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四节 物极必反
    沈阳幽幽醒转过来的时候,还记得问上一句,“叶总,其余的两保股票呢?你的建议是什么?”

    叶枫看到沈阳竟然没有被自己吓退,多少有点佩服他悍然不怕死的精神,其实沈阳的这种精神都是从散户高空跳水,挥刀割肉中锻炼出来的。

    “这只绿岛实业,斩了吧。”叶枫手一挥,做了个砍的动作,沈阳心中一颤,多少有些肉痛,“可是这只已经跌了1天了呀,我觉得应该反弹了,”突然有些醒悟的样子,“叶总,是不是因为这只股票叫做绿岛,绿岛绿岛,绿晃吉利呀?”

    “沈总你真聪明,”叶枫叹服的竖起大拇指,“你这种人,股市不赚那真是没有道理。”

    沈阳觉得声线暂时的脱离声带,过了一会才哑着嗓子道:“那最后这只紫风摩托呢?”

    “哦,”叶枫想了下,“他好像红的发紫,中国有句话,叫做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我看它现在是跌,估计会弹,虽然回光返照,弹的不算好,但是也可以留在手中,赚一点再抛吧。”

    “叶总真的高风呀,”沈阳竖起了大拇指,言不由衷的赞美,“你说的独树一帜,真是振聋发聩,前所未闻呀。”

    其实沈阳想说的是,从的分析来看,其实华尔街的商业奇才看起来也是不过如此,只是我人不知道的是,原来华尔街分析股票也是从风水名字入手,而不是看基本面的,你那个朋友听你的话,只赔了一半,实在是幸运。我如果和你朋友一样,那实是蠢蛋。

    “惭愧,惭愧。”叶枫有些不好意思,“我对国内股票不算熟悉,如果有不妥的地方。沈总多多指正呀。”

    “没有没有,”沈阳连连摇头,心想炒股我倒会,看风水我可是一窍不通,“叶总你商业奇才,华尔街的呢,我哪有资格指正。”叶枫站了起来,有些汗颜地说道:“那我就回去工作了,沈总,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呀。”

    沈阳听他最后一句话。感觉有些耳熟,一回忆,原来是股市最常用的两句话,只不过很多时候被别人当作了耳旁风,这个所谓的华尔街商业奇才,自己以为的股神,总算吐了两句术语,让人听着不是那么的另类。

    “叶总,麻烦你了,你去忙。”沈阳心中已经对这个股神产生了怀疑。还是客客气气的回了一句。

    叶枫回到了座位上,不再局促,放到耸耸肩膀,无奈的笑笑,打开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里面和自己的脸一样,都是很干净,干净的竟连补丁都不打。皱了下眉头。闭目养神的功夫,打了一个小时的补丁。

    他操作的东西,不太喜欢留下线索,就算网络上也是一样。

    打完了补丁,叶枫下载了几个游戏下来,花花绿绿的看着好看,还有一款麻将,上面的女人风情万种,让人看了脸红心跳,点面也搞个港台地大明星在上面,看起来比蓝天白云养眼。

    沈阳处理完自己的股票,开始的时候还端着茶杯过来看一下,看到了美女的桌面,笑着说了一句,叶总,小心让许总看到,然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叶枫打完了补丁,打完了马虎眼,打开了一个空白的网页,竟然楞了很久,手放在上面的时候,好像颤抖的有些不听使唤,只是敲了几个字母,按回车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啪”的一声响,一个英文网站弹了出来,叶枫楞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那个网站,目光有了一丝迷惘,只不过心中叹息了一口气,若无其事的开始浏览起来。

    他打开这个页面,好像是下意识的,可是他知道,自己以前一定打开过这个网站,就像很多东西,天生他好像就会的。

    沈阳这次没有过来,如果真的过来的话,一定会对叶枫刮目相看,以他三年名企的经验,看这个网站也是吃力的很,中国人学英语,那真是劳民作财的事情,就算四六级要写人随笔,听个耳语,都是很为难的事情,沈阳地英语其实不错,足足地有六级,不过以他的六级水平,翻看这个网站估计要翻看词典的。

    叶枫看起来却是很轻松的样子,这处点点,那里看看,看了一会,终于还是关了网页,又点了一个网站,下载了一款炒股软件下来。

    安装不用半分钟打开的时候,叶枫用了半个小时,他打软件的时候,不像别人先去看看哪只股票在涨,看行情,看基本面,而是先打开了选股哭,输入了几个参数,运行了一下,然后再换几个指标,反复的进行筛选,这个过程他做的不耐其烦,最终留在屏幕上自选的股票,却还是数十只之多。

    叶枫笑了笑,喃喃自语道:“其实能稳赚的股票也有不少。”

    中午的时候,叶枫摸了摸手头的银行卡,下楼下开了个账户,上楼的时候,打开交易软件,看到里面的三十九万,笑了笑,把资金划成三份,委托买入自选排在前三的股票,然后关上了软件,睡起觉来

    中午股市休市,沈阳可没有休息,叫了份盒饭上来,一边吃一边上网上翻阅自己买的股票利好利空的消息,有的说绿岛实业能涨到三十多呢,现在连一半都没有,应该放心持有才对,叶枫的观点和沈阳其实截然相反,只不过为了礼貌,他并没有反驳,他否决了叶枫算命一样的失,斩了红太阳,持有了绿岛实业,剩下一只紫光摩托,本来也想斩的,后来想了想,叶枫怎么说也是华尔街的奇才,听他一次吧。散户都是这样,斩都斩出了习惯。

    主要是有段时间,大家斩的太狠,斩出了麻木,斩的觉得亏了这么多。其实不算亏,挪出资金来,说不定能买个有益的股票,只不过有的时候,通常都是另外一只比手头跌的更狠,平白的赔进了手续费。

    叶枫下午才醒的时候,就被叫到了长生阁,他是食君俸禄,为君为分忧的,并非懒地不做正事,长生阁这次合作有的三方。对懒惰的叶枫反倒最为满意,一方面是方竹筠的策略起了作用,麻全和为叶枫抗住了一些失误,另外一方面,叶枫也是言听计从,遵从做大事者不拘小节的作风,一些小的方面,改起来从不推诿,这点自己这方面的施工方多少有点微言,反应到许舒婷那里。却是会力支持的,暗里补了一些加班费,成全了叶枫的良好形象。

    第二天叶枫上班的时候,才走进办公室,沈阳就如饿狗见骨头一样地扑了过来,叶枫吓了一跳,摆了个天下无狗的招式,发现沈阳不是想打自己的样子。不由问道:“沈总。有事?”

    “股神呀,股神!”沈阳一挑大拇指。脸上悲痛欲绝。

    “啊?”叶枫实在觉得他的手势对不上眼神,演戏那就是太过业余,心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位是昨天赔了,刺激过度,导致今天神经综合性的紊乱?

    “股神呀,股神。”沈阳又念了一遍,好像林嫂念叨盵的阿毛一样。

    叶枫有种狼来了的惶恐,“沈总,怎么的,赚了多少?”

    “赔了一万多。”沈阳笑容满面。

    白痴!这是王军臣的嘀咕。

    弱智!吴虹听了也觉得沈阳比王军臣强不了多少。

    他们不明白的是,沈阳经过叶枫的指点,应该是赚才对,赔了还叫股神,那衰神应该去撞墙才对。

    叶枫也不明白,不明白沈阳为什么赔了还是那么灿烂,这典型的是刺激过度地表现,“那个,我就说了,股市有风险的嘛。”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沈阳连连摆手,笑容隐去,换上悲痛,越来越浓,浓的如丧考妣,“股神,你可真的神了,你说的红太阳,昨天上午还在狂跌,跌的人家一颗心慌慌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底,最后中午收盘的时候本来跌了六七个点了,一可是下午吃了春药一样地涨,直接涨了六个点,这样一个落差下来,其实如果抄底地话,那比涨停还要猛的。”

    王军臣和吴虹楞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支起了耳朵。

    “啊?”叶枫表情绝对是个演戏的天才,他其实虽然只是看了一分钟,可是那一刻的冲击已经在他心中产生了深刻的印象,他发现,这个行情界面,不停跳动的数字,实在比电路图还要让他熟悉。

    他了叶贝宫说过,他儿子是个天才,他想了隐者方块字,恒生指数今天暴涨,他让自己去买,他不是让自己去发财,他的主要目的是让自己记起什么,他让自己去动脑,他。。。。。。

    叶枫想起了隐者,想起了叶贝宫,有些惘然,多知道了他们随便的一句话,原来都是有着很深刻的含意。

    “那你应该是赚才以。”叶枫机械的回答道:“怎么会赔”?

    “我在跌到最低的时候,斩仓了。”沈阳苦笑道,有如那个挥泪斩马禀性諰的诸葛亮,悔不听刘玄德的临终遗言。

    “哦。”叶枫才明白他为什么这种表情,“那绿岛呢?怎么样?”

    “昨天上午本来是涨一点,我以为要翻本,就继续持有呗,滑想到下午直接高台跳水,跌停了。”沈阳继续笑,笑的叶枫心里没底,忍不住问道,“你跌之前卖了?”

    “没有,我在跌到了一半的时候,用斩红太阳的钱,又全部补上了。”沈阳说的很镇定,“这种补仓方法,听专家计算成本说,是很正确的。”

    叶枫有些头痛,心中只是想,如果专家都是万分百正确无误的话,他也去炒股了,何苦那么费力的去演讲赚那个小钱?

    “那个紫光。。。。。。”

    “那个紫光摩托我持有了。”沈阳一脸的兴奋,“股神,我还是听了你的一句话。”

    “紫光摩托怎么样?”叶枫有点心中打鼓。

    “昨天小幅上扬,今天未开盘昵,还不知道。”沈阳终于叹息了一声,“股神呀,你三只股票说的真准呀,只不过你这种算命的方式推测涨跌,我真的没有见过,我才发现你是个绝世高手呀,深藏不露的那种。”

    “啊。”叶枫有些惭愧,“其实这个也说不准的,我是运气好而已。”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沈阳连连摆手,一把拉过了叶枫,“股神,再过来看看,再过来看看。”

    许舒婷今天没有来,打电话通知沈阳,让他负责一下公司的正常动作,沈阳不知道许舒婷因为什么,突然变了个性格一样,不是成天坐镇,他现在大权在手肆无忌惮的,所以炒股炒成了职业。

    “我是运气。”叶枫笑笑,不过还是坐下来,其实他没有坐下来之前,已经知道沈阳一时半会儿没救的,不过还是装作认真的看了两眼,还是苦笑。

    “股神,你不是说什么否极泰来,物极必反,我的绿岛昨天都跌了,今天应该涨了吧?”沈阳满怀期望。

    叶枫看了半天,就像医生面对病人一样,只是考虑怎么说的委婉一些,“沈总,物极必反的含意你了解吧?”

    “明白,怎么不明白,如果在股市中说,今天跌停的话,明天多半就会涨的。”沈阳其实对自己的股票还是信心踌躇。

    “啊,这个呢,不能这么说,”叶枫耐心的解释,“这个反呢,是指事物发展到了极点,不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你,你明白不明白我的意思?”

    沈阳双眼有些发直,“股神,你难道是说,我的绿岛实业现在还没有跌到尽头?”

    “沈总,你太聪明了。”叶枫笑了起来,满是敬佩的,本来不知道如何解决的问题,让沈阳自己解决,实在是再好不过,只是他才一站起来,就发现不对,慌忙问道,“喂,喂,沈总,你没事吧?”

    沈阳再次晕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