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十一节 热闹门道
    桌子上只有准备了五个杯子,戈民辉显然不准备邀请别人,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有点啼笑皆非,“怎么好好的一件风雅的事情,到了你这面,就变成了焚琴煮鹤呢?”

    “我又错了?”斐少爷有些恼怒,“喝洒就喝酒,当年少爷我红酒,不是没有喝过,却没有你们这么多的讲究,你们是雅人,我是俗人,我走,好不好?”

    他说着要走,一双脚却被钉子钉在地上一样,只是望着陈小青,这个少爷看起来浪荡地样子,见个女人就想要搭讪,勾搭别人上床,但是对于陈小青却好像是情有独钟的样子,就算方竹筠都能够看出,斐少爷,陈小青还有戈民辉三人的关系非比寻常。

    “要走就快走,”陈小青倒是对他打击的有遣余力,“不然总是和你在一起,我感觉自己的格调也降低了很多,品酒不像你的牛饮,管家做的丝毫不差,反倒是你,总是唠唠叨叨地,还不如一个管家知道听多。”

    斐少爷看起来是想找管家拼命,悲哀的喾,陈小青就算看上那个老管家,也不会看上自己,最终去只是问,“他知道什么?”

    “品酒气氛一定要静雅,空气清新,光线不能太强,这点民辉的派对已经差了一筹,”陈小青想要卖弄一下知识,只不过看到叶枫和方竹筠窃窃私语的,目光不转过来一下,不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觉得眼前的这个斐少爷更加的讨厌。

    她和戈民辉,斐少爷,由于家族的关系,自幼就是好的玩伴,可是因为常见的缘故,反倒没有那种情人间来电的感觉,但是这个只限于她和戈民辉,戈民辉有能力,家底雄厚,人长的,说起来,也很不错,但是她父亲陈友信也不简单,家财不敢多说,但是s城的楼盘都有五六个同时在动工。实力可见一斑,家里既然不需要什么政治阶级婚姻,所以家里也就没有把戈民辉和陈小青强自牵在一起,二人是好朋友,温度不足以上升到恋人的地步。

    斐少爷则是不然,他自小号称风流不下流,认识的女人不少。喜欢的却只有小青一个不。

    有地时候就是这样,一见钟情不少,一见就固定下以后关系走向的也不在少数。陈小青虽然认为戈民辉以后只能是好朋友的关系,可是斐少爷小地时候,就已经把陈小青认为是自己的新娘。

    他执著不舍的十几年,开始是把戈民辉当作了假想敌,后来才发现。戈民辉对于陈小青没有那种意思,太喜过望的他开始了漫长的追求生涯,可是他脑筋比较直,看起来风流,却是和羊披人外皮一样,他忽略很重要的一点的是,陈小青不喜欢戈民辉,也不见得一定要喜欢他。

    斐少爷对于陈小青地爱慕着岁数的增大逐年的升温,这都是男人的通病。越是得不到的越觉得那东西的美好,陈小青对于斐少爷地爱慕却是和熊市的大盘一样,跌到了底部,然后开始横盘惜售,维持了一定的讨厌和无可奈何,对于男人,她并不想要钓个金龟婿,如果真碰到有才落魄的,她说不定还能帮助他一臂之力,她看到叶枫第一眼的时候,觉得这男人很不会打扮,看起来默默无闻的,在酒会上看到第二眼的时候,发现他旁边有个非常漂亮能干的女朋友的时候,多少有些错愕,可是只是几分钟之后,她终于发现。叶枫这个人,其实不简单。

    这让她看方竹筠的眼神有些不对,却还是接着说下去,希望叶枫的注意能放到自己地身上。“管家显然是知道这点,可是请你喝酒。总不能请到民辉的私人客厅去,所以他已经竭力的挽救这种先天的不足,他现在精神,心情都是处在良好的状态下,可以说是一个武林高手处于风雨同舟的时期,红酒会因为产地和酒龄的不同,呈现不同的色调,为了使红酒颜色呈现最美的状态,管家特意的换了一块洁白台布,红酒的饮用温度为挑剔的,室温下,喝着口感难免有偏差,我在这之前,已经把那瓶红酒放在半冰半水的冰桶中进行了处理,从拿出来到现在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算是喝着的最佳温度,那个软木塞你看着管家看了又看,其实却是从软木塞的潮湿,有没有异味证明这瓶红酒是否采用了较为合理的保存方式,只有这样确认不错,才能正式开始倒酒,你以为他垂涎三尺,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她说的声音不小,不但斐少爷目瞪口呆,就是方竹筠都有些错愕,从来不知道喝一瓶红酒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陈小青显然看到方竹筠地诧异,更加的得意,“更可笑地是,你还在催他倒酒,你难道喝了这么多年的红酒,都是自来水吗?为了饮用时候让红酒的气味更加的香醇柔顺,让拉菲进行呼吸一下,那更是品酒之前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一步。”

    “酒能呼吸?”方竹筠睁大了眼睛,多少有些相形见绌,叶枫却只是笑笑,低声解释道:“是让红酒稍微氧化一下,和空气进行接触,更好的释放香味。”

    他说的声音很低,斐少爷没有听到,大声的笑了起来,“让酒呼吸,好笑好笑,真的滑天下之大稽,”他这么说,无疑是给自己板回点面子,陈小青显然不给他面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开瓶红酒都要稍等一段时间,让其氧化更好的释放香味,这和呼吸有什么区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有你这种粗人才这么大惊小怪。”

    斐少爷的大笑像被鸭子一刀斩去了脖子,戛然而止,多少有些不耐,“偏偏你们喝酒有这么多的说道,讲究,好了,现在什么都做完了,该喝了吧?”

    他看到管家倒酒入杯,急不可耐的抓起一个杯子,望了一眼戈民辉,“民辉,这酒有涡有我的份。”

    “我说没有,你会不会打我?”戈民辉看到他的不耐,有些无奈。

    “当然会,”斐少爷瞪着眼叶枫,“姓叶的,你不会阻止我喝酒吧?”

    叶枫倒有些愕然,不明白他什么又把怒火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我不过是个客人,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斐少爷你?”

    斐少爷不问陈小青,知道她多半会阻止,头都不回的把杯中之酒一口气的喝了进去,重重的放下那杯酒,大声说了一句,“八二年的拉菲,就***的爽!只不过民辉,你要和管家说说,这酒倒的这么少实在有点小气。”

    其实爽的不是酒,而是心情,斐少爷先在叶枫的面前吃憋,又被陈小青冷嘲热讽,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可是发作却没有缘由,以前只有别人等斐少爷的时候,哪有今天他等别人的时候,一杯酒下肚,如同八戒吃了人参果一样,滑滑溜溜,是甜是咸都没有品尝了出来,叫了爽之后,扬眉吐气的只是望着叶枫,却不敢观看陈小青的脸色。

    他也知道,这杯拉菲真的不算好喝,当然这里的不好喝是指这个过种对他而言,有些高雅,就算开启倒酒都是这么的讲究,一会喝的时候,肯定门道更多,自己民其一样样的献丑,还不如一口气黑到底,果不其然,他才放酒杯,陈小青冷嘲热讽的话已经跟了过来,“其实酒杯不小,管家每杯酒倒地不多,三分之一的量,目的倒不是小气,只不过是如果红酒斟的过满,一方面难以举杯,更无法观色闻香,进行后续的步骤,更何况,杯品有一定的空间,才能让拉菲酒的芳香在此萦绕不散,更添回味,你这样喝酒的,不看,不闻,不摇,不品,不回的,实在算得上牛吃牡丹,猪八戒品尝了人参果,我真后悔这千里迢迢带回来的拉菲让你喝了一口,如果说拉菲酒算是酒中的历史,那我简直就了历史的罪人。”

    她一番话下来,斐少爷恨不得脑袋缩回到脖颈中,脸没有十分的发红,脚后跟却有些发热,到陈小青以优雅的方式端起了酒杯,含笑说道:“二位,请。”

    叶枫一笑,伸出手业,端起酒杯,手势优雅,有如拈花一般,陈小青却是一怔,那一刻,在她的眼中,叶枫突然变了模样,宛如剑道高手突然持有了一把绝世宝剑,刹那间,锋锐尽出,光芒毕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