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四节 相思故人心
    纤纤望着空洞洞的过道,有如自己空荡荡的一颗心。

    她扶着门框,颓然坐倒,失神无语,寂静有如寂寞,让人心中空虚的发狂。

    她一直有个目标,她也一直为之奋斗了三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叶贝宫也从来没有阻止过她。

    她恨叶枫,恨他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思,却总是若有意,若无意的远离,他若不喜欢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吻自己。

    她眼前恍惚,无数次梦中萦绕的情景再次浮现到了眼前。

    那个白有胜雪的女子望着叶枫,轻声问道:“你吻过多少女人?”

    .......

    “为什么不说?”

    那个男人一如既往的英俊,放荡不羁,“我在数呢。”

    “你坏死了。”女孩子的珠泪落了下来,一脸的落寞伤心。

    蓦然间唇上一热,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搂住了她的腰身,重重了吻了下来。

    女子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已经放弃了抵抗,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有如鹿撞,好像都要跳了出来。

    那个吻很长很长,长的几乎让她窒息,她甚至有些民政厅和,男人会不会将彼此融化在一起,等到她终于能够恢复了意识,弹射器说话的第一句就是,“叶枫,我要你爱我到天长地久。”

    “你为什么不答我。”

    “我做不到,最少现在做不到。”

    ......

    男人转身离去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犹豫。

    “叶枫,我恨你。”女人跺着脚,眼泪却流了下来。

    “恨我的人,不只你一个。”男人远去的不见踪影,留下来的一句话回荡在空气中,飘飘荡荡的有如秋天落下的枫叶。

    纤纤的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肆意流淌,如同划过白玉的露珠。

    缓缓站起来的时候,纤纤还是显得那么柔弱,可是腰身已经变提笔直,她径直走到窗口,抬头望了去,看到那轮清月一如既往的明亮,冷眼的看待世间的悲欢离合......

    双手扶在窗台,只是一按‘叮’的一声响,一柄单刀已经现在纤纤的掌中,轻轻的颤抖,月光一照,光货毕现,有如纤纤的纤弱中带有风华绝代。

    “叶枫,我劝伯父放弃的时候,因为我已经放弃,如果不是伯父说过你的承诺,我今天就已经收手,只是你既然给我一个希望,那我无论如何,都要再试一次。”

    纤纤仰头望天,闭上了双眼,两颗珠泪滑落了下来,落在地上,无声无息。

    ......

    天上有明月,年啊照相思。

    相思不在月,只在故人心。

    叶枫望着天上明月的,心绪不宁。

    他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将近两年,他向来是沾到了枕头,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已经酣然入睡。

    他喜欢这种生活,更准确的一点说,他已经安逸于这种生活,可是今夜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在无法入睡,几天内发生的事情走马灯一样的脑海中晃过,每次都是定格在纤纤的脸上。

    为什么,纤纤和自己脑海中的一幅画面那么相像?

    叶枫只是一想,就觉得脑海中钻入了一个虫子,不停的肆虐撕咬,让他忍不住的闷哼一声!

    以往的这个时候,他都是能略过不想,因为接着想下去,就连心也痛了起来,可是他躺在床上半个钟头的时候,还是无法入眠,他终于强迫自己思考下去。

    胆颤心惊般的思考,打破了他两年来的安宁。

    有些事情,你已经错过,就不能悔过。

    有缜事情,你刻意去想,偏偏捕捉不到,叶枫忍住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的时候,脑海中却是轰然出现了另外一个画面。

    “你喜欢的是纤纤。”那个女人冷着脸,字如寒冰。

    “我喜欢你。”男人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一丝坏坏的含意。

    “你这话对多少人说过?”女人态度还是很冷,可是有如阳光照上了冰山,骨子里面虽然寒冷,表面却有融化的现象。

    .......

    “你为什么不说?”女人忍不住问道。

    “我在数。”男人一如既往的笑着。

    “你这种男人,就是一个人渣。”女人才有的一点暖意就像遇上了严冬,但是冰山看起来却是冰亮耀人。

    男人只是伸手一揽,女人已经到了他的怀抱。

    他出手很快,向来和他拳头一样快,他的出手,不管对于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样的有效。

    他对付女人,喜欢用这种直接的,因为他有条件,他是叶家的公子,不直接都有有无数的女人送上门来,只要他说喜欢,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抗拒。

    他吻下去的时候,很重很粗鲁,这和他显得英俊挺拔的面容多少有些不符,却是更加增强了让人心动的魅力。

    女人竟然没有反抗,双手伸出,竟然用力搂住了他,让他不能挣脱。

    男人突然哼了一声,女人这才放手,男人退后了一步,嘴唇上已经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女人冷冷的笑,笑的如冰。

    男人坏坏的笑,笑的满不在乎。

    他甚至没有去伸手去揩拭唇边的鲜血,转身离去的时候,曼声念道:“紫粉笔含尖火焰,经胭脂染小莲花,芳情乡思知多少,恼得山僧悔出家,你这样的冰冷带有火辣,和尚见到你,都要后悔出家,我叶某人又彼会轻易错过。”

    说话的光景,他信手一挥,抓住一片随风飘荡下的枫叶,揩拭了下唇边,随间向地上丢去,再看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女人只是望着那片枫叶,飘飘荡荡,上面一点殷红,染在红红的枫叶上,隐约可见。

    阳光一耀,落在空中的那片枫叶上,红的半透,整个林子里面,不知道是阳光照红了枫叶,还是枫叶浸染了阳光,慌慌张张工的朦胧,顺带着,也让冷艳如冰的女子脸上,笼罩了一层红晕,很淡很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