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六节 反客为主
    叶枫望着那个牛皮袋,多少有些脸红,只听说乙方给红饭,没有听说甲方也有这个习惯,“麻总,这不好吧?”

    “什么不好?”麻全和看了叶枫一眼,突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是什么,我给你的未婚信”?

    叶枫慌忙打开了牛皮袋,掏出了几张打印纸,叹口气,不明白这打印纸装到牛皮袋干什么,难道是什么机密文件?

    只不过才看了几眼,叶枫就把打印纸放了下来,脸色不变,“麻总,这是什么意思?”

    “叶枫,我觉得你这招真的不错,”麻全和笑了起来,“花了四十万,博得美人归,也算值。”

    打印纸上就是张小娟和吴虹看到的那则新闻,麻全和显然是个办事认真的人,竟然把新闻全部打印下来,记录在案,叶枫看到新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叶贝宫已经实现了他的承诺,决定采用釜底抽薪的方法在,让他做一个普通人,可是实现这个承诺的代价却是,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叶枫苦笑,却不在意。

    骗子总经贵族要好吧,这是叶枫脑海中的一个荒谬的念头,贾大空知道后,多半会当场吐血,“这都让麻总发现,我真的有些惭愧。”

    “叶枫,你不小子这招真的高明,我以前真的不知道有业务,”麻全和叹息一声,“不过就算知道有这业务。也没有这魄力,就算有这魄力。。。。。。”

    “等等,麻总,你要什么?”叶枫止住了麻全和的感慨。

    “我也梦想有这么一声婚礼。人生就这一次,值!”麻全和竖起了大拇指,“叶枫你是第一个吃螃蟹地人,我佩服你。”

    叶枫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就算老鼠给猫当伴娘都是不过如此,自己本来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愿怎么着怎么着,没有想到麻全和竟然佩服自己作假?

    “我准备订婚,或者婚礼。也来这么一回。”麻全和又叹息一口气。

    “啊?”叶枫想了想。“麻总,你钱应该不是问题。”

    “叶枫,你其实很聪明的,也很有能力,”麻全和望了叶枫一眼,神色有些沮丧,叶枫一看这架势,已经猜的**不离十,“难道是麻总喜欢别人,别人不欣赏你?”

    麻全和霍然抬头。有些诧异,又叹口气,低声道:“不错,叶枫,你说的虽然难以让人接收,但是事实地确如此。”

    “你喜欢的是哪个?”叶枫问的小心翼翼,“我只能祝福,帮不上什么忙的。”

    “你喜欢的是个老总。我喜欢的却是老总。”麻全和到这里顿了一下,好像很难启齿的样子。叶枫吓了一跳,想着麻全和的老总不就是陈友信?怪不得他这么沮丧,原来这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在世俗上很难被接收,尤其陈友信还是有老婆的人,这是哪跟哪地事情呀!

    “我喜欢的是老总的女儿,”麻全和好在后面的话说完整的说了出来,打断了叶枫的胡思乱想。

    叶枫有些惭愧,“老总的女儿也是人,她不过是出身好,麻总你这么有实力,只要努力,一定能让她看上你的诚意的。”

    “感情这东西,很难说的,她国外留学才回来,很有能力,眼界很高,估计看我不上的。”麻全和有些感激地望着叶枫,看起来想拍拍叶枫的肩膀,只是桌子挡住了,“叶枫,你真是个好人,谢谢你,我会努力的。”

    叶枫有些惭愧,自己最近交上了好人运,就算别人发现了骗人,也还是好人,看来前一段的霉运已经散的七七八八,也算是否极泰了吧。

    “麻工,你很悠闲呀。”办公室外一个娇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叶枫的耳朵,转了几转,觉得有如出谷黄莺般的动听,扭过头去,看到一个长地很娇俏的女孩子立在门口。

    女孩子一入眼就是那种淡淡的青,青地让人为之心胸开阔,青的好像看到了蓝天白云一样,她的脸白的也真的和白云仿佛,神色中少了一分许舒婷独有的倔强和刚硬,只是眼神中却有着许舒婷都没有的咄咄逼人。

    她腰很细,盈盈一握,胸很挻,完全够格那个做女人挺好的广告,全身上上若是只要用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青春,当然用上个字的形容就可以多一些,什么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什么的。

    叶枫扭头的功夫,发现女孩子瞪了他一眼,慌忙又把脖子扭了回来,感觉到眼镜片都挡不住女孩子很犀利的眼神,这个女人不简单,叶枫看了麻全和一眼,心中奇怪,难道是曹操到了。

    麻全和的脸色倨傲退了去,颓唐也退了去,换上有点老年痴呆的迹象,叶枫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已经不可救药,男人喜欢女人没有错,可是你这种喜欢法,却很少能够博得到女人的喜欢,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通常都不会珍惜,麻全和显然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陈小姐。”麻全和终于回过神,“我。。。。。。”

    “你什么你,现在是工作时间,你却在和闲人聊天。”女孩子很有威严的病根子,目光略过叶枫,觉得这多半是个包工头。

    叶枫多少有些不满,都想问一句,你法国留学回来的吧,别的不学,怎么把法国大蒜的气味都带了回来,说话这么冲,你可以诬蔑我的人格,可是不能底毁我的工作热情,我怎么是闲人,我现在给麻全和开导心理情节,义务做一下心理辅导。还不是为以后更好的开展工作?

    他镇静自若的把那份自己的私人侦缉档案放到了牛皮袋里面,站了起来,“麻总,这份方案我要回去看看,商量一下,改动不太大,许总那面应该可以通过的。”

    麻全和楞了一下,有些恍然,“那好,叶枫,麻烦你们了,总是修改,不好意思。”

    女孩子有些愕然,叶枫不动声色,表现出鞠躬尽瘁史止如此地精神。拿着自己的花边新闻,手都没有抖一下,“那么,我不妨碍你和这位小朋友聊天了。”

    他话锋一转,又显得木讷的样子,起步就身门外走去,女孩子有些愕然,又有些气愤,自己的工作被人误会成聊天,那可是极其不爽的事情,只不过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叶枫已经走到了门口,女孩子想要拦住训斥一下,发现人家不属于自己这个衙门的,等到叶枫消失不见的时候,这才扭过头望着麻全和,“麻工,这谁呀?”

    只不过叶枫不动声色的一说,她对麻全和的口气倒客气了一些。

    “哦。他是开拓者那面地负责人。叫叶枫。”麻全和本来不想撒谎地,可是他现在已经被叶枫逼上梁山。没有了后路,“今天不是监控室施工,有一些细节需要那面改改,他就总是叹息,说施工方不好做。”

    “那是他们应该做的。”陈小姐不问青红皂白,先把过错推过去再说。

    “谁说不是呢。”麻全和笑笑,“可是陈小姐,我们都知道这个道理,不能这么说,是不?长生阁开盘在即,我们没有必要因小失大的,她们如果消极怠工,大家彼此都不利的。”

    陈小姐点点头,“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我听到你隐约在叹息,以为你的工作态度有了问题。”

    “不是这样的,”听到陈小姐并没有听到二人的谈话,麻全和心中更加镇定,同时觉得叶枫这个人,很有头脑,懂得随机应变的,不然自己今天不但不能看到陈小姐的笑,很可能又在她的心目中造成十分恶劣地印象,“我叹气,是因为他们的抱怨,我说我也很为难,改支是允免的,大家是合作的关系,当然希望事情顺顺利利的,有一些为难的事情,大家努努力,也就过去的。”

    陈小姐听到这里,态度已经变的春回大地一样,“麻工,原来是这样,我错怪你了。”

    麻全和很是惭愧,却装出一幅,诸葛亮地架势,“什么错怪不错怪地,误会解释开就好,陈小姐,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主管抓抓施工管理。”陈小姐站了起来,“麻工,我才到这里,很多地方我都不是熟悉,我想从底层做起,什么都看看,积累下经验再说,今天你还要辛苦一下,带我去看看工地,了解一下情况。”

    “好。”麻全和站了起来,飞快了斜了她的俏脸一下,“我这就带你去。”

    “开荒者地员工最近表现的积极进取,充分的发扬了开荒者牛的精度,在这处精神的鼓舞下,在戈总的英明领导下,业绩翻了一番有余,我断定,开荒者未来的市场一定是光明的,积极进取的。”

    陈脚丫子会议上说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顿了一顿,迎来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如果是以往,那都是如潮有掌声呀,陈胖子意图的掩饰自己的失落,笑容满面。

    戈民辉摆摆手,示意陈胖子坐下,“好,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我很感谢这段时间同事们奋斗和同舟共济,我现在不能保证什么,我只能说,在开荒者,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你们的汗水不会白白的流淌,好的,就这些,散会。”

    众人用掌声表达毒害自己对领导的赞同,用恭谦掩饰着自己对领导的困惑,戈民辉的这些话听起来很鼓励人,不过那也是给才八行的新人听的,每个老油条最少都听了将近十遍这种的许诺,已经有些条件反射的抗拒。

    领导的这种许诺通常都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你相信的话,沙漠中只有渴死饿死的份,老油条们拍完巴掌,准备散会,戈民辉突然说了一句,“小方留下来,还有事情讨论。”

    众人伯目光忙碌起来,一波一浪,含意万千,陈胖子望了戈总一眼,发现他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更加失落。

    方竹筠有些愕然,却没有发言,等到众人瞳出会议室的时候,这才问道:“戈总,什么事?”

    “坐下来谈。”戈总辉挥挥手,望着方竹筠的眼神有了一丝赞赏,

    她其实很有实力,只不过发挥了很小的一部分,这是环境因素,也就是缺乏条件。‘

    “你对陈方说的话,有什么看法,我发现你好像在皱眉头。”

    方竹筠又蹙了下眉头,很淡很轻,转瞬神色如常,她不习惯蓰戈民辉看她的眼神,“他是老臣子,在鼓励员工,我当然不能打消士气。”

    “嗯”,戈民辉缓缓点头,“你处理的很好。”

    方竹筠得到戈总的肯定,并没有什么自满,反倒沉默了下来。

    “说说你对最近开拓者销售业绩的看法吧。”戈总微笑道:“你怎么说也是个销售副总,不能总是沉默。”

    “我只是说明一个事实,”方竹筠显然也认真的考虑过,“我认真的统计过,根统计结果表明,销售业绩虽然比起同期是翻了一番,可是销售,可是销售的区域却少了三人,那就一湖北,河南,还是浙江。”

    戈民辉缓缓点头,“不置可否。”

    “根据我们的客房群统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业务都是延续着以前客户,说好听点是我们值得信赖,说的难听一些,就是我们大部分销售人员还在吃本,没有什么陈总说的进取精神。”

    戈民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的很开心,“看起来,我们的看法真的不谋而合,我也没有看错你这个手下,你既然已经看到了这点,显然已经想到了怎么去解决?”

    “我的构思不算成熟,现在国内电子市场电子激烈,只是本城,有实力和我们比拼的电子厂就有十数家,我们优势在于技术成熟,可是现在反倒成为隐藏的劣势,因为店大欺客的缘故,我们的业务总是少了别的业务员那种勤奋,细致,耐心的精神。。。。。。”

    方竹筠侃侃而谈,觉察到戈民辉欣赏的目光,心中却有些忐忑,因为她觉得,自己其实不应该表现的这么好,被领导赏识,有的时候,也不见得是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