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九节 拉菲
    “叶枫今天来的很准时。”

    方竹筠扬扬手腕,笑容在暗夜中,好像盛开的百合。

    黑色的针织衫,白色的纱裙,挎着一款金属细链的小手包,显得时尚靓丽,黑白经典搭配在方竹筠的身上体现了完美的搭配。

    别的女人若是穿上这种服饰,多少会感觉有一些乡土气息,别上大红花,好像赶着去庙会的春姑,可是方竹筠穿上,第一个感觉就是洁净,纯美。

    脖子上戴了一款镶上水钻的贝壳项链,凸现高贵时尚品质,却又不显得铜臭气息,这比参加一些晚会的女人,珠光宝气的炫耀,更体现了内在的含蓄。

    方竹筠可以说是进行精心的打扮,目的却不是为了派对,只是因为有叶枫陪伴在身边,叶枫看了看方竹筠,又看了一眼自己一本正经的黑色西装,感觉像参加派对,而是去参加扫墓,有些苦笑道:“我以为派对要穿的正式一些,早知道你穿成这样,我也应该休闲一些的才好。”

    “很好呀。”方竹筠对于邓莎都是鼓励有加,对于叶枫更是不吝溢美之词,“叶枫,你今天穿的很不错,很有精神,西服有庄重的穿法,当然也有休闲的穿法,你这西服看起来,什么场合都可以。”

    叶枫看了一下自己的西服,笑了笑,“看起来还是水陆两栖的。”

    方竹筠愣了一下,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水陆两栖的,不就是青蛙,心中多少有些不满,“叶枫,为什么你总是刻意的贬低自己?做人,信心首先很重要,我知道。这次戈总的私人派对,来的都是和他差不多的人物,我们不过小人物陪衬而已,比文凭。比学历,比阅历,肯定都是不如的,但是我们比志气,比贪心,比能力,我们不见得差过他们。”

    “叶枫下午刚开完会,没有想到紧赶慢赶地,还能赶上晚上的这场训导会,方竹筠看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借助这场派对磨砺出叶枫的锐气。觉得自己口气多少重了一些,“你不要对自己没有信心,最少在我的眼中,你是最优秀的!”

    生病需猛药,方竹筠说完之后,倒有点怕这药下的重一些,叶枫起了不良的反应,常言说的好,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叶枫大把的时间,所以一直都在偷懒,只有别人的鞭策才知道发奋,但是一味的批评,显然解决不了问题,方竹筠尽力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和缓一些,‘叶枫,眼镜看起来都不错。很有书生气息。”

    “哦。”叶枫应了一声。淡淡的笑,并不介意方竹筠的激励。也好像没有留心方竹筠地鼓励。

    方竹筠评论完了叶枫地眼镜,却并没有让叶枫摘下眼镜,叶枫也懒得去摘,参加派对,不是去参加选美,用不着刻意的修饰,不过他今天终于还是勤快了一回,除了假订婚,拍婚纱照之外,这应该是他近两年来,穿的最干净利落的时候。

    二人约定的时间到了约定的地点会合,没有什么私家车,只能打个的士去戈民辉私人豪宅,路上因为刚才的紧张,多少都有些沉默,叶枫仿佛置身一个五彩的肥皂泡一样地沉默。

    “你们老总周末没有让你去看亲人?”方竹筠漫不经心的问道,打破了二人的隔阂。

    “没有。”叶枫摇摇头,笑了笑。

    “你们的事情,还要继续下去?她母亲病好了没有?”方竹筠问的不紧不慢,却是隐含深意。

    她其实有一丝担心,觉得这个许总旁人不找,只找叶枫,就有点说明了问题,那个许总到现在还不宣布事实的真相,莫非想要假戏真做?

    “她要去马来西亚,准备在哪里开拓一个市场。”叶枫实话实说。

    “啊?”方竹筠有了一丝停顿,空气好像都是凝结了一下,“那你呢,去不去?”

    “我不去。”叶枫摇摇头。

    “为什么她不叫你去?”方竹筠问了这句话后,觉得意图有些明显,脸红了一下,改口道:“那面显然是陌生的市场,她需要的是得力地助手。”

    “那我就更不能去了,我去了,”叶枫本来想说,我去了只能添乱地,可是方竹筠刚才就像诸葛亮对待刘禅一样,谆谆教诲的让他不能妄自菲薄,引喻失意地,所以他只能说,“我在这里也有很重要的事情。”

    “你一个业务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方竹筠很是不解。

    “竹均,我忘记告诉你。。。。。。”叶枫犹豫了一下,考虑是否实话实说。

    “告诉什么,你又辞职了?”对于叶枫的这次辞职,方竹筠头一回抱肯定的态度,“辞职了也好,你其实可以重回开荒者,最近的老总换了人,公司发展的势头很好,像你这样的,一定能有大作为。”

    方竹筠想的长远,打算的完美,看了一眼叶枫的脸色,笑了起来,“我和你开玩笑的,好马不吃回头草呢,你既然辞职了,当然不能回来。”

    “我没有辞职。”叶枫决定实话实说,“许总走的时候,说把公司交给我打理,我现在可以说是开拓者的代理总经理”。

    “啊?”伴随着一声惊诧的叹息后,是一连串的沉默,只有司机专注的望着前言,听的见发动机的隐约的鼓噪,好像方竹筠心中的不安。

    “她很信任你,”方竹筠再次打破了沉默,“叶枫,抓住机会,好好做下去,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现在学习经验很重要,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只不过她的鼓励却是压不住内心的不安,就算叶枫都能感受到刀子说的有些言不由衷。司机踩了一下刹车,车子“吱”的一声停住。

    “到了,七十五块,多谢。”

    二人下了车之后,才发现来的好像不是派对,而是私家车展,宝马和奔驰并列,标志和同代共舞。

    “吱”的一声刺耳响声,一辆豪华的跑车停到叶枫的身边,车速快的让他没有看清楚车牌,只是觉察到开车人的嚣张,车门打开,一个我不是富家子谁是的人已经走了下来,伸手把车钥匙抛给了叶枫。“好好地照顾我的车。出来的时候有赏。”

    叶树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车比较适合停到阴沟里面,一个管家摸样的奔跑了出来,“斐少爷,来了,这两位是?”

    他望着叶枫,不敢确认身份,那个被称呼斐少爷的看了一眼叶枫,又把车钥匙抢了回来,“人乐是泊车的,怎么穿的像个泊车的。”

    叶枫看了他一眼,还没说话,方竹筠已经抢先说道:“你不是土匪少爷,看起来比土匪还要讨厌,你认错人了,难道还有理了不成?”

    方竹筠倒是好脾气,可是看到别人轻视叶枫的时候,倒没有什么好脾气。同时方竹筠有点奇怪。好好地一个人,为什么起人匪字地称号。

    斐公子笑了起来。发现了方竹筠,眼前一亮,“这位小姐说的不对,我是文采斐然的斐,而不是盗匪的匪,他们叫我斐公子,其实我的大名,喂,小姐。。。。。。”

    方竹筠不等他们介绍完自己,已经拉着叶枫向大厅里走去,后悔带他来到这里,开好车的不见得都是好人,可是这个匪公子绝对不是个坏人,叶枫平白受到这种轻蔑,倒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

    二人进入了大厅,顿觉眼前一亮,戈民辉的豪宅实在是不小,踢足球可能不够,打篮球绰绰有余,到处都是灯火辉煌,流畅的酒水供应有如白开水一样,戈民辉正在陪着几个人说话,虽然看走来都是富贵出身,可还是显得鹤立鸡群。

    看到了方竹筠,戈民辉眼前一亮,有风度的和这边地人点点头,礼貌的抽身出来,热情洋溢的迎了过来,却差点拥抱上了叶枫。

    叶枫被方竹筠暗中动劲,不自觉的迎了上去,觉得女人使出这种阴招来,实在是防不胜防,顺势一把抓住了戈民辉的手,叶枫脸上终于浮出微笑,“戈总吧?多谢你照顾我的女朋友,这有,我千里迢迢的特意过来感谢你。”

    戈民辉一怔,距离过近,只看到了叶枫的眼镜,退后了一步,才看清楚叶枫的真身,“哪里,哪里,方副总监过谦了,在开荒者,能力第一,她能有今天地地位,完全是凭借自己努力的结果。”看着叶枫地眼神多少有些异样,戈民辉还有些惋惜不解,因为他代表着当今海龟中精英一代。

    虽然如今的海龟很多变成了海带,这要有感媒体的创造性发明,可是戈民辉对于那些海带却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付出了十分的努力,就能得到十分的收获,戈民辉一直坚信这点,他虽然得益于出身,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可是为人自幼很努力,有了雄厚的家庭背景,再加上努力,他轻易的在上流社会闯出一番名堂,以他的角度来审查叶枫,人是不错,眼镜有些不配脸型,换个轻便点的,或者隐形的或许好一些,叶枫的衣着也不错,十分的得体,但是只是些不入流的牌子,想必是囊中羞涩。

    方竹筠打扮的大方得体,本身的美貌就是一种招牌,已经掩盖了其余的不足。

    男人看男人,和男人看女人的标尺大不一样,当然在这里,有特殊取向的排队在外,戈民辉看到叶枫的时候,就不免为方竹筠感觉到惋惜,很显然,叶枫混的不要说上流,就算是中流都说不上,可是方竹筠凭借本身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一些的男人,比如说自己,她选中了叶枫,这不是说明她眼光不行,这当然也和她生活的圈子有着很大的关系,矬子里面拔大个,她显然是找不到更优秀的。

    “戈总过奖了。”方竹筠笑了很灿烂,“其实我这算得上什么成功,戈总你才算得上成功的,年纪轻轻的,已经坐上了总经理的宝座,华天副总裁,我们这帮人,不过是为你打工而已。”

    “民辉,民辉。”身后一个人大呼小叫的走了过来,“好小子,我千里迢迢的从新加坡超回来,就是为了见你一面,你倒好,见了我却是理都水理。”

    斐少爷一身的匪气的走了过来,看起来称呼匪少爷倒是像个十成十。

    这次戈民辉,并有离开方竹筠,而只远远的扬起酒杯,示意微笑,风度堪比明星们走上颂奖典礼的红地毯。

    无论谁都不能否认,戈民辉的确有这种高贵的气质,这完全是先天的环境,加上后天培养努力赞成的结果,这就像虽然有着出游泥而不染的荷花,可那毕竟是另类,你把牡丹扔到淤泥中,那看起来比狗尾巴草看起来还要让人难受。

    “你若是真的来见我,那我真的是欢迎备至,只是可惜的很,你无非是想见青青一面。”

    戈民辉笑的真诚,看起来,斐少爷和他关系的确不错。

    大厅内的众人扭头望过来一眼,转瞬移开了目光,斐少爷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却不再大声喧哗,喧哗一次豪放,叫唤的太多的只是驴子的行为,“这两位是?”

    他算的是两位,并没有把叶枫当作空气,可是眼中却明显只有一位。

    方竹筠被他的目光盯的不自在,恨不得把戈民辉手中的红酒泼到了斐少爷的脸上,让他当杯子当镜子照一下,却是只能握住了叶枫的手掌,微笑不语。

    “这是我的同事方小姐,销售部的副总监,”戈民辉笑笑,“这位是她的男朋友。”

    旁边的招待走过,端来了几杯红酒,斐少爷学着戈民辉一样,伸手拿了一杯,这次目标却是瞄准了叶枫,仿佛刚才没有见过的样子,“这位兄台贵姓?是不是喝不惯这里的红酒,只习惯喝国产的那些白干?”

    他的口气明显带有轻蔑,叶枫却只是笑笑,“红酒我也喝的,不过如果是这五十所内的红酒,我只喝八二年的拉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