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五节 真假难辨
    你应该这么做,我也应该死。

    沈阳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总能想到这么一句话。

    当初听到的时候,感觉很搞笑,可是他现在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曾经有一只很烂的股票放在我面前,我没有抛弃,等大跌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此,不对,最痛苦的还不是这样,沈阳绝望的盯钢产量办人,最痛苦的莫过于,你明明知道这只股票会跌,你还要握在手中等着反弹,那就像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明知道老公喜欢别的女人,和别人养了几个儿女,艳情破裂的和蜘蛛网一样,偏偏自己却是死死的抓住不放一样可笑,亦或是可悲。

    叶枫是股神,现在沈阳真的意识到这点。

    他说的人中,虽然他的算命式股票涨跌推断法,沈阳私下的称呼,很另类,但是你不能否认的是,经过他算出来的股票真的和结果很相符。

    沈阳当然不知道叶枫分析的是精准,但是口中冒出来的就是胡说八道,他这几天把周易,老子,孙子什么理论都搬出来,听的沈阳云山雾罩的,内心只能说,见过高人,没有见过这么高的人,自己可真是三生幸,当初自己还做梦和他抢许总,那实在是不自量力。

    可是你陪伴个股神,这么个高个子在身边,沈阳竟然一直在赔钱,这实在是让他郁闷的想买块豆腐撞死。

    叶枫开始说的全中,沈阳最初并不相信,只想反其道而行之,本以为来个兵不厌诈,结果被庄家的埋伏坑杀了前锋一万有余,他派兵赶去支援,没有想到庄家早就算准了这点,半路设下了埋伏,又折损了半数人马,叶枫已经很委婉的说了,你这只股票还没有到底。沈阳其实早就信了,可是他那个时候已经最少折损了一半的资金,总是觉得肯定会弹地,他最后搞不明白自己去补仓呢,还是给庄家去送钱,红太阳全部扔到了绿岛实业上,绿岛实业已经变成了荒岛,最后沈阳在股神的指点下,被庄家杀的丢盔卸甲,欲哭无泪。

    本来叶枫觉得你赔多少关我屁事。你又不听我劝,只不过后来良心发现,给沈阳推荐了两只不错的股票,说你全抛了买两只吧,买别的能补补血,沈阳那个时候满仓舍不得斩,眼睁睁地看着叶枫推荐的股票火箭一样的上窜,心中好像火烧的一样难受。

    他终于明白叶枫开始说的那个朋友为什么会亏了一半,他多半也是和自己一样,不听股神的劝告。

    王军臣和吴虹本来也想试试水,可是看到沈阳水深火热的样子。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两周过后,叶枫的账户上已经不知不觉得翻了一倍的时候,沈阳地十多万只剩下四万有余。

    沈阳不知道叶枫没事也炒烽股,没事也翻了一番,不然他肯定以为庄家就是叶枫,会找他拼命,可是他就是拼命也没有理由,他还要谢谢叶枫。希望评委会股神关键地时候。能拉他一把。

    叶枫看到他的神色有些无奈,只能说。抱歉,我是股神,但不是赌神,赌神可以偷天换日,股神却不行,股刘没有雄厚的资金,也是只能跟庄家喝口汤的,沈阳心中失落中有了,暗想叶枫不过如此,他当然不知道叶枫的这碗汤是人参鹿茸煲的,不然肯定会郁闷的吐血。

    “股神,过来看看我的股票。”沈阳这两周忙的业务也没空做就像中国某些选手一样,炒股炒的成绩下滑,许舒婷来地几次,不过都是匆匆忙忙的,沈阳没有心思放在许总的身上,不知道她多少有躲避叶枫的意思。

    股神打个饱嗝,一嘴的豆浆味,“你那个绿岛没有抛吧?”

    “抛了,”沈阳满脸的笑容,好像割肉割的很舒服,“我昨天收盘的时候,看到还没有什么到底样子,一狠心,按照股神地意思,全部抛掉了,这下你可要给我选一只好的。”

    他十万变百万的计划彻底地破产,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股神能把他的四再变成十多万。

    叶枫张开嘴,半天没有合拢,沈阳不些不解,“股神,怎么了?”

    “哦,我昨天看了一下你的绿岛,发现已经阴气散尽,阳气上升了,正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其实我想说,你抗了这么久,今天特有就行,虽然说赚多少说不上,总能回本吧。”叶枫多少有些无奈。

    沈阳差点一头栽倒,问了一句,“除了它,没有别的股票可买吗?”

    “哦,我最近没有看别的风水。”叶枫摇摇头,“不过我觉得绿岛应该是最近最狂的一只,我今天长生阁有事,没有时间了。”

    沈阳埋怨都来不及,冲到电脑屏幕前面,打开交易系统,直接挂上昨天的收盘价,心中想着,赔个手续费,就赔个手续费,叶枫摇摇头,走出了办公室,王军臣和吴虹都凑了过来,“沈总,这下要翻本了吧?”

    最近看到沈阳好像坐在烫红的锅盖上一样,嘴上都有些掉皮,二人也多少知道一些内幕,沈阳强自笑了下,“多半能,借你们二人的吉言。”

    股市才开一盘,沈阳就傻了眼,绿岛这下真的是触底反弹,一开盘就搞了五个点,等他打开交易软件,撤单重新再买的时候,绿岛已经直接涨停,有钱都买不到,沈阳挂在涨停板上,真的有些欲哭无泪。

    可是心中还只能一个劲的说,股神,真的很神!

    我靠,我也很神,神经病的神!

    “叶枫呢?”许舒婷走了进来,四下张望了一下,一如既往的冷静。她调整了半个月有余,公司向来只是露下面没有和母亲商量,只是想过来找叶枫好好谈谈,自己搞出的事情。自己要给个解决方法,当初可以让为了母亲的病情着想,这下母亲病好了,就不能再让叶枫担当评委会名声,反正自己宣布和叶枫分手也行,如果叶枫喜欢说和她分手亦可,谁甩谁挣个颜面不是问题,许舒婷地时候,有些苦意。

    沈阳飞快的关掉了软件,王军臣和吴虹各就各位。“小叶才出去。又去了长生阁,许总,你不如打他手机吧?”

    “哦,”许舒婷坐了下来,看到众人望着她都是一脸的暧昧,竟然也有些头痛,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下,发现竟然是关机的,叹口气。放了下来,想了一会,摇摇头,“沈阳你继续打理下公司的业务,我有事。”

    沈阳连连点头,许舒婷在这里,他多少有些束手束脚地感觉,同时还关注自己到底买到了没有。“许总,你放心。公司有我在呢,没有问题的。”

    等到许舒婷走出了办公室,沈阳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交易软件,发现还是没有买到,不由得叹息一口气,那面的张小娟突然惊呼了一声。

    “什么事?”沈阳吓了一跳。

    “你们快来看这个新闻。”张小娟在许总来到之后,关掉了连连看,在许总走了之后,打开了s城的新闻页面,里面报道的都是小道消息,什么九十一岁教授征婚,自称无伤风化,女大学生嫁毁容军人什么,不和谐伴随着和谐,虚情假意不少,但是还有真实爱情。

    她没事的时候,也看的津津乐道,这次主动让同事来共享乐趣倒是少有的事情。

    “新闻有什么好看的!”沈阳不些不满,“专心工作。”

    “啊?”张小娟心中嘟囔,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地,你倒是专心地看股票,让我们专心的工作。

    她望着网站的一条消息有些发呆,订婚结婚新时尚,豪华世纪婚礼让你美梦成真。

    看着别人对自己看到的新闻不感兴趣,张小娟翻了翻网页,上面写着,你想成为白马王子吗,你想由灰姑娘变成白雪公文吗,贵族不再是少数人的专利,君意礼仪公司助你实现梦想,最低消费三十万,你就可以举行一场万众瞩目的世纪婚礼,这里只有你想像不到,没有君意做不到的。。。。。。

    张小娟有些心动,不是那种怦然心动,而是感觉到窥视到了惊天的秘密而心动,下面开出的一系列单据让她目瞪口呆!

    飞机祝福,起价五万。

    古典欧式婚礼,金色马车加古典骑马,欧洲骏马三件套,五万起步价。

    出海渡轮,一天租费用,二十万起。。。。。。

    价目单花样很多,多半都是奢华的,张小娟却是一颗心砰砰大跳,抬头望了一眼四周,仿佛这是自己地秘密,生怕被别人揭穿。张小娟脑海中涡轮机一样的快速旋转,这是什么意思?叶总的订婚不就是君意礼仪公司操办的,那个赵品正说什么游轮是叶家的产业,怎么和这里的名目如此的想像?

    如果说叶枫的订婚仪式都是租用地,那么说叶枫是富家公子的身份是假的,他并非什么贵族,也不是有钱人家出来地,他不过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他提成听说有将近四十万,和这里的名目加一块怎么这样的吻合?难道说他动用了四十万来骗许总?

    脑海中如同浆糊一样,吴虹端着一杯水,借着水遁走了过来,“小娟,什么新闻呀?”

    她觉得这是个机会,如果告诉许总,有可能让她产生信任,但是也有可能让许总开除自己,张小娟倒有些觉得刚才的那声喊有些突兀,如果许总知道了这个消息是自己传播出去的,那自己的前途是什么样的,很难猜测,这么说,还是看看情形的好。

    “那有什么稀奇。”吴虹笑了笑,“少见多怪,这年头,有钱,什么做不到?不要说老头娶个大姑娘,就算是老太婆找个帅小伙也是多的很。”

    “是呀,是呀,吴姐说的对。”张小娟说的心不在焉。

    吴虹瞄了她一眼,咧咧嘴,看到她好像并没有听下去的样子,有些无趣的回到座位上,随手点开桌面的见面,上面赫然也是张小娟刚才看到的那个,吴虹嘴角有些冷笑,心中只是想着,沈阳呀,沈阳,你不是瞧我不起,看你捧个股神不放的,没有想到是个衰神吧,叶枫这小子居委会屁贵族,他不过是花钱买吆喝罢了,才娘知道这个消息,一定要等段时间再告诉,等你以为攀上个大树的时候,没有想到却是一根衰草,那乐子可是不小。

    她想到这里的时候,盯着网页不由的开心笑起来,对面的王军臣忍不住问道:“笑什么呢?”

    “猪肉价格又涨了。”吴虹回了一句。

    王军臣茫然不解,“那你有什么开心?”

    “我最近减肥,吃素。”吴虹笑的更加开心。

    很多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叶枫却是多少有些区别,他的快乐是因为朋友也快乐。见到了麻全和笑脸的时候,他也觉得很快乐,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吧,叶枫如是想到。

    他当然不知道许总要找他摊牌,也不知道有人准备给他拆台,不然他多半打的返回公司的途中就下车夺路而逃,麻全和见到叶枫的时候,不脸的热情,重重的拍了一下叶枫的肩头,“叶枫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麻全和在施工场地,和别人那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见到叶枫是一天中经较高兴的事情,最少叶枫这人看起来虽然呆板,其实很知道变通的。

    叶枫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抱歉的笑笑,按了开机按钮,“忘记了开机。”

    “没关系,今天监控中心实施,你这个专家要去看看,两个人研究一下。”麻全和和他勾肩搭背的,多半是受到了什么断背山的影响,等到转了一圈后,麻全和才拉着叶枫到了办公室,掏出了一个牛皮袋。“叶枫,你看看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