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二十节 变故
    当然现在的权威和以往不同,以前的权威可以一棒子扼杀平民,现在反过来,是平民可以挑战权威,很多人反驳沈阳的时候,不是为了知道真相,而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博学。

    于是乎叶枫的身份就有了第二种猜测,贵族不见得不钱,只是身份的象征,可是叶枫的父亲明显有钱又有权力,没权力的话,谁能开人五层的游轮呀,有些人所以认为叶枫已经有着阿拉伯的血统,人家有钱,那是相当的有钱,阿拉伯那面有石油,最产有钱人,老美都那么富裕,还有点眼红的。

    第三种说话的就比较玄,有几个偷偷摸摸的,唧唧咕咕的,敬仰中带有一丝敬畏,文静听着他们说的,声音不大,却能正好让自己听到,叶枫家和拉登有点关系,都是贩卖军火的,那东西,暴利,不然叶枫的老爸怎么会那么有钱?

    文静想到这里,几次都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揭开了汤煲盖子,只是说道:“竹筠姐,喝点汤吧,我跟我妈学的,做的不好,人不要见怪。”

    叶枫虽然吃的很饱,闻者鸡汤都想再来一碗,只不过家始终不望自己一眼,知道没有自己的份,咽了口唾沫看来息的粥比起鸡汤,只能倒掉,才要向房间走去,方竹筠已经指着叶枫的手上问道:“那是什么?”

    “哦,是好滋味粥店的米粥。”叶枫都不好意思递上去,“本来想买给你当夜宵,你是病人,才开刀,要少吃多餐的。”

    “那你还往哪里拿?”方竹筠笑着接了过来,“都可以尝一点,文静。人给我炖了一锅,我哪里吃的完,叶枫也吃点,对了。叶枫你的长生阁那单子怎么样了?”

    “哦,还在进行中。”叶枫看了一眼文静,觉得浑身不自在,觉得如果吃一块鸡肉会被噎死,才要回房间,邓莎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大声的说道:“奇怪,真地奇怪。”

    “什么奇怪?”方竹筠倒有些奇怪。

    :不知道怎么回事。上个星期天,有一场算是世纪豪华订婚典礼,”邓莎满脸的疑惑,“星期一报纸上就已经报道,而且说还要跟踪报道,开始的报道不清不楚的,主角谁都没有写,老娘我就在等,等着第二天地跟踪报道。没有想到,你们看看,这都过了几天。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气死个人。”

    叶枫有一种想暴走的冲动,却多少知道点为了什么,叶贝宫只手遮天,开始只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场婚礼,可是到了后来,他和自己一番谈话之后,显然是已经采取了行动,让这件事情平息了下去。不然报社没有理由不跟踪报道,贾大空显然是属于后知后觉的类型。他们的报社小,所以他们晚了几天才能有找到息,叶贝宫倒不见得每家报馆都通知一遍,贾大空算是个漏网之鱼吧。

    只是报社虽然不再报道,可是邓莎却有着考古专家的精神,还和贾大空一样,不忘记翻账,这让叶枫有些郁闷,这个臭婆妈,本来所有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偏偏你要刨根问底。

    “这有什么气的,你少看一条新闻,不至于掉块肉吧,来来来,别生气,我补给你一块。”方竹筠用筷子夹起了一块鸡肉,塞到了邓莎的嘴中。

    “味道好呀。”邓莎嚼了几下,叹息道:“叶枫,你买地?你还算有心。”

    叶枫惭愧的脚后跟红了起来,“不是,是文静做的,哦,你们聊,我回去休息。”

    “等一等,”邓莎吃白饭不忘记八卦,私而忘公,“叶枫,我记得看到那则新闻写的是什么开拓者的许总订婚,你是开拓者的吧?你的老总吧?你应该知道吧?”

    方竹筠倒是一怔,“叶枫,不会你前几在忙订婚就是邓莎说的这个吧。”

    叶枫恨不得拿着鸡骨头把邓莎的门牙敲掉,本来想让这件事情无疾而终算了,可是这个邓莎偏偏有起死回生的本事,“我没有看过什么报纸,报纸上说的,能有几分你信地?文静也是开拓者的,你知道吗?”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文静,文静却是望向了地面,仿佛那里都比叶枫耐看一些,“我隐约听说过一点,是我们公司的许总订婚。”

    “真的?”邓莎兴趣大增,“文静,男地那个王老五是谁?”

    “这我怎么清楚,”文静低声:“他们都是在富大贵的,我这个不起眼的人物怎么会知道?只是听说那个男的特别有钱。”

    “你这不是废话,”邓莎没有从文静口中得不到有用的信息,难免不满,“没钱能搞那么大排场吗?叶枫,你干什么去?别走,你肯定知道新郎是谁主。”

    叶枫没有想到邓莎听声辨位地手段如此高明,自己才要移动脚步,就已经被她发现,方竹徒筠和文静都望向自己,目光中的含意远不是自己能够揣摩,一咬牙,心中暗道,算了,说了事情的真相,远比现在的遮遮掩掩要强。

    “其实我是知道的。”

    “你知道?”三女异口同声的问道。

    “知道还不早说。”邓莎兴趣大增。

    文静却是目光复杂的望着叶枫,不知道他这次会编造出什么谎言,叶枫了文静一眼,郑重说道:“其实那个新郎,就是我,我就是那个大款。”

    “是你?”这下只有方竹筠和邓莎同时问了一句。

    房间内突然寂静起来,叶枫心中忐忑,感觉有点黎明前的黑暗,暴风雨来临那一刻的沉寂,他正想说出事情的真相,邓莎已经爆笑了起来,方竹筠孔明强忍着笑容,捂着肚子。生怕把刀口再笑开,只有文静愕然一下,看着叶枫的眼神多少有了一些不同。

    “怎么了,笑什么?”叶枫有些不解。

    “得了吧你。叶枫我要是相信你是大款,富家公子,那我不是脑袋秀逗。”邓莎笑的胶仰后合,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她用手拍了拍叶枫的肩头,你可以侮辱我的美貌,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叶枫只是想到。你美貌不见得有,智商好像更不如美貌,没有竹筠也是笑道:”是呀,叶枫,你就别逗我发笑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有知道也没有什么丢人的,是不是?”

    “啊。是呀。”叶枫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子,又望了文静一眼,苦笑地摇摇头。“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

    “看不出来就有毛病了。”邓莎叹息一口气,疑惑说道:“看来你也不知道,但是订婚的那个是谁呢?”

    叶枫想拎着她的耳朵,大声叫一声,“大姐。富家子弟就在你眼前呀。”只不过转念一想,倒也觉得不错,她们把自己的真话当作谎言,自己也不用承担说谎的责任。也算是到两全其美的事情。

    等到他回到房间的时候,还能听到邓莎的笑声。“他是个那个富家公子?那我就是麦当娜了。”

    叶枫叹息一声,心想你还是麦当劳呢,还是好句老话,诺言远比真话更加能容易让别人想念,听许总说,她的母亲这两天就要检查,叶先生显然是在寻求一个完全稳妥的方案,他那么有钱,许平应该没事地,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有钱毕竟可以做很多没钱做不到的事情,事情都过去了,自己又要换个环境吗,以免和许总见面彼此尴尬?

    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叶枫觉得,这些日子过的,好像有些累,以前的幸福时光,一去不复返了,隐约的听到方竹筠在问,“文静,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是不是吃的太节省了?”

    文静只是嗯了一声,叶枫心中只是想,文静是好人,也有好心肠,

    为人还有点仗义,人不过,可惜,这年头,好人不见得有好报,也不见得好心能够做好事的。

    叶枫第二天早上起床地时候,感觉到神清气爽,风平浪静的,看到方竹筠又准备好早餐,看不到其余的两个人,忍不住以为她们打探消息,有些心虚的问道:“她们呢?”

    “邓莎早早的出门,说有个男人约会,文静是早早的去上班,生怕迟到,”方竹筠解释道。

    “那你呢?”叶枫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方竹筠又是一身职业套装,精神抖擞的,仿佛昨天文静给她煲的鸡汤除了大补,还有很强的药效。

    “我准备去上班。”方竹筠把包子递给了叶枫,好像递过去自己的一片心意。

    “可以再休息几天的,竹筠,不用那么着急呀。”叶枫接过来,咬了一口,浑然不觉得样子。

    方竹筠对他地态度习以为常,但出关头示意了一下,“不行,我已经休息了几天,业务已经比别人差了很多,叶枫,我们要加油,不能让别人比下去!”

    “你就准备做一辈子业务员?你天天忙忙碌碌的就是为了赚钱?”叶枫忍不住质疑了一句。

    “啊?”方竹筠楞在媾,半天地缓不过劲来。

    人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当然绝对不仅仅是为了吃饭。

    任何事情都有特例,在很多人的眼中来看,叶枫活着就是为了吃饭,方竹筠当然不会这么认为。

    情人的眼中,就算有一点缺点,都是可以谅解的,只不过方竹筠一路上都在想着叶枫问的那句话,你就准备做一辈子业务员?你天天忙忙碌碌的就是为了嫌钱?

    方竹筠有些茫然,从小到大,她都是个很好强的女孩子,什么方面都不肯落在别人的丘,做业务员也是如此,她孤身来到了s城,选择了从业务员做起,开荒者在s城,也算得上数一有选举权二的电子公司,里面的业务员当然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可是她连续半年,月月拿得销售业绩第一名!

    谁说女子不如男,这是方竹筠一直的看法,可是她却好像从来同有想过,这种生活,是不是她一辈子的追求。

    **才会按需分配,社会主义只能按劳分配,这点方竹筠早就有政治课本上学过,也是有种无奈地感觉,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做着自己不想做事情,也可能一辈子也不明白自己想做什么。自己呢?

    方竹筠走到公司的时候,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竹筠姐,你病好了?”赵丹第一个发出了问候。

    “一点小病已经好了。”方竹筠按动了一下手臂,示意自己强壮地可以打死一头牛,几个平日交情不错的,抬头望了一眼,点头微笑示意。又都低下了头去。

    张铁军脸色看起来不些不太自然,自从他上次主动示好,张学友的演唱票没有送出去后。对方竹筠明显的冷淡了很多。

    有的男人追求女人就是执著不舍,死缠烂打,有的却是碰一次钉子就会心灰意懒,半毛钱都懒得再花在心仪的女人身上,张铁军无疑就是后者。他的信念就是,好钢一定要用在刀刃上,方竹筠对于张铁军的这种态度倒觉得高兴,最少。自己不用成天想着借口去拒绝别人。

    “上方,来了。”陈总挺着肚子走了过来。露出关怀的表情,其实很想抻出手来,拍拍方竹筠的肩头,表现出领导的关怀,而不被别人误会为性骚扰。

    方竹筠自从上次文静的事情后,就对这个笑面虎看的更加透彻。

    陈方显然是对女人比对男人的态度要好,对能搭得上手的要比搭不上手的要好,他一直试图想要接近和方竹筠的距离,没有想到却是越拉越远,本来以为像拉皮筋一样,触底反弹地合拢距离,却没有想到这皮筋拉得太猛,中途折断了,没有缩回的希望。

    只不过他对女人和张铁军截然不同,他就像一个驴子脑袋前方挂了个萝卜,虽然永远没有吃到的希望,可是追求还是顽强不懈,他觉得,女人是什么,女人有不好钱的吗?

    方竹筠看到了来的时候,经把适当的调整一下距离,用英文来说,那就是武装到位陈方手胖,胳膊短,觉得伸出手去,多半是拍了空的,也就没有把手递出去,“听说你住院了?”

    “嗯,”方竹筠哼了一声,“多谢陈总关心。”

    “病了,就要多休息几天,”陈方说地不痛不痒,反正发不发工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切都是按照公司的章程办事,所以他的关心,基本就属于你喝地很保,又来了一杯凉白开而已,喝不喝的,都是无关紧要。

    “哦,知道。”方竹筠已经觉得和他说话是在浪费生命,虽然以前她一直告诫叶枫,要和领导打好关系,可是她现在发现,很多时候,劝人容易,事情摊到了自己的身上,就很人维持心平气和的态度。

    “没事的话,我就回去工作了。”方竹筠不卑不亢的说道。

    “没事,没事,就是要你好好工作。”陈方微笑着眯缝起瞍,掩饰住里面的一丝光芒,背起了双手,踱着四方步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坐了下来的时候,隔着窗户又望了方竹筠一眼,嘴角一丝冷笑,喃喃自语道:“臭娘们,我就不信,你不会求我。”

    他的目光落到电脑屏幕上,那里面打开了一个窗口,记录着所以销售人员这个月来的销售业绩,只不过这一次,方竹筠并没有排在第一。

    方竹筠首先去人事部补假销假,她因为是急病,只需出具住院证明即可,人事部的看到她,打趣的说,小方,星期一没有来,还以为你是去订婚呢,没有想到你竟然住院,没有去看你,不要见怪呀。

    方竹筠当然礼貌的些关系怀,问候一句,总比损你一句要强的很多,我哪有订婚呀,没有男人会看得上我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脑海中闪现出叶枫的面容。嘴角浮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人事部的大婶马上来了举,小方,你这条件地什么找不到。我给你介绍一个,很不错的,年纪轻的,就是一个公司的招行主席,你有没有兴趣见一面,我都把你的情况说了,人家很有实力,开地公司规模,和我们开荒者都差不多呢。

    方竹筠慌忙谢绝了大婶的好意。披差点遗憾的目光走了出去,苦笑着摇摇头,心中只是想,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它可以让你忘记一个人的缺点,也能让你无视别人的优点。

    走到自己的座位的时候,方竹筠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几日的疏懒过后,她一到公司,条件反向般地精神振奋,暂时把叶枫哲学家一样的质疑抛到了脑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但是这不是说她闭门造车,抱残守缺,她还是很留意别人如何做单,她不抢别人的客户资源。但是不说她不会偷别人的经验。

    在很多人都在佩服方竹筠是好样的,天生就是个业务员的时候,却不知道她一切的成功都是来自她的勤奋和细心!

    她用不为觉察地第六感官发现,众人都在偷偷的望着她。目光中含意万千,但绝对不是久别重逢。或者看待病人的目光,销售部有一个人没有看她,那人就是张铁军。

    方竹筠缓缓地坐了下来,目光凌不疑难问题的扫了过去,众人仿佛百姓碰到了巡抚出游,纷纷的回避了去,方竹筠觉得有些奇怪,看到赵丹正望向自己,神色有些异样,不由笑了一下,点头示意一下。

    赵丹隔着座位望见,有些欣喜,有些惶恐,眼神的复杂含意,就算心理学家都是无法明晰,方竹筠有些不解,想要问一声到底什么事情,却看到她已经低下头去,不由好笑,弯腰按了电脑的电源。

    启机后进入系统,方竹筠第一个打开地就是开荒者的oa系统,无纸办公在开荒者已经算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很多事情都可以直接联网处理,那当然很多时候,无纸只是相对的,很可能是地浪费更多地纸张。

    叶枫这个系统也见过,到了开拓者却已经荒芜,他来到开荒者两个月,把无纸办公发扬光大,除了进入公司用了一张报名表,出了公司扔了一张入职表,基本就是纸都没有用过一张。

    熟悉的点开系统地主页,照例是什么公司要闻,焦点回顾什么的,公司动态都是一目了然,方竹筠发现走了这几天,公司当然还是照常运作,地球离开谁都会转,开荒者当然也是如此,她大致浏览了一下新闻后,已经熟练的点开了第二面员工业绩表。

    开荒者员工业绩透明化,所有的做成的单子都是一目了然,做不成的单子,自然只有跟进的人才能够看到,这样的办公公开化,能够激励员工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是流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定,方竹筠很喜欢这个方法,不过陈方不喜欢,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职能被这个系统已经架空,所有的勾心斗角,走人情,拉关系那一套,在阳光的照耀下,不走要躲躲闪闪。

    方竹筠打开网页,不由自主的向销售业绩第一望过去,张铁军名字赫然在列,全骒多少有些让她吃惊,不过方竹筠并不担心,因为她手上还握着一单要成,足足的有二百多万,可是当她看到张铁军的销售额的时候,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张铁军比自己目前的业绩足足多了二百万,这小子难倒化的恋为奋斗,发愤图强起来,方竹筠心中暗疾,仔细看了一眼,他做成的单子,差点为跳了起来。

    刚才吸入的凉气化作了怒火,熊熊的在胸吕燃烧,方竹筠只是觉得有一种被欺骗戏弄的感觉,她站起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已经向这里望了过来,吃惊的不出所料,方竹筠这才明白他们刚才目光的含意,那是一处悻悻然的期待。

    她毫不犹豫,大步的走到陈方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不等陈方说什么请进,方竹筠已经推开房门,第一句就是,“陈总,张铁军的单子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