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八节 情两难
    为什么要杀我?叶枫才想问一句,突然松手侧翻了出去。

    他现在虽然为人看起来木讷,但是却有一种天生的警觉,这种情况下,他的注意力竟然没有被前面半裸的女人完全吸引,只是留心到女人眼中的一丝喜意,他已经察觉到身后有人袭掩过来。

    一道刀光有如明月般的明亮,电闪般劈了下来。

    闪电先到,雷声再闻,只不过这时候却已经分辨不出刀先劈落,还是人先闪过,叶枫心中凛然,滚地的功夫已经抄起了茶几上的一个茶杯,回手掷出,意图挡住那人的连环出击。

    刀锋刺骨,寒意逼人,他的背心都能感觉到那柄刀上的杀气和寒意,他已经知道,两年来屡次刺杀他的那个人,已经再次出手!

    ‘呯’的一声响,茶杯撞到墙壁上的时候,粉身碎骨,叶枫已经闪身到了沙发之后,完整无缺。

    叶枫人才站稳,蓦然间听到‘啪’的一声轻响,眼前一黑,有人已经关了房灯。

    叶枫暗自叫苦,本来以为武功强的,人品也会好,没有想到这个道理根本不成立。

    那人已经三番三次的来杀他,他杀不了自己,自己也抓不住他,可是他身来都是独来独往地和自己一样,没要有想到这次竟然先设下了美人计,然后趁自己失神的时候,背后偷袭,难倒他这次铁了心想要杀了自己。

    心思飞转的功夫,叶枫侧翻的时候已经看了偷袭的人一眼,黑色地劲装,黑纱罩面,一如既往的冷酷,双目冷然如星。

    灯灭的一刹那,叶枫已经做出了决定,别看他平时散懒不堪,性命攸关的时候却比最勤快的反应都要快出很多,无声无息的移开两步,叶枫半秒的功夫已经再次换了位置。

    ‘刺’的一声响后,沙发已经薄纸一样的分成了两半,缓缓的向两侧倒去,什么东西到了那人地刀下,仿佛都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叶枫暗道一声侥幸。没空化出个身化身来。拍着自己肩膀鼓励一下说,小同志,动作蛮麻利的,沙发劈裂的那一刻,他借着声音的盖再闪开两步,静然不动,屏息静气。

    室内大亮转化成极暗,窗口的位置还被叶枫拉上了厚重的帘子,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叶枫躲在沙发后面,望了一眼衣柜的镜子,心中叹息一声,那里比煤炭还要黑,也是照不到什么。

    侧耳倾听过去。门口处有一稍粗重的呼吸,显然是火辣美女没有穿衣服,有些寒冷,另外一人呢?叶枫几乎把耳朵,贴到了地上,竟然丝毫发觉不到那人一丝存在的痕迹。

    叶枫不急,他如果很着急,没有耐性地话,恐怕两年前就被那人一刀劈了,他知道现在是比耐性的时候,那人动一分,他没有把握置他于死地,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如果动了一下,多半会在几秒的功夫劈过来十几刀。

    只不过他心中可能还要感谢那个人杀他的人,以他的懒惰,他不可能保持如此敏捷的身手,正是那人不断地暗杀,不断地磨练,叶枫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出手更快,反应更敏锐,提高地速度之快,自己也不敢相信,宝剑锋自磨砺出,难倒就是说他这种情况?

    尽量让自己处于比较舒服的状态,也能让自己最短的时间内,发出最快的一击,叶枫还是放弃倾听,只是入耳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咚,咚,咚。房门响了几声,听起来心惊肉跳。

    叶枫心中暗自嘀咕,今晚热闹,怎么拜访的人,一拨接一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出声示警,只能希望来人能够有些自觉,听不到回应自动离去。

    只不过这次仍和上次一样,来人执著的拍门,没有止歇,叶枫只是不理,室内的两人也是没有任何动静。

    “叶枫,开门,是我。”许舒婷的声音传了过来。

    叶枫脑袋一下蒙了,她又来干什么?她放进来个瘟神,这个时候难倒是来看戏?

    “叶枫,我手机忘在你这里。”许舒婷可以完全肯定叶枫没有睡,不知道什么心理在作怪,仍是执著的敲门,其实手机忘记带了,明天来取也是可以的,但是许舒婷不是有那么句非名人名言,今日的事情今天做。

    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叶枫现在是在安安稳稳地睡觉,就算他回答一声,许舒婷捉弄过他也就算了,偏偏他是一声不吭,许舒婷本来心中的怨气就是有点,这下有如星火燎原一样喷薄的燃烧起来。

    “叶枫,我拿了手机,就走,绝对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她这个时候,还能想出工作这个词语,就算自己都有点佩服起自己的幽默,只是心中还是更恼怒,叶枫做事太不爽快,不就是男人的那点破事,谁不清楚,遮遮掩掩的,还算男人吗?

    她思维才到了这里,接下来的功夫,出现了大约半分钟的停顿。

    因为随后发生的事情,让她转动思维的念头都没有。

    “咯”的一声轻响,房门打了开来。许舒婷还没有看清什么,里面就已经窜出一人,许舒婷不等看清他的面容,那人已经到了她的身后,感觉到一股大力背后一推。许舒婷整个人几乎飞了起来。下一刻地功夫,已经眼前一片黑暗。

    她是由亮处到了极暗,自然心中惶惑,忍不住叫了一声,“叶枫。

    推自己的是谁,为什么要推自己?

    黑暗中的许舒婷只觉得一种恐怖笼罩周身,那一刻值得她信赖的竟然只是叶枫。

    许舒婷由亮到暗,叶枫却是从暗到亮,虽然只是微弱的光线透了过来国。对于一下警觉地他已经足够,看到许舒婷跌了进来的时候,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对方的诱敌之计,他当然可以救人。

    不过他的身形只要一暴露,就有一刀致命砍来。望着许舒婷略带仓皇的脸笼,叶枫心中一动。

    救还是不救?

    叶枫念头才兴起的时候,人却已经如同豹子般的窜了出去!

    叶枫没有救人,他选择了攻击。

    来人要杀的自己,目标并不是许舒婷。

    自己如果要救许舒婷,就有可能害了她。

    想到这里的时候,叶枫双手已经挥出,已经裂成两半的沙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抓在手中却又抛了出去,瞬间风声大作,袭击地目标竟然是屋顶。

    杀手蝙蝠一样的挂在屋顶,不知已经过了多久。

    叶枫不能不佩服此人的功夫和经验。

    自己趁着声响掩饰到了角落,那人一刀不中,却是无声无息的上了屋顶,他只有一手一脚撑着,长刀已经隐放在身后,防止刀光外泄,要不是房门打一的那一刻,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向上望去。多半还在满屋寻找那人地下落。

    那个位置无疑是个死角,也是常人意料不到位置。

    风声大作中,那人多少有些意外,先机一刹那的扭转,刀光下一刻的电闪。

    那一刀实是是犀利的无俦,两半沙发不分先后的击出,却又不分先后地被劈落。

    叶枫没有凌空窜起,而是选择了以逸待劳,他看着那人劈落沙发的时候,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人的武功好像又精进了一层。

    这种感觉很奇怪,若让他说明具体的原因,他绝对说不明白,可是那人一刀劈出,终究不能像蝙蝠一样,再次振翅上升,他有落下来的时候,所以叶枫算准了他地落脚点,挡在许舒婷的前面,手中握着拣起的两根沙发木腿。

    木腿当然纰不上那把长刀,不过总比自己用胳膊去挡好的多了,叶枫如是想到。

    他算地很准,那人还是落了下来。不过比他更先落下来的,当然是一片刀光。

    叶枫早有提防,知道这小子出刀从来不说一声,总是喜欢来一招什么迎风一刀斩,只不过这一招自己见识过几次,却是一直没有破解的方法。

    此人的刀法已经不需要什么华丽的技巧,只是其中蕴含着力量,锋锐,速度,还是那一如既往的准确。

    叶枫手臂一挥,一根木棒已经向那人迎头打了过去,看起来好像要重施故技,把用在击克勇身上的那招再用一遍,那人显然绝非周克勇所比,长刀一圈,木棒已经变成了三截,断了线的木偶人一样散了去。

    只不过那人刀光才转,已经闷哼了一声,叶枫先前的那跟木棒不过是掩人耳目,左手的木棍已经偷偷摸摸的扔了出去,敲中那人的脚踝!

    那人中了叶枫的暗算,却只是哼了一声,蓦然间刀大盛,叶枫吓了一跳,倒是不敢冲过去再饱以老拳,一解最近被偷袭的那郁闷之气,只能退后一步,谋定后动。他退后的时候,没有想到许舒婷已经站了起来,走上前一步。

    他一脚踩中了许舒婷的脚面,许舒婷呼痛给了他一把,叶枫没有想到外敌未除,内乱又起,一不留神,已经向前扑去。

    看到前面刀光霍霍,如同迎接花木兰回归一样的热烈,叶枫不由吓了一跳,想起刚才那只木棒,暗暗叫苦,不知道自己这下能被分成几节。

    只不过那人显然无心再战,落地的时候,脚下已经踉跄,见到叶枫冲来的时候,多半以为他主动进攻,刀光一晃,斜斩了出去,叶枫人往前冲,见势不好,一个跟头倒折了出去,如果让别人白日见到,多半惊诧莫名。

    此人的全身好像有线牵引一样,完全不遵守什么运动法则。

    杀手见状,好像愣了一下,一刀劈在地上,手腕卸力,刀身一弯一弹,斩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借力凌空而起,转瞬到了门口,‘呯’的一声响后,室内再次陷入黑暗。

    叶枫站在地上,觉得一颗心也是砰砰大跳,刚才刀光一闪地时候,他以为自己多半手断脚断的,不知怎地,灵光一动。竟然使出一招从没有用过的古怪姿势躲开了一刀,站在那里仔细去想,还是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一阵迷糊。

    “叶枫,是你吗?许舒婷等到四周寂静了下来。颤声问道,她下意识的推了叶枫一把,就有些后悔,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可是许舒婷毕竟不笨,听到身边乒乒乓乓的响声不停,心惊胆颤的,可是危险虽然就在身边,感觉却有一面墙挡在自己的身前,保护着自己,这让她不安中,多少有些心安。

    “是我。叶枫回过神来,想要追出去,却知道已经有些晚了,摸索到墙壁的位置,打开了屋灯,看着一地的狼藉,有些苦笑。

    许舒婷突然惊呼一声,冲了过来,“叶枫,你怎么了?

    叶枫胸口衣衫已经裂开了一线,看起来狼狈不堪,低头望了一下,摇摇头,没什么。

    “还没什么?许舒婷望到他胸膛一眼,看到并无血迹,放下心来,脸上有些发烫。刚才劈劈啪啪地,你不要说是放炮竹,咦,这是什么?

    许舒婷目光一扫,目光已经落在地上的一个黑东西上面,脸上已经有了异样。

    女人就是这样,大难过后,注意的都是小节,叶枫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地上的那个金边黑底的镂空乳罩,不由苦笑。

    许舒婷偏偏又追问了一句,“叶枫,那是什么?

    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叶枫房间出现这种东西,就实在有点耐人寻味。

    叶枫心道,我说那是水壶,你会信吗?

    “没什么。

    “没什么?

    许舒婷望了他一眼,头一回不再追问,只是叹息一声,走到茶几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叶枫实在为她的手机和她本身感觉到庆幸,刚才光电火闪的功夫,摧毁力不小,二人能完整的站在这里聊天已经算是最幸福的事情。

    “夜深了,睡吧。许舒婷虽然看都不看地上的乳罩一眼,可是不能像唯心主义那样,不看就代表不存在,相反的,那个东西仿佛化作了一口气,进入她的身体,堵的她心口痛。

    她极力劝告自己,叶枫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他可能是个好人,可能会帮助别人,可是他是富家子弟,富家子弟会花心,他当然也不能例外,可是自己既然这么想,又心痛什么?

    难倒只是因为不想看到一个可造之才堕落变质?

    许舒婷想到这里的时候,自己都有些自嘲,摇摇头,拉开了房门,才要走出去,突然又转过头来,叶枫,刚才无论怎么的,我还是要谢谢你,我知道,你不和我说,其实只是因为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啊?”叶枫还在想着那具逃掉的杀手,心中突然一动。这回情况好像有些特殊,以前那人倏如其来地,没有什么痕迹,这次在游轮上,他有什么理由混上来?

    许舒婷看到他言语淡淡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自己身上,内心竟然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对于你这次地仗义出手,我真的很感谢,希望以后,我能有机会报答你。

    叶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叶枫回过神来。隐约听得许舒婷说什么报答,只是摇摇头,“不用不用,我接个电话。

    许舒婷微微点头,不再多话,轻轻的带上门,走了出去,回到房间还是一直在杨,有人要杀叶枫?为什么?好像是女人?那个女人杀他为什么要脱光了衣服?

    缓缓的摇摇头,扯过被子盖在头上,许舒婷一声叹息,捂在被子里面,特别的沉闷,想那么多干什么,明天起来,一切,游戏,演戏还是订婚,都结束了。

    叶枫接电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奇怪,不知道这时候谁找自己,手机信号很好,许舒婷说船开到了公海,看来不像,或许这船已经开始往回走?

    “竹筠,什么事情?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叶枫才想起来,方竹筠还躺在医院,虽然不是因为自己去的医院,可是自己做朋友的,怎么说也应该关心一下才对。

    他成天被那人拿刀砍,其实脑筋已经清醒了很多,他不清醒,当初单枪匹马去挑白剥皮的时候,说不定已经躺在那里,可是他实在懒得多想,他极力让自己不要动脑,因为他一动脑,脑海中就会出现几个莫名其妙的画面。

    “没事不能找你?电话那头好像吃了枪药。

    “哦,不是,叶枫耳朵不好使,听出来是邓莎的声音,“邓莎,你照顾竹筠呢?

    “我不照顾还你照顾?邓莎顶了一句。

    叶枫有些哑口,和这位说什么都是自讨没趣,因为她根本不讲道理的。

    “竹筠呢?现在还好吗?叶枫倒是好脾气,转移话题,希望这位大姐不要无理取闹。

    “她不好。还是念叨你这个不良心的呢?邓莎突然掐着嗓子,学方竹筠说话,叶枫没有回家,他去了哪里,邓莎,你不要说他不给我打电话,他肯定有事,抽不开身的,可是这么晚,没有个电话的,又让担心。。。。。。

    邓莎电话那头滔滔不绝,叶枫拿着手机,听着,有些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