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八节 千杯不醉
    s城能喝酒的,当然不止是陪酒小姐。

    出外公干的,基本都是有点量,现在的攻关,离不开一个酒字,要单子,好,喝了三杯再说,讨账好说,把这瓶吹了。

    贾大空不做单子,不讨账,但是为了挖掘点叶枫身上不得不说的秘密,已经准备拿出绝活一搏。

    “叶先生,会喝酒吗?”

    “不会。”

    “少来点呢?”

    “那更不行了。”

    叶枫说话的表情很真诚,比阿甘都要真诚很多。

    贾大空放下心来,觉得一切都很美好,也不着急追问什么,等到大家喝个三轮五轮的,叶枫迷迷糊糊的更能说出点内幕。

    等到水煮鱼头上来之后,众人一看都觉得很饱,锅子真的和锅盖一样,腾腾的冒着热气,鱼头劈成两半,红的,黄的,青的,绿的,只要是辣椒都上一点,锅底一捞,更是翻翻腾腾的,有如辣椒开会。

    “叶先生,吃,吃,不用客气。”贾大空陪吃请客的时候多了,可是出口陪贵族吃饭倒是头一次,当然他不知道,这位贵族那是贵而不惠,华而不实的。

    叶枫当然不会客气。出筷子比出拳头还要快了很多。单耀武也是不慢,315如果打假的速度有他的吃法的一半,估计中国地假货也不会如此地泛滥。

    贾大空拿起酒瓶。满了三杯酒的时候,劈成两半的鱼头已经不少四分之一。贾大空暗暗着急,却又不动声色,“来。叶先生,先喝一杯。”

    叶枫并推辞,一口把酒喝了下去后,又是提起筷子。

    他是有些饰物,觉得这菜也比较对他的胃口。贾大空干了手头的一杯,觉得一股火线下行到肚子里面,和刚才吃地搅拌在一起,浑身有些燥热。“来来来,叶先生。好事成双,再走一个。”

    叶枫恋恋不舍的放下了筷子,举起了酒杯,喝水一样的又喝了一杯。

    贾大空倒不像别人那样拼命的把酒往别人肚子里面灌,这一方面是因为了觉得自己酒量好,对付一个不喝酒的还不用这么浪费心机,二来这酒也不便宜,没有必要让叶枫一个享受。

    两杯酒下肚后,贾大空偷望了一眼叶枫的脸色,还是正常的,想看看他的眼神,又被眼镜片挡了回去,“叶先生,感觉怎么样?”

    “很好呀,菜不错。”叶枫嘴里寒地满满的,饥不择食的样子让贾大空终于有了点怀疑,怎么贵族就这吃像?

    “来,叶先生,再来一杯,三阳开泰。”贾大空满了酒,又端起了酒杯。

    单耀武头一回放下了筷子,“好好,三阳开泰,我也凑个热闹。”

    三个嘻嘻哈哈的又喝了几杯,菜已上全,已融合到了大堂里面的气氛中,平添了一分喧嚣。

    只不过一瓶老白干下肚,贾大空都有些熏熏然的味道,叶枫还是狠命的捞菜,仿佛和那个鱼头有仇的模样,贾大空终于有些忍耐不住,“叶先生酒够吗?不够我们再要。”

    “随便你。”叶枫吃的很饱我,这让许母看到了,多半是暴饮暴食,不得身体健康,如果让贵族看到了,我半会说一声,我靠,你这是火星来的贵族吧。

    只不过贾大空没有见过贵族,还没有幡然醒悟,看到叶枫好像还很清醒的样子,又是手一挥,“小姐,再来一瓶白干。”

    等到贾大空把酒杯满上的时候,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叶先生,你真的不会喝酒吗?”

    “真的不会。”

    叶枫放下了筷子,打了个饱嗝,脸上的真诚比十成十的黄金还要足。

    “可是叶先生好像都喝了增斤的白酒。”贾大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也叫不会喝酒?”

    “是呀,别人会喝酒是都能喝醉,我是干喝不醉,所以是不会。”叶枫笑了起来,“来,来,贾记者,我敬你几杯。”

    “啊?”贾记者差点掉到桌子底下去,“这也叫不会?”

    只不过心中洹有眯觉得叶枫是在吹牛,贾大空一咬牙,几乎忘记了自己吃饭不是目的,端起了酒杯,“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来,叶先生,干。”

    不知不觉中,二个已经喝了两瓶白酒,白干名字直称数却不比酒精多少,单耀武三阳开泰的时候,喝了一瓶觉得那杯酒化作了火,熊熊燃烧,烧了满脸通红,推说实在不行,看到两斤白酒装到二人的肚子里面,吃惊的差点舌头都吃了进去。

    好家伙,贵族就是贵族,单耀武暗自叹息一声,筷子翻了翻眼前的小炒肉,满眼的全是辣椒,肉是一片都已经不剩,猪肉涨价涨的,一盘肉也比以前少了很多,单耀武叹息一声,发现酱血鸭还没有上,目光只好落到了沙锅豆腐上。

    酒水如同白开水一样的倒入了两人的肚子里面,贾记者的话双如同自来水一样的流了出来,他虽然号称千杯不醉,可是就算是白开水,喝个千杯也受不了,更不要说是白酒。

    “叶先生,其实我最羡慕你这样的人。”

    “哦?”叶枫入下了筷子,开始主动的给贾大空满酒,贾大空虽然有眯忘记了采访的目的,可是叶枫却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他和贾大空吃饭有两个很简单的目的,一个当然就是混饭吃,另外一就是让贾大空忘记了采访的目的,让他喝的找不到北,看到他有些迷离的醉眼,拍着有些发胀的肚子,叶枫倒是感觉,目的都已经接近圆满。

    “来,感情深,一口闷。”贾大空喝酒如果逃税一亲,不知不觉的又是一杯,“其实叶先生你活的潇洒呀。”

    叶枫头一回听到别人这么评价自己的生活,倒是有些鹇,“贾记者,你也不错呀,来,再来一杯,单记者,你来一杯?”

    “别的,我一会还要扛这个大家伙。”单耀武拍拍摄像机谢绝了叶枫不怀好意的好意。

    “好,来。”贾大空感觉到肠胃都已经麻木,这杯酒更是坐滑梯一样的往下溜,平添了一分迷惑,看着叶枫的笑容,都觉得有些朦胧,“我就羡慕叶先生你呀,贵州,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像我们这帮记者,孙子一样的,看着别人的脸色,叶先生你这个贵族真的不错,比那帮暴发户,什么大款强多了,***的,上次我就采访了一个土财主,只给我了三分钟的时间,一言不合,还要入狗咬我,他多个球,才子不怕他,最后才子改了改,那个土财主要告我,告吧,老子就等着他告。”

    说完后,贾大空有些得意的笑,笑的有些猥琐。

    “那倒是,”叶枫看起来有些担心的说道:“贾记者,你写我的时候,可要实事求是的。”

    “那是。”贾大空一拍桌子,筷子都要跳了起来,“叶先生,就凭你今天这酒量,我就服你,你放心,我写的绝对,绝对的实事求是,不然你可以到报社大巴掌抽我。”

    叶枫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他的脸,心道从头到尾你都是在编造,我可是一句话没有说,你这如果能实事求是的写出报道我的文章来,我以后可以用鼻子来吃饭,所以如果抽你的话,估计可以抽到我手痛,“我当然相信贾先生,就凭贾先生的酒量,我就知道,贾先生是个实在人。”

    “那是,那是。”贾大空舌头都大了起来,“来,就凭这一句,就应该喝一杯,酒中不语真君子,财上分明大丈夫,叶先生,我们都是君子,真君子,我***的郁闷的,真***的郁闷呀,人活着就是累,真***的累。”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咽喉中乌噜乌噜的,好像是想呕吐,又像是在压抑的哭泣,单耀武只顾得打假,把一些涨价的猪肉不停的添到嘴里,尝试一下是否注了水,听到头儿这么说的时候,忍不住抬起了头来。

    贾大空算不上什么官,只不过资格老一些,单耀武才到报社,本着毕业大学生应该谦逊的原则,所以苦活累活向来都是一肩挑,对于贾大空还是有点尊敬,以前也看着他好像很风光的样子,这下看他五官挤在一起,仿佛一个熟透的柿子被打上一拳,说不出的可笑,不由暗地里面摇摇头,这酒能乱性,要不得。

    “不错,不错,”叶枫随声附和,笑着举酒杯,敲定一下注脚,“贾记者现在从酒上看来,绝对是个真君子,只不过一会付账的时候,可千万要表现一下大丈夫的风范才好。”

    “没问题,没问题,说好了我请,就一定要我请。”贾大空伸出了一筷子,叨了一口肉放在嘴里,咬着嘎吱嘎吱直想,虽然有些醉意,可还是一幅咬着自己肉的模样,“叶先生,你是贵州,可是这饭得我请,你不能付账,谁付账,我和谁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