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三节 求贤若渴
    方竹筠脸颊更红,眼眸却是愈加的闪亮。

    酒香袭来,香气满衣。

    她有些陶醉,终于发现了,生活中,原来还有哪些美好的一面,她已经忘记了桌子上还剩下的一杯酒,她已经去掉了心中压的那块大石,她觉得,很多事情,只要叶枫在场,看起来已经微不足道。

    当然她还有一丝疑惑,叶枫怎么懂得这么多,但是这个疑惑其实早就在她心中,因为她已经知道,叶枫不是个寻常的人,不寻常的人,总能做出不寻常的事情来。

    掌声散尽的时候,本来戈民辉应该觉得很有面子,可是他总觉得那些巴掌声,一下下的打到了的脸上。

    派对是自己举办的,可是风头却都被叶枫的一杯酒抢了过去,戈民辉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现在只有总代表,才能显示自已对这件事情,浮动一般的看淡,想起了浮云,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飞龙乘云,想起了那杯酒,他就有点痛恨陈小青带来的拉菲,他了陈小青的时候,才发现陈小青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叶枫的身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来,“叶先生,很谢谢你为我们表演了这么精彩的,调酒艺术。”

    她说话的时候,顿了一下,觉得用高酒艺术四个字,更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来到叶枫的身边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沐浴在香气的海洋中,还有那个笑地花一样的方竹筠。她有些羡慕方竹筠的运气,知道她并没有挑选错人。

    这样地男人,咻施展出技艺,很少能有女人抗拒他的魅力,只不过让她多少有些困惑的是,叶枫酒杯一放下的时候,已经恢复成常人,一个看起来,和端起酒杯一样的人。

    陈小青觉得这是个高人,已经不再为他的迷惑,这就像一个拥有绝世剑法的人一样,只有宝剑高手才能让他出手,别的。不过是和浮云一样。

    叶枫看着她执著的伸着手,好像不回应。就要扇到自己脸上一样,只好伸出手去,没有想到却握住了斐少爷的手。

    “叶先生,你真地是绝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不知道现在在哪个酒吧高就?”斐少爷看到叶枫的摇酒技术后,就觉得这套技艺不俗,好像比酒吧那些调酒师的耍得还要好,可是看到陈小青望着叶枫的眼神。他没有和戈民辉和陈小肝感觉什么的浮云,只是感觉到胸口有一股火烧云。

    他伸出手去,横插了一扛子,觉得叶枫已经变成了他的潜在情适度,虽然叶枫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美女,可是斐少爷虽然脑袋一根筋,却也发现陈小青从来没有用过那种眼神瞧过自己,他不想放弃打击叶枫的机会,既然喝酒不高雅,那比比身世。斐少爷觉得自己还是差不过他的。

    叶枫笑了笑,“斐少爷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呢?”

    “我高就个屁。”斐少爷摇摇头,吐了一口气,感觉吸的满鼻子都是香气,觉得叶枫这小子真的有一手,如果不是自己地情敌。大可以拉拢过来,他斐少爷可是怀才不遇,转念一想,不过应该用求贤若渴才对,他有几个手下,可是比起叶枫,还是逊色了不少,“我没有别的能耐,就是有点钱,自从新加坡回来后,担了几个公司的总经理的称号,麻烦,真的麻烦。”

    破碎少爷基本每句话不是带着钱,就是带着新加坡,好像这两样和他身份证一样,要随身携带的,说着麻烦的时候,脸上的两个麻子都发起光来,却还是不忘记问一句,‘叶先生不知道在哪里高就呢?’

    “我天开拓者。”叶枫回了一句,笑了笑,松开了手掌。

    “哦?”斐少爷拧了眉了一下,转头望了陈小肝一眼,看到她要把自己五马分尸的眼光,并不在乎,“民辉现在收购的破公司叫什么名字?”

    戈民辉走了过来,酒杯已经放下,他觉得在叶枫面前端酒杯,好像有点端洗脚水一样地感觉,“大少爷,我收购的公司是开荒者,不过不是破公司。”

    “不破会被收购吗?”斐少爷找到一个反驳的机会,刺了戈民辉一下,转瞬记起了问话的主要目的,“叶先生在开,开拓者,不知道什么职位?”

    “现在是开拓者的总经理,”方竹筠接了一句,知道这位斐少爷地用意,“当然比不上斐少爷那么多家的公司,小公司,混日子的。”

    陈小青脸上流露出一线讶然,看着方竹筠的眼神多少有些屑,这显然是个爱慕虚蓉的女人,因为根据她所知,叶枫不过是个业务员,目前在长生阁负责点事情,只不过她并涡有揭穿事实的真相,不过她不知道的一点是,叶枫半天功夫,的确已经从业务员劳升到总经理的职位,虽然**不大,方竹筠说的却是真话。

    “那是屈才了,屈才了”。破碎少爷摇头笑着,“那一个月多少呢,有没有一万?”

    方竹筠看着他就有些来气,头一次喝酒的心情本来不错,可是偏偏有个苍蝇过来嗯嗯唧唧的,回了一句“那多。”

    “那多?”斐少爷脸上笑意更浓,其实一万块一个月,他觉得已经对叶枫而言,都有些高看的,几千块的职位,在s城,还是很普通的,“那有没有八千?”

    “那多。”方竹筠又帮叶枫回了一句。

    叶枫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想要劝说方竹筠不要说什么,和这种少爷,谈论这些事情,那是相当无趣的事情,当然叶枫不是不赞同方竹筠还击。而是觉得和这种人谈论,不应该谈钱,应该谈论什么艺术。才是避重就轻,克敌制胜的方法。

    “那还多?”斐少爷脸上多少有些轻蔑起来,“八千块,不够我一个晚上消费的,叶先生,你这样的人才,屈才呀,叶先生,实话说一句吧,你到底有一个月多少?五千总能有吧?我手下载公司。一个副总监,都不止这个价钱。”

    “那多。”方竹筠冷冷的回了一句。

    “五千都没有有?”斐少爷一幅难以置信表情。心中却是乐开了花,看到戈民辉和陈小青看着自己,觉得这次叶枫的脸可丢的有些大,最难得是从方竹筠口中得到的事实,那可信度就是相当的大,“那种破公司呆着什么意思,叶先生,你是什么,二十一世纪。最缺的是什么,就是你这种人才呀,来我这里吧,你一个朋开多少,我给你三们听薪水,不,五倍的薪水。”

    能够压过叶枫一头,几万块算什么,斐少爷如是地想到,飞快了望了一眼陈小青的表情。觉得她脸上好像涂了浆糊一样,硬硬地,看不出的是什么。

    “叶枫,你看。我帮你谈个好价钱,你可以考虑考虑。”方竹筠笑了起来。“斐少爷看起来真是慧眼识英雄的,你上个月公司发了四十万,三倍的薪水,是一个月120万,五倍的薪水,是一个月200甩,也算不错的。”

    “什么?”斐少爷眼珠子差点爆出来,怎么看叶枫都不像一个月值四十万的样子,“方小姐,你不是说,一万那么多吗?”

    “是呀,比一万多呀。文竹筠狡黠的笑,‘四十万肯定比一万都多呀?”

    斐少爷说不出话来,只听着方竹筠在说,“虽然一个月才二百万,不算太多,难得斐少爷这么求贤若渴的,叶枫,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叶枫看着斐少爷嘴里吞了个青蛙般地可笑,摆摆手,“我现在也忙,才当上总经理,多谢斐少爷的好意了。”

    “原来是这样,那实在有些可惜。”“斐少爷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讪讪,不再说什么屈和,一个月二百万的人才,他斐少爷实在吃不消,本来觉得方竹筠或许多少有些吹牛,可是这个话题已经做死,没有再发展下去的必要。

    接下来的节目,本来应该是设法一个,不过叶枫的飞龙乘云地招工一使出,后面的舞会就显得淡然无味,每个人看着叶枫的表情多少都有些敬畏,觉得这个人不简单,斐少爷本来以为叶机旬调酒师出身,打听了半天,才发现戈民辉也是一无所知,陈小青看起来好像知道,可是他不想问。

    舞会上,叶枫如同个护法金刚一样坐在方竹筠的身边,有效地抵挡住了众多的寻芳者,方竹筠只是推说不会跳舞,叶枫也说自己不会,两个不会跳舞的人找到了默契,围成的一个圈子,密切地让人渗透不进来,窃窃私语的笑声,却不时的传了出去,让戈民辉见到了,不免有了一丝娘娘。

    ”叶枫,你怎么还会调酒?“方竹筠端着酒杯,有模有样的,当然,八二睥的拉菲胑有一瓶,她本子里面的是红酒,但是不贵,叶枫没有喝酒,他点了杯矿泉水。

    这让戈民辉有些郁闷的想到,这小子真的无衣无缝,瘦驴不倒架的?本来他随意的端起一杯红酒,喝上一口,那都是让戈民辉族的借口,只是很可惜,叶枫看起来虽然木讷,却是不给他一丁点的借口。

    “我学的。”叶枫笑笑,环视了一眼舞池里面的男女,皱了下眉头,他有着太多自己都不明白的技艺,比如说像小偷一样的开锁,像技术员一样的画电路图,无师自通的股市敏感,还有提起红酒后,蜂扔而至的记忆,他拿起酒杯的那一刻,心中的震撼,比起陈小青和戈民辉都要强烈。

    接正业2的表演,不像是他在舞动着酒杯,而是酒杯上有一种魔力催促他手指的跳跃,两年多来,他头一次接触这种高脚杯,可是他好像已经熟悉了一生一世。

    叶枫不笨,他已经知道了很多,知道了这些不会平白的依附在自己的身上,听着舞厅时而柔和,时而劲爆的音乐,流彩陆离的光线,他有了一丝厌恶,记忆中一个男人闪现了出来,手中魔术般的转动着酒杯,冷冷的看着场内,置身事外!

    “和谁学的,这么好看?”方竹先无知无畏,只是觉得叶枫转动酒杯的灵巧,却没有陈小青那种见之识广的震撼

    “教教我可以吗?”方竹筠有一丝好奇,也有一丝好玩的心理在里面。

    叶枫看着手,只是沉默。

    “不教就算了,不用这么为难吧?”方竹筠笑容有些勉强。

    “你的手,其中不应该用业握酒杯的,”叶枫展颜笑道:“我觉得,其实转动酒杯,看似好看炫耀,但是很无聊的。”

    方竹先沉默了下来,思索着他话中的含意,开始觉得很淡,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想哭,她其实最想问叶枫一句话,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你关于拉菲的那些知识呢?也是学来的?”方竹筠转移了和话题,却是换了一种角度。

    “我好像当过售酒员。”叶枫微微笑着,随口说道,“怎么样,我记忆拉菲的资料够准吧?”

    “你卖了几瓶拉菲?方竹筠也是笑。”

    “一瓶也没有卖出去,。”叶枫正色回答。

    “为什么?”方竹筠很有些不解。

    “只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似乎比他们更适合喝拉菲。”叶枫捧腹大笑,前仰后合,几乎笑出了眼泪,却没有注意到方竹筠在他低头的时候,笑容已经变的很淡,眼神中竟然有了一丝怜悯。

    叶枫一定是有心事,方竹筠如是想到,他是个不平凡的人,可是他还是有着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自己要不动声色的帮他。

    二人的笑容融洽的让舞池中的戈民辉嫉妒的要命,他的舞伴是陈小青,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俊男靓女,才子佳人,同样显赫的身世,自然想来众人艳羡的目光,戈民辉却是一点没有什么骄傲的感觉,脸上带着常见的平和笑意,心中只是想着,开拓者的总经理?自己能够收购开荒者,开拓者距离收购,也绝不会太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