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一节 一朝天子一朝臣
    方竹筠少有这种愤怒的表情,她知道有这么一句话,实际上,每一个阶级,甚至每一个行业,都有各的道德,她觉得业务员使用用一些心机技巧无可厚非,但是评委会竞争环境首先要在一个诚信公平的竞争的平台下进行。

    一个公司,如果不能让员工有一种归属感,而且为之奋斗的时候,有种被出卖的感觉,没有谁不会愤怒。

    “为什么我负责的单子,变成了张铁军的?”方竹筠懒得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问道。

    陈方没有平日很文静的美女发怒起来,竟然和考虑下山一样,本来他也算身经百战。意想之中,方竹筠会和琵琶行听那个商女,羞羞答答的提问,陈总,你好,最近日子过的怎么样,拐弯抹角的半天,才会说及正题,为什么我病的这几天,本来我负责的单子会变成他人的,这好像不符合公司规定的。

    规定是什么,规定在陈总的眼睛里面,不过是下王八的屁股,龟腚而已,动一支还是很正常的,所了陈方已经想好了措辞,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深明大义,正气凛然的腔调来说,一发要以公司的利益为出发点,那面催的急,所以只能让张铁军来做。

    只不过话到了嘴边,看到了方竹筠的怒意。陈方竟然有些发慌,所有地理由都去告假,一时半会儿不会在脑海中出现,“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陈总,你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方竹筠提出质疑,“我在手术的第二天,就已经给人事部打电话。而且oa系统的员工事假病例已经写出,发了通知。上面还有你的回复。”

    陈方这才知道,方竹筠的办事效率实在是高,看她几分钟的功夫搞定了人事部那面,本来按照他地想法,方竹筠多半会下午能够发现事情的异样。可是她屁股才坐在椅子上。凳子都没有热呢,就已经把所有应该看地都了解了一清二楚!

    他不由的有些痛恨起那个oa系统,什么无纸办公,什么高科技的管理,说到底都是束缚自己东西,那个oa系统,事无巨细。都要记录一下,该谁处理批阅地,谁就一定要回复,职责倒是一清二楚,想赖账都是没门。

    这不像以前。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可以推说忘记了,或者没有人通知,事实上就和方竹筠说地一样,方竹筠星期一就打电话给人事部说请急病假,人事部当时记录在案,电邮通知了自己,自己当时讲求高效率,已经回复说知道,这些是能被电脑查阅的,方竹筠显然是看到了单子被别人抢了,第一个就查了这种记录。

    “哦,我记起来了,”陈方拍了拍圆滚滚的脑袋,一幅如梦初醒的样子,“我记起来了,对,对,你说的对,我当时马上批复了,只不过后来比较忙,一时没有记起来。”

    “陈总,你觉得这种答复手下会满意吗?”方竹筠别看平时柔柔弱弱的,可是逼问的手段一使出,简直比特务灌人辣椒水,老虎凳还要有气势凌人。

    陈方觉得后背有些潮湿,脑门有睦发热,老羞成怒地想到,你算哪根葱,哪头蒜,竟然敢和我这么说话,你不要忘记,我是你的领导,你不过是个业务员,只不过他脸上的笑容不变,笑面虎一样的说道:“小方呀,我知道。这件事,这么解释,你的确不会满意,但是我只能说,那面实在催得太急,真的太急,你要知道,你没来的这几天,那面已经打来了几次电话,我们总不能国灰等待你的原因,放弃了那单子。。。。。。”

    “陈总,我在星期一不已经给他们打了电话,”方竹筠挥挥手,真的希望手中如果有菜刀的话,可以把陈方西瓜一样的脑袋砍成了倣瓣,“他们听产我病了,只是让我休息,说事情不是很急,可以缓两个星期,陈总,我就不知道,你说的很急是什么意思?”

    陈方不敢对视方竹筠咄咄逼人的目光,人都是有一种精神力量,很多时候都像武侠小说中常提及的女那种杀气,但是眼中的那种执著东落在了陈方的眼中,感觉到有些刺痛,这我半也就是常言说的那种做贼心虚,邪不压正。

    “那我怎么知道,”陈方手中摆弄中签字笔,发现自己这就是拆东墙补丁墙,西墙现在是仓促的露风,东面已经出来个大洞,“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说不定是在耍你也说不定。”

    半晌不闻言竹筠说话,陈决有些忐忑的抬起头来,生怕一个耳光扇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这次做的不地道,多少有一些报复的味道,业务员中,只有这个方竹筠,看起来业绩最好,却是对自己最不恭敬,当初因为叶枫的事情,就和自己大闹了一翻,要不是看在叶枫的面子上,他说不定已经翻脸了。

    当然叶枫的面子没有那么大,但是叶枫手睥把柄却是不能不让自己忌惮,这小子辞职后,不知道现在到哪里,陈方胡思乱想,希望借此能够消解一下从方竹筠那面传来的压力。

    “可是陈总你不能就这一句话就打发了我,”方竹筠怒气上涌同,看着陈方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都想把他送到高压锅里面焖一焖,“这件事你一定要给我个答复。”

    “我的答复就是,一切都以公司的大局处理。”陈方咳嗽一声,脸色沉下去,“小方,这就是决定,你不能拿你息地利益,阻碍公司的发展,单子既然让铁军做了,以后自然让他负责。”

    方竹筠冷冷笑道:“我不服。”

    “你不服能怎么的?”陈方突然笑了起来,靠在沙发背上,翘起了二郎腿,“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公司着想。”

    “我要去问赵总。”方竹筠眉心一皱。“我不信他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

    “你说的赵总是赵建吉吧?”陈方突然来了精神。

    “嗯?”方竹筠突然感觉点不对头,开荒者负责销售的是陈方,赵建吉是总经理,虽然不负责销售方面,但是官位比陈方还是大上一级。他五十来岁,很有能力,开荒者可以说是他一手支撑起来的,当初方竹筠就是因为他地宽待和能力,这才来到开荒者,开始了卖命的工作。

    士为知已者死,下属很多时候,也可以为一个能常识自己地领导卖命。

    陈方是老没条,平日都是一个赵总赵总的叫着,这次竟然直呼赵总的大名,这多少让方竹筠兴起了一丝不安。

    “那小方你要早些去问,如果晚了,估计面都见不上。:”陈方笑容中不怀好意。还有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赵总怎么了?”方竹筠忍不住问道。

    “他怎么了?这我实在不好说。”陈方笑了起来,“小方,他没有通知你吗?你可以坐下来,我好好和你说说。”

    知道这个陈总属于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方竹筠索性不问,“对不起,我很忙,没空。”

    无视陈方地脸色铁青,心想自己既然得罪了他,不在乎一分半分,方竹筠来到了赵总地办公室前面的时候,看了一下,已经愣住,赵总为人真实,好篆刻书法什么的,就算是间办公室,也收拾的古风古意,侧面墙壁本来有一张字画。画名叫做什么独钓寒江雪,画的是一个老头大冷天的带个蓑笠,不知道钓着什么,方竹筠当然知道这首诗,可是不明白这首诗放在这里有什么意义,赵总本来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对待手真的有如子女一样,为什么画中的意境却是如此的悲凉。

    她当然不明白,陈方年纪大了,当不成赵总的子女,或者就算当个子女,也只能肯德基是后妈带来的,所以对这个赵总地公正严明,一直都有着隐藏的恨意,这种恨意又很容易理解,这就像大家都在贪污,就你一个人装的清正廉明,害的大家断绝了来钱的道路,不恨你,又恨谁呢?

    “小方,找,找赵叫吗?”

    方笔筠正在疑惑,办公室收拾的好像水洗过一样,不留下一点痕迹,就肯德基墙上的那幅画,都像冰山遇到了暖冬一样,冰雪水带,不知道去向,这个办公室怎么看,都不像赵总以前的办公的地方,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财务部的朱姐。

    朱姐取名朱若愚,多半是父母是个书香门第,不事张扬,所以取个大智若愚的名字,这和国人自古以来的谦逊美德为一体,却和农村的孩子取个阿猫阿狗的意思截然不同。

    在公司里面,方竹筠业绩虽好,但是不代表人缘好,这个朱姐却是公司人缘最好的一个,也算是在公司里面和方竹筠关系最不错的一个。

    “是呀,赵总去哪里了?”方竹筠现在还不太敢相信,赵总竟然也走人了,可是看眼前的情形,陈胖子的揶揄,这个赵总多半是凶多吉少的。

    s城没有什么饭碗,今天你可能还是高高在上,明天就有可能夹个黑皮包,成为收电缆的形象代言人,只不过他们是四处收钱,你是四处找工作而已,方竹筠并不觉得失业有什么可怕,只是一想到公司能够前进,无非是在于有个英明的领导,如果让她以后都在陈胖子手下做事,她宁可像叶枫一样换个工作。

    “哦,小方,原来你还不知道,”朱姐上下张望了眼,压低了声音,仿佛说着国家机密一样,“赵总走了。”

    “去了哪里?”方竹筠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还不知道,就是你病的这几天,公司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公司已经被收购,听说合同都签了。”

    “啊?”方竹筠楞在那里,难以置信的问题道:“公司现在运作的好好的,怎么会被收购?再说,前几天,我和赵总谈话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的说,让我们好好做事,公司说不定会上市,到时候我们就是开国功勋呢?”

    朱姐看着方竹筠的眼神有些怜悯,总算忍住没有说,领导说的假大空的话,也亏你记得清楚,话到嘴边,只是说,“谁知道呢,现在竞争激烈,我就听说,公司因为财政的困难,入不敷出,所有的股东都说,我们投了这么多钱进来,如今什么都没有捞到,既然这样,不如卖掉,还能捞点实惠,小方,你要知道,赵决虽然有实力,毕竟和我们一样,不过都是打工的。”

    “哦。”方竹筠好像听到自己心中的一声叹息,想要说什么,却觉得喉咙中好像塞了一个软木塞,不要说说话,就算呼吸都有些困难,怪不得陈胖子那么嚣张的肆无忌惮,原来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缘故,他以前虽然看自己不顺眼,毕竟不会得罪自已,可是现在不同的,谁知道换个新领导是怎么个作风?

    “哪个公司收购的?”方竹筠问道。

    “华,华娱吧?”朱姐好像悖逆太熟悉。

    方竹筠倒是楞了一下,“华娱,那好像是家娱乐公司,收购我们电子厂干什么?”

    “哦,不是华娱,是华天,你看我这记性,还没有老呢,就好像得了老年痴呆一样。朱姐拍了拍脑袋,有些沮丧的说道。

    “你不老,看起来还精神呢。”方竹筠只好这么安慰,像安慰精神病人,你没病一样。

    朱姐顾影自怜的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头发,“还不老,你看看,头发都白了。”

    “怎么公司的网站没有发布这个消息?”方竹筠觉得如果再这和她扯皮,估计不等朱姐人老珠黄,自己就要未才先衰了,只有贫开了话题。

    只不过随口问一句,方竹筠感觉声音已经游离了出去,飘飘荡荡的,内心其实却是明白,这东西老师有内幕有猫腻的,像自己这样的员工,永远也不要指望得到第一手的资料,这就和散户一样,得到的利好的消息通常都是在庄家捞足了筹码之后,等到大盘已经足够高时候再买进,利好的消息已经完全消化,剩下的只有无奈和被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