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七节 水浒三杰
    邓莎变了脸色,多少有些紧张,这出戏纯属她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什么欠钱,我怎么会欠你们的钱。”

    只不过她带赖的不够彻底,方竹筠还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叶枫都一听就知道,他们几个原来是旧相识。

    方竹筠退后一步,看到叶枫不动,扯了下他的衣袖,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邓莎不离不弃的跟着自己,她若不是躲债,怎么会跟的这么紧,只昌三十万实在有点多,邓莎怎么会欠人家那么多,难倒是被骗色兼骗财?

    “你不会欠?”当先的那个混混满脸的横肉,明码实价的告诉观众我不是好人,又向前逼近了一点,“你和你的大款男朋友一起按的手印,管我们借三十万做买卖,现在好了,你们钱到手了,反倒不认账了?邓莎,我告诉你,我这有你的借条,到哪里,你都赖不掉的。”

    “那是你们骗我的。”邓莎真的有些害怕起来,看样子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证明清白,“那个男的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你不认识表现的和别人上过床一样。”横肉那位连连冷笑,“废话少说,赶紧还钱。”

    另外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围了过来,把三人卡在中央,叶枫看起来笨笨的,却多少明白了一点,这个若不是做戏的话,那么很显然,就是邓莎被人下了套,中了那个大款朋友的美男计,只不过那个邓莎看起来精明无比,怎么蠢得和猪一样。签字画押的。那实在是自绝生路。

    “这位小妹妹长的了也不错。”一个混混的瘦小枯干,脸色铁青,不知道是天生营养不良,还是晚上操劳过渡,伸手就向方竹筠肩头摸去。

    方竹筠退后了一步,。混混又上前一步,却差点撞到了叶枫地身上,混混脸色微变,抬头望了叶枫一眼。“四眼仔,滚一边去,没你地事。”

    “哦。”叶枫不恼怒,如果动嘴能打赢的话,他也无妨斗斗口只不过这个时候,看来不动拳头,就要动钱的,三十万。自己口袋里面不就有,中枫笑笑,“这位大哥哪个堂口的?”

    “啊?你说什么。”混混没有听懂。

    叶枫心中叹息,流氓有文化,见谁都不怕。可惜这个流氓没有文化,竟然连切口都不懂,只能算是个不入流的混混。

    “我是问这位大哥,你和哪位大哥混呢?”叶枫示意方竹筠退后,方竹筠有些犹豫,还是闪到了他身后,邓莎想闪人,不过两位一前一后地,不要说闪人,闪电都过不去。

    “这就是我大哥,九纹龙史禁。”混浊一指后面的那个满脸横肉的,“我就是跟他混。”

    九纹龙裂开大嘴,得意非凡,恨不得脱光了衣服炫耀一下纹身,查一查到底身上有几条龙,只是天气有点冷,只好作罢。

    “这个是我兄弟,豹子头林通。”混混介绍成瘾的样子,又指了旁边一位虎头虎脑的混混说道。看那人一脸的冷酷,真的有点老婆被人抢,结果被逼上梁山的架势。

    “啊?”叶枫一脸的畏惧,“这样说,大哥你就是江湖人称的及时雨宋江了?”

    方生筠看到叶枫一本正经的样子,想要笑,又有点担心,邓莎看到叶枫的样子,只是想哭,心想叶枫呀叶枫,看你上次三拳两脚的打倒陈明,本来以为你是这个王老五和别的有些区别,怎么看起来也是愚蠢到极点,他们是谁,他们是黑社会呀,你以为会和你讲客气?你和他们套交情,不是与虎谋皮。

    二人互骂愚蠢,那就是只有更蠢,没有最蠢地。

    混混得意洋洋,“四眼仔,还有点眼力,不过我虽然外号叫做及时雨,但真名不叫宋江,而是叫做宋公明。”

    “久仰久仰。”叶枫抬抬头,眼镜片都好像挡不住脸上的惶恐,“邓莎欠的钱是怎么回事?”

    “我不欠他们钱,他们是骗我的。”邓莎在身后嚷了一句。

    “闭嘴,死八婆。”宋公明喝了一声,“我们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信不信,再不给钱,老子拿刀砍了你,老子宽限你几天,没有把你卖了抵债,那已经算是很够意思。”

    宋公明大义凛然的样子,好像那个挥刀怒斩阎婆惜地及时雨。

    叶枫没有回头,内心觉得宋公明这句话说的很对,世上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识歧出的,要不是因为方竹筠的原因,邓莎就是被大卸八块,他估计也会说一声,邓莎,你也算死得其所,轻于鸿毛了。

    “是呀,大姐,你就收声吧。叶枫叹息一声,“我看这三位大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万事有商量,有商量的,我们看看,什么时候还,三位大哥好说话,拖延一些也是可以的。”

    三个混混互相望了一眼,都是掩不住眼中的揶揄,暗道这是二五仔,看似蠢笨,其实十分蠢笨,说什么信什么的,你真的以为我们是什么宋江,史进,豹子头林冲呀,你以为这是演水浒呢,看你这眼镜就知道,读书读傻了不是!

    “拖延是可以的,我知道。”叶枫基本肯定了这三人的来路,不入流的角色,大哥是这个九纹龙就好办的,打残了厅,基本就算根绝后患,这种人看似威风,其实打一顿,威吓一遍基本就没有问题民,如果有后台多少要麻烦一些。

    “邓莎欠几位大哥多少钱?”叶枫伸手去摸银行卜,本来以前都没有的。不过前几天许舒婷巫婆一样。未卜先知,知道他今天命犯太岁,给他准备了一下道具。

    “我们不是高利贷,你要知道,”九纹龙又说了一遍。好像光碟坏在一点,劣质光驱又跳不过去的样子,顿了一下,终于跃过了坏道。“可是现在银行都要多重收费的,什么利息税,托管费什么的,你知道那就是保护费,邓莎已经等了我们一个星期。多少要收一点。”

    “我知道,我知道,”叶枫把卡拿了出来,“这还有四十万,不知道够不够。”

    “啊?!”

    水浒三杰心在那里,竟然一时忘记了反应,本来以为设局骗邓莎点钱,其实三十万都是空的,能敲诈个二十万也就差不多了。至于邓莎是卖是借来筹钱,那就不是他们考虑地事情,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这小了看起来呆呆地,竟然是个大款,一拿就是四十万。

    这让他们有点感慨,为什么这小子这么傻,却这么有钱,三个人这么聪明,却保能靠敲诈为生?世界真是***的不公平。

    邓莎肠子差点都悔青了,却是更加确信了一点,叶枫是王老五,镶钻的王老五,方竹筠却是想多了一层,以为叶攀岩这是在拖延,准备机会逃跑,本来她想打电话报警的,看到那个及时雨总是盯着自己,一时倒不敢打草惊蛇。

    “四十万?”九纹龙清醒了过来,老大毕竟是老大,“虽然不够,也是差不多的。”

    “你说什么?”邓莎失声惊呼,眼看四十万地钞票打了水飘,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

    “闭路。”叶枫回头训斥了一句,心里说了一句,死八婆,“欠账还钱,天经地义的,你这个道理都不懂吗,”扭过头来笑脸相迎,“这位大哥,我说的对不对?”

    “对,太***地对了。”九纹龙激动异常,如果不是想着先把钱要回来再说,几乎想要说一句,傻兄弟,就你见识,你请你喝两杯吧,你喝醉的时候,一定比醒着的时候清醒。

    “那我们这就取钱还?”叶枫有些犹犹豫豫。

    “好好,”九纹龙一把抓住了叶枫,亲如兄弟一般,向其余的两个兄弟使了一下眼色,“四十万,我吃亏一点算了。”

    林通知宋公明放弃了方竹筠和邓莎二人,包夹了过来,“是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位兄弟太明道理了。”

    宋公明望了邓莎一眼,“邓莎,你不错呀,跑了一个大款,又勾搭上一个。”

    邓莎无语,方竹筠有些关急,叫了一声,“叶枫。”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叶枫摆摆手,向方竹筠笑了下,看起来好像是傻根有亲兄弟,“大哥,提款机离这里不远吧?”

    “不远,不远,”九纹龙笑了起来,心中不是没有怀疑,只是看这小子笨笨呆呆的,自己水浒三杰,让他跑掉,那以后就不用混了,“你看,过了这条街道,左转,十字路口就是了有。”

    “那很近地呀,几分钟就到了吧?”叶枫回头摆摆手,“竹筠,等我呀,我一会儿就回来。”

    九纹龙看着叶枫,如同看着白痴一样,有些狞笑,“你放心,就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回来。”

    二人现在好像都忘记了银行不开门,提款机绝对提不出四十万的限制,心照不宣的笑,一个是皮笑肉不笑,一个是骨子里面的笑。

    “那我就放心了。”叶枫也笑笑,“我对这里真的不熟悉。”

    “不是有我吗?”九纹龙已经和叶枫勾肩搭背,有哪兄弟般,“兄弟,来这里多久了?”

    “没多久。。。。。。”

    四人渐渐走远,方竹筠望着他们的背影中,想着他们说的,没有脸红,只有愤怒,等到四人身影消失不见的时候,果断的拿出了手机,邓莎吓了一跳,“方筠,人要干什么。”

    “报警。”方竹筠才要按手机号码,邓莎已经一把抓住,“竹筠,不行。”

    “为什么?”方竹筠手被抓地死死的。不解问道。

    “我,我们报警,万一抓他们不到,他们要是跑掉,那以后找到我,还不打死我呀。”邓莎惊惶说道。

    “那你就优惠价他们打死叶枫么?放手!”方竹筠冷冷的喝道:“不然,朋友都做不成。”

    邓莎一怔,缓缓的松开了手,“竹筠,我们还是先走吧。”

    “不行,”方竹筠拨了110,“110吗?有人威胁我们,在哪里?红树村天府火锅对面的街道,一会儿到?好,谢谢你们。”

    放下了手机,方竹筠有些无奈,想要冲过去帮助叶枫,可是知道上去也是白给,可是这么等着,一样的心急如焚,110说会马上处理,让巡逻大队来看看,可是来了有用吗?想找个警察,四下望了眼,保安都没有一个。“竹筠,要不。。。。。。“邓莎看到方竹筠的目光好像刀子一样,只能把走吧两个字吞了回去,”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如果他们杀回去,我们反倒是叶枫的累赘。”

    她这个理由多少打动了方竹筠,“那邓莎,你先走吧。”

    “你怎么不走?”邓莎突然良心发现,觉得很羞愧,“叶枫有钱,他拿出钱来就会没事了。”

    “他有什么钱!”方竹筠几乎吼了出来,暗示自己的没用,他一个打工仔,房租在我这里都是要减半的。

    s城不但房子越来越贵,就算房租也是越来越贵,方竹筠开始对叶枫说的什么一千五,都已经是打了半折扣的,他怕叶枫口袋里面只有一千多块,只能找铁皮屋去住。

    他是打工仔?邓莎心中想说,竹筠,你错了,他是大款,他有钱,他在耍你呢,你以为四十万对他而言,是什么大数目吗,他这样子,多半是破财免灾的。四十万可能不够他一个月的花销,只是话到嘴边,却只是说道:“怎么警察还没有到。”

    方竹筠有些叹息,知道这种事情,等到警察来了,多半已经完结,可是还是不肯放弃,“邓莎,还是你走吧,我等他,因为叶枫刚才说了,让我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