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四节 冰释
    叶枫感觉自己最近和蜜蜂一样,忙忙碌碌的,他是懒,但不是笨,很多东西做了一遍就会,很多事情不做也能无师自通,以前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都要感慨一声,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人才,没有想到我错的厉害,我不是人才,我***的是个天才,可是现在,他感慨已经不见,很多时候,只是笑笑,多少有些无奈的样子。

    他到了,本来想递份辞呈,可是不是许舒婷在公司,他不在,就是许舒婷不在公司,他正巧在,或者赶上两个人都在的时候,心又不在一起,目光也很少能够碰到。

    不知道为什么,叶枫以前来到开拓者后,总是感觉到许舒婷目光灼热,好像探照灯一样的笼罩着自己可是订婚了之后,探照灯好像能源已经换成了节能的,节能还不够,有的时候还是一闪一闪的,带了一丝朦胧和躲闪。

    订婚本来是接近情人关系的一道很重要的程序,到了他们这里,反倒成了二人之间的一道隔阂。

    叶枫本来望着许舒婷的目光一直都是问心无愧,还多少带着点属下望着上司的尊敬,可是看到许舒婷望着他不算自然的目光,他也变得好像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很想说,许总,你为人不错,不用把这场订婚放在心上的,你就算悔婚,也没有人会说你什么,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就和他的那份辞职报告一样,都是无疾而终,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和以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叶枫总觉得,生活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又少了一些什么。

    今天到公司后,辞职照例没有说出口,许舒婷抑见一步,说生长阁正在施工,以前一直都昌姚君武在监督,可是他最近要研究一个项目,所以请叶枫照看一下。

    许舒婷虽然是个老总,但是吩咐叶枫从来都是用商量的口气,以前多少还带着不容置疑,现在却是软化了许多,叶枫不属驴,一般不等到别人用鞭子打的时候,就已经先眊一步,到了长生阁,碰到了麻全和。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一点不假,二人虽然是只见过几面,不过麻全和已经把叶枫引为知己,原因是叶枫好像没有什么主见,自己说啥算啥,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话语权,叶枫也觉得麻全和不错,虽然一开始看起来很白领。可是慢慢的小资情调就出来了,没事就和叶枫东拉西扯的,就是不扯业务,这点叶枫喜欢。

    一天就和流水一样的流过,这个监督的活虽然不累,可是毕竟不如坐办公室舒服,二人都有一种被下放的感觉,既然抑郁不得志,那就难免抒发一下。麻全和不知道叶枫是才子,叶枫也没有看出来麻全和很能喝,二人中午去了趟川味馆,下午去了次老乡村,关系又铁了一层,当然饭钱是公家报销,麻全和慷公家之慨,和贾大空一样的急着抢先付了账,这点叶枫也喜欢。

    他只是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出来几天,还可以和麻全和时常的换换品,等到酒足饭饱的时候,已经灯火代替了日头,明晃晃的一片。

    灯火阑珊欲烧时,夜游人倦总思归,男人有四大铁,一铁扛过枪,二铁下过乡,三铁分过账,四铁嫖过娼,叶枫还没有铁到和麻全和去嫖娼过夜的地步,只能蹒跚思归,推开房门的时候,觉得好像很静,没有人做饭,房间也很暗,暗的一团黑。

    不知道方竹筠为什么没有回来,叶枫寻思的时候,‘啪’的一声打开了屋灯,突然吓了一天,“竹筠,回来了?”

    “嗯。”方竹筠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叶枫倒没有想的太多,“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对,是不是才出院就工作,身体吃不消?我就说你了,你不要那么拼命,多休息几天再上班。”

    他走了过来,一拎暖水瓶,竟然是空的,这让他多少有些奇怪,难道近墨者黑竟然是真的,方竹筠和自己在一起久了,也染上了懒惰的习惯,开水没有烧?

    为什么有的东西,失去了才知道去珍惜,叶枫心中叹息,就要去打水,方竹筠终于发话,“叶枫,有些事情,我想问你。”

    她不能不抢先发问,先发制人,她只怕叶枫真的烧开了水,端开了苶杯,她的一颗心也跟着温暖下来,那时候她只会再一次说服自己,叶枫是有苦衷的,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告诉着他,他有什么苦衷,他和别人结婚,难道也是有苦衷的?

    订婚和结婚报纸上没有说明白,因为现在的报道都是时效性摆在第一位,有错误可以来得及再改,能够引起争论最好,既然这样,报道上活人能变死,死人能活过来,徒增悲喜和误会,所以赵丹也认为叶枫是结婚,方竹筠也是如此认为。

    方竹筠心中不满,叶枫不喜欢她,她能够理解,可是叶枫竟然结婚了,第二幵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骗自己说加班,那就是让方竹筠觉得受到莫大的欺骗,我们做不成夫妻,但是还能做朋友吧,这句话虽然是退而求其次的说法要,虽方竹筠觉得,还很对,她不想失去叶枫这样的一个朋友。

    “竹筠,什么事?”叶枫坐下了半天,发现方竹筠望着自己,仿佛考古学家望着木乃伊一样,不由嘴唇有些发干,举了举暖水壶,发现没有水。

    “你不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方竹筠很平静的问道。

    “瞒你?瞒你什么?”叶枫多少有些愕然,对于订婚这件事,他的看法就是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这就像炒股一样,本来买的时候每股赚了一块钱,还没有等到炫耀的时候,突然又跌了一声,中间自己虽然赚了点,但那是空的,了是虚的,没有什么吹嘘的本钱,叶枫觉得自己在这场订婚中,只是赔了一些手续费,倒没有想到别的。

    方竹筠望着叶枫,一霎不霎,“叶枫,你望着我!”

    叶枫才低下头来,只好又抬起头来,望着方竹筠的一张俏脸,虽然得到了名正言顺的窥探权,心中却还是有种窥视的惶恐,“看着你干什么?”

    “我让你看着我的眼睛。”方竹筠的目光灼灼,仿佛天上的苍鹰望着一只会跑的兔子,让你无法躲闪,“我家乡人的老人说了,一个人说谎,可是他的眼睛不能说谎,你只要望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是否说谎,这招很有效,也很管用。”

    叶枫苦笑道:“真的那么管用,那什么刑事逼供的都应该采用你这种说法。”

    虽然是这么说,叶枫还是抬起头来,望着方竹筠,看着她眼神中的愁苦,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把眼镜摘下来。”方竹筠就知道为什么,看到叶枫老老实实的坐的面前,那股忧愁之意不知道了去向,这一刻的她只是在想,能够嫁给叶枫的女人,应该比自己优秀很多吧,人家是个老总,自己呢,什么都不是。

    “摘眼镜干什么。”叶枫发出疑问,还是照着吩咐来做。

    “你的眼镜好像挡光板一样,戴着谁都不知道你想什么。”方竹筠望着摘下眼镜的叶枫,有些发呆,看到叶枫经过修饰的面容,她不能不说,叶枫其实长的真的很帅。

    怎么说呢,方竹筠不是个看重男人外表的女孩子,她看重叶枫的时候,是因为他的诚恳,热心,虽然这层热心经过了一重包装,让一般人看不出来,她有一次,不经意看到了摘下眼镜的叶枫,她竟然有些担忧,担心他太过俊美的脸庞,反让人有种靠不住的脸庞。

    看着叶枫,她不由想起了戈总,其实戈总也很不错,看起来也很器重她,她进入办公室的时候,本来以为经过了谣言,赵铁军的诬蔑,陈胖子的打压,自己在这位老总的面前已经十分的不堪,没有想到戈总笑起来很年轻爽朗的样子,竟然站了起来,向她伸出手来,主动自我介绍道,我叫戈民辉,如今是开荒者的总经理,方竹筠,我知道你,连续六个月开荒者的销售总冠军,很有实力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如此能干的一位业务员,竟然长的也这么漂亮,嗯,他补充了一句,比照片要漂亮了很多,我是新来乍到,却比谁都清楚,公司要发展,需要侍重的还是你们这些有能力的人。

    方竹筠心情本来不好,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打消了辞职的念头,陈胖子将近二百斤的分量看起来也微不足道,他再怎么施展手段,也抵挡住公司革新的轰轰烈烈的坦克,她看了戈民辉的眼睛一眼,发现他除去太子爷的身份,好像本身也很有能力。

    叶枫摘去了挡光板,发现方竹筠的精神有些恍惚,想要说些美展的话,却知道让她把心中的话说出来更好一些,他当然不知道方竹筠正在把他和戈民辉进行比较。当然,方竹筠的比较倒不是因为叶枫结婚了,把戈民辉当作了他的替补,而是因为在她的全部身心中,工作和爱情各占一半,爱情既然偃旗息鼓,事业又很大比例的占据了方竹筠的心中。因为她觉得,事业中,有一个好领导至关重要,本来以为山穷水尽,没有想到枊暗花明,方竹筠叹息一声。

    “竹筠?”叶枫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怎么了?”方竹筠回过神来。

    “那没事了。”叶枫这个郁闷,暗想女人心,海底针一点不错,你永远都不明白她这一刻的想法,下一刻会变成什么。

    他才站了起来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对话,突然方竹筠幽幽的问道:“叶枫,你上个礼拜天结婚了吧?”

    叶枫吓了一跳,扭过头来:“谁说的?”

    “谁说的不重要。”方竹筠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谣言,绝对是谣言。”叶枫说的正义凛然,他甚至可以对天发誓,妈妈的姥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结婚可要是追究法律责任的。

    “啊?”方竹筠信心动摇了一点,转瞬却又变的生痛,什么时候,诚恳忠厚的叶枫也变得这样的狡辩呢,自己相信他,还是相信事实?

    伸手拿出了报纸,褶皱都已经摊平,造成的裂痕却是很难弥补,“那这上面写的又是怎么回事?”

    叶枫只是看了一眼,就说道:“这上面是瞎编,其实竹筠,我早就想和你说一下了。”

    方竹筠心中一暖,觉得这多半是个误会,一个天大的误会,叶枫不会撒谎的,叶枫不会骗自己,可是叶枫的下一句差点让她掉到冰窖里面。

    “我上个星期天不是结婚,是订婚。”

    “和谁订婚,是报纸上的许舒婷,私人女老板。”方竹筠机械的问道。

    “不错,这个报纸上说的倒是真的。”叶枫又看了一眼报纸,有些感慨,好不容易豪华了一次,怎么只搞了个后脑勺在那上面,这马跑的也太快了一点吧?

    “就是上次和你吃酸辣粉的那个?”方竹筠平衡了下来。

    “是呀,这你还记得,不简单。”叶枫真心的赞叹了一句。

    “我怎么会不记得,她那么的出众,怪不得你选上了她,只不过你订婚,不通知我这个要好的朋友,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吧?”方竹筠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怎么说,我也要备一份厚礼才行。”

    “备什么礼。”叶枫苦笑道:“竹筠,事情是这样的,你要不要听我解释一下?”

    方竹筠义无反顾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缓缓的坐了下来:“解释什么?”

    “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这次订婚是有苦衷的,也可以说是假订婚......”叶枫解释了起来,曲曲折折,春秋笔法挡住了天涯明月刀,却让方竹筠听的目瞪口呆,半响的说不出话来,等到她听完所有的一切,姑娘突然笑了起来,笑的低下了头,偷偷的抹去眼角的泪水,抬起头来只说了一句话。

    “叶枫,你真是个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