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八节 意外消息
    自己最近好像很有女人缘,叶枫暗自想到,方竹筠喜欢他,瞎子都可能看出来,叶枫不是瞎子,早就知道。

    可是他一直采取躲避的方式,因为他总是莫名的想起两个女人,在他梦中。

    他有种与生俱来的惶恐,他当然知道方竹筠是个好女人,百里挑一的好姑娘,但是他怕伤害她,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他说不清楚。

    他这两年来,改变其实很大,他聪明,不是听说猪也很聪明,海关缉毒都有用猪的,猪很懒,他比猪还懒,但是他慢慢的,可能是一种侠气充斥心中,隐者总是这么说他,说这也是物极必反,他并没有去想那么上含意,或者产,不想认真的去想,可是他慢慢的想去做点对他而言有意义的事情。

    他两年内换了很多的地方,没有一个地方呆的长远,没有一份工作能坚持三个月,可是他总是坚持的,不断的帮助有困难的人,他帮忙的方式就是用拳头,痛击别人的时候,他的心其实也不舒服,他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人,却有那么多人,不择手段的做着那么多不是人做的事情。

    他两年内,打的拳头出了茧子。他悲哀的发现,坏人是打不干净的。坏人越打反倒越多。

    方竹筠改变了他的生活态度,让他觉得,其实帮助人,还有另外的方法,可是他不想害方竹筠,他心中总有一根刺。悲哀的觉得跟着自己地女人,多半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然梦境中的两个女人,为什么都为自己流泪?

    “竹筠。我。。。。。。”叶枫觉得自己要说清楚,自己其实不是那么不负责的人,其实恰恰相反,负责的人考虑地才更多。

    “是让你做一次我的冒牌男朋友,浊永久的。”方竹筠看出了叶枫的为难,虽然心中不是味道,还是笑着说道:“这不是很为难吧,人家未婚夫你当过的,有经验了。”

    她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叶枫难倒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然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至今还是单身?

    叶枫瀑布汗。“那是假的。”

    “这次也是假的。”方竹筠尽量让自己地口放松一些。

    “哦。”叶枫想鼓起勇气说,真地我也不介意,话到嘴边只是说:“是不是有人骚扰你,公司的,还是外边的,”晃了晃拳头,“我帮你解决。”

    方竹筠白了他一眼,“打人的事情,我不会找你去帮忙。”

    叶枫心中一阵温暖。“可是我这样的,让人知难而退的恐怕有些困难。”

    “不要贬低自己了,再谦虚就骄傲了。”方竹筠笑笑,“你只要换身好点的衣服,不要表现的那么懒散,做公主的男朋友都可以的。”

    叶枫笑了笑,扒了最后一口饭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老总,”方竹筠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叶枫有些心惊肉跳,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老总总喜欢什玩什么办公室恋情。真真假假的,假戏真做的,虚情假意的,不一而足,“你老总是个色鬼?”

    “你老总才是个色鬼呢。”方竹筠笑骂一句。

    叶枫也笑了起来,“不是色鬼就好,不然我,”本来想说我半夜涡有人的时候,拿起麻袋套在他头上,痛打一顿,只是看到方竹筠期待的目光,什么都吓得咽了回去。

    “不然你怎么地?”方竹筠好像随口说了一句。

    房间内,有些静,邓莎把房间的音响开到最大,反倒衬托出客厅地安静。

    “他说让我参加他的私人派对,”方竹筠低声说道:“我说我有男朋友,”说以这里的时候,方竹筠若有深意的望了叶枫一眼,看到了脑袋垂的比脖子还要低,忍不住的好笑,“你没有必要这样表现吧?”

    叶枫抬起头来,苦笑道:“所以他就让你男朋友也一块带去?你就想到了我?或许,他让我去,不过是想证明他比我优秀?”

    方竹筠一愣,显然想的不如叶枫想像的那么深远,“他应该没有你想像那么坏吧?”

    叶枫的汗颜,觉得他不坏,那就是自己有些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什么时候?”

    “这周末。”方竹筠笑道:“你如果答应了,就不准赖皮,不然我很难下台的。”

    “不赖皮。”叶枫答的时候,多少有些犹豫,生怕许总看自己不顺眼,会把自己发配到外地出差拉业务。

    他担心的有些多余,一直到周末,他见到许舒婷的时间,有如两国处长接见的时间差不多,许舒婷本来已经铁这了心说和他分手,不想再拖拖拉拉的,做情人好像做到偷情一样,可是她多少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是叶枫提出来好一些吧,她竟然和叶枫一样的念头,叶枫如果知道了,多半会有些感动。

    周末的时候,叶枫穿了身干净的衣服,西装革履,到了办公室的时候,许舒婷照例不在,沈阳一如既往的凑了过来。

    和股神一起的岁月,沈阳勉强何本,这虽然没有达到他预期,却也是让他喜出望外的事情,他最高的时候,赔了一半还多,自从重新买回了绿岛,总算恢复了元气,他持有这么久,行情又不错,除了赔些手续费外,竟然没怎么赔钱,别人知道的话,多半都会嗤之以鼻,沈阳却觉得,经过这一轮的考验。自己要牢牢站在股神地,坚定不移的去买股神给推荐的股票。

    叶枫一天无事,本金三十九万到了现在,已经到了百成之多。沈阳如果知道,多半不会炒股,也改行做了股神,等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许舒婷这才姗姗来到,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大家一块过来开个会吧。”

    叶枫有些叫苦,不知道这个许总是不是属于节外生枝地类型,开会开到要吃夜宵的地步,自己来到公司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开会。可是自己偏偏有事。

    “叶枫,你也参加吧,主要是关于你的。”许舒婷扫了叶枫一眼,很快捉。

    “啊?”叶枫听到这里,打消了本来想请假的念头,却还是不识趣的问了一句,“许总,大约要多久?”

    “你晚上有事?”许舒婷淡淡的问道。

    叶枫笑了笑,望了一眼四周,抓住了沈阳。“周末了,肯定都有事的,是吧,沈总?”

    “哦,我没事。”沈阳一句话让叶枫很郁闷,不过沈阳最近的确没有什么事情,他的作息时间和证券所差不多,股市休市。他基本也是休息的。业务嘛,反倒成了副业。

    叶枫很恶毒的想着。下周是不是选一只跌停一周地股票给他,不过那好像比选连续涨停的一周的更难。

    “大约十分钟吧。”许舒婷确定了时间,让叶枫放下了心事,“大家都过来,小娟也过来。”

    张小娟正在和男朋友网上密聊,商量一哪里吃晚饭,听到这里,有些情愿的走了过来,心想我不过是个看台,你们开会找我做什么。

    几人进入了会议室,都是正襟危坐,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叶枫,叶枫有些郁闷的想着,十分钟就结束,多半是自己期盼的事情吧,只不过许总就算要甩自己,也没有必要搞的这么隆重吧,给点面子行不行?

    叶枫期待又有些局促的时候,没想到许舒婷真的很给他面子,头一句话就是石破天惊。

    “我任命叶枫为开拓者地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的所有事宜,手续已经办完了。”

    会议室一处寂静,目光含意瞬间万般变化,交织在一起,转瞬向四周散射过去,有的折射到叶枫的身上,留下了点点困惑

    大多数人想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许总要和叶枫结婚了,准备开始回家做贤妻良母了。

    叶枫却是大吃一惊,痴痴问道:“许总,那你干什么?”

    世界乱套了,叶枫悲哀的想到,虽然这个公司的老总不见得是什么炫耀的事情,可是责任是一下子变地重了很多,许舒婷这招算什么,无招胜有招?

    众人没有留意到叶枫称呼地改变,都是有些诧异二人竟然没有互相商量一下如此重大的事情,二人有裂隙了?感情破裂了?订婚就是坟墓?可是好像又都不像,如果有裂隙,许舒婷为什么会把公司交给叶枫打理?

    张小娟忍住张了张嘴,脸上有种负罪感,这么看来,叶枫这小子四十万花地很值得,他只用了四十万,就换了个富家子弟的身份,不但骗取了许总的人,还搞人财色双收,自己到底告诉不告诉许总,叶枫是个骗子?

    张小娟一旁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听到许舒婷很安静的说道:“我准备去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叶枫有点发蒙,“你去那里做什么?”

    “我爷爷在那里还有一处产业,”许舒婷缓缓说道:“以前因为事情多,这里的事情也需要打理,没有空发展那里,现在有叶枫来到这里帮手,我可以去那里把公司重新发展起来,好了,事情就这么多,散会。”

    众人面面相觑,张小娟坐着不动,看着叶枫也是坐着不动,知道奸臣在些,自己这个忠臣进言无门的,最后一个走了出去,看到许总和叶枫心照不宣的坐在那里,显然还有话说,收拾下东西,准备下班。

    “许总,怎么回事?”叶枫有些不解。

    “什么怎么回事?”许舒婷望了一眼叶枫,低头凝望手指上的戒指。

    “我是说你为什么去马来西亚?”叶枫有些苦笑,心想你这种解决方法倒是独树一帜,一竿子支出国门,看起来算是眼不见为静的。

    “那么你去?”许舒婷缓缓问道。

    “我去?”叶枫吓了一跳,慌忙摇头“我去那里干什么,国内不错。”

    “那里的确有开发计划的。”许舒婷低头低声,不让叶枫看到她的内心,“我爸爸生前就已经有了规模,他死后,一直搁浅了下来,现在公司多少走了正规,如果能在海外开辟一片市场,那无疑是更好。”

    叶枫无言以对,觉得许舒婷说的什么都是正确的,可是他内心又知道,所有的一切又是不正确,因为发展的轨迹完全和他想的不一样。

    “许总,如果真的有一个人离开,才能解决问题的话,那应该是我。”叶枫缓缓说道。

    许舒婷低着头,好像发卡震动了一下,半晌才抬起头来,“叶枫我再说一遍,我离开,确实是因为想要把父亲留给我的,重新打理起来,我不能让他的一番心血,平白的荒废。”

    “那,那我们的事情呢?”叶枫终于问道。

    许舒婷绞着手指,听到这里,顿了一下,缓缓的把那颗石戒指摘了下来,放到了桌面上,“这是你给我戴的订婚戒指,我十分感谢你的帮忙,但是却回报不了什么。”

    叶枫沉默。

    “戒指还给你,你去送给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吧。”许舒婷声音很轻,轻的游离不定,好像还夹杂着一比颤音,“这里的事情,拜托你了。”

    “公司这里的事情我承担不起。”叶枫缓缓说道,口气有着少有的无奈。

    “你可以的,叶枫,要相信自己。”许舒婷站了起来,“你其实是什么条件都具备,可是我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你好像表现的很消沉。”

    “我不想管这里的事情。”叶枫摇摇头,“你另请高明吧。”

    许舒婷愣了一下,嘴角一丝苦笑,“叶枫,给我点时间处理,先让订婚的事情,逐渐冷淡下来,好吗?”

    叶枫低头无语,不想去看许舒婷带有恳请,还有别的含意的目光,等到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许舒婷已经不见,只剩下那枚订婚戒指,平静的躺在桌面上,灯光一照,散动着柔和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