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四节 集资
    叶枫再次上班的时候,本来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只渤听到张小娟甜甜的叫了一声,叶总经理,突然醒悟了过来,自己已经鲤鱼跳龙门,连升了三级,由一个微不足道的业务员,转变成了一个大权在握的总经理。

    “小娟。”叶枫被叶总的没有少叫,加了个经理,多少有些飘然的感觉,本来想拍拍他的肩头,鼓励她一下,好好做事,你也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感觉自己和那些暴发户老板好像没有什么区别,手没有伸出去,化作了一声咳嗽,“今天来的早呀。”

    “哪里,叶总经理来的一直考题这么早,值得我们学习呢。”

    张小娟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感慨,自己好好的孩子,根正苗红的,怎么就变坏了呢,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

    她看到了那则礼仪公司的新闻后,其实本来想要向许总揭穿眼前的这个大骗子的花样,可是回去之后,和男朋友商量了很久,楚天舒人长的阔,心地和针一样的细,劝张小娟莫管闲事了,万一许总不听你说的怎么办,万一这是许总和叶枫连谋搞的虚假怎么办?要不是这样,许舒婷为什么去了马来西亚,明显的做贼心虚呀,张小娟听了,惊出了一身冷汗,觉得男朋友头发短,见识长一点不假,想的就是比自己透彻,经过男朋友的一分析,张小娟有种当头棒喝般的顿悟。自己不过是个打工的,死跑龙套的,用得着这么忠心耿耿的搞地和诸葛亮一样吗,哪个老总不都是一样。所以今天早上一到公司,张小娟看待叶枫的眼神,就和前几天截然不同,多少带了点谄媚。

    叶枫走到了自己座位的时候,楞了一下。“我的电脑呢?”

    沈阳站了起来,把同样想要表现的五军差点撞了个跟头,“叶总经理,你看看你,现在你怎么还能做那个座位,许总走的时候特意交待了,你以后就坐她的位置,你就用她的电脑处理公司的大小事物,你的电脑。早扔到货仓去了。”

    都说渗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现在老总也多如牛毛,同事间称呼也带个总,沈阳显然也和张小娟一样。特意用经理两个字,来表达着自己心目中,汹涌澎湃的尊敬。

    叶枫却是郁闷的想撞墙,苦笑道:“我还是更想用原来的电脑。”

    这倒不是他摆谱,而是原先的那台电脑已经处理的七七八八,用起来显然得心应手一些,许舒婷的电脑,看起来用得威风,那所有的准备不又以要重新来过?

    “我去搬。”沈阳不认为叶枫的主机搬了回来,鞍前马后的接线,插电源,叶枫看着他撅着个屁股,真的感慨,做老总,就是爽!

    沈阳亲自为叶风开机,又用衣襟擦了一下桌面睥灰尘,动作虽然小,却体现了一片对老总的爱护心情,吴虹见了,只是冷笑,心想你就拍吧,有你哭的时候,想到这里的她,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王军臣没有拍到马屁,有些郁闷的问一句,“有什么好笑地?”

    “没什么,”吴虹得意的笑,“猪肉降价了。”

    “你不是吃素了吗?”王军臣有些不解。

    “降价了当然就吃荤了。”吴虹回了一句,虽然嘴上没有说出蠢货两个字,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览无遗。

    “叶总经理,处理好了。”沈阳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觉得完美无缺,望着叶枫只是笑。

    叶枫被他笑的有些发虚,心想我不喜欢男人的,你别用这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现在怎么办呢?”

    这两年来,他当业务员当的轻车驾熟,当老总倒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多少有些不太适应,沈阳也是愣了一下,“什么怎么办?”

    “开个会吧。”叶朵儿挽回了自己的败笑,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很不错,以他两年各种企业的观察经验所得,领导上班一共有两件主要的事情,一件是开大会找所有的员工聊天,一件是开小灶找个别的员工聊天。

    领导辛苦呀,叶枫觉得嘴唇有些发干,舔了舔,还没说话同,一杯茶水已经到了面前,“叶总,你的茶水。”

    张小娟表现的比三八红旗手还要积极,本子已经抱在胸前,茶水递到了叶枫的面前,第一个向会议室走了过去。

    叶枫看着她的背影,连连点头,望着沈阳说道:“小娟最近表现的很积极。”

    沈阳想把小娟臭揍一顿,竟然敢抢自己拍马的风头,听到叶枫这么说,脸上浮出了笑容,“我和叶总经理的看法一样,这可真的荣幸。”

    叶枫想把他一脚路易出去,觉得人真的不能无耻到沈阳这种地步,不过自己现在应该居安思危,还是要多学习一下沈阳的经验,毕竟人家在名企混过三年呢。

    坐到沙发上,叶枫望了一眼可怜巴巴的四个手下,好像等着发年终奖金的样子,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公司太小了。”

    “是呀,是很小,这面算上许总,一共只有六个人,”沈阳翻开了金边的大档案本,抽出了一面打印纸,“叶总经理,这是我草拟的招聘计划,请你过目。”

    “可是目前公司资金紧张,还没有招人的计划呢。”叶枫真的有些为难,觉得还是维持现状的好,万一许舒婷回到了公司,看到黑压压的一屋子人,兴起了炒人的念头,自己倒没什么,沈阳几个被连累,实在有点冤枉。

    沈阳伸出的纸还没有放稳,已经抽了回来,潇洒的撕成了几片,丢到了垃圾桶中,“我这不过是草拟的,没事。我就说,叶总肯定有更好的发展计划,我这多少有些越俎代庖,越俎代庖的,惭愧,惭愧。”

    说到这里的沈阳,望了一眼两个手下,笑了笑,两个手下回敬了两笑声不等,尽尽手下应该尽的义务。

    “其实以后公司发展了。肯定还是要扩招地,”叶枫地反复无常让沈阳郁闷的要吐血,“沈总的计划招聘书,一会再给我一份吧。”

    沈阳吐血吐的没忘记点头,端起了茶杯,连同那门之气吞了下去。

    “其实我没有什么经验的,”叶枫实话实话,“这次当总经理,实在是勉为其难。大家。。。。。。。”

    他话音未落,四个手下已经叫嚣了起来,大有你不当老总,天理不容的架势。

    叶枫无奈用手制止众人用不满表达的尊崇,生怕自已再谦让,那就有辱谦虚两个字,“今天开会。主要是商讨一下这几个月的计划,公司地主要发展方向,当然,”叶枫咳嗽了一声,“大家干的好,我还可以考虑向许总申请一下,年终嘛,不要说双薪。就算三薪六薪的都是大有可能。”

    在众人的眼中,他前面说的都是废话,你是老总,当然你说的算。只是最后一句话让众人都是眼前一亮,觉得叶枫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老总。

    “沈阳,你说一下吧。”叶枫看到四人看提款机一样的看着自己多少有些郁闷,心想悠闲是我老总的特权,你们什么时候,也开始享受起来?

    “叶总,公司现在地发展可以说是勉强维持。”沈阳这句话说的倒是大实话,“主要的一点就是,公司的产品太少,当然,”沈阳语气一转,觉得自己不能当着姐夫说小舅子的坏话,“这和姚工没有什么关系,开发部就他一个人,剩下的一个白景从不搞程序,主要搞搞外围设备,姚工又要维护老的产品,又要开发新地,实在有点压力过大。”

    叶枫点点头,觉得他说的没错,同时又有点奇怪,姚君武那次赶鸭子上架后,就很少和自己联系,许母也没有联系过,难道许舒婷已经所事情的原委说了,他们对自己这才避而远之。

    沈阳精神一震,“现在公司想要发展,一个就是扩大规模,但是目前资金显然不足。”

    “另外一个方法呢?”叶枫知道他这是以退为进,前一个建议基本就是抛砖引玉的作用。

    “另外一个方法其实简单,”沈阳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们公司应该转向更擅长的领域进行发展。”

    “啊?”叶枫有些诧异,“开拓者除了开发小匹智能的电子产品外,难道还有什么更擅长的?”

    其余地三人也是一脸不解的望着沈阳,不明白他今天是不是拍马屁拍的过火,被马路易昏了头。

    “当然有。”沈阳毫不犹豫,“叶总,你难道忘记了你的强项,炒股呀!”

    叶枫正在品尝着手下端来的茶水,听到这里,一口茶水喷了出去,“炒股?”

    其余的三个人差点晕倒,目瞪口呆的望着沈阳,真觉得他的这个构思有点匪夷所思,大家上电子厂上班,工作时间转行炒股?那谁做业务,公司白给你开薪水?

    “不错,现在行情大好,可谓天时,叶总股神坐镇,所谓地利,众人一心,是为人和,”沈阳摇头晃脑,就差拿个扇子扇两下,表现一下隆中对的气势,“如今天时地利人和具备,我们再不炒股,那实是实在是公司的一个大损失。”

    叶枫犹豫了一下,好像被他打动的样子,“沈总,最后一句我没有听懂,或许我可以这么问,我们炒股,对公司有什么好处呢?”

    “这人嘛,”沈阳只是沉吟了一下,就已经侃侃而谈,显然已经是早已准备了良久,他的勇敢建议估计开创了一个公司建议的先河,不过前提条件也是要碰到叶枫这样的糊涂却显得英明的领导,“首先,我们不能动用公司的资金,完全是自发的筹集资金,我手头这一段时间保本的十万,最少呆以再追加十万,其余的同事,就完看能力的多少进行参股。”

    叶枫倒觉得不错,频频点头,“沈阳,这点建议很好,值得考虑,可是还是那句话,就算我们炒股,对公司又有什么好处呢?”只要不花他一分钱,叶枫从来不反对的,想一,许舒婷知道了,也不会太反对。

    吴虹却是心中一凛,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仔细的想想,沈阳这么主动,其中难道有什么猫腻,再一想想,心中更是觉得不对,这个沈阳和叶枫,不会是伙同起来圈钱走人吧?

    叶枫是个骗子,骗子的朋友多半也是骗子,吴虹想到这里,捂紧了口袋,满是戒备。

    “我们参股的资金,除了要付给叶总一定的佣金,当然了,操盘最动脑,肯定要多分一些,其余的利润当然参股的资金来算,但是要提取盈利的百分之十给公司作为流动资金,”沈阳极力的想要打动叶枫,机会难得,失不再来的,只不过他也就是碰到叶枫这样的领导,不然直接一个信封goout的。

    “如果亏了呢?”五军臣张口没好话。

    “亏了?”沈阳千算万算的,竟然没有算计到这点,“股神怎么会亏?我相信股神的。”

    叶枫笑了笑,“你相信,我可不相信,股市有风险的,钱怎么会稳赚。”

    沈阳有些着急,看到盵精心策划的一场赚钱大计就要毁于一旦,“这个,当然信的参股,不想加入的,我和叶总也不勉强。”

    他话一出口,拉上了叶枫,王军臣不再言语,张小娟有些怯怯的说,“我没有什么钱的,我房租都是男朋友交的,”看到沈阳望过来的目光凛然正气,好像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慌忙改口,“我最多只能出五千,还要和男朋友商量一下。”

    她说出五午的时候,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好像是被洗劫了一样,沈阳叹息一口气,觉得人穷志气也短,这种人,给他指出了光明的发财想得到大路,却不知道去走,“五千也勉强了,军臣呢?”

    “我也五千吧。”王军臣一咬牙,豁出去的样子。

    沈阳望向了吴虹,她却只是摊摊手,“沈总,真抱歉,我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这个月的伙食还不知道谁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