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十节 洗心革面
    每个人都有秘密,只不过有的是幸福的,有的是不算幸福的。

    幸福的秘密每次夜深人静回味的时候,都有深秋高台跳水时的战栗,身心都会为之颤抖,不幸福的秘密回想起来也是一样,只不过十米高台下的水池,正巧今天没有水。

    叶枫有秘密,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觉得熟睡都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他这一段时间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可是他不见得比猪幸福,只觉得自己是个很坏很坏的人,做了很坏很坏的错事,有的错事可以弥补,有的,做错了一次,很难加减,他知道,自己多半就是后者。

    听到方竹筠低低的声音,叶枫觉得心口一阵抽紧,那幅眼镜呆以掩盖他的内心活动,可是他知道,方竹筠是个细心的姑娘,她可以我解别人的内心。

    “我有的秘密就是最近赚了几十万,这个我好像没有告诉你。”叶枫觉得自己的笑容很僵硬,硬的自己要用手揉一揉,才会舒展。

    “我说的不是这个。”方竹筠望着他,“叶枫,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我有本事?”叶枫看了看自己双手,十指细长,宛如钢琴家的双手,别人看他的这双手,很难相信他拳可以把别人的肋骨打断,“竹筠,你是对我说话吗?不是吧?”

    叶枫很想说。竹筠,你找错了人,可是望着方竹筠的目光,叶枫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

    “你不用隐瞒了,我不会对别人揭穿你,也没有必要揭穿你,再说就算说了。又有谁会相信呢?”方竹筠叹息一声,很劝很淡,她坐在叶枫地床头,整整了一下他的枕头,“你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因为你不想让别人发现你的秘密。你喜欢帮助别人,可是总是默默无闻。”

    “竹筠,”叶枫笑了盐业,好像伸手想要摸摸她的额头,“是不是病没好。说的话我怎么都不懂?”

    “自从你来了之后。我晚上很少有熟睡的时候,”方竹筠轻轻的说道,回头望了一眼邓莎的房间,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这些话她不想让邓莎听到,这也是她的秘密,她和叶枫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多半是我的呼唤声太响,”叶枫好像有些脸红,“我有的时候,睡的真的很沉。和,和木头一样。”

    方竹筠望了他半天,“你不是睡的很沉,你睡觉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其实你根本很少在这里睡,很多时候,你都是独自出去,快到清晨才回来。”

    叶枫愣住。

    “我不是有意监视你的行踪。”方竹筠垂下头,“我晚上睡地不是很熟。你虽然轻手轻脚地出去回来,我还是能够听到。”

    叶枫有些苦笑,说不出话来。

    “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方竹筠笑了笑,“别的男人,如果这么晚出动,难免让人觉得去做坏事,可是我知道你不会,你是个好人。”

    “你不要总戴着有色眼镜看我,”叶枫有些苦笑,“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什么好人,笔竹筠,你才是的,我。。。。。。”

    “我就说一次,”方竹筠伸手止住了他的下文,“我说出这些其实只有一个意思,叶枫,你明不明白?”

    “什么意思?”叶枫想过八百个念头,不知道她是要加房租,还是要减房租,其实他不是不知道房价,也不是不知道方竹筠的照顾,可是人只准备走的时候,无声无息的把房租补上就好,推推攘攘的客气,他不习惯。

    “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要小心一些。”方竹筠站起来,走出去的时候说道:“也有人在为你担心。”

    叶枫等到方竹筠走了很久,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换一种方式来帮人,让别人不担心的那种?

    掏出了npc,他按了一下通讯按钮,等了半晌,那面无人接听,他好像若有所悟,缓缓的放下了npc,记得叶贝宫的承诺,让他做个平常人,那么隐者和叶贝宫,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叶枫想了一晚上,竟然发现没有头痛,早上起床的时候,神清气爽,三人一个不差,头一回坐在饭桌前吃早饭,邓莎有着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等到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叶枫已经吃完了早餐,打个招呼,冲出了房门。

    三人好像都忘记了昨天的事情,可是双都知道,昨天的那一幕,谁都无法忘记。

    叶枫一帆风顺地来到公司,竟然提前几分钟,正要把有限地精力投到无限的事业上地时候,一改颓唐气息,洗心革面,手机又响了起来。

    本来以为是麻全和来电话,商量去哪里吃饭,叶枫也准备上公司露个面,然后就去长生阁坐镇,可是看了一下号码,叶枫望了一下公司,发现许舒婷不在,旁人的目光都是游离不定,有如闪电一般,你发现的时候,已经不见。

    “啊,婷婷,什么事?”叶枫尽着未婚夫的义务,看到张小娟托腮看着自己,一脸崇拜的样子,慌忙换了个角度。

    “妈今天动手术,阿枫,你再忙,今天也要过来看看。”

    许舒婷声音多了一分柔软,只是听口气好像许舒婷母亲就在身边,叶枫才这么推测的时候,就听到许母的声音隐约从话筒那面传了过来。“婷婷,我动手术,要那么多的人干什么,小叶忙民。就让他忙,他忙还不是为了你和公司,你们都在这里,是你能主刀呢,还是叶枫能打麻药?”

    许舒婷“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叶枫就在这面也被笑声传染,觉得许母无论如何,精神状态还是不错的,“好的!我马上就到。”

    叶枫当然还不知道,许母已经和叶贝宫达成了默契,许母相信人定胜天的道理,女儿一直没有和她解释叶枫的事情,她也就装作不去问,两个每次谈到订婚的时候,都是不知不觉的岔开叶枫的家世,许舒婷是拿不准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又真地不想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她觉得自己如果反复的询问,看起来好像真的把这当成了真的,会不会引起叶枫的反感,或者是尴尬?许母试探了问了一下,隐约知道女儿不知道叶枫失忆,她不开始犹豫是否让女儿知道叶枫是失忆,这对许母来说其实是个难题,如果说失忆,就要引起前面的一段纠葛,婷婷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许母犹豫再三,觉得还是要等一段时间再说的好,等到女儿真的觉察出叶枫的好,多半了会详解以前他的错事,现在地叶枫和以前,只能说算是两个人而已。

    来到了医院,姚君武也在,给人地感觉是许母是许舒婷的亲妈,而是他的后妈。但是这不能代表他不关心母亲。很多时候,男人的关心。只是默默的,不宣扬的那种。

    “姐夫,最近很忙吗?”姚君武笑着问了一句,带出了许母的笑容。

    “伯母,你不用担心,手术一定会成功的。”叶枫叫妈不习惯,叫伯母倒是叫有模有样,“我最近有点忙,来的次数就少了些。”

    许舒婷望了他一眼,这次没有把他单独出去开小灶,“阿枫,公司那面怎么样?”

    “一切正常,对了,都在医院了,都不要再谈工作地事情,婷婷,你这点不好,工作太拼命。”叶枫正常的提出了善意的批评。

    许舒婷好像有点娇羞,笑了笑,扭头望向了母亲。“妈,你看他还没有娶我过门,就开始这么管我,那如何了得?”

    叶枫想要去撞墙,觉得许总不当演员,去当老总实在有些可惜,许舒婷却多少有些疑惑,听弟弟说,妈当初上游轮的时候,就被单独带到一个房间,后来又和叶贝宫一块出来,显然是叶贝宫单独和妈妈进行了一次谈话,他们谈论了什么,让母亲由悲观变得乐观起来,许舒婷想问,却是因为顾及太多,只能装作了然于心的样子。

    三人都是清清楚楚的稀里糊涂,但是有一点许舒婷倒可以肯定,叶贝宫为母亲找了最好的医生,医院还是原先的那一家,但是主治医生完全换了新地面孔,许舒婷本来还在认为,病人做手术之前,再换医生,多少有些不好,但是等她有一次看到,就算是院长,对于新来的医生都是客客气气的,不由换了念头,唯一没有换地就是给妈找的一个特护,小姑娘别的地方不见得好,消息比中央情报局还要精通,她说这次给许母主刀的医生是从国外请来的,在英国和美国都有很大的名声,为了许母尽量不转院操劳,却除焦虑,前几天,不动声色的拉来了一些进口的设备,绝对隐秘,听说设备要几千万,就算运费都要几百万叱,小姑娘说的很有效果,仿佛她是医院的副院长一样。

    小姑娘说这里的时候,望着许舒婷都是一脸的尊崇,多半是以为刀子是哪个高官的子女,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排场,侍奉起许母更是尽心尽力的,如今已经和许母打的一团火热,和她的亲生女儿一样,机会都是自己找出来的,有了要抓住,没有也要创造,小姑娘从最底层做起,当然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这个道理。

    许舒婷听到这里的时候,心中有种惶惶然的感觉,对于叶枫的所作所为,她只能有原则的认可,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这次无论如何,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母亲好,可是他万一真的把这订婚当作真的怎么办,现在没有人怀疑这是假订婚,妈也是确信不疑,想到这里的许舒婷,内心有些颤栗,又有些期盼,转瞬又是化成了一声叹息,自己欠叶枫的,顺其自然吧。

    病房门响了一下,一个中年医生站到门口,金发碧眼,鼻子突兀而出,身材高大,许舒婷见了,暂时把心事放在一边,站了起来,“威廉博士,要动手术了吗?”

    “不错。”威廉博士说的中国话比某些中国人还要地道,“我们现在需要准备一下,许小姐,现在需要你们家属在手术单上签字。”

    “哦。”许舒婷虽然知道这是必要的程序,还是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叶枫,“阿枫?”

    “威廉先生?叶枫这次表现的倒镇静,伸出手来望着威廉博士,硬朗博士打量了他一眼,有些迟疑的问道:“这位是?”

    许舒婷有了一丝疑惑,难倒这个是叶枫父亲找来的医生,竟然不认识叶枫,虽然这也正常,多少还是让她有一丝不安。

    “我叫叶枫。”叶枫这一刻沉着冷静,有些出乎许舒婷的意料。

    “叶枫?”威廉博士眼前一亮,“你姓叶,那么请问,叶贝宫先生是你的什么人?”

    叶枫这次犹豫了一下,“是我父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威廉博士本来表情很严肃,突然脸上暖意十分,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叶枫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态度多少有些前倨后恭,叶枫却同有多少诧异,望了一眼许舒婷,替她把想问又不敢问的话问了出来,“请问威廉封开,这次手术的成功性有多大?”

    “这么嘛,”威廉博士多少露出了一点为难的神色,这让许舒婷心中一沉,“没有任何事情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算是一个国家发射卫星,经历过无数次的准备,还是有失败的时候,人体的大脑是人体最精密的部分。。。。。。”

    “我只想知道概率,”叶枫笑了起来,“其实风险我们都知道的。”

    “我只能说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把握,”威廉博士也笑了起来,耸耸肩膀,“可是我能保证,我会用百分之百的努力和准备去做这个手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