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七节 先吃制人
    叶枫下班的时候,本想早点回到住的地方,倒不是他想告诉方竹筠,他嫌了四十万,终于功成名就的喜讯,而是他想给言竹筠做顿饭。

    他不用指望那个不心没肺的邓莎能业做饭,她和自己一样,都觉得做饭无疑都是浪费时间的事情,不是说他们惜时如金,而是我他们觉得时间就算浪费,也不能那么的没有意义。

    只不过人念头是念头,走出了大厦后,就叹息了一口气,觉得太阳就快落山了,某些勤奋的人还在坚守岗位,现在无论怎么看来,他都好像已经有了名人的潜质,最少昨天的那阅人多矣订婚,如果算是炒作的话,那也是比较成功的。

    他刻曾经问过叶贝宫,我可不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叶贝宫回答是可以,可是很显然,叶贝宫,他不是神,叶枫虽然很想像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叶贝宫也已经答应了不再打扰他的生活,可是这就像有个人扔了个烟头在森林,他点火容易,扑火已经绝非轻松的事情。

    落日的余辉照耀下,叶枫已经看到一点亮光一闪一闪的,好像点火的征兆,,目标正是自己的这方向,贾大空的秃顶冒着油光。正在指指点点。显然准备发扬一下狗仔队地风范,调查一下贵族地夜重复如何渡过的。

    叶枫目光望过去的时候,贾大空和单耀武慌忙都扭过头去。不想主叶枫发现自己地先遣,跟踪嘛。总要有跟踪的样子,被人轻易地发现,那洞天福地能有什么**可以揭穿。

    只是二人回转过头的时候。脖子差点折断,叶枫站在二人面前,含笑的望着贾大空,如同看到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

    “叶先生,这么巧呀。”贾大空一幅惊喜的样子。只不过惊喜中多少有些夹杂着偷情被撞破的尴尬。

    “不是巧,是有心。”叶枫笑了笑。

    “什么有心?”贾大空一幅迷惑的样子,看着单耀武说道:“小单,我们拍的这一组都市风光片拍完了没有。”

    “什么风光片?”单耀武有些着急道。领导就是领导,怎么莫名其妙地多加了一组任务。今天工作不是要偷窃一下贵族的糜烂夜生活吗?

    贾大空想抽下裤腰带把单耀武勒死,无奈的扭过头来,望着叶枫,苦笑道:“叶先生,你不知道,现在工作压力都大,节奏又快,很多人都不记得要做什么,对了,叶先生,你下班了?”

    “哦,我现在有空。”叶枫厚厚眼镜片后面地目光多少带点狡黠。

    “你有空?”贾大空心思飞转,本来想说你忙你的吧,没有想到自己前半句没有说出来,人家已经把后半句堵上了,眼珠子一转,才想说我们没有空,单耀武终于想明白刚才贾大空地托辞,间自后悔自已反应不够快,所以亡羊补牢的说了一句,“那正好呀,我们正可以采访叶先生呢。”

    贾大空叹口气,知道有单耀武在此,自己想作假,都是十分的困难,“是呀,叶先生,上午采访你,因为许总的原因,匆匆的结束,我觉得还有很多需要请教叶先生,正逢叶先生有空,那是再好不守。”

    “现在不但我有空,我肚子也很空。”叶枫有些愁眉苦脸的拍了下肚子,看到贾大空脸上的肉哆嗦了一下,不由好笑。

    “是吗?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吃完再采访吧?”单耀武这句话说的很真心,他天天扛着这么摄像机这个笨重的家伙,毕竟出力还是多过用脑,忙碌了一天,现在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

    “我还记得贾先生说请吃饭,”叶枫有些恍然,“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的餐馆,贾先生,不要什么欧式,台式,日本料理,韩国烤肉什么的,我空上虽然贵族,但是爱国,吃点国产的就行。”

    贾大空的借口已经被叶枫拦腰斩断,烂在肚子里面,只好说,那好,那好,平日请叶先生都请不到呢,今天我做东,叶先生千万不要嫌弃呀。

    三人言笑甚欢,只不过单耀武和叶枫是发自内心的,贾大空的笑容就如果浆糊粘上去的一样,心中多少有些郁闷,觉得自已平日很机灵的一个人,怎么多碰到了贵族,就缩手缩脚的呢?

    转念一,要挣钱,得先学会花钱,自己不要这么目光短浅,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大姑娘抓不到流氓,自己能和叶枫共餐,说不定是次机遇。

    机遇,向来都留给有准备的人,想了想,贾大空勒了下裤腰带,摸下了钱包,已经提前预测到牺牲的战士不在少数。

    叶枫先制人,以免这两个狗仔队一样的跟在后面。不但打扰了许舒婷,就算方竹筠都是不得安生,自己如果和两个女人共处一室的消息让贾大空知道,谁知道他能捏造个什么出来,只是多少还有些担心方竹筠的身体,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告诉方竹筠自己今天又要晚回去,理由是开会。

    放下手的时候,叶枫想到方竹先的表情,都有些于心不忍,只不过要先解决眼前的这两位再说。

    贾大空耳朵支起来如同发射一样,恨不得把叶枫的手机抢过来,把电话拨出去,看看那面是谁,有没有深度发掘的必要,只不过他明察秋毫之末,不见典薪,反倒是单耀武有些奇怪的问道:“叶先生,你的手机样式比较古典呀。”

    叶枫的手机卡一两个月换一次,手机却是从没有换过,单耀武说什么古典是给贵族留面子,其实种手机一般在s城,都是古董的,就算二手市场都很难找到。

    “哦,是吗?”叶枫看了手机一眼,看到贾大空的眼珠子如同电灯一样望着自己,叹息一声,“其实这个手机是有纪念意义的,我不值得换掉。”

    “什么纪念意义?”贾大空又觉得这条值得报道的消息。

    “前面这家不错,看起来还算干净。”叶枫伸手一指,已经把手机放到了口袋里面,“我也累了,就这家吧。”

    酒楼的招牌是湘江人家,分为两层,下面大堂,上面雅座,下面闹哄哄的吆五喝六的,时值深秋,不等凉意登场,大伙已经迫不及待的发扬自己的热情,热气腾腾的蒸气笼罩着兴奋昂然的脸上,搅拌在多少有些混浊的空气中,光怪陆离。

    “几位?”迎宾小姐走了上来。

    “三位。”贾大空望了一眼楼,“叶先生,上面雅座安静一些。”

    “我还是喜欢楼下的气氛。”叶枫已经扯了身边的一张椅子,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上去做什么,上去了,不是还要下来。”

    “那好,只要叶先生喜欢。”贾大空坐了下来,核计着自己这篇新闻的稿费,能不能够请吃上一顿。

    “哪位先生点菜?”大堂小姐站在贾大空的身边,感觉今天的冤大头多半是他的。

    贾大空接过菜单,看了一眼,觉得有些肉痛,本来晚上一碗杯面就可以解决需求的。这里一个菜都可以吃上十碗,看着叶枫仰在椅背上,舒舒服服的坐着,一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样子,贾大空倒真的不敢把菜单给他,若他真的用贵族的眼光来点菜自己划不来。

    “叶先生,你点”?贾大空拿着菜单的那只手抻出去,又有些回缩,叶枫摆摆手,”随便吧。”

    贾大空知道这个随便两个字最让人头疼,不想再征询叶枫的意见,看到单耀武已经把上来的小菜吃个精光,茶水也喝个半壶,咽了下口水,“先来个水煮鱼头,沙锅豆腐,小炒肉,”咬了咬牙,本来平日吃法的时候,已经算是不错,只不过旁边坐着个贵族,总是觉得心里没底,抬头看了一眼记单的小姐,大方的一挥手,“再来个酱血鸭,好,先是这引起,不够再叫,叶先生,我点的都是些这常菜,普普通通,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叶枫心中叹息一声,不普通的,我好久没有吃的这么丰盛,难得的还是白吃一顿,跟着许总吃饭,只有吃酸辣粉,几元快餐的份。

    贵族好呀,叶枫暗自感慨,心中却没有一丝撒谎的愧疚,他经常说谎,都没有什么不安,更何况这次自己还算不得上撒谎,只能说是别人误把冯京当作马凉而已。

    “已经很不错的,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叶枫颇为满意,“听说水煮鱼头端上来的盘子,是不是有锅那么大?”

    叶枫夸张的比划了一下,贾大空嘴里一阵潮湿,咽了口涂抹,觉得肠胃已经做好了消化的准备。

    “没酒吗?”叶枫看起来有些失望。

    “有,当然有,叶先生,红酒那东西太软,不是爷们喝的。”贾大空其实觉得红酒比较贵,为了节省开支的打算。

    “那就来点白的吗。”叶枫对于酒并没有什么感觉。

    “好,小姐,来一瓶二锅头。”贾大空一挥手,得意的想着,凭着才子千杯不醉的本事,就算你是大不列颠的贵族,我你记起祖上曾经是海盗出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