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九节 以德服人
    “邓莎,到底怎么回事?”方竹筠急到现在,反倒急过了头,有种急不起的感觉,她能做的事情已经做差不多,巡逻大队的还是和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样,看起来有点影子,实际上永远触摸不到,叶枫去的方向却也没有什么骚动,发生什么四十万引发的血案,直到现在她才想起来询问邓莎为什么欠了别人的钱,足足的有三十万之多。

    “什么怎么回事?”邓莎很为叶枫担心,担心他会回不来,那么自己好不容易碰到个大款,不又是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叶枫如果知道发她这个想法,多半会臭骂一声,死八婆,亏我还在为你解除后患,我这是遇人不淑的。

    “你怎么会欠别人三十万?”方竹筠问道,同时在想,叶枫做事稳妥,他让自己在这里等着,一定是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他又从哪里能找出三十万?

    “不是我欠的,不是我。”邓莎满脸的委屈,“前几天,我认识了一个人,本来以为他是富家公子,很有钱,在我面前也是很阔绰的样子,我就和他交往起来了。”

    “你应该说你就和钱交往了起来吧?”方竹筠冷冷的说道。也觉得自己遇人不淑。

    邓莎脸色微红,本来安慰方竹筠一句。叶枫没事的,你放心,他是大款,可是这个消息现在还是不能放出来地,“可是我没有想到他是个骗子,专门骗女人的骗子,”邓莎恨恨说道他说他爹是什么军区的首长。他妈是什么公司的总经理,让他从政,出国留学,可是他不喜欢,他只想做生意,他来到了这里,有几个认识的朋友,就想做点生意,赚了钱告诉他父母,他是做生意的材料。”

    “然后,他就管你借钱做生意。你没有钱。就联合你去借钱,你就信了他,跟着他去找高利贷,按手印,做担保,结果他就消失不见,所有的债务都是你一个人在坑?”方竹筠冷冷问道。

    “竹筠,你怎么知道?”邓莎楞楞的问道。

    “我的大姐,这实在是再拙劣不地的骗钱手法,你这都信?这让我很怀疑你的智商。”

    方竹筠疑惑不解。每次在报纸上,网络上,都能看到这种骗钱的方式,很多很多,多的让别人都认为是假新闻,无聊记者编造出来的,自己看到了,觉得那些人可怜。又有些可恨。可怜当然是因为他们被欺骗,可恨的是,他们实在是太容易相信人了,而被套牢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总爱贪图便宜。

    邓莎望了方笔筠半晌,“我现在说出来了,你当然知道这是个骟,这就是旁观者地道理,你若是深陷其中,也说不定会上当受骗地,你不知道现在的骗子有多狡猾,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表现的一个博士生还博学呢。”

    方竹筠摇腺状,‘我倒不觉得,我只认为,你不要相信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增贪图那些蝇头小利,就绝对不会上当受骗。

    “他们若是用美男计呢?”邓莎突然问了一句。

    “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先去了解他的心,”方竹筠缓缓道:“他如果心肠不好,长得如何反倒是不很需要的事情。”

    邓莎摇摇头,“竹筠,你这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看起来很超然,我只问你一件事情,如果叶枫有困难,向你借三十万,你会不会想办法去筹集?如果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甚至会像我一样的去借,去做保人?”

    方竹筠楞在那里,“当然,可是你地那个骗子怎么能和叶枫比较?”

    “因为你觉得你爱他,所以要以为他做一切的事情,”邓莎说话流畅了起来,“可是我当初我也觉得我爱他,爱就要牺牲,我也可以为他做一切事情,现在唯一的区别就是,叶枫并没有骗你,但是如果他骗你呢,你是不是也是和我一样惨的,成为被别人嘲笑的对象?”

    “啊?”方竹筠想了想,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邓莎的话听起来似是而非,半晌她才回了一句,“叶枫不会骗我的。”

    邓莎笑了笑,不再多话,心中只是在想,竹筠呀竹筠,你自以为很聪明,看人很准,却不知道叶枫已经在骗你了,看来我们彼此之间,也无非是五十笑百步而已。

    她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成功的说服自己逃脱了心理阴影,在她看来,叶枫很有钱,解决这个问题,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以后怎么把自己的形象改变一下,才是要紧地事情。

    “呜啦,呜啦”的巡逻车响了起来,方竹筠听到警笛的声音,回过神为,有些惊喜,不过已经很能淡,谁知道叶枫那面现在什么情况,才想到叶枫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站在了眼前,“竹筠,没事了,走吧。”

    “啊?”方竹筠望了一眼警车的方向,“叶枫,我报警了。”

    叶枫没有责怪,也没有惊喜,“不浒三杰已经走了,警察来了,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们怎么会走?”邓莎忍不住问道。

    “我说讲讲价,六千块干不干,他们说可以,总比没有钱的好,”叶枫淡淡的笑,“所以我支付了他们六千块,然后拿回了你的那张借据,买卖已经成了,他们当然走了。”

    “啊?!”

    二女都是有些难以置信,虽然是诈骗,四十万讲成六千的。这个叶枫看起来实在是个砍价的天才。

    “对了,邓莎,你欠我六千块。”叶枫还是实话实说,活动了下拳头,感觉到那个豹子头骨头还是很硬的。

    他透漏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说出自己和豹哥有些关系后,九纹龙看待他的眼神已经大不一样。他的那个豹哥当然和自己这面的豹子头大不一样,能和豹哥有关系的,就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得罪地起的,当然他不知道,叶枫的确认识豹哥,和豹哥的关系却不是他想像的那种,不过人过那么一句话,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用脚踹,叶枫和豹哥交过一次手。按照上面的说法,也算是很亲近的关系。

    九纹龙本来就是做着没本的买卖,和假大款勾结起来,摆邓莎一道,钱要到了算赚,要不到也不亏,只是费了一些功夫而已,他们虽然是向往黑社会的日子,还是惹不起黑社会,叶枫不软不硬地手段使出来。他们就已经觉得压力陡增,知道如果得罪了豹哥,他们三个就不用在这里再混下复查,九纹龙脑筋转地快,就要把六千块也还给叶枫,说是一场误会而已,大家不打不相识,这点我算是三个人孝敬豹哥喝茶的。

    叶枫叹息一声。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喝过这么昂贵的茶。那个豹哥真的是好福气,自己打了他一顿。倒还没有注意到他脸有这么大,主要是当时就奔他身上脆弱的地方用劲,不知道豹哥的肋骨被自己打断没有,他和善的婉言谢绝,他钱本来就是来的不明不白,花的也多少有些稀里糊涂,有了四十万在手,一时竟然有种暴发户的感觉,花几千块还是不肉痛的,遂只是挥了挥手,说这些钱你们留着吧,豹哥这个人,讲义气,只要你们心意到钱不钱的无所谓,自己下手重了一些,豹子头的牙齿都掉了两颗,真不好意思,这六千块就当给豹子头镶牙,装个烤瓷的,高档货的那种。

    九纹龙一笑泯恩仇,又察言观色的拍了拍叶枫的肩头,看到他没有什么反感地意思,微笑变成了大笑,豹哥有义气,手下的兄弟也是如此,大哥以后一定能够成为白老大手下的四大将,他当然不知道白剥皮和叶枫地关系,如果知道了,多半会用四大酱来形容,叶枫倒不是虞他们拆穿了自己的把戏,白剥皮虽然不放在自己的眼中,但是这种人物想要见到白剥皮,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由始至终,叶枫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九纹龙心中向往的黑社会发展,苦于提着猪头的不到庙门,这下是走过路不能错过,所以请教大哥贵姓,叶枫再黾他大哥的时候,他就执意不肯,说大哥你资格老,应该我叫你大哥才行,叶枫看到他的一脸褶子,一拉平原一样,松开了和梯田仿佛,有点为难,说那怎么好意思,你年纪大,就是大哥,那是当之无愧的。九纹龙连连摆手,说大哥见外了,这个大哥都是先入门的为大,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不就是比劳德诺小了几十岁,但是入门的上,所以还是大师兄,大哥你要是不认小弟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们三兄弟。

    叶枫真的看不起他们三兄弟,也知道他们认识邓莎,知道自己姓名那是迟早的事情,却只能说,我叫叶枫,你们想叫就叫吧,他当然知道九纹龙的意思,所以抢先一步说,豹哥最近比较忙,和香港那面的龙虎豹有点瓜葛,你们要想见,恐怕一时没空,再说豹哥不喜欢生人冒昧打招呼,你们要是有心的话,有空我给你们说一声吧,九纹龙大喜过望,连夸叶枫够义气,有大哥的风范,踢了地上的豹子头一脚,让他起来不要装死,赶快谢谢大哥给钱装烤瓷牙,林通这,比老婆被人抢了还要郁闷,挨了打之后,还要感谢人家,那真是欠揍的典型。

    最后的结局就是皆大欢喜,九纹龙走的时候,连连摆手,依依不舍,大有情人分手之前的缠绵,叶枫也是一步三回头的,等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撒腿就跑,他现在早已知道,有的时候,不必非要拳头来解决问题,当初他冲入白剥皮家里的时候,就已经是威逼利诱,白剥皮从来都是剥别人的皮的,自己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的,可是叶枫却活生生的让白剥皮吐出千万之巨业慈善事业,古人说的好,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哦,不是这句放在,应该是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简称因势利导,叶枫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起隐者也说过类似的话,什么劳心者汉人,劳力者治于人,想起很久没有和他联系,他是不是还在等自己的消息,远远的看到方竹筠的焦急,隔着几条街外都能感觉出来,叶枫又是心中一热。

    “啊?真的只要六千块?”邓莎莫名的惹出这种麻烦,没有想到竟然如此轻易的解决,这下真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六千块虽然不少,可是却已经比她预期的要好的多。

    “嗯,”叶枫点点头,“你是准备分期付款呢,还是准备一次性付清。”

    方竹筠却是默默的打量着叶枫,发现他全身上下完好无缺,多少有些诧异,看到巡警车例行公事的走了一圈后,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呜啦呜啦”的向远处开去,放下了暂时的心事,又多了另外一重心事。

    “我什么时候有过六千块,”邓莎摇摇头,觉得对于叶枫这样的人物,能赖就赖的,“要不我以身相许吧,不过那竹筠肯定不乐意。”邓莎看到方竹筠脸色一变,知趣的嘟嘴,其实这是内心的真实想法,如此一来,自己还算是因祸得福呢。

    “走吧,没事了。”叶枫笑笑,好像没有听到,他一直有这种选择性耳聋的习惯,听到应该听到的,漏掉应该漏掉的,只不过看着邓莎望着自己的眼神,多少有些头痛,这是个麻烦的女人,叶枫如此定位。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邓莎就算和篮球中的贴身防守,也有中场休息的时候,方竹筠抓住了一个机会,来到了叶枫的面前,“叶枫,事情怎么解决的,能告诉我吗?”

    叶枫犹豫了一下,“我把他们的借据骗出来,然后撕掉了,给了他们六千块的补偿。

    “这么简单?”方竹筠不信,“他们怎么肯放手?”

    “这先是以德服人,不行的话就以武服人,”叶枫解释道,纹龙听到他这么说,多半会拍掌大笑,大兄弟呀,我们可想到一块去了。

    “叶枫,我知道你有很多秘密。”方竹筠沉默了片刻,突然说出了一句让叶枫心惊肉跳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