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二节 实事求是
    叶枫终于发现有些事情,看起来挻简单,其实很复杂,复杂的你发展经济能用简单的方法去解决。

    “姐夫,什么也不说了,真的,我真的很感动,”姚君武表情有些夸张,就差哗哗的,“我一直觉得这世上世风晶下,物价飞涨,良心的价位已经和猪肉价格背道而驰。

    ”啊?“叶枫愣了一下,以前都是他绕的别人找不到北,却没有想到姚君武有庞士元的外貌,却有毒害诸葛亮的口才,这句话下来,叶枫竟然被他说的无处下口,他想了半天,良心到底和猪肉有什么内在的联系呢,哦,多半可能是人心都是肉长的缘故吧?

    “可是姐夫,你真的让我看到了男人的希望。”姚君武一口一个姐夫叫的那个勤,勤的叶枫身上直起冷疙瘩,“你平白花了四十万,要是别的男人,肯定要有所回报的,说句实施,男人这点花花肠子你我都明白,人帮助我姐姐,肯定是对她有好感,只要是男人,就会知道。”

    叶枫本来想否认,我其实只是想保住这个饭碗,帮你姐姐只是因为猪肉上涨的太快,和工资不成比例,听到这里,连否认都不敢了,这会儿否认,无疑就是否认自己是个男人。

    “其实君武,”抓住姚君武喘气的功夫,叶枫缍插上一句话,“我涡有你想像的那么伟大。”

    “你别说,”姚君武笑了起来,“我一开始真的不看好你,我以为你缠着我姐姐,多少是因为她是个老总。”

    “不是。。。。。。”叶枫只能再次纠下正,怎么话都是那些话。让姚君武说出来完全不是那个味道,自己缠着他姐姐,这从何说起呢?自己不过是奉命行事吧?

    “我知道你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是老叫,”姚君武直接把驴唇接到马嘴上。嫁接术的巧妙堪称一绝,“你这人怎么说呢,开始看觉得不顺眼,但是看久了就是金玉在外,不对,是败絮在外,金玉其中,你说说,你为了我姐姐花了四十万,功成身退。连个感激都不赚。又向我这个小舅子摊牌,一丝功劳不占,现在你这种男人,默默的为着喜欢的人奉献,真的是比大熊猫还稀少,姐夫,你说我这番话在不在理?”

    叶枫脑袋有西瓜那么大,“那个君武,事情。。。。。。”

    “算了,我什么也不说了。姐夫,”姚君武摆摆手,这话刚才他就说过一遍,只不地不多地结果却是说的比谁都要多,“我支持你,无条件的支持你,厂子还有话,我得去忙。你记得呀。我支持你。”

    他这倒是说走主走,叶枫话未出口。人未出手,姚君武竟然只剩下个背景,转瞬就和黄鹤一样,随白云而去,叶枫呆在那里,有些纳闷,不对,事情有些不对,为什么发生的一切并没有按照他预期的走呢?

    想了半天,姚君武地话句句听的明白,可是叶枫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大的转变,好像比媒婆还要热心,想不明白的事情,叶枫从来不再多想,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身国平的方向走去,人家是赔本赚吆喝,自己倒好,钱沿有花出去呢,吆喝比喇叭还要响亮了,他有些心事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姚君武又众街道的拐角走了出来,望着叶枫的背景,有些苦笑,“姐姐,我能做到地就是这些,希望你们能和老妈说地一样,一定会幸福的。”

    叶枫没有天通耳,听不到姚君武的喃喃自语,回到公司的时候,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有些头大,实际上他屁股没有坐到椅子上,就已经看到大空坐在办公室里面,正在和沈阳打的火热。

    沈阳三年名企的经验,显然知道名声的重要,名声不值钱,但是名声却是捞钱的基础,有名了,就不怕没钱,他和s造型的芙蓉姐姐相貌不同,想法却不是差,难得许总不在,他对于贾大空展示了良好的地主之谊,想着如果真地能上报,怎么说,再开履历也有光彩的名人访谈一笔。

    “叶先生,早呀。”贾大空对于沈阳那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眼光一直望着门口的方向。看到了叶枫,马上站了起来,抛下沈阳的一帘幽梦。

    “早”。叶枫看了一眼窗外,日头不是三竿,而是撑竿跳一样的远远挂在当空,吃饭当然还早,起床而言,就晚了一些。

    只不过二人毕竟是酒桌上的交情,伸掌不打笑脸上呢,叶枫不知道贾大空还要过来挖掘什么,自己怎么应对呢,不如把地姚君武说的再说一遍,可是这要征询许总的同意。

    不等他想出主意,贾大空已经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眼前同时出现了贾大空地笑脸,还有出现地就是一份报纸,“叶先生,这是你新闻报道,我这次可是认真地,完全是按照事情真相写的,请你过目。”

    他说话的声调是恭谦地,显然还是把叶枫当作了贵族处理,虽然这个贵族多少的有些贫民化,只不过他说话的口气好像他以前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是按照假大空的方式进行处理。

    叶枫无奈的接过报纸看了一眼,饶是脸皮足够厚,皮下组织也有些发热,他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了贵人,当然是昔日日不落帝国的贵族,而不是皇上选妃的贵人,叶枫记得自己证好像是大陆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侨居海外的,他的爷爷好像变成了海陆空三军的总司令,昔日在诺曼底登陆和米利$*8226:邓普赛总指挥都有过关系,他是世袭的爵位,如今是个天才。

    这个贾大空写出这东西显然是有根有据,他的根据就是直升飞机,金色的马车,能出海的游轮。这三样不海陆空,那还什么是海陆空?至于诺曼底登陆也很简单,这个地球人都知道,有各名度,不是前段时间有个很热地电影。叫做拯救大兵,大家因为这个,对诺曼底更加熟悉了,我只是说他祖辈和米利$*8226:邓普赛总指挥有过关系,至于什么关系,谁有耐心,谁就去查好了,贾大空一点不担心自己说的被揭穿,有的时候,揭穿了反倒更好,记者最多是个无奈。被欺骗的对象,一份报纸,再次销量,那才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

    叶枫看到米利$*8266:邓普赛总指挥这里的时候,脚面都有些发热,却还是舒了一口气,贾大空没有把他家和艾森豪威尔或者是蒙哥马利扯上关系,那已经是很实事求是的报道,他硬着皮拿着报纸遮着脸,感觉到四周都是窥视寻求窨的目光。沈阳看了,艳羡的眼珠子都快如出膛子的子弹一样,对叶枫说话的口气也笼罩一层尊敬的气氛,“叶总,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多光辉精练,你这个又低高,从来不和别人说。”

    “你看叶总看地多得意,都舍不得放下呢。”吴虹一旁接了一句。先贬后扬。“叶总以前可是个很有修养地人。”

    想起了叶枫和自己一块在食堂吃着豆腐的时候,吴虹看了今天的报纸。几乎以为是在做梦。

    叶枫想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可是望着贾大空的殷切的目光,只是勉强的笑了下,这落在贾大空的眼中,当然又是莫测高深,“叶先生就是这样,其实有素质的贵族都这样,有修养,低调。”

    继续往下看几眼,叶枫叹息了一声,几乎想拎着贾大空的衣领问一声,你脑袋里面到底是什么,浆糊吗?

    贾大空吹嘘叶枫是天才,把几个商人成功的经验成功的转移到叶枫地身上,稍加改头换面,比如说他第一笑生意就是做了废纸的生意,从别人忽略的小角落,找出了大商机,轻松的赚了几百万美金,张发财如果看了这则新闻,多半也会羞愧,原来自己的得意事迹竟然是抄袭叶枫的保险单,以后的报道越来越离谱,原来自己的得意事迹竟然是抄袭叶枫资股市,这时显示了天才的一面,他投资地股票毫不例外地都是极具投资价值,火箭一亲的飙升,被华尔街评为商界的奇才,当然这些都是国外的股票,一般人都不知道,中国的股市运作并不成熟,也容易被揭穿,所以暂时先拿国外的充充数。

    贾大空在这里显示出了以假乱真的能力,也知道这种新闻通常引出的,都是一堆惊叹号,还有老面九茶余饭后的谈资,涡有前会认真的去计较,而且就算计较,现在网络的新闻真真假假的,又有谁能辨的清叶枫在股市赚得钵满盆满后,抛却了万贯家财,重新来到了s城,开始了白手起家的生涯,叶枫看到这里的时候,怀疑报纸上的那个叶枫不是自己,自己很正常的,打防结合上说的好像有妄想症,神经病的。

    “叶先生,这个报道还算属实吧?”贾大空咳嗽了一声,脸上多少有些得意,根据报社的可靠消息,这份报纸的销量涨了三成,虽然不敢说完全是自己的功劳,地也是**不离十的。

    叶枫也咳嗽了一声,觉得嘴唇有些发干,嗓子有些发咸,该死的天气,好像要感冒了,叶枫安慰着自己,自己处事不惊,应该没事的,最后扫了一眼最后一段,又差点想要一头撞死,上面写着叶枫明里是从基层做起,其实是大s城的房地产发展,最近又有意在几个楼盘投资房地产,各大开发商知晓,纷纷主动上门联系,请他做楼盘代言人。

    放下报纸的时候,叶枫想着自己租的地方,多半也会升值,租金如果上涨的话,对自己而言,还是不小的负担,这样一来,可真算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叶先生?”贾大空看着叶枫的脸色,推测着自己写的,到底有几分是靠边的。

    “嗯,你这篇报道,文笔不错。”叶枫坐了下来,“不过我这个人其实并不喜欢张扬的。”

    贾大空其实很想把叶枫从窗户口扔出去,你不喜欢张扬,你不喜欢张扬开着直升飞机过来,你不喜欢张扬,好像s城的街道变成了你一个人的专用道,你不喜欢张扬,大街上王子一样的驾几匹马溜着玩?

    “其实我这也不过是实事求是,叶先生。”贾大空揣摩不透叶枫到底怎么想的,难免惴惴。

    “啊,那你希望我现在干什么?”叶枫有些无奈,否认的话都没法出口。

    “是这样的,主编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很好,但是觉得叶先生这样的人物,如果不给我们签名留言的话,那实在是遗憾万分的事情。贾大空掏出了纸笑,满怀期待。

    “原来如此。”叶枫不知道这场闹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收场,却多少有些厌倦,拿起笑的时候,问了一句,“贵报的销量不错吧?”

    贾大空脸色微红,“小报纸,勉强糊口而已。”

    叶枫心中他稍安,觉得影响应该不大,这都是因为事情关系到切身的利益,所以觉得天大的事情,中国每年富翁榜都是层出不穷的,老百姓看了,还不是一笑了之,没有卫生纸了还可以替代一下呢。

    “写什么?”叶枫掠过了笑,比划了一下贾大空三个字。

    “叶先生是个天才,当然想写什么写什么,不过我们还指望叶先生的这支笔吃饭,所以请那个叶先生。。。。。。”贾大空笑了笑,含意万千。

    叶枫叹息一声,提笔龙飞凤舞的写了四个字,为民喉舌,内心有愧的签名落款写了个叶枫,感觉好久没有动笑,字竟然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贾大空看了一下叶枫的字体,铁钩银划的苍劲有力,倒有些肃然起敬,现在电脑普及了,很多人等都不会用的,看起来光鲜的一个人物,写出的字和狗爬的差不多,本来这个签名还多少有些考究一下的味道,可是这人又看出来叶枫的内涵绝对不错,沈阳看到叶枫的字体,也有些自惭形秽,暗自想到,这小子看起来什么不是,没有想到什么事情都是提得起,放得下,自己原来真的看走了眼,叶枫这小子,真的不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