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六节 长夜漫漫
    许舒婷的一颗心,突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的,不停的在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落下来。

    这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真的听到叶枫这么说,她为什么感觉到很失望?

    这难倒就是小姑娘去要好看的布娃娃,很多时候,到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布娃娃并非自己想像的那么喜欢?

    许总一定是在甲板上,听信了姚君武说的一切,那个赵品正不愧是礼义公司的,和那个亲情俱乐部都是一个系统培训出来的,为了争取订婚的高成功率,牛皮吹的太大,自己现在一定被所有人看成是个富家公子,许舒婷也在认为自己在骗她,不然甲板上也不会那么的怒气冲冲。

    叶枫觉得这件事情再次证明了好人难做的道理,自己好心的帮助别人,不是被误解成色狼,就是被误解成别有用心,要不就是忘恩负义,陈世美什么的,邓莎如此,文静一样,陈友信同理,现在又加上了个许舒婷。

    他当然知道许舒婷来了是为了质疑自己,所以觉得应该提前打一下预防针,表明一下态度。

    叶枫把形势分析的很明白,却没有琢磨女人的心思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他对女人的态度已经变的非常迟钝,记忆中的那个男的,应该不是自己。叶枫安慰自己,他那么花心,自己可是很正经地男人,就是连和女人牵手,都会脸红的。

    可是那个男人为什么和自己长得好像很像,而且总是自己的记忆中闪现?叶枫有些糊涂,或者说,是不想再想,每一次他都要忍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实在不相再去触动那个雷区。

    ”

    “许总,做戏就要做地像一些。叶枫一边思索,一边继续解释,他经常可以思想游离到体外,想的和做的并不吻合,如果你妈有了怀疑,那我们不就是前功尽弃了?

    许舒婷望了他半晌,“可是你未免做的太逼真一些。

    “只能说他们做的好,我不过配合。”叶枫倒有些惭愧。

    “我问你一句话,希望你实话实说,许舒婷盯着叶枫,神色很严肃。

    “我知道的自然会说。叶枫神色倒是放松。

    “叶贝宫是不是你父亲。许舒婷觉得一颗心砰砰大跳,不知道自己紧张什么。或者说,希望是什么样的答案。

    “不是。叶枫一口回绝,生怕犹豫一下,会不能肯定。

    “哦?许舒婷愣了一下,“真的不是?

    “真地不是。叶枫觉得否认一次,力道好像却弱了一分。

    “啊。那他刚才说的什么照顾生意,回到海外什么的,是怎么回事?许舒婷看到叶枫否决的斩钉截铁,自己的信念已经动摇起来。

    “他在演戏,许总你也多半看出他在演戏,所以才一口回绝的吧?叶枫喝了一口茶,掩饰内心的犹豫。

    “啊?许舒婷倒没有想的那么深远,愣了一下,这才说:“就算他演戏,叶贝宫肯定也是很有钱,他为什么会帮你?许舒婷觉得自己真有些迷惑,却不知道被询问地那个,其实不比他清醒多少。

    “有钱的人总喜欢做善事,叶枫开始编造谎言,他现在觉得真相已经被湮没,他去挖掘废墟,总比制造废墟要困难,我那天偶尔碰到了他,和他谈的挺投机,他也认为我很有才。。。。。

    说到这里的,叶枫顿时下来。看了许舒婷一眼,看到她并没有打自己的样子,于是又接着说了下去,“听说我有困难,只是微微一笑,说到,多大个事情,看把你愁的,我来帮你搞定,于是,他就给我介绍礼仪公司,可是我却不知道,他们会搞地这么隆重,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可能在搞什么抽奖活动,我就是中大奖的那个。

    叶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叹口气,喝了口茶水,抬头一年看,许舒婷的眼睛和灯泡一样的望着自己,慌忙问道:“许总,你不信?

    “叶枫,你觉得你地谎言谁会信?许舒婷无奈说道:“我拜托你,下次就算撒谎,也撒个高明一点的,让人听着真实一些的。

    叶枫有些汗颜,却知道这关算是通过了,再说许舒婷也没有什么追究的必要,“许总,你实在不放心不下,现在你在我在,天在地在,不妨立个条款,大家把事情原委定在纸上,后果也说地清清楚楚,以免到时候,你误会我会纠缠不清。

    许舒婷犹豫了一下,看到叶枫很诚恳的样子,虽然觉得他后来的谎言有些问题,但是看来叶贝宫不是他爹好像是真的,有的人没有办法,就算掉到下水道中,都有可能见到钻石戒指的,叶枫看起来就是这种人。

    想到钻石戒指,她忍不住低头望了一眼自己手上戴着的那个,白金上镶嵌着一颗不小的钻石,灯光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许舒婷虽然对于珠宝并没有什么鉴赏能力,可是也知道这戒指不便宜,“叶枫,这钻戒什么时候还给你。

    “啊?叶枫犹豫了一下,不着急,总要等你妈动完手术后吧。许总,你等等,我这就去找纸笔。

    “不用了,许舒婷站了起来,觉得自己本来觉得很清醒,来了一趟之后反倒稀里糊涂起来。但自己想从叶枫的嘴里问出缘由,那实在比让哑巴说还困难有,叶枫,我相信你的为人。

    “啊?叶枫的动作有些僵硬,神情却没有什么感动。

    他觉得这个时候,许总说的信任,好像和那个开荒者的陈方说的没有什么两样。

    “这次在订婚地事情上,真的很谢谢你。许舒婷在迷雾中,迅速的改变了下策略,叶朵儿打扰休息,我实在不好意思,但是,你是个好人,真的!许舒婷伸出手来。望着叶枫。

    叶枫有些懵懂,不明白这次握手是不是和吻别一样的含意,看到许舒婷没有放下手来地意思,终于还是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许总,你也是好人。

    许舒婷笑了起来,那么我只希望天下的好人终有好报的,好的,叶枫。。。。。。

    她话音未落,门口竟然传来了敲门声。

    叶枫有点奇怪,感觉那句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好像不错,自己以前的时候,那是老鼠都很少来拜访,这下搞了个虚假的富家分子的身份,夜晚睡觉的时候,还有美女来找我,只不过不知道又来敲门地是哪个?

    “我去开门吧。许舒婷笑笑,望了叶枫一眼,谁会这么晚找你?

    “我不知道。叶枫一脸茫然。

    许舒婷缓缓的走到门口,拉开了房门,首先就是一股扑鼻的香气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个嗲的不能再嗲的声音传了过来。“啊,叶先生,不是,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

    门口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紧身的衣服凸现了裁缝的节俭,又像是拣了半大孩子的衣服,修修剪剪的拼凑而成,所以给旁人一种捉襟见肘的感觉。

    女人腰身雪白的露在外边,盈盈一握,大腿胳膊都是没有什么遮掩,一眼望去,白花花的晃眼,见到许舒婷多少有些诧异,对不起。

    她才要转身离去,许舒婷联想到叶枫淩乱不堪的被子,她刚才称呼地什么叶先生,已经冷冷的说道:“不用对不起,你没有走错房间。

    “啊?女人有些奇怪的样子,回转身来,胸前的两团晃的门人心慌,“你就是叶枫先生?

    “我当然不是,房间里面的才是。许舒婷想起了这个刚才自己还夸奖地好人,恨不得去撞墙,看来苍蝇再完美都是苍蝇,他这种人,说的话自己也能相信?

    长夜漫漫的,他这种男人,没有女人陪伴能够安心入睡?怪不得刚才自己想要时房间,他一个劲的往外轰,颇为不欢迎地样子,原来是早饿伏笔。

    “谁找我?叶枫隔着许舒婷的背影,只听到门口地是个女人,不知道除了许舒婷之外,还有谁和他深夜畅淡的雅兴。

    许舒婷侧开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就算她没有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跑的,这个女的深夜拜妨,穿得这么暴露,鬼才相信她和叶枫是清白的。

    “叶枫,许舒婷冷冷的说道,你真是个好人,不过我不打扰你这个好人休息了,再见,晚上你慢慢享受吧。

    ‘咚’的一声大响,房门已经被关闭,许舒婷人在门外,听不到房间内的动静,突然之间,觉得心中大恨,一咬牙,‘噔噔噔’的向自己房间跑去。

    叶枫本来就有些迷惑,这下真的有些发蒙,等到房门关闭后,才发现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站在门口,人未到,香气扑鼻。

    想起许舒婷临走的一句话,叶枫,你真是个好人,再见,晚上你慢慢享受吧。叶枫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难倒是因为许知道不能报答自已什么,更不能以身相许,生怕自己长夜孤单,竟然特意找了个女人进来解决自己的寂寞孤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