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七节 派对
    “失去的三个地区,我们可以再去拓展,可是失去的客户信心,想要弥补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前一段时间,因为收购的事情,人心惶惶,公司也一直缺乏合理的奖惩制度,这个要提到日报上来,刻不容缓,只奖不罚不行,,容易店员罐子破摔的情绪,只罚不奖更不行,那样只能赞**心的涣散。。。。。。”

    方竹筠一番谈话下来,不由自主的看了下表,竟然足足说了十多分钟,戈民辉在其中只是点头,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方筠有些歉然,停了下来,“戈总,我说了这么多,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希望你能指正。”

    “很周到。”戈民辉微笑着,眼中有种锋锐,“赵建吉有你这种人才,却不知道重用,实在。。。。。。”他本来想要说什么,看了一眼方竹筠的脸色,笑了一下,“好在我能认识你。”

    文竹筠没有接话,想不出他到底随口说出来的,还是话中有话。

    “好的,我今天就发文,明天开始,你负责制定员工的奖惩措施,让他们的成绩直接和收挂钩,公司现在士气就和股票一样,还是横盘。到底向上还是向下,就看你的。”戈民辉看到方竹筠有些拘谨地样子,笑着端起了茶杯,虚空作势。有如酒杯,”让我们以茶代酒,预祝成功。“

    方竹筠也笑着端起了茶杯,“好。”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这权力有多大?”

    “想管我都可以。”戈民辉笑笑,看到方竹筠脸色微变,有些打趣的自嘲,“我这是开个玩笑,希望小方你不要介意,至少目前是销售部的奖惩归你管。如果有不服的话。你尽可让人找我。”

    方竹筠知道他地含意,她处事很公平,不服她的倒很少,除了那个陈言和张铁军外,应该没有太大的阻力,戈总的这一句话,把最后的阻力都已经消除,“那我就可以放心行事。”方笔筠抿了一口茶,站了起来,“戈总,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要出去忙了。”

    “等等,还有点私人的事情。”戈民辉顿了一下,“想请方小姐帮个忙。”

    他的称呼慢慢的改变,让方竹筠觉得很不适应,她倒宁愿戈总叫她小方,方副总监什么地,她觉得公私要分开。下班之后,她不想和戈总扯上任何关系。

    “什么事情,我恐怕很多事情都是。无能为力地。”

    “哦,我才美国回来,”戈民辉笑笑,“哦,不是炫耀,是有个同学会,私人派对,我举办的,不知道你有空没有,过来当我的舞伴?”

    “我没空。”方竹筠有些歉然。

    “我还没有说时间呢,”戈民辉很简单更浓,“你怎么就会没空?想要拒绝帮忙,不用这么直接吧?”

    方竹筠有些脸红,“戈总,我不会跳舞。”

    “不会跳,可以学的。”戈民辉很执著,“就是几个朋友聚会,没有别的意思,方小姐,你人能力很强,可是我私下的感觉,社会圈子太小了一些,你要知道,你的生活圈子决定了你的生活质量。。。。。。”

    “戈总,我觉得生活的质量在乎你的心情,而不在乎你是否在总是在什么所谓的上流社会。”方竹筠声调高了一些。

    戈民辉一愕,转瞬微笑,“如果我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对的话,还请方小姐原谅我的唐突。”

    “没什么。”方竹筠也觉得有些惭愧,“我是说,每个人理解生活的方式不同,每个人,没有必要一定要把自己的理解强加到别人的身上。”

    “有道理,”戈民辉若有所思,“方小姐是我见到的十分有主见女性,只不过你不能否认地是,你的生活圈子地质量,不,应该说生活圈子认识的人像我这样的多一些,对于你以后的事业和业绩,或多或少的总能有一些帮助吧?”

    方竹筠默然,知道这次他说的没错。

    “人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是际遇也是不可或缺,”戈民辉说话并不急躁,仿佛和朋友一样谈心,“际遇从哪里来,无非是从你日常的生活圈子来,所以方小姐呢,不必把这场私人派对看的很严重的样子,在国外,那是一种很寻常的举动。

    “我倒看的不是很严重。”方竹筠突然笑了起来,“可是我的男朋友却是个很爱吃醋的人,我怕他知道了,会不高兴。”

    戈民辉有那么一刹的愕然,转瞬笑了起来,“方小姐这么漂亮,又有能力的人,没有男朋友才是怪事,”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如果你男朋友觉得不方便的话,可以请他一起来。”

    “那你的派对方便吗?”方竹筠有些俏皮的问道,觉得自己是多心,倒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方便,我也想看看,能让方小姐青睐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戈民辉展现出风度,还有不屈不挠。

    方竹筠无法推辞,觉得再推辞的话,那和辞职差不多的性质,“那好,到时候我们一定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就在这个周末。”戈民辉展现着大洋那面回来的民主和博爱,只不过却不知道,到时候派对上,有滑准备萝卜和大棒。

    “叶枫,今天的饭怎么样?”

    邓莎。方竹筠,叶枫三人围成一桌,稀有地一起吃饭,好像布什拉登和萨达姆能有机会共餐一样。

    “有点焦了。”叶枫实事求是。

    方竹筠听了只是笑,无声无息,端着饭碗遮住了自己的笑容。

    问话的邓莎好像有点没面子,又没有自知之明,“那这几盘菜呢?”

    桌子上的菜有四盘,看起来颜色都不错,吃起来怎样就只有下筷的知道,三个人,运筷如风的只有叶枫一个人。

    “这盘番茄炒蛋不行。”叶枫头也不抬的扒饭。

    他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方竹筠和邓莎都在厨房里面。方竹筠在厨房很正常的事情,邓莎在厨房那就是鸡窝里面出来个凤凰的稀罕事。

    他当然不知道邓莎已经开始为他改变了自己,不过更准确的一点说,应该是为钱改变自己,这段时间的准点下班,争做个好女人,是她的改变的第一上。

    男人抓住女人地心,抓住浪漫两个字就行,女人抓住男人的心,聪明的都是从肠胃开始,所以邓莎这处人,以前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起来的人,为了叶枫竟然也系个围裙下了厨房。

    “我说叶枫,你是不是特意找我的茬?”邓莎虽然竭力的让自己克制,忍耐,忍耐,克制。因为脾气换不来人民币的。但是温柔却能,可是听到四选一的几率都能让叶枫选出来,还是忍不住的来气。

    叶枫的脸终于离开了饭碗,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到邓莎地眼神望见方竹的笑意,终于有些恍然,“大姐,这盘番茄炒蛋莫非是你炒的?”

    “不错,就是我。”邓莎豁出去的样子。

    “哦,那,那还不错。”叶枫夹了一筷子,咽砒霜一样的吃了下去。

    “你们就别闹了,吃饭就吃饭。”方竹筠笑着打着圆场,她有些不明白邓莎做饭是为了哪段,但是难得有她做饭,这是应该鼓励,不应该是打击的事情。

    夹了一筷子放在口中,方竹筠倒是咽了下去,“叶枫,其实这盘番茄炒蛋也不错,你不用装作那种愁眉苦脸的样子气邓莎了。”

    邓莎霍然站起,把特意放在叶枫眼前的那盘番茄炒蛋端到了自己地面前,示意不讨好没有菜吃,“叶枫,你说,为什么这盘番茄炒蛋不行?你是不是上厨房偷窃了我们?”

    “邓莎,用词恰当些。”方竹筠有些脸红。

    叶枫苦笑放下了筷子,“大姐,不是在水库中打人鸡蛋,就叫**蛋汤的。”

    “你说什么?”邓莎一进没有与日俱增出叶枫说话的含意。

    “水库中放个鸡蛋不是鸡蛋汤,同理也是一样,不是把番茄和鸡蛋混在起,就算是番茄炒蛋的。”叶枫没有看到方竹筠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觉得没有义务让邓莎认识到炒菜也需要技术的,不然天天吃这种菜实在对自己肠胃不负责任,自己没有必要像方竹筠那样照顾的面面俱到邓莎这个人,就是太给她面子,所以她忘记了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道理。

    当然他的道理推广而广之,不是你拿个大勺就能是特级厨师,不是你骑个白马就是唐僧,他本来不想说的,可是还是忍不住。

    叶枫口味其实不是很刁,有的时候,他一个馒头再加上一两咸菜就能当上一顿,可是最近一直在吃方竹筠做的饭菜,多少把肠胃养的高贵了一些,这个道理不难理解,你以前一直吃的都是色香味俱全的小炒,突然端来一盘糊的不知道什么炒什么的菜来,无疑是对胃口和心情大为打击。

    “那你说怎么炒?”邓莎有些来气,看到四盘子菜中,就自己炒和的番茄炒蛋剩下了一大半,她本来准备炒菜,方竹筠不算放心,让她蒸饭,结果水放少了一些,火放大了一些,难免发焦,最后邓莎一定要一展厨艺,方竹筠也不勉强,抱着扶植鼓励新人的目的,只不过看到她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的摇头。,

    “番茄炒蛋,比例是关键。”叶枫打了个饱嗝,“番茄少了,炒蛋吃起来味道不足,油腻发干的,番茄太多,会发酸,蛋的味道又不行,大姐,你看看你的,好像打死了卖鸡的,鸡蛋就不要钱了一样,还有你这个番茄,本来就少,偏偏每块个头不少,番茄炒蛋,番茄切的要薄,片一定要大吃起来才有味道,看起来还舒服,大姐,你看你的,浆糊疙瘩汤吗?”

    “反正是要下锅的。”邓莎辨解了一句。

    “那我实在无话可说,”叶枫觉得刚才说的都是废话,“其实你应该吃番茄炒蛋,你应该吃水煮鸡蛋,或者生吃番茄都会省事一些。”

    邓莎几乎想把那盘番茄扣在叶枫的脑袋上,这人太不给自己面子,怎么说,这也是她的第一次,她看到方竹筠炒菜的时候,觉得其实也不过如此,可是很多东西都是如此,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那是相当的困难,可是再羟,叶枫也应该给点面子吧,邓莎有点委屈,放下了盘子,赌气道:“我吃饱了。”

    她并没有出房门,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房门,发泄了一下心中的不满,好像那个房门就是叶枫的脸一样。

    叶枫没有这个感觉,吃的还是津津有味,少了一盘番茄炒蛋,或者少了邓莎,他感觉吃饭中少个苍蝇一样,上次他虽然帮助邓莎渡过难关,不过那是邓莎选择了个好朋友的缘故。

    “叶枫,你这次好像做过了一些。邓莎做饭,那是好事情,我们应该鼓励的。”方竹筠笑了笑,善意的批评。

    “你以为她是诚心做饭吗?”叶枫摇头道:“大错特错,她这是在走秀,走秀你懂吗,一锺子的买卖,一次不行,基本就没有戏的。我敢说,她如果能坚持做一个星期饭,那太阳都会林西边出来。”

    邓莎最近总是眼波和电波一样,把叶枫当作无线电台,不时的就上他这里找频率,叶枫已经感觉出有点不对头,觉得有的时候,帮忙点到为止即可,千万不能帮过头。

    “你最近好像刻薄了一些。”方竹筠说的好像是责任,嘴角却有些一丝笑容。

    叶枫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背后说别人的坏话,他不习惯。

    “叶枫,最近忙吗?”

    “不忙”。

    空气有些尴尬,邓莎房间内的音响释放出强劲的音乐,却更衬托出客厅的寂静。

    “那做我的男朋友吧。”方竹筠说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啊?”叶枫筷子差点没有拿稳,饭粒差点从鼻子里面飞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