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十一节 日出东方
    纤纤躲在甲板上的一个角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她的手很白,看起来也是柔柔弱弱,菜刀都不像能拿起的样子,当然没有人能够相信她能发出无坚不摧的一刀。

    海风吹过,带来咸咸的,湿湿的气息,好像情人的泪水。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叶枫事情的真相,为什么不主动对他说明你身份,他或许能够记得你。男人眉头紧锁,“纤纤,你不觉得你这样做,自己很辛苦。

    “伯父,你难倒不记得,当初他醒过来的那一刻,我们已经告诉了他,纤纤那时候没有甲板上的柔弱,有的只是果断坚强,“可是后果呢?他的病情只有更重,我实在很怕,他不能再受一次打击,回忆起过去,真的需要吗?

    “难倒他这一辈子就要这么渡过?男人叹息一声,他很狂,也得罪了很多人,如果知道他失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

    “可是你为了他的安全,难倒要这么关他一辈子?纤纤十指扣的紧紧的,仿佛抓住了自己的一颗心,抓的心痛。

    “那你说怎么办?男人也有些无奈的说道。

    “让他选择自己的生活吧,让他去个陌生的环境,没有人再注意他,我保护他。纤纤嘴唇抿起,薄薄的,更显坚定。

    她选择的保护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不停地暗杀叶枫,叶枫第一次被她砍了一刀,可是砍在他身,痛在她心,纤纤下手虽狠,但是已经手下留情。

    叶机武功本来就是很好。只不过失忆的时候,已经忘记了很多,他也很懒,开始的时候,饭都懒得吃,可是几个月下来。他多少振作了一些,纤纤想要再砍他一刀,已经不算容易,她希望自己今晚的出手。算是最后一次。

    那边她梦里千遍的男人地话又传了过来。好像和现在海风一样,不算张扬,只有惬意,既然他们彼此相爱,那还有什么问题和变故。

    叶枫面对的方向是叶贝宫,并不知道,远方的一角,还站着个纤纤身影。

    “我也不知道,叶贝宫淡淡道:“他本来也喜欢那个女人,后来都开始准备订婚,可是订婚的那一天,我儿子突然不知去向,等到我们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处于疯狂重伤的状态。

    “哦?叶枫皱了下眉头,压制住脑海中的翻涌的念头。

    “后来我们虽然救了他一命,只不过他已经失去了记忆,他忘记了太多的东西,就算面对面和他父亲站着,都不能认出。叶贝宫凝望着叶枫,你说的可悲不可悲。

    叶枫犹豫了起来。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

    “后来我们不再强迫他去回忆发生过的一切事情,叶贝宫见他不答,眼中却有一丝喜意,因为我们每次强迫他地时候,他都会发狂,无论我们用什么方法,包括催眠,他地意志深处很坚强,也对以前的事情抵抗的很坚决,像你这样,和我平静的说话,都是做不到,他后来病的越来越严重,每次醒过来的时候,都能把昨天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我们最终放弃了让他回忆,送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现在过的很好,和你一样。

    “那他可不可以继续过像我一样的生活?叶枫眼中现出了一丝惘然和迷惑,多少,还带有些许的惊怖。

    “当然可以,叶贝宫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会尊重他地选择,他是我儿子,我是他父亲,这个事实,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

    “谢谢。叶枫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不用客气,叶贝宫眯缝起双眼,不过我只希望,他寂寞的时候,可以给父亲打个电话,聊聊天,因为我也很寂寞,我只有他这一个儿子。

    叶枫的笑容有些发苦,我想他会的,不过我如果寂寞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会不会介意?

    叶贝宫眼前一亮,笑地很是欣慰,用力拍了拍叶枫的肩头,当然不会介意。

    “那好。叶枫舒口长气,如释重负的样子,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这么多天,我头一次这么晚才睡。

    “希望你今晚睡个好觉。叶贝宫笑了下,挥挥手。

    叶枫看他还有看夜景的意思,不再多说,缓步向自己地房间走了过去,叶贝宫等了片刻,却是向相反的方向走过去,纤纤还是立在那里,仿佛已经化做了石雕。

    ‘他走了。叶贝宫沉声道。

    “他走了。纤纤喃喃跟了一句,脸上的泪痕已经被风吹干,只不过现在他的警觉性很高,就算我也杀不了他,他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有危险。

    “你为什么不追上去?叶贝宫叹息一声,“纤纤,你为什么总是委屈自己?

    “我不想追上去,只是因为我喜欢的不是现在的这个叶枫。纤纤脸上流出一丝笑容,只不过希望有些凄婉,他若真的回复了记忆,我第一个就会找他,他多半也会找我。但是若他没有恢复,他对我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

    “真的?叶贝宫目光一凝。

    “真的。纤纤肯定点头,只是心中还是在痛,永远的痛。

    深秋的早晨,众人通常都是忙忙碌碌的起床,赶公车,上班,当然有了三年的名企经验的沈总,可以开车上班。

    众人习惯性的早起,打开窗户一看,发现金灿灿的阳光照了四处都是,海面上亦是如此,万道霞光便成了群舞的金蛇,起起伏伏,蔚为壮观,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这是海上,没有公车的。

    有的开始慌了神,打工打出了奴性,只是想着这迟到的一天,要扣多少工资,蓦然想到,自己这是为了参加许总的婚礼,不对,是订婚才迟到的,法理在乎人情,许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应该不会如此小气,说不定钓个金龟婿,心情愉悦,发个双薪也是说不定的。

    心安之下,早餐送了上来。一些人掀开盖子一看,香气四溢,流的口水都是可以溢满牛奶的杯子,就算以沈阳三年名企的经验,也不能不叹服,人家服务的绝对一流气派,自己都是很少见到的这种场面。

    吃完早点,众人聚集在一处,发现游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驶近了s城的海湾,远远的望去,s城上方笼罩着一层稀薄的白雾,凝聚不散,显得忙忙碌碌的样子。

    众人朝霞笼罩之下,都是精神振奋,红光满面,很有一种打靶归来的感觉。

    因为每个人的口袋里面都有一个红包,那是吃完早饭后船上派发的,众人送礼送的多,没有想到参加这场订婚还有商场买一还一百差不多,只是看着红包不薄,开始都以为是十元,五元冲冲场面,等到打开的时候,不由吃惊的意识都差点遗失了。

    红包竟然比他们送的礼金还要多的多,这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事情,这让众人不由的感慨,有钱就是好,有钱人就是有气魄,叶枫这小子,怎么看不出来,竟然是有钱人的儿子?

    一些小姑娘虽然不知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的道理,却也是觉得自己的审美审人观点有点偏差,这样的以貌取人,很容易错过那些落魄的风尘的太子爷的,只不过一丝遗憾转瞬被红包的惊喜所掩盖,众人站在甲板上,指指点点。激昂文字的,看着绚丽的太阳,颇有些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感觉。

    接下来的流程就可以用录像带倒带来形容,到了浅海后,众人先上游艇,一番迎风破浪后,海滩边不出意外的停着劳斯莱斯。

    沈阳想说,你总是老死赖死的,烦不烦呀,只不过众人显然没有读心术,都听不到他的思维,还是欢欣雀跃的冲了过去,等到下车的那一刻,看到道路两边无数诧异艳羡的目光,不由觉得意气风发,大有人生得意,莫不及此的感觉。

    这次叶枫没有和许舒婷坐马车回去,二人陪伴着许母坐在一辆车里面,除了司机以外,可以说是各怀心事。

    许母把叶贝宫的说的一切,信个十成十,昨晚不想打扰到女儿和叶枫,虽然二人面子上是分开了休息,可是说不定谁去谁的房间,许母不是老顽固,很多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只是在想,回家后如何和女儿婉转的说一下这些事情,小叶很可怜,到现在都认为是在做戏,不知道叶贝宫是他父亲,实在是让人扼腕叹息。

    许舒婷却在想着,回去怎么和妈解释这出戏呢,是让母亲相信叶枫的父亲是富翁,还是说这都是假的,其实说句实放在,她现在都不敢肯定,叶枫到底是不是富家子弟,只不过她已经多少有些明白,叶枫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绝对不是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寻常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