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一节 弄巧成拙
    百分之九十五的几率,和百分之五,其实有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叶枫明白这点,威廉博士孔明折,二人彼此相望,心照不宣的笑笑,不过这个几率却让许舒婷心中大定,她对于威廉博士向来都是有种敬畏的感觉,这就是鸿门宴中说的一样,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病人都是叫花子的命,中吃残羹冷饭,没有资格点菜的,正常的情况下,哪个医生主刀是医院做主,而不是病人做主。

    可是叶枫一业,好像完全变了模样,威廉博士口中的几率,再加上他对叶枫的态度,让许舒婷对这场手术突然有了信心,她不知不觉的发现,看起来叶枫好像永远的无足轻重,可是有他没我了在场完全是一样的感觉,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这是运气的成分居多,可是现在好像多少有些觉得,叶枫其实是个有能力的人,他上,可是关键的时候,能够独当一面无疑是他。

    “谢谢。”叶枫用力的握了握妻廉博士的手,没有像其他的病人家属一样,塞个红包上去,“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威廉博士笑笑,也是和叶枫握了一下,这才抽出手来,摆摆手,“叶先生,完全不用,我这也是我别人的情,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倒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叶枫凝望着他的眼镜,“请说。”

    “我是国际最好的脑科专家之一,”威廉博士说这个好像不是为了炫耀,“我同时对心理疾病也有很深的钻研。”

    “威廉博士,你想说什么?”许舒婷忍不住发问,难倒母亲不但是脑袋有问题,心理也有问题?

    “哦,我不是指张女士。”威廉博士笑笑,“我是说叶先生如果有朋友有心理疾病,可以找我看看。”

    许舒婷有些许不满不能表露出来的,心中只是想,你这不是咒别人吗,她的目光只是落在了威廉医生的身上,没有注意到许母脸色变了一下,只是望着叶枫。

    “哦,那好。多谢。”叶枫回答的中规中矩。

    威廉博士点点头,”叶先生,那我去忙了。”

    “好的,再见。”叶枫笑了笑,等到他消失不见地时候,这才转过身来,“伯母,看来这次手术成功的希望很大。”

    众人都是笑,心情复杂,只是姚鵘牙望着准姐夫。来了一句,“姐夫,你不错呀,谁都认识。”

    从许母被推进手术室,到手术灯灭,许舒婷一直抓住叶枫的手,牢牢的,话不算多,胜过千言万语。

    叶枫坐在手术室外,很沉稳的样子,多少给许舒婷带来的一些安心,“叶枫,灾个威廉博士你认识?有名吗?应该没有问题吧?”

    她连一串的问题让叶枫无从回答,生怕真的有问题,许舒婷会找自己拼命,姚君武也是很紧张的,却很男人的说道:“我们是尽人事。安天命,姐夫已经尽力了,他又不是医生,能做到的都已经做到了。”

    他说到姐夫地时候,看了一眼叶枫的脸色,看到他向自己善意的笑笑。也是回之一笑,心想叶枫看起来其实和自己差不多,一点都不纨绔,目光不疑难问题的略过姐姐和叶枫相握的双手,有些苦笑。

    许舒婷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有些望了一眼叶枫,“对不起,叶枫,我对你的要求实在太高了一些。”

    “没有关系。”叶枫笑笑,很是善意的样子,抬头望向了手术室的那盏灯,觉察到姚君武望向了自己的眼神,其实本来想说,许总,你妈在做手术,我们不用做戏了,可是他看到许舒婷有些焦虑地眼神,有些憔悴的面容,知道她最近多半也是休息不好,一时倒也不忍抽回手掌,手术结束后,这场演戏真的能马上结束吗?叶枫也不清楚。

    手术室门打开的那一刻,许舒婷霍然站起来,才发现手心满是冷汗,终于松开了手掌,冲到门口,看到威廉博士的那一刻,竟然忘记了问话,只是紧张的盯着威廉博地眼睛。

    “博士怎么样?”叶枫代替她问了一句。

    威廉博士摘下了口罩,看起来精神倒好,“手术成功,现在病人还需要密切观察三天,我预期72个掌上电脑内能醒来。”

    “真的?”许舒婷感觉浑身有些发软,差点坐在了地上,转瞬感觉是对医生不的信任,补了一句,“那多谢威廉博士。”

    等到威廉博士走了之后,许舒婷再次握住了叶枫的的和,满是感激“叶枫谢谢。”

    叶枫笑笑,“老人没事就好。”他只是等待许舒婷的下方,叶枫我们地协议至此为止,你可以走人了,只不过许舒婷显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梦呓者不在乎那个协议,听到身后的声响,看到母亲被推了出来,双目紧闭的,想要叫一声,却又怕什么,一直跟在病床的后面,等到忙忙碌碌完成后,隔着窗户望着母亲,心中不知道悲喜。

    “许总,我。。。。。。。”叶枫不知道不觉的恢复了称呼。

    姚君望了他一眼,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许舒婷望了叶枫一眼,觉察到称呼的改变,愣了一下,终于想到了什么,犹豫一下,恢复了称呼,“叶枫,谢谢你。”

    “不用客气。“叶枫只好把客气重复了一遍,“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的。”

    “哦,那你回公司吧,我在这里再看看,君武,你也回去吧。妈没有醒,我一个人就行。”许舒婷恢复了老总地气派。

    看着叶枫没有动,许舒婷看起来有些疑惑,“还有什么事?”

    “没什么了。”叶枫摇摇头,转身离去。姚君武看了姐姐一眼,目光复杂,望着叶枫已经走远,“姐夫,等等我,一块走。”

    叶枫扣到姐夫两个字,身形凝了一下,姚君武跟上,一把抓住叶枫的手臂,“走吧。”

    许舒婷目光只落在叶枫的背影上,好像再也看不到以往的懒散,良久才转过身来,目光落在母亲地身上,喃喃自语,“妈,你快好起来吧,你病好了,可以告诉我,以后怎么做。”

    “姐夫。”姚君武倒是称呼没有改变。“这段时间,你真是受累了。”

    叶枫看着姚君武,好像感觉到有点陌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或许也不想搞懂他在想什么,他在游轮子上。和许舒婷说过自己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又当作没事人一样?

    “君武,这些,这些都是我应该做地。”

    姚君武笑笑,“姐夫。。。。。。。”

    “等等。”叶枫停住了脚步,打断了他的话,“君武,我想和你说一声,我不是你的姐夫。”

    “订婚了,还不是吗?”姚君武笑容并没有消褪。

    叶枫看了他良久。本来说大家不用演戏了,难倒不累吗?我做到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无论我是什么人,看到别人有困难。能帮我就不会袖手,而不会是因为你姐姐的原因。话到嘴边却只是道:“我和你姐姐不过是假订婚。”

    “哦。“姚君武表情多少有些错愕,感觉到这个花花公子好像真的和别的有些不同,许母涡有告诉女儿关于叶枫的事情,对于儿子却多少主及了一些,而且很肯定是说,小叶不是坏人,他不是纨绔子弟,他是个奋发向上的人,姚君武不以为然,却已经多少改变了初衷,只还是对姐姐隐瞒了这件事。

    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感情和意志很难控制,姚君武的态度孔随着母亲的劝说而改变,他没有从姐姐那里得到明确的答复,却中叶枫这里得到,但是听到的那一刻,多少有些怅然,当然这种怅然是为了姐姐。

    ”伯母病了,不肯动手术,因为你们的缘故,”叶枫缓缓道,少了一分糊涂,多了一分清醒好像一夜之间脱胎换骨,“伯母是个好母新,因为承诺是你爸的嘱托,虽然你是她亲生地,可是她也关心你姐姐的终身大事,你姐姐终身一身,她不放心做手术的,怕做了手术,会醒不过来,所以你姐姐找我演了这出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让伯母安心的做手术,现在伯母手术既然做了,那我们的这场戏就可以落幕了。”

    叶枫一口气说了出来,觉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时也舒了一口气。

    “哦。”姚君武望着叶枫,也感觉到这人好像变了一些,真诚依旧,可是好像人糊涂了一些地样子,其实人在世上,聪明就是糊涂,糊涂反倒,姚君武不知道怎么想到了这个理论,觉得以后还要劝劝叶枫,你以前那样,其实不错的,“你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包括你对我姐姐的感情?”

    叶枫愣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姚君武的肩头,“君武,这扯不到什么感情纠纷,这只是助人,我想你姐姐肯定也知道这点,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地话,最好问问许总,还有,你说的不错,这一切都是在做戏。”

    “包括你的家世?“姚君武突然问道。

    “嗯,”叶枫点头。

    “可是你做戏未免做的逼真一些,”姚君武有些冷笑,“我可听到赵品说了,你是叶家的公子哥,那艘游轮都是你叶家的产业。”

    “既然是演戏,当然要逼真的些。”叶枫笑笑,“如是连你也骗不过,那还演什么?”

    他半真半假地一说,姚君武疑惑了起来,“可是那排长很大,你花了多少钱?”

    “大约四十万吧。”叶枫沉思了一下,好像在计算数目,“我动用了来到开拓者后的全部提成,虽然豪华了一些,但都是租借,所以也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多。”

    姚君武有些迟疑,“你的提成,你是你你自己掏钱,花钱摆谱,只是为了一个假订婚?”

    “不错,钱赚了就是末花地,不然嫌了干什么?”叶枫总是能冒出来一两句白痴哲学。

    姚君武突然握住了叶枫的手,竟然有些感动,“叶枫,你真地是个好人。”

    叶枫愣了一下,感觉到自己好像蒙尘的明珠,可能头几天秋末风大,让风吹了蒙尘去,露出了光华,这不时的被有慧眼的发现,竹筠当然算上一个,如今算上一个,自己是个好人?叶枫有些苦笑。

    “算不上什么好人,能帮的还是会帮的,钱这东西,不就是花的。”叶枫觉得自己和贾大空一样,好像把四大银绑在了裤腰带上,隋朝可能撮,只不过贾大空花的是真金白银,他花的是子虚乌有,四十万还是好好的落在口袋,只动了站行,如此事无关。

    他对姚君武撒了个不是谎言的谎言,因为他已经决定斩断这场订婚给自己带来的迷惑,所有的一切,都和订婚一样过去吧,包括自己的身世。

    “姐夫,你对我姐姐真的没说的,”姚君武还是握着叶枫的手不放,感激和口水一块喷了出来,称呼还是没有改变,“等等,你别忙着制止我,”看着叶枫好像要纠正自己的称呼,“你说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花了四十万,他想证明什么?

    “啊?”叶枫才发现有的时候好像不是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说真话不见得能解决问题。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姚君武得不到回答,意料之中,“谁花有谁知道。”

    叶枫想说我也知道,姚君武又是打断了他的话,“订婚是假的,我并不否认,可是这假订婚之中,还有着不为虽人发现的真情,是吗?”

    “可是。。。。。。”叶枫想说,可是这真情不见昨是你想象中那种。

    姚君武又打断了他的话,“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叶枫忍不住问道:“那你知道什么?”

    姚君武笑了起来,“我知道的是现在还得叫你姐夫,直到姐姐不让我叫为止。”

    叶枫愣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