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二节 王老五
    许母和女儿都是心绪万千,叶枫还是戴起了那幅眼镜,怔怔的望着车外,不过却是少了一分呆板,多了一分凝重。

    心理作用,一定是心理作用,许舒婷通过车镜看到了叶枫的侧面,忍不住内心嘀咕,他什么时候有过正经,很多时候,都是游戏人间吧?

    “司机,麻烦你停下车。”叶枫突然目光一闪,看到什么,招呼了一声,司机应声虫一样,缓缓的把车停到了路边,这才转过头来,恭敬的问道“叶先生,什么事?”

    许舒婷觉得这出戏到现还能演的一板一盡,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叶枫请来的,那实在算是很敬业的。

    “我要下车,”叶枫有些歉然,望了一眼许母,“伯母,我有点事情,朋友昨天住在医院,我去看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许母满是个蔼,“婷婷,和小叶一块去吧,以后,他的朋友,也就是你的朋友的。”

    许舒婷一愣,心想这话可不对,如果按照这这么推算的话,他的敌人岂不就是自己的敌人?想起那晚上的暗中打斗,想不明白,还是心有余悸,“妈,你的身体也不好,我和阿枫去了,谁照顾你?”

    “不用了。不用了。”叶枫慌忙挡驾,暗想许舒婷过去,估计只能加重病人的病情,竹筠是个好女孩,自己不想让她误会自己,其实自己就是考虑太多,只不过自己也算是功德圆满,以后就没事了。

    只不过为什么不想方竹筠她误会,叶枫自己却又想不明白,自己以后何去何从。还是一如既往地混日子,学习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叶枫心中有些迷惘。

    “那好,叶枫,你去吧。我就不打扰你看望朋友了。”许舒婷借杆下驴,生怕他去看望那个就是张发财,那自己脆弱的心脏真的随不住这频繁的打击,可是又觉得以自己这个未婚妻的身份,说出这句话有点太过生硬,所以又亡羊补牢的说上了一句,“叶枫。今天不用去公司报道了,工资不会扣你的。”

    “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小叶为你花费了这么多的功夫,你还说什么扣钱,你地公司,已经还要依靠小叶的。”许母笑着责怪,仿佛看着小两口斗气。

    “伯母,洒怪婷婷,她和我开玩笑呢,我就是一个月不去,她也会给我开工资地,婷婷,你说是不是”?叶枫说话里满是期望。

    如果你敢一个月不来,我会炒你的鱿鱼。“许舒婷笑着说了真话,真话说起来更像笑话。

    叶枫笑笑,下了车,挥挥手,车子开走后,这才走进了医院,看到旁边一家花店,应景而设,生意络绎不绝的,颇为兴旺,想起安慰病人总要买束花吧,体面又不会太浪费我,突然发现衣服换过了,换过去地,好像钱包换的不知道去向,倒急的出了一身汗。

    他正和身上有虱子一样浑身上下乱摸的时候,一个人重重的拍了他肩头一下,好像知道他痒的厉害,采用重病猛药治的方法。

    叶枫吓了一跳,回头望去,贴地太近,只能看到两只大眼睛,瞳孔里面有个惶恐不安的可怜人,等到移开了一些,叶枫才叹口气道:”邓莎,是你,怎么不出声,吓死我了。”

    “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邓莎冷冷道:“叶枫,你怕什么。”

    叶枫心道:“心倒是不惊的,只不过你突如其来地一下,鬼都会被吓死,倒没有空去吓人的,”这不是条件反射的嘛,以了,竹筠怎么样?”

    “你要是真的关心她,你昨晚就该过来看一下。”邓莎昨晚照顾方竹筠,熬了一晚,怨气熬了一锅,看到叶枫的时候,如同高压锅热气未消就打开了盖子,逢勃的喷发。

    “我有事情。”叶枫知道这位解释不明白,“邓莎,我没有带钱。”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手上鬼使神差的拿出个钱包来,定睛一看,就是自己的。

    “人家都是闭着眼睛说瞎话,你更高一筹,睁着眼睛都说的。”邓莎望着他的钱饣,冷冷的笑。

    “我以为丢了呢。”叶枫倒有些惭愧,走到卖花的店主面前,“请问,看望病人送什么花好一些?”

    店主是个小姑娘,头发爆炸起来和吊兰一样,“先生,看望病人是个心意,不过一般是用,康用馨,剑兰,马蹄莲,满天星,紫罗兰都很合适。”

    “那就康用馨吧。”叶枫如果做选择题的话,通常都是选a,因为它最靠前,捧着一束康用馨,转过身来,发现邓莎幽魂一样的站在身后,又吓了一跳,感觉就算杀手出手都有迹象可言,这位大姐的移幻影功夫实在更胜一筹,“邓莎,一块上去?”

    “不去了,我今天有事”。邓莎看到叶枫来了,虽然有些不满,还是觉得负担可以卸一卸,“叶枫,今天周一,没事吧?”

    “没事没事。”叶枫点点头。

    “今天你负责陪竹筠,我去了,下班过来看看,”邓莎丢下一句后,扬长而去,“不要偷懒。”

    叶枫望着她的背影,舒口山中的小湖或小潭,准备的诺言没有用上,只好留着下次。

    邓莎出了医院,到了公交车站,翻了一下钱饣,才以现零钱还没有整钱多,整钱呢,和她脖子上的项链一样多,不由心中哀叹,老娘老矣,难倒真的钓不到金龟婿了吗?这没钱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从钱包里拿出唯一的一张老人头,到了旁边的报摊,买一份报纸。

    摊主有些不乐意,“大姐,没有零钱吗?”

    他一句话让邓落莎郁闷的发狂,看他一脸褶子,和大叔一样,竟然叫自己大姐?郁闷的接过一份报纸,邓莎准确的娱乐版,看了第一眼就吃了一惊,标题很狗血,不过很吸引人,神秘富家子豪华世纪婚礼,自强女老板一跃飞上枝头!

    ***,邓莎爆了一句粗口,车来了都忘记上了,世上的钻石王老五又少了一个,可是为什么新娘不是自己?

    新闻充分的利用铺天盖地的礼堂效果,飞机,马车,劳斯莱斯竟然一件差的拍了下来,充分的体现了s城什么都是高速效率,邓莎如同品尝一道大餐,口水都流了下来,只不守看到末尾,竟然那个富家子是谁都没有看到,上面只写着那个女老板是开拓者的经理,叫做许舒婷。

    开拓者,好像和竹筠的开荒者只差一个字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子公司,母公司什么的,什么狗屁新闻,邓莎忍不住又骂了一句,狗仔队的敬业毕竟不台香港那面,有些恋恋不舍的合上了报纸,邓莎心道,不行,一定要向姐妹们问清楚,这个许舒婷不知道有什么本事,倒可以好好学习一下。

    对于这方面,邓莎倒是一向不耻下问,叶枫并不知道有业余特工要开始调查这场看起来很豪华的世纪婚礼,捧着一束康乃馨,到了病房前,透过房门的小窗户望过去,看到方竹筠依在床头,手中拿着手机,若有所思。

    旁边坐着个专业护理,正在很专业的抬头看着墙上的那个电话,电视里面播放的好像是韩剧,女的个个一模子,男都毫不例外的英俊挺拔。

    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方竹筠已经扭头望了过来,看到叶枫,有些惊喜,“叶枫,你今天怎么来了,不要上班吗?

    方竹筠一个晚上没有睡好,麻药药性过后,刀口隐隐的痛,吊瓶里面的药水也冲不散这种痛,只早心中却是更加空虚,邓莎尽着朋友的责任,履行着八婆的义务,唠唠叨叨的,仿佛她不是看护,而是媒婆,方竹筠最寂寞的时候,想到的不是父母,她也没有给父母打电话,怕父母无谓的担心,自己这不是大病,住个三天就能出院的,不用父母千里之外的担惊受怕。

    她最想见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叶枫。

    可是好打了叶枫的手机,竟然不在服务区内,当然她不知道叶枫已经去了公海,那里人工服务比较周到,可是信号的服务却是差劲,方竹筠不为自己担心,反倒为叶枫担心起来。

    她知道,叶枫不是个没有责任的人,当然来看自己不是责任,可是他既然当作自己是朋友,肯定不会忘记自己,他电话不来一个,只能说明他有事情。

    她的推测遭到了邓莎的嘲讽,邓莎无例外的预测,男人这时候如果不着家,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在外边风流快活,邓莎想依赖男人,却双不是相信男人,她总是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二人道不同,可是不妨碍成为好朋友,邓莎一遍遍的,执著的按着重播按钮,当作是消遣,接通的那一刻,邓莎虽然说了方竹筠的心事,方竹筠的心中,只是高兴,并没有埋怨,她知道,叶枫平安无事,那已经是她今天能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