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三节 太子
    赵丹被方竹筠拉住了手,有些愁眉苦脸,知道自己多半好心做错了事情,本来想当一把正义使者的,没有想到会做个恐怖分子,给竹筠姐当头一棒。

    “竹筠姐,我其实也是不信的,只不过我亲眼看到的,不能不信,难道叶枫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你,你是不是被他结婚气病的?”

    “我是急性阑尾炎。”方竹筠只能认真的解释,才知道谣方的可怕。

    “那阑尾炎是不是气出来的?”赵丹问了一句,觉得方竹筠脸色不善,只想把事情说完,然后溜之大吉,“叶枫结婚就是在上个星期天,我当时正在逛街,突然看到前面来了个金色的马车,真豪华,我也看到了很多路边的人,都和我一样,目瞪口呆的,那马也很漂亮,高高大大,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我就顺着马车望过去,就看到了一张比较熟悉的脸,我还有些好笑,这种人肯定都是什么王爷贝勒什么的。”

    “啊,王爷贝勒?”方竹筠脑海一阵空白,感觉好像思维都要停顿的样子,只是听到这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哦,我这就是比喻。”赵丹有点不好意思,“这段时间看清宫剧看多了。”

    “哦,赵丹,你说叶枫结婚,怎么扯到了什么金色马车上?”方竹筠回过神来,多少有些不耐烦。看到赵丹望着自己的眼神很困惑,不由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赵丹心中难过,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不算高,看来失恋的方竹筠,简直和白痴没有什么区别,竹筠姐受到的打击这么大,可是自己实在恨不起叶枫,毕竟自己还欠叶枫五百块呢,“竹筠姐,叶枫就在那辆马车里面呀。”

    “啊?”方竹筠愣了一下,“你没有认错?”

    “我眼睛可是飞行员的标准。”赵丹恨不得旁边过来一只苍蝇,辩认一下化母来确认一下自己的眼力,“其实我开始觉得也挺困惑的,这么大的排场,叶枫怎么搞的,我开始都以为自己是看错的,可是小王和我在一起,他说也是叶枫。”

    赵丹说到这里的时候,脸红了一下,方竹筠心思却已不在她的身上,“他坐在金色马车上干什么,装马车夫吗?”

    “不是马车夫,是新郎。”赵丹忍不住纠正道:“他旁边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看他一脸幸福的样子,我多少有些来气。”

    赵丹达里,多少发挥了一些浪漫主义的想象,叶枫如果听到了,多半挠挠头,赵丹,当初不是这样吧?

    方竹筠本来有些麻木的心思开始慢慢的转动起来,越转越快,快的如同倒转的录像带,以前一点一滴一幕幕的闪现,叶枫拿着一张订婚的单子,老总和他亲昵的吃酸辣粉,叶枫一再早明,老总很看重他,老总请叶枫过去吃饭,就算自己急性阑尾炎的时候,叶枫接到个电话,脸色都有些改变,有些为难的望着自己说抱歉,说什么不得不去。

    邓莎的一再提醒,自己都是执迷不悟,难道这就是信任的结果,方竹筠心中有些发苦,却没有发酸,无论如何,她都要亲口问一下叶枫,炒股炒成股东的她见过,可是帮别人订婚把自己订成新郎的她倒从来没有见过。

    可是问什么,问他为什么结婚没有通知自己,方竹筠突然觉得很疲倦,他通知不不通知自己都是礼貌上的关系,实际上,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竹筠姐,你看看这个。”赵丹神神秘秘拿出一张折叠的报纸,仿佛拿出了缉可是那档案,展开了之后,方竹筠一眼就落在那个醒目的标题上,神秘富家子豪华世纪结社,自如女老板一跃飞上枝头!

    新郎虽然没有标注姓名,可是许舒婷和开拓者的大名她还是听过的,她毕竟给人家公司做过报阶,比叶枫还要了解这家公司的情况。

    见到了这张报纸,方竹筠反倒镇静了下来,地球离开了谁都转,叶枫结婚,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她极力放松的去想,想要冲淡一下心中被欺骗的感觉,但是她发现自己为什么心口还像是压着一块石头?

    “好了,竹筠姐,我知道的就这些。”赵丹离开的时候,挥一挥衣袖,只留下一张报纸。

    方竹筠只是望着报纸,上面的字个个都认得,可是组合起来,在脑海中完全不成含意,她不知道自己在座位上坐了多久,电脑屏幕虽然是开着的,可是也是吸引不了她的注意。

    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工作上不顺心,情感上也有了波折,只是想过了今天,回去蒙头好好的睡一觉,说不定明天一切都会正常的。

    “哗哗哗”的掌声突然响了起来,方竹筠吓了一跳,茫然望去,看到众人都是在鼓着常,心中不解,他们难道相信了张铁军的什么谣言,已经认定自己的惨遭抛弃,这才鼓掌喝彩,可是好像又不像,自己平日除了陈胖子,没有得罪什么人,他们应该不会落井下石的。

    等到众人的脑袋都是尊敬而热情的扭向了门口,方竹筠才暗自苦笑了一下,自己会错了意,自己不是失恋,怎么就搞的如此失魂落魄的,他们在欢迎谁,难道新领导已经来了?

    事实证明了她的猜想,陈胖子本来个头不矮,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给方竹筠的感觉就是个死矮胖子,他踩了弹簧一样的,东倒西歪的点头哈腰,就算是酒店的咨客也是不地如此,方竹筠一看到他这个姿态,就知道他旁边的一定是领导!

    陈胖子和一般下属走路的时候,都是挺胸腰腹,挺的和水缸一样,底盘很低,有如练过下三路功夫的武林高手。

    方竹筠缓缓的站了起来,倒不是想和其他人一样冲过去巴结,只是别人都站着,自己却坐着,多少有点突兀的感觉,她现在不希望别人注意到自己,更不想别人安慰自己。

    “戈总,这就是张铁军,我刚才和你说的,我们这个月的销售总冠军,将近三百万的业绩。”陈胖子满脸的油光,仿佛屠夫刀下的案板,他身边的老总竟然是个年轻人,这多少让方竹筠有些诧异。

    其实施展的不止是方竹筠,其他人也是多少有此吃惊,看到人家年纪轻轻的就是老总,自己几十岁的人,还是个业务员,如果用温顺一点的话来说,那就是不得志,当然用尖刻一点的话来说,那就岁数都活到了狗的身上。

    戈总和的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玉树临风,这时望着张铁军,表情少数淡淡的,并没有伸出手来,只是点点头,嘴角动了动。就算是用微笑来琛,也是缩小了的微笑。

    张铁军真的和铁军一样站在那里,腰板拔的和标枪一样笔直,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什么荣辱与与。誓与开荒者共存亡的台词,没有想到眼前这小伙子年纪比自己要小。长的要比自己要帅,职位要比自己要高,神情比自己看起来还要严肃,和他一比,自己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看着他点头路过,张铁军才记起来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过,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留下的只是一个背影。

    在陈总的控制下,戈总只见了几个和陈方关系不错的,最近多少也有些业绩的,还没有走到方竹筠的面前,这个人年纪轻轻的就压在陈总的脑袋上,不用问,多半是个太子爷,有什么深厚背景,对于这种人,她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s城虽然可以出牛人,出能人,有年纪轻轻就白手起家,已经身价过亿的,可是毕竟还在少数,方竹筠就不相信这个戈总年纪轻轻的,会比叶枫强了那么多。

    怎么又是叶枫,方竹筠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又是一阵刺痛,缓缓的坐了下来,酝酿着辞职报告。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眼前暗了一下,一堵墙好像突然立在了那里,挡住了光线,方竹筠缓缓的抬起头来,陈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小方,在忙呢?”陈胖子脸上又堆满了和善的笑容,和方才在办公室的表情,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不忙,单子都被别人做了,我忙什么。”方竹筠说不上讽刺的说了一句。

    陈胖子的脸竟然有些脸红,这让方竹筠很有些疑惑,像他这种人,脸皮厚的几乎胡子都长不出来,既然这样,怎么会脸红?

    “小方你说的什么话?”陈胖子还是满脸的笑容。

    “当然是中国话,陈总听不懂?”方竹筠淡淡道,感觉到讽刺陈胖子一句,自己心中的伤痛就能轻微一些,这种把自己的幸福转移到别人痛苦身上的办法,邓莎倒是经常用的,方竹筠今天偶像的用用,感觉效果不错。

    “小方,戈总找你。”陈胖子终于说出了来意。

    方竹筠叹息一声:“找我做什么?”

    陈胖子对于她这种态度很不满,更不明白这个戈总年纪轻轻的怎么当上了老总,当了老总,来的第一天为什么就要找方竹筠,难道他以前就认识方竹筠,想到这里的他,多少有些不自在,“小方,你的单子的事情,我发现他们处理的的确有些不妥当,”看了一眼四周,发现都和探测雷达一样的监视着,咳嗽了一声:“可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只好让你委屈一下,小方,希望你能够顾全大局。”

    陈胖子就差点说出什么牺牲小我,完成大我一类感人肺腑的话来,只不过他的小我向来是别人,大我就是自己的意思,方竹筠终于发现,叶枫当初的辞职而去,实在是再聪明不过的举动。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莫名的想起了叶枫,方竹筠心中好像有些叹息,又有些好奇新来的戈总找自己干什么,站了起来,客气的说道:“陈总,请你让让。”

    陈总不自然的笑笑,觉得自己又是对牛弹琴,本来以为扶植个张铁军和一帮亲信,自己的位置就能稳固一些,没有想到刚才戈总招呼自己进去,头一句话就是,听说你们这有个销售冠军,嗯,不是你刚才给我介绍的张铁军,叫做方竹筠?

    不知道现在的消息怎么都这么灵通,陈胖子只能说,是呀,戈总认识,根本他的可靠消息,这个戈总和收购开荒者的那个大财团有着亲切的关系,听说是个太子爷。

    这让陈胖子多少有些不爽,同样都是人他妈生的,为什么有的出来就是含着金钥匙,有的出来却只能吃糠呢?

    方竹筠不理会陈胖子的怨念,她终于发现一点,如果能够抛开一切,原来以前所有的麻烦,统统的不是麻烦,她以前总是想着和同事搞好关系,多做业绩,多出成绩,可是工作都没有了,还谈论这些什么用,或者她只有这个时候,才突然有些明白,原来叶枫早就明白这点自己呢,若不是突然因为这场变故,多半永远一直向前的,永远不会明白叶枫的心情和作为。

    又是叶枫,方竹筠感觉到今天想到叶枫的次数比一个月加起来的还要多,以前倒不是不想念,可是每次想念的时候,都是甜甜的,所以不觉得时间的难熬。可是今天每想一次,心中就和有根刺一样,特别的难受,推开房门的时候,方竹筠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紊乱的心情,轻轻敲了下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这才推开房门,沉声道:“戈总,你找我?”

    那个戈总本来坐在旋转椅子上,面向窗外,听到方竹筠的声音,转过身来,眉毛一扬,说不出的神采飞扬:“你就是方竹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