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三节 狗仔队
    s城是座年轻的城市,年轻词语用在城市上,很多时候都意味着是用很多人的年轻堆了起来,有如潮起潮落的新陈代谢一亲,等你不再年轻,就可以会和年轻的城市说声拜拜的。

    叶枫虽然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年轻,可是自己却觉得内心已经不再年轻,他认为自己像得了早衰症一样,内心最少经年龄要苍老了十岁,他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找一座合适老年人居住的城市看看。

    人老了,**多半也就少了,自然**下产生的罪恶也会少了很很多,叶枫终于发现,自己的力量实在不算大,罪恶已经有了抗体,阳光下都发生了光明正大,而他这个铲除罪恶的却要遮遮掩掩的,躲避着阳光。

    爱情是恋人之间,最好的滋润,方竹筠被爱情滋润的心情愉悦,年轻人,有着挥霍体力的本钱,不用学某些人,挣钱养命的,叶枫看望她的那一天,她心情已经很高兴,以后就是一天好过一天,三天的功夫,已经可以出院回家静养,认为自己不到一个星期,身体就应该没有问题,可以去上班的。

    叶枫照顾她出院任务完成后,就已经被方竹筠催促去工作,叶枫到了公司后,才发现已经旷工两天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座位已经坐上了别人,自己炒鱿鱼的毫无悬念,只不过来到办公室的第一眼没有看到多人,自己座位上,只是多了一盆鲜花,水灵灵的招人喜欢。

    张小娟看到了叶枫,脸上有如鲜花怒放一样。让你感慨生命的绚烂,“叶总,来的早呀。”

    叶枫看了下时间,距离吃中午饭真的有些上,“不早了,不早了,都迟到了。”

    “叶总那是业务忙。“张小娟一口一个叶总的叫着,“大忙人通常都是不坐办公室的,”看着沈阳脸色有些不自然,知道他难免误会自己含沙射影。慌忙补一句,“比如像我这样地前台。才成天坐在办公室里面发霉。”

    只不过她后面亡羊补牢的一句,几乎把羊圈拆掉,沈阳冷哼了一声,差点投笔从戎,有种想打架的冲动,只是觉得自己和她吵架。那是太过自贬身份的时候。更何况,现在的叶枫,他也是打压不下去的。只能采用拉拢的手段才好。

    “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大家工作性质不一样,当然有的要出击。有的要保卫后方的。”叶枫应付地说了一句。

    “叶总就是有见识,说出的话都是这么地有道理。”张小娟脸上的神色有些夸张的崇拜。

    叶枫觉得有些头痛,转身向自己的座位上走过去,既然自己没有炒鱿鱼。无妨再上两天班好了。

    “叶总。”张小娟背后叫了一声。

    “什么呈?”“叶枫停下了脚步,沈阳气歪的鼻子又气了回来。这小子是什么总,那帮员工开玩笑也就罢了,你还大言不惭的应了一句。

    ”电脑修好了。“张小娟笑容灿烂。

    “哦,那真地要谢谢你。”

    “不用客气,叶总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不要客气呀。”

    “那好。”

    叶枫回到自己的地座位上,按了一下电源,发现电脑“比”的一声,好像都在向叶枫示好,空气中洋溢着多少不同的气氛,叶枫仔细想了一下,椅子没有问题,四条腿的,桌子没有问题,干干净净,不一样的到底是在哪里,扭头望过去,看到王军臣和吴虹都在望着这里,见到他望过去,没有慌忙低头,而是都在微笑,笑的叶枫心中没底,却只能点点头。

    就算是沈阳,竟然都向他笑了一下,笑容中蕴含地深意,比琵琶行中商妇弹奏中含意还要丰富。

    叶枫有些感慨,古人说的不错,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有情是很薄,薄的不过是有钞票那么的厚度,看来自己要不走人,要不就要重新应付这个错综复杂地新旗局。

    许舒婷今天并没有来,这两天和叶枫多是电话联系,叶枫当然还是倒行公事的去许母那里报下道,他私下问了声许舒婷,手术什么时候做?许舒婷看了他半晌,回答道:“k地贝民宫先生已经请了国外最权威地医生过来,这几天正在详细的检查,研究手术的可行性,以及最好的方案。

    叶枫“哦”的一声后,当时就没有了下文。

    许舒婷终于忍不住又问道,叶枫,这个叶贝宫先生可靠吗?

    他是好人,叶枫回答的时候,表情木然,眼神复杂。

    “你们找谁?”张小娟的声音里面包含着诧异。

    “请问许舒婷小姐在吗?我们是都市娱乐报的记者。”两个男人,打扮的油光水滑,一个拿着录音笔,记事本,另外一个扛着个摄像机。

    “啊?记者?”张小娟有些诧异,第一个念头就是公司不知道什么时候偷简史漏税,被曝光了,这下记者过来采访,“什么事?”

    “这是我的片子。”说话的那人三十来岁,一张脸上的包养的不错,好像成天用保鲜膜护理一样,微有秃顶,还算是客气,伸手递过来一张名片。

    办公室里面的看到叶枫来了,本来就没有心思办公,这下更是撕复查伪装工作的假象,沈阳其实就等着张小娟说一句,许总今天没有来,这是我们沈总,你要采访,就采访他吧。

    只不过张看了一眼名片,伸手指了一下叶枫,“高记者,许总不在,这位叶枫先生是她的未婚夫,你有事情就采访他吧,他应该能做主的。”

    高记者眼前一亮,竟然有些激动,“许总的未婚夫就在这里?”

    张小娟有些诧异,不明白他为什么中风一样,纱不喜欢看新闻,不像邓莎一样,成天埋在八卦中,研究的和个文王一样,她沉迷在连连看中,所以只知道这场订婚很豪华,却没有上升到一个高度。

    高记者仿佛苍蝇见到臭鸡蛋一样,射箭飞到了叶枫的面前,看了一眼,就伸出了手来,“叶枫,叶先生?”

    “啊,我是。”叶枫站了起来一头雾水。

    “我是都市娱乐报的记者贾大空。”年轻记者热情洋溢的自我介绍,“这是我的片子。”

    他的名片看起来像是街头专治牛皮癣的派发传单,随手又是一张。

    假太空?叶枫有些困惑,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原来这位是贾宝石的贾,而不假药的那个假。

    “那个,久仰大名了。”叶枫随口说上一句。

    “叶先生听过我的名字?”贾在空倒是当上了真,另外一个扛摄像机的小伙子因为有个沉重的家伙压着,慢一步赶到,苦于没有第三只手,放下摄像机又不太放心损坏了那可是要从工资里面扣的,“叶枫先生,我叫单耀武,很高兴见到你。”

    315?叶枫有些奇怪,搞了假在空,又出来了315,莫非一个专门造假,一个专门打假,两人自产自销的,倒也是个搭档。

    等到片子出来之后,当然是名片,而不是x光片,叶枫才知道,这位姓单,百家姓里,算是个比较少见的姓氏。

    “叶先生你听过我的名字?“贾大空被同事横插了一扛子,倒不忘记叶枫继续拉近距离。

    贾大空我没有听过,不过假太空这三个字倒是如雷贯耳,叶枫心中嘀咕,却笑了起来,说废话他当然很在行,“你不就s城都市娱乐报记者吗?我见过,我还看过你写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呢,很精彩,很多人都喜欢看的。”

    他把贡大空说的话改头换面的送了回去,自知道没有纰漏,你不写文章发表的那,我说你写的精彩,很多人喜欢看,你总不能说我说的是谎话吧?

    贾大空一下子觉得叶枫这人具,那是相当的不错,有钱,还的摆架子,“是吗,叶先生日理万机的,还能抽空看看鄙人写的无聊的文章,实在让我汗颜。”

    他说的是汗颜,一张脸地光光的发亮,几乎可以刮下几两油来炒菜。

    叶枫当然照倒说了一句,“贾先生过谦过谦。”

    旁边的小伙子递过了一张名片,又扛起了录像机准备开始工作,贾大空有些满意的看了他一眼,转首望向了叶枫,“叶先生,我知道你很忙,只不过能不能抽出一点宝贵的时间,让我们采访一下?”

    “哪里哪里,我其实是很闲的。”叶枫微笑了起来,脸上有了一丝生动,不过地被眼镜片散射了出来,现在点白光。

    叶枫的真话被人当作了谦虚,假话被人当作了幽默,三人又是嘻嘻的哈哈的你捧捧我的文章,我拍拍你的马屁,贾大空这才开始了正式的话题,“叶先生,你是上个星期天订婚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