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五节 有求于人
    你真是个好人。

    这是方竹筠听完事情的始末后,对这件事情睛的,自己的结论。

    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这么说过。

    没有人认为叶枫是好人,很多人都认为叶枫是好运。

    猜忌,嫉妒,怀疑,羡慕,风言冷语对叶枫都遇到过,可是他并不在乎,他抵抗能力很强,做事只要自己觉得对,就会去做,他做好人的时候,总是忍受着别人的怀疑和不解,这年头,去做好人好事的,不是傻子是什么?他也以为好人这个词已经和小姐一样,被划分为贬义词一类,可是今天他听到了方竹筠的评价,心中却有了一丝温暖,他拿着空开水瓶,坐在那里,呆呆的。

    当然这个好人的前提是隐瞒了很多事情,他没有对叶贝宫那个人做什么解释,所有的东西,都是礼仪公司准备的,新鲜的,试用的,虽然奢华,但是不过是绣花枕头,潜台词就是,你别看那是金色马车,说不定是镀铜的呢,所以优惠,还送果盘呢。

    方竹筠并没有对此产生太多的疑问,本来就是假的,为什么那么认真,再说,事实上是叶枫不过是助人为乐,这个事实已经冲淡了所有她的疑惑,其余的,已经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我去烧水,你吃饭了没有?”方竹筠觉得生活真的富有戏剧性,自己在白天的时候,觉得事业和爱情都受到了双重的打击,不知道是失业导致了失恋,还是失恋导致了失业。可是事情都是人想出来的,也可是说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果不其然,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她事业面临了一个新起点,而爱情方面。事实证明了自己的选择,叶枫是在帮助人,叶枫没有骗自己,为什么他没有把假订婚的事情告诉自己,因为他做事稳妥呗,方竹筠如是想到。

    叶枫是个好男人,当然不会八婆一样的四处乱传消息,如果传到了许母的耳朵里面,岂不是前功尽弃。

    “我吃完饭,麻全和请的。”叶枫终于舒,感觉到岳飞为什么半夜穿个拖鞋出来,叹息道什么,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知音太少了,竹筠这种女孩子也实在太少。

    “哦,我还没有吃饭呢。”方竹筠斜睨了叶枫一眼。

    叶枫好在没有把岳飞的那把瑶琴弹断,明白了方竹筠的意思,“你现在能吃油腻的吗?我请你去酒店吃一顿,被被被医生刮掉的油水。”

    “当然能吃。”方竹筠笑着放下了水壶,“我今天一丰没有吃好饭呢。”

    她心事提了一天,暂时把饥饿战胜,这下去除了心事,饥饿冒了出来,更重要的是叶枫请客,那可是千载难逢的。

    “那好,”叶枫看了下时间,吃饭的时间还算正常,就是不能再去那个老乡村,不然很容易被人误会成有病,或者是三陪人员,“我还是请你吃点清淡点的......”

    他话音未落,房门“砰”的一声大响,叶枫吓了一跳,扭头望过去,还以为那位操刀客砍他的,追杀到了自己家里,房门霍然打开,邓莎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累死我了。”邓莎看了一眼叶枫,神色竟然有些不自然。

    累死你也活该,方竹筠心中暗道,总是在这种时候跑出来,你烦不烦,转念一想,其实这也不能埋怨邓莎,她回来的次数也实在不算多,总不能让她半夜三更的如同午夜幽灵或者吸血僵尸一样的出现,现在是吃饭的时候,她在这个时候回来也算正常。

    “叶枫,我们吃饭去吧,邓莎,厨房里面有泡面,你如果没有吃的饭,自己搞点。”方竹筠微笑的了扯了扯叶枫的衣冠袖,并没有感觉到出卖朋友的可耻,实地上,邓莎应该识趣,不至于当这个电灯泡。

    没有想到的是,邓莎竟然一把拉住了方竹筠,“好呀,竹筠,你这人有异性没人性,和叶枫出去吃饭,也不叫我一声,我也很饿,一块去。”

    她目光不经意的略过了叶枫,好像有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复杂。

    “你也一块去?”

    “你也一块去!”

    方竹筠和叶枫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又互相看了一眼,方竹筠笑笑,叶机耸耸肩。

    “怎么,不行吗?”邓莎看起来很郁闷的样子,“竹筠,叶枫,我还有件事情请你们帮忙呢?”

    “不是借钱吧?”方竹筠习惯的问道。

    “这次不是。”邓莎连连摇头,“走,快吃饭去吧,我饿的很。”

    “叶枫,一块去吧,aa制。”方竹筠无奈,总不能把这个灯泡踹碎,只不过却有些诧异,不知道邓落除了借钱还有什么别的事情。

    钱不是万能的,不过邓莎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方竹筠对于她的了解,比邓莎对于钱的了解要深刻的多,现在很多白领都是加入了月光族,当月到手的钱不少,不过当月花的精光,邓莎倒好,整个一个日光族,有本事每天把到手的钱花个一分不剩的,方竹筠苦口婆心的劝她,过日子这样不行的,要懂理理财,要注意投资,可是邓莎倒好,一句话就顶了回来,我着急什么,理财干什么,找个大款,钓外金龟婿不就可以了。

    方竹筠对些我语,但是喜欢邓莎向她借钱的时候,方竹筠还是不忍心让她去和那个虚幻的大款去借。

    “a就a,不过叶枫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邓莎微笑着看着叶枫,看的他有些发毛,他想象力不算丰富,可是邓莎的语气配上表情,就让个不能不想象。

    叶枫宁可赤手空拳的去对付长刀,也不想去面对邓莎火辣辣,**裸的目光,低下头来说了一句:“我不小气,可是我没钱。”

    邓莎嘴角浮出了一丝微笑,若有深意的说道:“是呀,你没钱,地球人都知道,不用反复强调了。”

    “邓莎,说好aa就aa。”方竹筠看到叶枫好像有些抵挡住了,以为他脸皮薄,自己路见不平,不能不拔刀相助,“这就是你想白吃都不行,想不a可以,去吃泡面。”

    说到这里,看到叶枫脑袋几乎低下地面上,才发现有点语病,也笑了起来:“叶枫是好人,他不好意思拒绝,我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得了,得了,知道了。”邓莎叹息一口气,“好在不不过只是你的好朋友,若真是你的男朋友,估计你早就把我的铺盖仍到楼下去了。”

    “扯淡!”方竹筠呸了一口,脸色微红了,看了叶枫一眼,发现他好像在思考,忍不住问道:“叶枫,想什么呢?”

    “没什么。”叶枫斜睨了邓莎一眼,觉得这个女人不建党,今天那里诱里有话,“我想上哪里吃饭呢。”

    “吃火锅吧。”邓莎抢先建议,“我最近胃口不好。”

    方竹筠却是白了邓莎一眼,“胃口不好,可以不吃的,叶枫,你好像不太喜欢吃辣?”

    “吃,怎么不吃。”叶枫笑陡来“就算不吃辣,既然钱是分摊的,你们两人吃三份东西,也应该高兴才是。”

    “那好,找一家川家火锅吧。”方竹筠倒是可有可无的样子,看起来也是个吃辣的高手,深藏不露。

    “叶枫,你今天怎么没有带眼镜。”

    三人一路走,寻找**场所的时候,邓莎的寻找的目光却很多的时候,落在叶枫的身上,其中蕴含着几乎对大海还要深的含意。

    “哦,我忘了。”叶枫笑了下,又把眼镜掏了出来:“我说今天看东西感觉怪怪的。”

    方竹筠扭头望了叶枫一眼,觉得戴上眼镜的他,少了十分的潇洒,多了三分的百厚重,更给人一点心安,只是奇怪的是,看到叶枫戴上了眼镜,她察觉到邓落好像也是松了一口气,凭着女人的直觉,她觉得邓莎是找叶枫的,只是不好意思越俎代疱,踢开自己,这让方竹筠多少有些诧异。

    如果说羊上树了,或者说邓莎爱上穷小子了,她绝对会相信前者,可是邓莎为什么会对叶枫感兴趣?

    势腾腾的火锅端上来的时候,蒸蒸的热气好像都带着辣味,盘旋在三人之间,给三人的表情多少带来了一些异样。

    叶枫刚才听到邓莎点五星级的锅底,其实还没有什么都论星的,这个餐馆的锅底也一样,五星也和酒店一样,基本属于很高的级别,可是看到锅底端上来的时候,叶枫还是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如果拿酸辣粉和这个比较的话,那不过是小孩子吃的玩意。

    热水一滚,服务小姐用勺子翻了翻锅底,叶枫差点怀疑当初渣滓洞集中蒙灌的辣椒水也不过如此,红彤彤的颜色让他想起了烈士的鲜血。

    邓莎却是很享受的样子,伸筷子夹了块毛胚,涮了两下,不等离群爱“咔嚓咔嚓”的吃了下去,吃完后,嘴也不抹的瞄准下一个目标,嘴角一丝残红,仿佛刚吃完人肉的夜叉。

    “吃呀?怎么不动筷?”邓莎突然停下了筷子,望着叶枫,殷功的招待着。

    她的热情没有换来别人的笑容,反倒换来了方竹筠的疑惑,她的肯定又加深了一怪,只想等到邓莎去洗手间的时候,告诉叶枫一声,这家伙绝对不怀好意,她这么下功夫,那是对你有所图,如果提到借钱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借。

    “我很饱。”叶枫无奈的拍拍肚子,看着通红的锅底,放弃了尝试的念头。

    “别胡闹。”方竹筠想把整个锅底给邓莎灌到嘴里面去,“叶枫,我就说了,你不吃辣的,为什么不找家清淡一点的。”

    她责备的口气很轻,仿佛病人是叶枫,而不是自己,叶枫慌忙夹起了块土豆片,放到锅里:“竹筠,我真的很饱,你不记得,我晚上其实已经吃过饭了。”

    他飞快的涮了一下,才要劳出来,方竹筠已经制止,“还没有熟呢,多等一会,不然吃了对身体不好。”

    “我刚才吃的好做错了没有熟呢,竹筠,你怎么不劝劝我。”邓莎一旁笑道。

    “你还用人劝?”方竹筠白了她一眼,“你如果听劝的话,就应该乖乖的呆在家里。”

    “好了好了,知道错了,罚酒三杯行了吧,咦,怎么没酒?卫特,来几瓶啤酒。”

    邓莎说起洋文,好像泮人说中文一样的生硬和洋洋自得,挥手的姿势和好莱坞明星接过鸡尾酒一样的潇洒,白了叶枫一眼,好像是看待情人一样的目光,“叶枫,来,我陪你喝。”

    “邓莎,你怎么还喝上酒了。”方竹筠十分的不满,男人喝酒有情可原,女人喝酒就开始是堕落的表现,虽然邓莎看起来已经到了十八层地狱,可是她不想好朋友去了十九层。

    “喝一点没事。”邓莎大大咧咧的已经做了主,“来三瓶,算我请客。”

    招待打开的速度不慢,生怕酒会卖不出去的样子,为三人满上了三杯,退了下去,邓莎端起了酒杯,突然眼角有些,“其实我今天,是有求你们的。”

    方竹筠淡淡笑道:“说吧,我就等着呢。”

    邓莎有些脸红,望了一眼方竹筠和叶枫,端起了酒杯,迟疑道:“我,就要订婚了。”

    叶枫差点一头栽到锅里面淹死,抬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要订婚了。”邓莎声音加大了一些,吸引旁边的几个人望了过来,方竹筠慌忙摆手,“好的好的,我们知道了,你就不用让全世界都知道,只不过不知道哪个富家公子能够有这个荣幸,得到邓大小姐的青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