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八节 龙虎豹
    冷风凉飕飕的,吹到九纹龙身上,却是感觉心中热乎乎的。

    看着叶枫一步步的挪羊,好像一只大肥羊在蹒跚的走向火车叉子,一会儿就会油汪汪的滴油,九纹龙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豹子头在前面,九纹龙握着叶枫的手臂,看似亲热,实则怕这小子鞋底抹油,及时雨跟在后面,不紧不慢,他们相信三个人联播,可以上天揽月,下海捉鳖,所以也不用怕这小子跑到天上,遁到水里去。

    叶枫一点逃走的打算都没有,他好像已经准备加入三人的兄弟行列,准备来个f4组合,“大哥,银行在哪里?”

    “就在前面。”九纹龙有点郁闷,看过要债急的,没有想过还钱这么急的。

    “过了这条街就是吧?”叶枫又问了一句。

    “是呀,是呀。”九纹龙如果不是看到钱的份上,几乎想把这啰嗦的小子踢到下水道去。

    果然没有向步的路程,不远处看到了一个二十小时自助银行,几人不关心什么行的,只是想着银联的就行。

    提款机前面人本来就不多,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四人横着来了后,就一个人也没有剩下,本来还有一个想提取两百块给老婆买点化妆品,风状转身就走,心道:“切点黄瓜当面膜就行,这四个人,绝对不像是取钱,而像是抢钱的。

    水浒三杰恨不得变成水壶,而叶枫就是饺子,不是有那么一句施予,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关键的时候到了。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掉链子,让叶枫跑了取不到钱,他们也就保能挥剑以谢天下。

    叶枫反倒没有那么紧张。他很正常的拿出了银行卡,很正常的手稿到提款机里面,这些正常反倒让别人觉得不正常。

    “大哥,这小子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宋公明总是算计别人,以已度人,当然也提防着别人算计自己。

    “见机行事。九纹龙攥紧了拳头,谁敢戏弄我们,老子给他捏出尿来。

    他们说的声音不大,威胁地含意却是笼罩着叶枫,叶枫无动于衷,手若兰花一样的按键上按了按,密码通过,三人六只眼,不如他这个二五眼,愣是没有年看清他按的什么数字,只是提款机,“吱吱,”的几声后,仿佛老鼠偷食一样,紧接着现出了几个按钮,查询取款什么地,显然密码正确。

    “他们说给我汇款,也不知道到了没有。”叶枫点了一下查询,喃喃自语,画瑞夹,一个四字后面跟了一堆零,九纹龙小学没毕业,算不清楚。伸手一挥,宋公明脑袋探过去看了一下,口气中有种偷偷食吃的惊喜,“老大,真的是四十万。”

    他好像说绕口令一样,四是四,十是十的差点咬到了舌头,九纹龙几乎想捧住他的脑袋亲一口,那面的叶枫却是按了下提款,皱了下眉头,“怎么一次只能取两千块,这要取到什么时候?”

    九纹龙几乎想问一声,兄弟,火星来的吗,怎么银行这规矩都不知道。

    叶枫按了一下两千的按钮,哗啦啦,哗啦啦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九纹龙地耳朵里面,变成了动听的音乐,提款机吐出两千后,叶枫取了钱,毫不犹豫的递给了九纹龙,“这是两千,你点点。”

    九纹龙拿着钞票,一颗心敢忍不住跳了起来,“数什么数,我信不过银行,还信不过大兄弟你呀。”

    “哦。”叶枫转过头来,又按了一下取钱的按钮,嘴角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六千取出来之后,上限已到,叶枫有些懊丧的说道:“不对呀,我在香港那面,取钱都同有限制地,这里怎么只能取六千,大哥,银行现在还开门。”

    九纹龙六千到手,心中大定,觉得那四十万也差不了太远,“大兄弟,我认得着你,这里就是办事效率低,说***的二十四小时服务,结果四十万还要等到明天银行开门,这样吧,你把卡给我,告诉我密码,明天我就自己来取,不麻烦大兄弟了你了。”

    “啊?”叶枫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把卡望回收了收。

    “怎么,不行吗?”豹子头呲牙起来,恶狠狠的问道。

    “***的”,九纹龙拍了豹子头一下,“说话不能好好说呀,大兄弟这么和气,你呲牙干什么,和气生财不懂吗?”

    “还是大哥好说话,叶枫握着那张卡,有点犹豫,”卡给大哥没有问题,可是。。。。。。”

    “可是什么?”九纹龙迫不及待的问道。

    “可是我总要有个收据,邓莎的借据呢?”

    “借据呢?”九纹龙望向了及时雨。

    “大哥?”及时雨有些犹豫。

    “拿出来。九纹龙在些不满,”大兄弟讲义气,咱们水浒三杰也不能落后,是不是?”

    “大哥,万一这小子卡上有鬼呢?”及时雨压低了声音,他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怀疑叶朵儿这小子能从他们手下逃脱,只是怕给了六千块,自己的人现在取不了钱,晚上让这小子搞鬼再把卡上钱弄走了怎么办,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也不件难事。

    “是呀。”九纹龙一愣,有些感慨,***,及时雨就是及时雨,老子就没有这么多花花肠子,这小子可能真有这一手,“大兄弟,你晚上哪也别去了,我和你复查桑拿,找几个小姐,好好的乐一乐,放心,”说到这里,他拍了拍手中的钞票,沉甸甸的,“我买单。”

    “那敢情好,可是我总想看一眼借据的,”叶枫笑了笑。

    “公明,给他看看。”九纹龙一挥手,心到买东西还要看看样品呢,人家给了你六千块,怎么说也要看看成色。

    宋公明怀里掏了半天,找出了一张条子,褶褶巴巴地字条。晃了一下,就要收了回去,叶枫一把抓住的手腕,淡淡道:“等等,我还没有看清楚呢。”

    感觉到腕子上有如铁箍一样,宋公明变了一下脸色,知道事情有些不好,九纹龙还是大大咧咧的说道:“给他看看吧,看看又会掉一个宫地”。

    叶枫两指捏过那张。看了一眼,看了一眼,上面两个名字,两个手印,一半都和邓莎相关,淡淡的笑,“看来真的不假。”

    “当然不假。”九纹龙才说一句话。突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大兄弟,你。。。。。。”

    他本来想问你要干什么。叶枫就用行动告诉了他,正在做什么,他只是随随便便的把纸片撕成碎片,然后抢了柏手,“事情解决了。”

    三人变了脸色,不约而同的围个三角。

    “你这是什么意思?”九纹龙终于发现有点不对,大兄弟的称呼省了下来。

    “没什么,这张字据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叶枫笑了笑,“所以我撕了它,没事了,晚上我也不想桑拿了,大哥,我也该回去了。”

    他这一句大哥有着说不出的嘲讽。九纹龙反倒冷静了下来,眨眨眼睛,突然扭头望向了及时雨,“公明,上次欺骗我们的那个人,让我们怎么处理了?”

    “哦,”宋公明楞了一下,却又马上接道:“我们打折了他的三条腿,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嗯。”

    “***,有三条腿的人?”九纹龙笑骂了一声,笑声听起来和夜枭一样,很是阴森,“我怎么没有见过。”

    “那人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大哥,你不会不记得了吧,我们打折了他地两条腿,顺便打坏了他赚钱的家伙。”宋公明伸手入怀,掏出了把弹簧刀。

    “豹子头,上次你追债的那个人怎么样了?”九纹龙恢复了大哥的本色,希望能够把眼前的这个小子吓的尿裤子,主动服软,倒茶认错,把钱交出来,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上上之策,九纹龙觉得有些遗憾,为什么这么精巧的计谋叫做什么孙子兵法,这应该叫老子兵法才对,他并不知道老子只搞了本道德经,不研究兵法的。

    “我打断了他十来要肋骨,没有想到他的肋骨刺穿了胸腔,顺带把心脏刺了洞,竟然死。”豹子头恶狠狠地盯着叶枫,好像数着他有几根肋骨。

    叶枫也不自由的摸了摸肋骨,有些胆怯,这表现让九纹龙有些满意。

    “现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九纹龙看了一眼身边的兄弟,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兄弟,笑了起来,“一个就是明天上银行,把钱给我取出来。”

    “第二条呢?”叶枫这次没有摘下眼镜。

    “第二条就是上医院住上几年,或者直接去太平间。”九纹龙挽挽袖口,露出了腕子上的一个龙形刺青,这是他唬人的把戏,画的栩栩如生,有些狰狞。

    “其实我还有第三条路的,”叶枫揉了揉拳头,“把你们送到医院去住几天。”

    “你小子以为***地是谁!”豹子头终于按捺不住,上前一步,一巴掌扇了过来。

    他早看叶枫不顺眼,要不是老大一直在以行服人,他早就让叶枫认清楚,他豹子不是好惹的,只不过他当然不能挡了老大的雅兴,这下看老大的神情,好像要开始以武服人的样子,遂主动请缨。

    叶枫身形微侧,一记勾手挥出,结实的击中豹子头的下颌,他一击得手,脚下不认字,抬脚就踢,重生的一踹到豹子头的小腹上。

    豹子头一声惨叫,腾腾腾几步的退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嘴里有些发咸,叶了一口,竟然带了两颗牙齿。

    叶枫揉了揉拳头,愁眉苦脸,好像挨揍的是他,而不是林通,及时雨才的把刀刃弹了出来,见到这种情况,“嘣”的一声,刀刃单色又缩了回去,他没有吃过猪肉,怎么说也是见过猪走,三人之中,豹子头虽然没有脑子,可是拳头最硬,就这样的一个人,被四眼仔一拳打倒,这小子不显山不露水的,难倒还是个会家子?

    九纹龙手中拿阒六千块,差点掉到了地上,看到叶枫微笑的望着自己,打了个哆嗦,“大,大,大兄弟,有话好商量,动手伤和气的。”

    叶枫叹息一声,“我本来就是在和你们商量,不过他好像有点着急。”

    九纹龙和及时雨互相望了一眼,都看出彼此之间的畏惧,这小子要不不来,要不就来个狠的,豹子头现在还捧着脸,这会儿和猪头的一样,赖在地上不起来,看来不能再帮忙,二人如果搞不定这个小子,也和豹子头一样,那实在是不划算的买卖。

    “大兄弟哪条道上的?”九纹龙愧是老大,转瞬已经分清了形势,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那是什么都没有了。

    “你难倒没有听说过白老大?”叶枫笑了笑,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木讷,看起来抓鸡的力气都没有。

    九纹龙这下当然不能把他看成是肥羊,这分明就是披着羊皮的恶狼呀,九纹龙终于明白了一下道理,开宝马的不见得是好人,戴眼镜的也不见得是老实人。

    “大兄弟是白老大手下的?”九纹龙听到白老大这几个字,差点吓尿了裤子,白剥皮的几个字,那在他们心中,代表着黑道的光辉偶像。

    叶枫笑了笑,“我当然没有资格。:?他潜台词没有说,我倒没有资格做白老大的手下,只不过却把白剥皮捧的鬼哭狼嚎而已。

    那你放这屁干什么,九纹龙心中嘀咕,脸上还是蛮敬的,他们三个不过是不入流的混混,和白剥皮相比,那是没法比,基数太小,如果一除,保能搞个无穷大出来。

    ”不过白老大的手下的三大将,大哥听到过没有?”叶枫还是那种呆呆的,不经世事的样子。

    九纹龙却知道他骨子里面有种世故,陪着笑说道:“大兄弟说的是不是白爷手下的龙虎豹三大将?”

    叶枫点点头,认真说道:“其实话对你说,我没有什么门路,只是和其中的豹哥有点关系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