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三节 空白
    豪华的游轮中,晚宴过后就是尽情的狂欢。

    小姑娘都是觉得物有所值,在这种场合消费,是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所以她们都是当这是一场梦,而且不愿意醒来。

    当然清醒的有很多,叶贝宫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凝望着窗外的大海,脸色让人看不清好坏,比起游轮中的其他房间,这一间实在不算是豪华,多出来的只是简单朴素,整洁宁静,游轮中舞厅中的音乐再吵,也是不能到了这里一丝一毫。

    叶贝壳宫托辞身体累了,可是坐这里的他,看起来还是精神矍铄,只是眉宇间有些优虑,刻在眉间,深刻的一道。

    “纤纤,今天叶枫订婚,你去看了?叶贝宫突然问道,角落处也坐着一个纤弱的女子,衣白胜雪,发黑如墨,一双大眼有如点漆一样,颇为灵动。

    “嗯。”纤纤垂下头来。绞着手指,心神不定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反对?叶贝宫叹息一声,如果说这声订婚,真的有一个人有资格反对的话,那个人无疑就是你。

    纤纤的双手绞的青筋好像都露了出来。更显得玉手有种凄惨的白。

    她过了良久,这才抬起头来,目光灼灼,“伯父,叶枫已经不是原先的那个叶枫。

    “哦?叶贝宫手指扣动着桌面,叹息道:“你已经原谅了他?

    “我不能原谅以前的叶枫,真地不能!纤纤眼中流露出一丝恨意,如果他要还是以前的那个叶枫,我就算拼了命,也不会让他订婚,可是对地现在的这个人,我真的恨不起来。

    “你甚至还有点喜欢他?”叶贝宫突然问道。

    纤纤浑身好像震了一下,脸上那一刻,也显得血色全无,苍白有如月光,“伯父,你为什么这么说?

    叶贝宫避而不答,缓缓道:“他虽然不是以前的那个叶枫,但是难保以后不是,我在青山医院,已经集中了最优秀的脑科专家来研究神经病人。他们一致认为,现在叶枫不能恢复记忆,困难不是在于医学方面,而于他本身的抗拒。

    “他多半对于以前做地的事情,也有了厌恶和悔恨,他尤其不敢想起的是。。。纤纤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看到叶贝宫挥了下手,不再说下去。

    叶贝宫却有一丝深深的疲倦,“我费尽心力,只想让他恢复以前的记忆,可是如果他本身抗拒的话,我就算有方法让他恢复的话,那算不算在强迫他,或者是违背他的意愿?

    “他现在不好吗?纤纤脸上一抹微红。

    “好,怎么个好法?叶贝宫疲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叶家的子女,竟然在外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连个混混都不如?

    “伯父,我觉得他活的可能不和你的心思,纤纤鼓起勇气无视叶贝宫的脸上变色,但是他现在活的,最少能让自己心安和开心。

    叶贝宫脸色阴沉了下来。并不言语。

    纤纤斜睨了叶贝宫一眼,继续说道:“你以前什么时候看到叶枫帮助过人。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为了救人,挥汗如雨,你什么时候看到他这么开心,你什么时候,觉得叶枫看起来,虽然不帅,却也憨厚的可爱,伯父,人,其实可以过的很简单,叶家女如何?叶家也是人,做人最惬意的事情,无疑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叶枫既然不愿意回到痛苦的记忆,你既然如此以前疼爱他,为什么现在还要逼他?

    室内的空气有些郁闷的让人发狂,纤纤说完话后,也是忐忑不安,对于叶贝宫,她向来只有尊敬仰视,这次顶撞倒算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叶贝宫突然笑了起来。先是微笑,再是出声微笑,最后笑的前仰后合,几乎流出了眼泪,他本来是个严肃穆的人,也一向知道怎么克制自己的情绪,纤纤望着大笑中的叶贝宫,一脸错愕不解。

    她认为自己说地是严肃的话题,一点都不好笑。

    终于止住了笑容,叶贝宫这才舒了口长气,零然站起,凝望着纤纤,“你说的实在很好,怪不得叶枫五年前说你,纤纤外柔内刚,有主见,是个好女孩。

    纤纤脸上红晕上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心中却是在想,他真的这么说过,那他为什么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你一定奇怪,叶枫既然夸你,他向来沾花惹草无数,为什么从来没有对你表达过爱慕,叶贝宫好像一眼看穿了纤纤地心事,不等她回答已经接着说道:“只是因为他曾口对我说过,他这一辈子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不到最后他也不会知道喜欢哪一个,可他知道,他最后要娶你的时候,一定要把所有地女人忘记地干干净净才行。

    纤纤一愕,不解道:“为什么?

    叶贝宫缓缓向门外走去,留下一句话,因为他说了,他不能留给心爱的女人一片过去的空白,但是归少能留下将来的。

    纤纤突然身手捂住了秀口,只觉得一股酸意分成了两份,一份上涌到了鼻梁,催人泪下,一份却是丝丝缕缕的钻入心中,让人忍不住的心酸。

    等到好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叶贝宫已经走到了门口了,回头望了她一眼,眼中含意万千。

    纤纤醒过神来。忍不住嘶声问道:“那他上次怎么回事?伯父,你一定知道的,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难倒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我这几年来,忍的有多么的辛苦。

    她一向柔柔弱弱,看起来文静异常,谁都想不到,她竟然也有如此失态的时候,两行清泪流淌了下来。就算铁石心肠的人,见到了她那张凄婉的脸,都会忍不住的心酸。

    “我不是不告诉你,叶贝宫已经走远,低声说了最后一句,因为当初的事情,现在除了叶枫,没有任何人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