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六节 算计
    方竹筠听到邓莎说什么订婚,想起了叶枫的假订婚,不由望了叶枫一眼,笑了一下。

    邓莎却是暗中叹息,竹筠呀,你还是不明白事实的真相,不然这时候,恐怕只是想哭,只不过不是我不仗义,我这也是不得已为之,你这个好朋友,关键的时候,也要拉兄弟一把才行。

    “我是要订婚,可惜示婚夫还没有找到。”邓莎幽幽的说道,看起来换一个人一样。

    叶枫慌忙把土豆片塞到嘴里,低着头,心中哀叹,这个邓莎难倒已经知道了什么,或者无意中又不玩一把自己经历的把戏,他感觉不出吃的是什么,好像是个软软的火球,嚼了几下好像土豆到胃里面,头皮却节麻麻的发炸,好像比肠胃还要更快的吸收了辣意。

    “那你怎么订婚!”方竹筠望了叶枫一眼,眼中有了一丝古怪,她其实一点都不笨,马上问道:“你为什么要订婚!”

    “我家里老人在催,唉,“邓莎的一口叹气让叶枫心惊肉跳,生怕她也弄出个脑瘤出来,那么自己想不成为她未婚夫,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了,这个邓莎早不说,晚不说的,这个时候提及,明显话中有话,竹筠都有那张报纸。剩下漏网之鱼就有可能被邓莎一网打尽,她难到就是看到那张报纸触动的灵机?

    “他们催你。你就结婚啊,”方竹筠也多少听出一点眉目,“你不是一直都是说自己是新时代女性,反对包办婚姻的吗?”

    “我从来不反对包办地。”邓莎又是幽幽叹息一声,公不忘私。夹了一筷子羊肉放在嘴里面,含含糊糊的说道:“可是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们就给我包办个大款也行呀,你看看他们给我找的,最好的一个也就是个公务员,朝九晚五的。工作倒轻松,可是那点钱,够什么用?擦屁股吗?”

    叶枫差点把筷子吃进去,方竹筠敢只用用菜堵住了自己地嘴,懊悔天天的浪费唇舌。

    “你们别只顾着吃呀。”邓莎有些不满。四下望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样子。

    “你不赞同,可以反对的。”叶枫接了一句。

    “可是我妈不干,”邓莎看到叶枫答茬,明显来了兴趣,“她说好,你不满意我给你找的,你自己给我找一个。带回家看看,不然的话,就乖乖的按照我们的意思来办,如若不然。”邓莎顿了一下,语气转为沉重。“她就会去跳楼。”

    叶枫明知道这只是个恫吓,算不得准,可是却不能劝说,让你妈去跳吧,关我屁事,他只能一个劲的闷头吃菜,本来还不饿,这一辣,反倒觉得再能吃点。

    方竹筠也有些叹息,“那你求我们有什么用?我们也不认识大款,很抱歉,也不能帮你找一个,我还是建议你。。。。。。”

    “竹筠,你是帮我不上,”邓莎把方竹筠的建议拦腰斩断,也是她不想让方竹筠打乱自己的计划,“可是叶枫能。”

    “我?”叶枫用筷子指指鼻尖,心中叫苦,表面糊涂道:“我能做什么?我百无一用呀。”

    “我还是书生呢,你这么聪明,难倒想不到,你其实可以假扮我地未婚夫呀。”邓莎终于说明了来意,“陪我回家一趟,应付一下老人,我给你报酬,一天一百。竹筠,你放心,我用完就还给你。”

    邓莎说出了蓄谋已久的用意,听盐业顺理成章。

    “不行!”

    “不行!”

    方竹筠和叶枫异口同声的拒绝。

    “为什么不行?”邓莎望着方竹筠的眼神有些恳求,转向叶枫的眼神变得暧昧,就算蜜蜂的复杂立体式眼球都很难表面出如此复杂的变化。

    “邓莎,我觉得做人要诚实。”方竹筠说到这里的时候,显然忘记了刚才还夸叶枫助人为乐呢,“订婚是件大事,绝对不能草率,再说你骗得了一次,骗不了一世,叶枫,你说我说地对不对。”

    “对,怎么不对,谁说不对我和谁急。”叶枫笑了起来,神色多少恢复了正常,心想只听说有养猪专业户,我都成职业订婚专业户了,“邓莎,竹筠说的很对,其实我倒觉得,你应该和你母亲好好的谈谈,实在不行,让竹筠帮手吧,她会劝人。”

    “不错,我可以给伯母打个电话,好好的谈谈。”方竹筠一口应允,义不容辞,“邓莎,老人都是为你好,只要你好,就是大家好。”

    叶枫听着有些耳熟,怎么方竹筠做地是销售,广告词一套一套的,只不过这种订婚地浑水,有一次就饱,他可绝对不想参加第二次。

    “算了,我想想其它的办法吧,”邓莎脸色微变,瞪一叶枫一眼,看到了嘴角的笑容,忍不住狠狠问道:“你笑什么,幸灾乐祸吗?”

    叶枫愣了一下,“不是,我是为你能想通感觉到高兴。”

    “高兴你个大头鬼,吃菜吃菜,”邓莎挥舞着筷子,当眼前的下锅菜为假想的敌人,全力的进行消灭。

    三人道不同,吃火锅的热烈气氛也少了很多,邓莎化悲痛为食欲,一个人吃的比两个还要多,方竹筠吃的慢,本来希望这个的灯泡能够少点的发光发热,没有想到她打着饱嗝,拿出个牙签,迟迟的不肯离去国。

    “邓莎,你晚上没有活动吗?”言竹筠叹息一声。知道这个邓莎贼心不死,还是指望咸鱼翻身呢。

    “当然不活动。”邓莎吃完饭后。眼睛落在叶枫的身上少,落在窗外地时间多了一些,好像还不忘记她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寻找大款。

    “什么活动,那还不抓紧时间。”方竹筠劝了一声。有些殷切地望着这个最要好的朋友。

    “陪你们吃饭呀,”邓莎一句话差点让方竹筠吐血,“竹筠,我发现我这个人太不像话,我们都是朋友,平日你总说让我陪你。我都没有空,今天一定要补上。”

    “哦,那看样我要谢谢你啰。“方竹筠看起来介想砍死邓莎的样子。

    “不用客气,都是朋友,见外了不是。”邓莎满不在乎,望了叶枫一眼,好像随口问了一句,“叶枫,听说过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没有?”

    “哦,”叶枫想了想,“拉登又宣布开始恐怖袭击了?”

    “屁。”邓莎打了个饱嗝,为自己的粗口来了个诠释,“我是说国内。就在这个城市。”

    “哦,叶枫笑了笑,”听说一个香港来地富翁,被人家施展仙人跳。讹诈钱财不成,被打死在宾馆。凶手还没有抓到,你总不会说,你是主谋吧?”

    “我呸,”邓莎不满说道:“叶枫,熟归熟,你这么乱说话,小心我告你诽谤的。”

    叶枫笑了笑,不再说话。

    邓莎却显然并没有被他绕的迷失方向,又把老调重新弹了起来,“就是上个星期天,有个豪华世纪婚礼,叶枫,你不知道吗?”

    叶枫望了方竹筠一眼,笑了笑,“我真不知道。”

    “哦。”邓莎有着把柄在手的奸笑,若有深意的望了方竹筠一眼,看到她只是吃菜,好像没有把二人的对话放在心上,有些为朋友感觉到悲哀,蒙在鼓里的女人呀,悲哀呀,自己本来想要告诉好朋友事情的真相的。

    邓莎秀矛盾,真的很矛盾,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千挑万选的,几乎上国外去寻找地金龟婿,竟然就在自己的身边。

    经过这几天不眠不休的打探,邓莎表现的比侦察员还要认真负责,亲自走访了一次开拓者公司,又上了开拓者的电子厂蹲点,用几盒盒饭的代价,换取了几个小姑娘的实话,几个一对证,戏莎忍不住叫了一声,哎呀妈妈呀,叶枫原来就是钻石王老五呀。

    她在确认了这个消息后,经历过很复杂的思想斗争,她一直在犹豫,这个消息是不是要告诉方竹筠,告诉了她之后,方竹筠会不会对叶枫的欺骗产生痛恨,进而抛弃他?

    邓莎不是为叶枫安全着想,也不是为好朋友的终身幸福着想,她想到的只是一点,万一方竹筠知道了叶枫的真实身份,并不生气,不抛弃叶枫怎么办?

    如果竹筠不抛弃叶枫,自己怎么好意思和好朋友抢?自己如果不和好朋友抢,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本性?

    邓莎仿佛精神分裂一样,不停的劝说自己,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又在反复的谴责着自己,让良心上得到一些安慰,最好她终于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万万不能揭穿叶枫的身份,叶枫的真实身份只有自己能够知道,叶枫如果身份暴露了,自己追求他,那无疑会让对方竹筠觉得鄙视,她就算追求叶枫,也要和方竹筠处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

    如果二人同时和叶枫相处,叶枫看中的是自己,竹筠一定能够理解爱情的伟大和无奈,退出这场三角恋爱,默默祝福自己的,至于那场订婚,邓莎还不放在心上,那算得了什么,女老板肯定比不上自己对叶枫的感情,订婚算什么,脱被子放屁,多此一举的。

    邓莎已经混淆了自己是对钱有感情,还是对叶枫有感情,在她看来,自己对叶枫已经爱到骨头里面,至死不渝的。

    至于叶枫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呢,邓莎觉得,这无非是有钱人玩的游戏,电视剧中不是说了,有钱人通常都是找不到真爱的,富家子弟为了找一个爱自己的,而不是爱自己的钱,通常都会隐藏一下自己的身份,在打要中寻求,这个叶枫虽然狡猾,却逃脱不了自己的火眼金睛,以邓莎想到这里的时候,得意的笑。

    邓莎仿佛一个预谋犯罪的歹徒,抢劫之前总是对自己说,自己这不是伤天害理,而是响应先富起来的号召,于是她在自己的理论下,有了一丝心安,所以开始了精心的计划,方竹筠觉得她回来的巧,无巧不成书,可是却没有想到这是邓莎的特意安排。

    缠着他们二人吃饭,也是她的算计,她当然知道方竹筠想让她该干嘛干嘛去,可是她不能走,现在她要尽量减少方竹筠和叶枫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本来想借订婚的谎言,好好的拉近一下和叶枫的距离,没有枫和方竹筠竟然全部的否决,这就让她认识到,路还漫长,不能急于求成,不过她现在执意和叶枫在一起,还有一个不得不为之的理由,当然这个理由是不能对二人说的。

    “叶枫,吃饱了没有?”方竹筠只关心叶枫,没有想到好朋友在算计自己的心上人,对于邓莎的行为,只是发愁,没有太大的反感。

    “吃饱了,夜宵都吃出来了。”叶枫笑笑,就要付账。

    方竹筠却把手伸到了邓莎的前面,“大姐,该付账了,说好了三人平摊的。”

    邓莎叹息一声,拿出钱包,“平摊什么,我来付账。”

    有些心痛的掏出了几百块,装作大方的放到了桌面了,“以后你们有机会再请。”

    方竹筠倒是楞了一下,只见过邓莎吃别人的,为别人买单好像是并没有一回见到,只是她还是有着自己的原则中,最后不出邓莎意料的三人平摊了费用,邓莎把钱装到了口袋的时候,有些自得。

    三人出了火锅城,正在考虑下一步要去哪里,本来如果是两个人的话,问题很好解决的,可是多出来了一个人,上哪里都觉得别扭,邓莎却是不离不弃的跟了两条街,谈笑风生,突然看到了前面来了三混混模样的人,脸色微微一变,扯了一下方竹筠,“竹筠,走,去别的地方。”

    方竹筠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个混混已经围了过来,其中的一个人只是冷笑,“邓莎,原来你在这里,怎么样,欠我们的三十万,什么时候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