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七节 春宵一刻
    室内寂静其实没有维持很久,并没有许舒婷想像的那种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叶枫正在进行比欧几米德还要复杂的推算,得出结论后,有些感慨现在好人还是有的,比如就说是许总吧,别看冷冰冰的看似不近人情,你看看,这事做的多么漂亮,难得还能体谅男人的心思,也算是个难得的好老板。

    只不过,这是游艇,这个女的她怎么找来的,空运过来的?一丝疑惑闪过了叶枫的脑海,他却只是笑笑,“我就是,小姐,你贵姓?找我什么事情?

    “先生真会说笑,找你什么事情?女人笑了起来,乐不可支,“难倒不是你打电话找我来的?你说说,一男一女在房间里,还有一张床,不能有什么事情?

    “可能聊聊天,喝喝茶,谈谈心什么的。叶枫也笑了起来。就和我刚才一样。

    女人娇笑了起来,没有看出来,叶先生还真幽默。

    “是吗?叶枫有些笑,你也不错。

    女人笑的弯下了腰又直了起来。一道充满**的沟壑一闪即逝,看到叶枫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女人伸手虚指了一下,没有看出来,叶先生不但幽默,还是个有情调的人,不像那些臭男人,我一进房间,就急不可耐的把我扒了个精光。

    这种环境,这种香气,她如此泼辣的身材,红的娇艳的嘴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相当粗鲁的话来。听到男人的耳中,实在是件十分香辣刺激的事情。

    叶枫怔怔的说不出话来。好像动了动手。却又好像不敢像那些臭男人,急不可耐的把好身上,已经算是少的不能再少的衣服扒下来。

    他看起来就像从乡下地才出来的,到了花花世界,好奇中却又带有一丝胆怯。

    “花有清香月有阴,**一刻值千金。”女人轻声念道,手指一动。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胸前,向下滑落。

    她的手很白,白的如玉,她的手纤细。指若春唇,她的手如果放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估计都可以让他发狂和冲动。

    叶枫咽了口涂抹,没有冲动,他好像忘记了举动。浑身上下只有思想能够活动。

    玉手划了下来的时候,女人胸前的扣子变魔术一般,有节奏的解开,只不过才到了一半,里面的高峰已经傲然的挺立出来。

    叶枫这次并没有移开目光,女人虽然露出了如玉般的肌肤,可惜胸前还有最后一点束缚,绣着金边的黑色乳罩,丝丝缕缕的镂空,黑色中仿佛蕴含着春光无限。

    缓缓的叹了口气,叶枫木讷少了一分,竟然说道:“可惜可惜,劝君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女人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你不是个才子。

    “你不也是个佳人。叶枫这刻的思维好像已经可以控制了手脚,可是一双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盯着女人地胸前。

    “才子佳人,今晚是不是会上演一场佳话?女人走上前一步,声音腻的滴出水来。

    叶枫有些苦笑,“我有才,可惜我没钱。

    “我喜欢的是才,不是钱,女人又上前一步,玉手轻舒,已经搭在了叶枫的肩头,能让我满意的男人,我不收钱。

    叶枫看起来想把头低下来。却又不愿意,喏喏问道:“怎么才算让你满意?

    “你说的诗后面不是还有两句。女人地手指已经触及到了叶枫的脸庞,你这么有才,不会不记得吧?

    “我一时真的想不起来。叶枫双眼眯缝了起来。看起来有些色迷迷的样子。

    女人有些诧异的望着他,回手掩住了秀口,“怎么会,我可清楚的记得。

    “你记得就由你来说,叶枫站在那里,木头一样,如果旁人看到了这火辣的春色,几乎都会怀疑他是不是男人。

    是男人,怎么能经得住这种诱惑?

    “有花堪折直顺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女人娇笑了起来。震动的发髻的发簪轻微的颤抖,她地一举一动。举手投足,无疑有着十足的女人味道,“叶先生,你就不要折磨我这可怜的女人,该折的时候,莫要推脱了。

    她的脱字尾音很长,余音很颤,仿佛一缕发丝钻入了你的心口,缠缠绵绵的把你一颗心化软。

    叶枫竟然还是没有动手,只是缓缓说道:“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女人自己动手脱衣服。

    “是吗?女人并没有什么诧异,伸手在他额头一戳,“你这个家冤家,有才是有才,就是太懒了点,可是谁让我看上了你,既然这样,我就一股脑儿的给了你。

    她一双手收了回来,向背后抓去,只是一顿,已经解开了最后一道束缚。

    手一扬,黑色金边的乳罩已经向叶枫的头上抛了过来。

    女人的胸本高耸,失去了束缚,看起来好像突然跑出来的两个玉兔。

    任何一个男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无法忍不住动手。柳下惠也不行,不动手的估计是因为没有手。

    叶枫当然有手,而且有的时候,还很快捷,他这个时候终于动了起来。一只手伸手抓向了空中的乳罩,另外一只手,正常的男人当然都会向前抓过去,叶枫也不例外。

    室内本是大亮,春光无限,突然间好像冒出了一股寒气,一丝光亮划破了空间。落在了叶枫的手上。

    女人已经变了脸色。

    室内一片寂静,只不过瞬间内,无边的香艳已经像香烟化成灰的那股烟雾。不知去向,留下的只是刺骨的寒意笼罩场上的才子佳人。

    女人裸露的上身已经有了一层寒意,叶枫右手抓出,并没有色色的袭向女人的敏感地带。他的一只手有如磐石般的稳定,三捏住了一把软剑,双眼茫然中带有一丝少见的警觉。

    软剑的另一端握在女人手中,大力的一送。嗡了一声响动。蛇一般的颤动,灯光一耀,寒光点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