,你怎么了?不舒服?”

    “有点。”林黛苦笑了一下。

    “我们的女强人竟然也有累的时候,”梁编辑打趣的说道,脸色郑重了一些,“工作虽然重要,身体一样要紧。回去休息,稿子的事情,我可以让别人跟进。”

    “不用,还是我吧,我就是今天有点累,这几天我会跟进。”林黛犹豫了一下。

    “好的,没有问题,知道你要强,一件事情绝对不会半途而废。”梁主编站了起来,爽朗的笑笑,“回去休息,这是命令。”

    林黛笑笑,遵从着命令,出了报社,并没有直接回到住所,而是上了一辆公车,向相反的方向而去,下了车后,是一个嘈杂的闹市,熙熙攘攘的,让她脑门子都有些发痛,上一个菜市场买了些水果,拎了拎,分量不轻,有些苦笑,很熟悉的样子,穿街走巷的,来到了一个老式的小区。

    不知为了什么,林黛神色有些犹豫,站了片刻,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像鼓足了勇气,来到一栋楼前。

    楼道的大门紧闭,她透过中空的铁栏杆望了过去,看到一个女孩正在埋头写着作业,又犹豫了一下,这才叫道:“铃铃?”

    喔女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欢呼了一声,“林阿姨。”

    放下了钢笔,小女孩冲了过去,打开了楼道的大门,林黛走了进来,四下看了眼,脸上有些怒意。

    小姑娘住的不能算是个房子,只能说是个楼道旁边空处的位置,扯了些帆布搭成了屏蔽,可以隔断上下楼梯行人好奇的目光,除了一张板凳一样的宽窄的床外,还有一小的煤气灶,锈迹斑斑,就算垃圾站因收估计也比这干净了很多,一面一个小锅,热腾腾的冒着热气。

    “你们怎么又搬了出来?你妈妈呢?我给你们的钱呢”?林黛看起来有些火气,“房东呢,他撵你们出来的吗?”

    “不是,”小姑娘递给林黛一个板凳,自己乖巧的侧过身子,靠着床的一角坐了下来,“是妈主动要搬出来的。”

    “你妈怎么能这样。”林黛忍不住声音大了些,楼道的门打开了,一个男人路过,吓了一跳,匆匆忙忙的逃上楼去,只不过看着她们眼神多少有一些不屑,虽然大家都是租房子住的,可是这种住法,很容易招人厌烦。

    林黛话一出口,看到铃铃有些惊惶的一张脸,脑海中不知为什么,闪现出叶枫的脸孔,叹息一声,“是不是没钱?林阿姨给你们。”

    “林阿姨,你帮我们已经帮的太多。”铃铃年纪不大,看起来小学生的阶段,举手投足的比起那些天子骄子还要懂事,“我们不能再要你的钱,我们有困难,自己能够解决。”

    “你们自己解决?”林黛几乎要吼了起来,“自己解决,就是放着好好的房子不住,又搬到这个破地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