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九节 身世之谜
    贾大空很急的样子,也很冲动,一般喝酒的人都这样,洒能消磨意气,也能让人豪气勃发,酒能让大款喝的觉得自己是个乞丐,酒也能让一个乞丐觉得自己是个大款。

    现在的贾大空拍毒害胸膛,坐在原地,屁股都不挪动一下,只是看起来,中国几大银行的钱都装在他的口袋一样,随时可以让他提用,底气十足。

    贾大空当然不知道,这痊叶先生从来没有着急的时候。

    听到贾大空一幅谁付账,主和他拼命的样子,叶枫叹了口气,倒是不想再和他多喝,倒不是他的量不行,只是他觉得,能让贾大空忘记采方访,不再跟踪自己就行,犯不着让他喝的忘记付账。

    不知道什么开始,叶枫就发现自己其实很能喝,更没有喝醉的时候,这就像他莫名其妙的很会打架,比小偷还会开锁,比专业人员还会设计电路图一样,这让他总是时不时的想起叶贝宫说的,他是个天才,可是从来都是自诩为才子,他是我儿子,我是他父亲,这是事实,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

    笑舞狂歌五十年。花中行乐月中眠。

    漫劳海内传名字。谁论腰间缺酒钱。

    诗赋自惭称作者。众人多道我神仙。

    些须做得工夫处。莫损心头一寸天。

    叶枫也记得这首诗,莫损心头一寸天?谁都有心中的一寸天,自己的呢?

    “为,来。来。叶先生,再喝一杯。”贾大空看着一瓶白酒还剩一半,退回去人家肯定不乐意。拿回家里老婆会打,看来只有倒在肚子里面最实在。

    只不过等到半瓶也被二人平摊后。贾大空舌头上已经跑不动火车,有些僵硬,叶枫看着他今天不要说采访。就算是上访都没有能力了,站了起来,“对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一步。”

    “啊?贾大空茫然的忘着叶枫。多少记起今天的任务,动了支胳膊,好像不是自己地一样,想要伸出去拿钱包。却又拿起了酒杯,“好。叶先生,改天我采访,你一定要赏脸。”

    “一定一定。”叶枫脸上满是笑意,乐呵呵的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迎宾小姐礼貌地拉开了门,笑意盈盈,“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叶枫点头示意,心中却在想,这里的水煮鱼头实在不错,够辣够开胃,只不过不知道下次还有谁会破费一次,请自己再免费吃一顿呢?

    “贾总,不采访了吗?单耀武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筷子,好像放一了情人的一双手。

    只不过什么都有饱的时候,都需要培养,感情一亲,吃饭也是一样,单耀武和叶枫倒是难史难弟,一顿狂吃后,又要了三碗米饭,只希望把这几个月被刮清地肠油能被补充一下,打了个饱嗝,觉得米饭混着酱血鸭要小溢了出来,看来明天早上都不用吃饭的。

    “采访,还采访个屁。”贾大空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老子不怕麻烦,可是不能天天找麻烦,我们这顿饭就是堵住这个叶贵族的嘴,无论我们再写什么,只要不过火,就没有问题的。”

    “贾总高见呀。”单耀武看似钦佩的说道。

    贾大空被他这一句贾总叫地飘飘然,好像又喝了半斤白酒的样子,坐在云端,快乐的如神仙一样,想要拍拍单耀武的肩头,说一声,你跟着我混,有你学地,却又有些力不从心。

    一只手抻了过来,一下了把贾大空从云彩上拉到了地面,“先生,两百三十块,多谢。”

    “怎么这么多?”贾大空吃了一惊。

    “这是菜单。”服务生笑容满面,“先生,你可以看看。”

    知道费用基本不会差的,贾大空挥了挥手,掏出了钱包,看着干瘪的和自己的肚子不成比例,叹了口气,“没有果盘送?”

    “有,正在切,请稍等。”服务生接过钱,转身离去。

    贾大空看起来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今天怎么回事呢,莫名其妙的就请人吃顿饭,这半年来从来没有的事情呀,自己就是奴性,骨子里面的奴性,见到了有钱人,心中虽然骂,可是却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巴结。

    “贾总?贾总?”单耀武晃晃手。

    “干什么?”贾大空看着单耀武好像三只手的样子,

    “我们今天晚上还要不要跟踪采访。”单耀武吃饭喝足,觉得精力旺盛的,无息怒泄。

    “采访个屁,回去搂老婆睡觉。”

    “我没有老婆呢?”

    “那你就搂煤气管道睡觉。”贾大空没有好气的说道。

    “哦,我房子是租的,没有煤气管道。”单耀武自以为幽默的说了一句。

    “那你就捧着煤气罐睡觉。”贾大空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一手扶在单耀武的肩头,“走吧,回家。”

    “贾总,想吐吗?”

    “想。”

    “那就吐吧,喝酒就是这样,吐出来就会舒服一些。”

    “舍不得。”贾大空叹息一声,“叶出来的又变不成钱的,留着肚子里面不糟蹋。”

    单耀武无语,能做保是扶住贾大空,他头一回发现,原来这个看似豪爽的贾决,其实也算是个节能标兵呢。

    小伙了年轻就是好,一肩头找扛着扛着摄像机,一个肩头几乎扛着贾大空,二人搭肓搂背的走了出去,颇有些同志的关系。

    叶枫望着他们的背影,耸了耸肩膀,这才转身离去,看到了一家老字号粥让,买了一份,人家都说这里放了人参灵芝什么的,熬呀熬呀的,就熬成阿香婆什么的,最适合病人吃,叶枫两年来也没有吃过,一直觉得夸大其词,这下买了一份,不过还是要送给别人吃。

    这一顿饭其实也就是用了一个小时左右,他和贾大空二人以飞快的速度报销了三瓶白酒,一个大约一斤半的容量,贾大空肚子里面已经前所未有的充实,叶枫还和没事人一样。

    回到住所的时候,打开了房门,扑鼻先闻到一股香气从厨房传了过来,“竹筠?你还在做饭呢?”叶枫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是我。”方竹筠的声音从卧室传了出来。

    天呀,难倒今天的太阳是从南面出来了,叶枫和厨房的方向走过去,望了一眼,想看看邓莎手上没有钞栗,拿的饭勺是什么样子,扯着脖子一看,地看到文静关了火,端了一个汤集中精力走了出来,望了叶枫一眼,移开了目光。

    “哦,文静,是你,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叶枫望着她的手中的汤煲,闻者一股很香的肉味,有些汗颜的把自己的那份很有营养的稀饭往后拿了下。

    “嗯。”文静的声音和蚊子差不多,走到饭桌前面,把汤煲放了下来。

    “文静就是细心。”方竹筠从卧室走了出来,看到叶枫的时候,笑颜如花,“其实我现在好的差不多了,能跑能跳的,文静还专程从公司赶了过来,为了炖个鸡汤,说开刀伤元气的,补补身子,其实真的不好意思。”

    “竹筠姐,你们帮我们那么多忙,我现在照顾你一下,那是应该的。”文静只是望着方竹筠,笑容很吝啬,不想分给叶枫一丝。

    吉枫岂是一个郁闷了得,生活就是这样,你以为付出了不少,没有想到成比例,按理说,自己应该帮助文静不少吧,给她找了一份工作,借给她的五百块,到现在还没有还呢,这还是眼前的,如果往远了算,那一大包吃的,不是人情吗?

    只不过文静好像已经忘了这茬,心中只是充斥着对叶枫的不满,这是什么人呢,明明都订婚了,还在竹筠姐面前装个没事人一样,如果不是看着竹筠姐病没好,不想让这件事情干扰她的情绪,自己早就生和她说的。

    现在的文静只是有些痛恨,为什么前几天看到竹筠的时候,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到现在自己反倒成了个帮凶一样,好像配合着中枫再骗方竹筠。

    这几天的文静,可是说是在一处极其复杂的心情中渡过,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叶枫对她好,她是知道的,可是她对叶枫认识的越久,就越难明白这个人,参加订婚的人不在少数,每个回来后,都是兴奋的注射了兴奋剂一样。

    每个人都在描述着那天订婚仪式人华丽,每个人都在帮着叶枫吹嘘他的身世的高贵,文静就不明白了,这个高贵的一个人,为什么平日却和瘪三一样?

    通过同事的描述,文静虽然没有去参加订婚,却比亲自参加订婚还得到多的我的信息,有的人说叶枫是英国的皇储或者贵族,这个比例相信的人,约莫占个百分之三十,而且经过沈总的确认,这应该是应该是属于正式的官方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