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江湖谣传 第一节 稳赚不赔
    张发财是个商界的传奇人物,在许舒婷眼中显然是有些高不可攀的样子,所以她念念不忘这种人物。

    只不过眼界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在文化建设眼中很重要的人物,传到了叶贝宫的耳中,波澜不惊:“张胖子?他怎么了?”

    许舒婷望了一眼叶枫,心想你们不愧是父子俩,就算是称呼都是一模一样,“我不知道阿枫既然决定要凭借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番事业,张发财帮助他做单,算不算是凭借着家族的关系?”

    叶贝宫笑笑,“哦,那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许舒婷有些愕然,“这难道不是你的授意?”

    “我授意他?”叶贝宫笑了起来,“他做了什么?”

    许舒婷看到他不像撒谎的样子,有些奇怪,“他最近在我的公司买了三百万的货。”

    “三百万?”叶贝宫淡淡道:“许小姐,我知道的只有一点,张发财他投资了三百万,一般不赚个六百万回来,他就不是张发财,只不过他赚的却不会是我叶贝宫的钱。”

    他说的很淡,很自信,许舒婷听了却是信了九成,有些奇怪,却觉得心情已经放松了许多,自己到底为什么轻松?许舒婷也很很难说的明白。

    不过经过叶贝宫一解释,现在所有的事情在许舒婷的眼中,已经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于是乎,她做出了如此假想,而且认为,很贴近现实。

    叶枫,一个富家公子,因为钱多了,有些不习惯,目前许舒婷只能这么看待叶枫,所以他赤手空拳来到了s城打工,希望不依靠任何人,打造自己的创业神话,进而可以炫耀一下,不过他是明显眼高手低的,混的极不成功,这从个的破皮鞋,烂西装可以得到有力的直接证明。

    其实真正的纨绔子弟,不靠关系,他们有几个能混的明白,许舒婷如是想,他们精通花钱的方法,却不知道挣钱的方法。

    这个时候的他碰到了自己,又不知道怎么的,联系到了张发财,他不是解释过,在以前的公司,已经和张发财进行了联系。他说不认识,这有可能是个谎言,他还是不得不依靠以前的关系,张发财虽然号称稳赚不赔的,但是知道叶枫他爹叶贝宫不会是个简单人物,说不定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他丢给了叶枫这单,做了个人情。

    叶枫虽然是纨绔子弟,但怎么说,人的本质还不坏,许舒婷想到这里的时候,总算给叶枫定个属性,却不知道旧习惯就像当年给左派右派戴帽子的属性差不多,叶枫不同意订婚,但是因为自己。最后还是同意,想到这里的时候,许舒婷不由有些脸红,心中暗道,他本来是个纨绔子弟,那他以前呢,有没有女朋友?

    他现在的那个女朋友呢,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他来到了s城,不离不弃的跟到这里,还是因为他本来花心,到了这里,又勾搭上一个?

    虽然叶枫现在看起来,一副老实忠厚的模样,可是打死许舒婷也不会相信,他以前会没有女朋友。

    自己让他请家长,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泄露了消息出去,叶贝宫却是弄假成真,搞出了这么多事端,看着叶枫的眼神,惶惶不安的,多半也觉得内疚。

    想到这里的时候,许舒婷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这毕竟是自己的事情,但是叶贝宫看起来人也不错,想必在订婚前多少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这对于他们这种大户人家,实在不算是难事。

    他们知道了妈有病,所以主动提出了医治,想到这里的时候,许舒婷叹口气,既然有求于人,追究的那么详细做什么,难道不成,自己真的能嫁给他不成,叶伯父为人不错,这里被隐瞒的,一个就是母亲,一个就是叶伯父,妈妈当然不会责怪自己,只要治好了妈妈的病,自己对叶伯父就算负荆请罪也算无怨无悔。

    她在这里构思了一个极为流畅合理的情节,却不知道旁观者的道理,驰以为隐瞒的母亲和叶伯父,却不知道隐瞒的正是自己!

    世间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就像股市中,散户以为自己把所有的数据分析的透彻,什么黄昏之星,红三兵,三只黑乌鸦都是尽在掌握,却不知道遍地开花家研究的也不差,等到被吞了进去,只有几根骸骨出来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除了增加教训外,一无所获。

    “我们这次订婚仓促了一些。”许舒婷对于叶贝宫有些歉意,自然说话的声调也就缓和了一些,这就是像每次国足失利的时候,教练总会表现出内疚来做做样子,“麻烦了叶伯父你,真的不好意思。”

    叶贝宫笑了起来,缓缓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家人怎么会说两家话,许小姐......”

    她感觉叶枫手中一紧,扭头望过去,发现叶枫的表情有些古怪,不解问道:“阿枫,怎么了?”

    叶枫只是望着叶贝宫,一言不语,只是眼中含意万千,许舒婷看不明白。

    叶贝宫笑笑,并不理会许舒婷的问话,好像也没有注意到叶枫的表情,“那好,婷婷,你妈的病情现在怎么样?”

    叶枫好像突然叹息了一声,很轻很轻,好像是从心底发出的一样,低下头来,摇摇头:“今天好像有些累。”

    “到底是大少爷。”许舒婷玩笑中带了一点认真,“我好像今天并没有看到你做什么,一切都是伯父安排的,你又哪里累呢?”

    四个人在这里低声细语,声调不高,众人远远看了,都是有心想过来凑个热闹,只不过看到叶贝宫不怒自成的样子,有些高山仰山的敬仰和畏惧,不敢过来寒暄打扰。

    沈阳无疑是里面最郁闷的一个,因为他以三年名企的经验,对于叶贝宫,叶家竟然全不知情,不过别人当他是见多识广,学识渊博的人,好奇之下,都是过来询问沈阳,这个说,沈总,你怎么不过去和他们谈谈,你算是这里最有资格的人,那个说,沈部,叶家是什么家族呢,怎么有这么多的资产,光是这艘船的造价,就要过亿吧?

    沈阳和他们一样的无知,却知道怎么隐藏无知,进而不被有知的保看轻,不像某些人,无知还是有情可原,但是无知还是迫不及待的表现出无知,不知道自己的无知,那就只能让别人郁闷,所以沈阳只是含混含混,说的一些答案都是和占卜大师一样,让人琢磨不透。

    我不过去和他们聊天,因为那是家庭会议,我这个外人怎么好过去,这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不礼貌的行为,至于叶家,很有钱,他说到这里的时候,觉得是废话,没钱的话,能开得起游艇,劳斯莱斯呀,你以为这和自行车一样的普及呀。

    但是看到一帮小姑娘偏偏双目放光,流露出崇拜的表情,这就让沈阳不得不叹息,崇拜有的时候,就是盲目的。

    叶家嘛,他又犹豫了一下,在海外很有名,国内呢,还在发展,但是绝对不容小瞧。

    推断出海外很有名,沈阳也是有根据的,不在海外有势力,搞了这艘游轮出来,难道是为了这渡假吗?

    至于在国内在发展,不容小瞧,那也是废话,既然海外有钱有名,当然会看准中国市场,你没有看到人家美国那么富裕,nba为了一个中国的市场,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拉球员呢。

    小姑娘们显然没有沈阳那么的老道圆滑,却把他的这些话奉为了经曲,不断的点头,心服口服的说,沈总就是知道的多,怪不得人家能当老总。

    沈阳心中高兴,脸上淡淡的表情,一如领袖接收民众欢呼一样的表情,心中却只能说道,怪不得你们只能去打工,赚几百块一个月的,只是叶枫和他们也差不多的无知,唉,就是家底雄厚,没有办法呀。

    沈阳的心情有如坐南国一样,好像整个心都被掏出来,丢到了一边,就算是欣喜和满足都是空荡荡的没有着落,叶枫的一颗心却如掉到海中的在石头,随着波浪可能还能动两下,但是一直在沉,沉的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底。

    自从他在甲板上,听到许舒婷和姚君武的对话,他就一直在沉默,却没有思考,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不是充血,而是在失血。

    大脑失血的人通常都会出现短暂性的失忆,不知道身在何处,只觉得一阵茫然,叶枫无疑就是这样,只不过他在茫然的时候,只是觉得一个人在停的询问自己,像是自己的身外化身,又像是发自他的心灵深处,那个问题就是,叶贝宫真的是你的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