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五节 防守反击
    这几天沈阳很忙,忙的很快乐,猪很悠闲,悠闲的很快乐,由此可见,快乐的定义是和心情有着很大关系的。

    唯一让沈阳有些不快的是,吴虹若有意,若无意的藐视着他的权威,集资可以说是失败的,因为王军臣最后只拿出了三千块,还不如张小娟说到做到,沈阳把大家都拖下水,目的很多,但是关键的是知道叶枫的好性格,大家的身家财产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这比让他单纯的指点还是有些不同,他觉得,叶枫是个有责任心的人。

    炒股创业,挣钱发财大业的方针大体不变,叶枫答应的淡淡的,并没有什么不满,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悦的表情沈阳看到了,信心又是十成十有,这就是股神的风范呀,股神怎么会像小市民一样,为了仨俩钱的喜形于色,不过细节有所改变,叶机虽然当家,还是有责任的说道,业务要继续做下去,不然许总那面他不好交待,沈阳连连点头,说如果业务每月做不到三万的,自动退股,王军臣有些欣喜,觉得这钱还不算肉包子打狗,自己只要这个月不努力,估计也就自动退股,说不定三千还能剩下三百,张小娟张嘴想问问什么,还是忍住,只有吴虹心中冷笑,知道所有的事情,就要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

    沈阳早上到公司楼下的时候,心情很不错,钱在昨天已经全部将给了叶枫。沈阳觉得这辈子名企已经算不了什么,抱住这只会下金蛋的大鹅,已经别无他求,买了份报纸,又给叶枫买了两个包子。不显山不露水的甘当绿叶马仔地角色。

    “这位先生,请问开拓者是在这个奥神大厦吧?”一个女人拦到了沈阳的面前,柳如弯眉樱桃小口,谁见到一眼都是浑身发抖,一身灰色的风衣,凸现身材的美好,望着沈阳,大眼睛好像很来电地样子。

    “是呀。”沈阳有些奇怪,“我就是开拓者的。你有什么事?”

    “你就是开拓者的?”女人眼前一亮,一只手揣在口袋中,好像按了下什么,沈阳没有留意,实际上,站在女人的面前。百分之九十都会被她的气质风度吸引,沈阳以为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我是开拓者的销售总监。”

    女人的态度一下子热情了起来,“是沈总吧?”

    沈阳有些错愕。又有些得意,“你认识我,你找我?”

    “我叫林黛。”女人主动伸出手来,大方得体,看到沈阳左手拿着包子,右手拎着豆浆,胳膊下面还夹着报纸,有些歉然的笑笑,“对不起。”

    沈阳对于林黛的好感仿佛高烧病人地体温计。急剧的上升,觉得这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只不过他还没有忘记问一句,“林小姐,什么事?”

    “我是记者。”林黛笑笑。

    “啊?”沈阳几乎想要把手上拿着的全部扔到路边,只恨不能双手紧紧的握住林黛的双手。来表达自己的欢迎,不用问,肯定是采访叶枫的,“走吧,我带你去。”

    “你人真好。”林黛说了一句,嘴角一丝得意的微笑。

    沈阳被林记者的一夸,几乎是脚不沾地地飘到了办公室,看到叶枫正在闭目养神,又是叹息一声,股神就是股神,你看这姿态,够高,不像自己,天天盯着个屏幕,跌的心慌慌。

    “这是我们公司的叶总经理,”沈阳放下了早点,觉得公司吃早点好像没有什么规矩,转念一想,这样其实也不错,最少看起来,有一种和谐的气氛。

    叶枫睁开了眼睛,望了沈阳一眼,目光已经转到了林黛的身上,今天不知为什么,叶枫并没有再戴河渠,林黛看到了,心中的第一感觉,好帅的男人,他和以前好像有很大的不同了。

    “这位是林黛林记者,”沈阳一路上楼,只是用鼻子,竟然话都没有说一句,这时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哪家报社的,“林小姐,你是哪家报社地,认识贾记者吗?”

    “都市娱乐报的贾大空?”林黛说的隐含深意。

    “不错,就是他,林记者也是那里的?”沈阳并没有发觉到她地异样,连连点头,“上次贾记者写了一个专访,不知道林记者这次是不是要搞个跟踪报道?”

    “差不多吧。”林黛语气模棱两可,望着叶枫的眼光有些异样,“叶先生,不知道能不能占用你一些时间。”

    “你现在已经在占用。”叶枫目光望着电脑屏幕,手指头快速在键盘点了几点,看起来很有接受采访地架势和气质,“有事请开门见山的说吧。”

    沈阳楞了一下,发现叶机的神色好像和以前又有了点区别,他发现叶枫来到开拓者之后,几乎每天都在变,他以前看起来木讷蠢笨,好像谁都能捏一把,可是现在他慢慢的多了份冷静和沉着,他和叶枫看起来关系很近,但是以他的第六感觉,反倒是有些生远。

    “不知道这份报纸叶先生看到了没有?”林黛从皮包中掏出了一份报纸,轻轻的放到桌面上。

    叶枫斜睨了一眼,继续敲击键盘,只是点头,那是贾大空的专访,叶枫看到脚后跟都发红的,用不着再看一次。

    “不知道这篇报道符合真实情况吗?”林黛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沈阳觉得有些不对,忍不住问道,“林记者,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枫笑了笑,“你说呢?”

    “我说这完全都是捏造。”林黛声调提高了几度,目光灼灼的望着叶枫。“据我所知,叶先生关非什么贵族,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打工仔,来了这里两年,并非一鸣惊人,其实一事无成!”

    “哦?”叶枫倒来了举趣,“说下去?”

    “说穿了,叶先生的这个凭空的身份,只是因为叶先生自己花了四十万之后,费尽了心思的搞了一场所谓的贵族地豪华婚礼,”林黛显然是有备而来,伸手又掏出一张报纸,“这是君意礼仪公司的广告。里面的婚庆节目,和叶枫先生举办的婚礼并无二样,不知道叶先生怎么解释?”

    一张报纸又丢掉了叶枫地桌面,叶枫还没有反应过来,沈阳差点把豆奶扔到了地上,想要去拣。却又不敢证实。

    “解释什么?”只枫笑的很淡,并没有去看那张报纸,好像早在意料之中,林黛只能看到电脑屏幕的背面。看不到他打开的网页,一条条新闻迅疾的闪过。

    “叶先生,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你的什么所谓贵族子弟,华尔街的商业奇才,家世的显赫,不过是捏造出来的,而叶先生说地不好听一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你犯了诈骗罪!”林黛语气尖刻,好像锥子一样,钻入了沈阳的脑袋里面,钻的他脑瓜子有些发痛,短暂的时间竟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终于明白林黛做什么来地。她不过是过来找麻烦而已。

    叶枫听到这里,并没有十分的愤怒。平静的问道:“你要问的问完了?”

    “怎么了?”林黛没有后到想像中的暴跳如雷,也没有看到叶枫老奸巨猾的进行狡辩抵抗,他的沉静,甚至有种让她不安的味道,冲淡了她心中的惋惜,这是个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林黛如是想到,其实她看到叶枫的第一眼就是,灾个帅小伙子,如果靠欺骗过日子的话,那实在有点太过可惜。

    “那你可以走了,我们还要工作。”叶枫摆摆手,仿佛在驱赶一直苍蝇,鲁迅曾经说过:最高地轻蔑是眼珠都不转过,叶枫显然还没有达到最高的轻蔑,如此刻薄的地步,只不过他的态度让想要激怒他的林记者,有种自讨没趣地感觉。

    激怒对手,从对方身上得到更多的有用地信息,这招林黛早就用过,而且屡试不爽,她却没有想到用到了叶枫的身上,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叶先生,你不需要解释一下吗?”林黛有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感觉,她重重的,出乎不意的一拳,本来希望得到有效的结果,她都准备好猛烈的反击,但是打到了空处,反倒生出了一种惶恐。

    “解释?”叶枫还是笑,笑的沈阳的心有些触底反弹,叶总肯定不是骗子,骗子怎么会笑的这么镇静自若,只不过他忘记了一点,很多政客都是很优秀的骗子,叶枫呢,现在看起来,就很有做政客的潜质,“不过林大记者,你们报道的时候,什么时候给过我们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说什么?”林黛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叶枫不答,笑着推了一下电脑屏幕,转的面对林黛,虽然不发一言,可是态度好像胜券在握。

    沈阳失魂落魄的看了下电脑屏幕,发现是液晶的,这和他名企的关于观察的身份好像很不符合,不过这也不能怪他,都说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是他挂不起来,他有二十万在叶枫那里挂帐,一想到这二十万,自己是迫不及待的送给了骗子打理,沈阳心中有种猫抓的难受,可是他还要保持镇定,他觉得一定要等林黛走了之后再说,叶枫在眼前,不会化作空气蒸发,这点让沈阳略感心安,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吴虹看似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心无旁骛的样子,嘴角却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的微笑。

    沈阳目光落在屏幕上,看到第二眼的时候,有些奇怪,上面是一则新闻报道,好像很普通的,大意就是后母虐待女儿的意思。

    没有想到的是,林黛脸一张脸却是迅疾的红了起来,有如火烧云一般,沈阳一旁看了,没有什么经验,只有一种这个女人是巫婆的痛恨,她明显的,欺骗了自己的信任和热情,如果自己不领她进来,叶枫当然不会是骗子。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林黛吃吃的问道。

    “哦?”叶枫笑了起来,有些讥诮,“林记者竟然也会装糊涂,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记得你刚才说,好像要给大众一个解释?”

    “不错,这个新闻是我的错,”要黛转瞬又恢复了常态,“我报道多少有些不实,误导了一部分读者。”

    “只是不实和误导吗?”叶枫缓缓道:“这本来是个很好的母亲,不舍得多吃一口,留下最好的东西留给了女儿,虽然那不过从菜场捡回的好点的菜地,只不过经过林记者的一只笔形容下来,母亲变得刻薄了很多,半个月只给女儿吃熬点菜叶的稀饭,母亲的无奈之举受到千人的指责,万人的唾骂,那个母亲,甚至一度绝望的想要去自杀,只不过她不舍得过继过来的女儿,好在还活了下来。”

    林黛脸上闪过一丝愧疚,显然叶枫找来的这条新闻,已经击中了她的要害,“我已经向那个母亲承认了错误,而且,我还,我还。。。。。。”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迟疑,叶枫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你还给了她们几百块钱,是吗?”

    “你怎么知道?”林黛一怔,突然发现叶枫这个人真的不简单,自己在寻找他的欺骗真相,怎么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声讨自己?他和当年,好像已经变了两个样子,当初他,不是很笨拙吗?

    “我当然知道,林大记者的新闻,很有轰动效果的,”叶枫目光变的有些犀利起来,“林大记者的新闻,也多少带有误导的性质,几百块,实在可笑,请问林大记者,如果我给了人几百块,请你刊登一则林黛记者被人性骚扰的消息,不知道够不够?”

    “你说什么?”林黛突然怒不可遏。

    “哦?不要那么激动。”叶枫只是摆摆手,“我可以在那之后,再给你几百块澄清事实的。”

    “你有胆,就把刚才说的话的再说一遍。”林黛咬牙切齿,上前了一步,录音笔在口袋中握着“咯吱”作响。

    “你知道愤怒了,知道被伤害了?”叶枫脸色突然变的很冷,冷的不像他的本人,“其实你不应该这么愤怒的,我只不过想要告诉你,一个人如果被深深的伤害,花钱,花多少钱,都是永远补的无法弥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