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一百节 光环之下
    叶贝宫微笑的望着许舒婷,仿佛没有注意到叶枫的异常,“许小姐,这里的饭菜吃的习惯吗?”

    许舒婷听到他说话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身心竟然放松下来,叶贝宫显然没有那种世家豪门的倨傲,这点倒和叶枫差不多,不知道是谁影响的谁,想到叶枫平时的态度,许舒婷心中一动。

    “饭菜很好,伯父,他们也都很喜欢。”许舒婷答了一句,觉得这个叶贝宫无疑让别人兴不起敌意,或许他并不知道儿子做的勾当,只不过想到这里的时候,许舒婷突然有些苦笑。

    因为她蓦然想到,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主意,好像怨不得叶枫,叶枫来到开拓者后,并没有什么讨好自己的举动,当男朋友,做未婚夫都是自己主动提出,叶枫还是不断的否决,赶鸭子上架那种类型,如果说叶枫欺骗自己,不过是他的,可是他有义务对自己说出真实的身份吗?

    他由始自终,对自己有过一丝感情和追求吗?

    可是无论如何,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个堂堂的大少爷,会要穿的那么落魄,来到开拓者来领五百块一个月的薪水,难倒这就是有钱人的性格?

    “饭菜很好,怎么不看你动筷?”叶贝宫还是微笑,叶枫的眼神慢慢的缓和了焉,取代的却是疑惑。

    看着叶贝宫含笑着望着自己手中的餐盘,许舒婷才发现,自己盘子还是空的,刚才倒是挟了点吃的,不过都放在叶枫的盘子里面。

    看到许舒婷的窘迫,叶贝宫又看了叶枫的盘子一眼,笑了起来,转首望向了许母,“许小姐是个好女孩,我刚才就看到,她只顾得为叶枫夹菜。”

    许母也是望着女儿,目光多少有些复杂,“婷婷就是这样,总是先考虑别人的。”

    许舒婷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换来了意料之外的赞扬,倒有点无所插枊的感觉,“阿枫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随随便便的,我现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来打工?”

    她单刀直入的问出心中的疑惑,只是留心的看着叶贝宫的脸色,发觉不到他的任何异常,却没有注意到叶枫脸色微变,好像也很留意这个问题。

    “这个嘛。”叶贝宫笑了笑,好像早已意料到这个话题,他无论什么时候,好像都是平平淡淡,宠辱不惊的,“说来话长。”

    “长也不怕,反正我们也没事,不妨说来听听。”许舒婷有些执着。

    许母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有些犹豫,叶贝宫望了一些许母,缓缓点头示意,“叶枫这孩子,自小就很倔强,他喜欢做的什么,就算我这个做父亲的都很难阻止。”

    “哦?”许舒婷望了一眼叶枫,笑了起来,“想不到你这么和善的一个人,还有这么倔强的性格。”

    “嗯。”叶枫鼻子哼了一下,不置可否,只是精神出现了少有的集中。

    “出生在叶家的子女,注定要在笼罩一层光环。”叶贝宫有些苦笑,“这在一些人眼中看来,是好事,也很是艳羡。”看到许舒婷想要说什么,叶贝宫已经先一步说道:“许小姐当然不是那些人,我知道许小姐的出身,也很佩服许小姐的自立。”

    他话说到这种程度,许舒婷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笑笑,却对叶贝宫的好感近一步的增加,她甚至有一个以前没有过的念头,有钱人,当然也有很不错的,毕竟他们也有的走的是和自己一样的道路。

    “这种出身,叶枫开始觉得很不错。”叶贝宫不经意的又望了叶枫一眼,“可是后来慢慢觉得无聊,这其实都是很多有钱人的一种通病,红烧肉好吃,当年我最穷苦的时候,做梦都想天天吃红烧肉的,可是现在却看到红烧肉都会反胃,东西再好,多了你也觉得寻常,叶枫别的可能不像我,但是吃红烧肉这方面,可是像个十成十,他以前看到红烧肉,那是一口也不会动的。”

    “啊?”

    “啊!”

    许母和许舒婷都愣了一下,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她们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初端了一碗红烧肉,放到了叶枫的面前,他会有很饱的表情,许母知道他是习惯,许舒婷当时却以为他多少有些表现的不好。

    想到他平时一口不吃的,那晚叶枫竟然整整的吃了一碗,许舒婷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竟然有了感动,“人都是会变的,不过这和他出来打工有什么关系?”

    “他过多了钟鸣鼎食的生活,却是更加向往着出去走一走,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叶贝宫叹息一声,“有一天,有一个人,对叶枫说了,你其实什么也飞库手打不是,你看起来虽然很风光,但是不过是沾了家族的光,你以为你很能干,抛却了家世,却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叶枫皱了下眉头,不发一言。

    许舒婷仔细的看了叶枫一眼,竟然真的很认真的问道:“伯父难道不这么认为?”

    她这种问话,多少有些唐突冒昧的味道,叶贝宫竟然还是脸色如常,“我如何认为的不重要,我只是关心叶枫是如何觉得的。”

    叶枫眼中闪过了一丝感动,想要说些什么,还是忍住。

    叶贝宫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叶枫的表情,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说道:“我还是认为,儿子喜欢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做父母的不要太过约束。”

    叶枫脸上微微变色,记得当初见到叶贝宫的第一面,他也是这么说的,自己当时只不过以为他应变得体。

    “所以,叶枫觉得正确的,我就支持,他认为自己就算没有什么家世的帮助,也能做出一番名堂,所以他走的时候,没有管我要一毛钱。”叶贝宫淡淡道:“许小姐,不知道我的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许舒婷沉思一下,突然问道:“如果他真的不想依靠你来做事,那么张发财又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