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不遇 第九十九节 真真假假
    “姐姐,等等。”

    姚君武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姐姐已经走出了十来步,她几乎是小跑前行的。

    “还有什么事?”许舒婷一腔怒火,有如被戏弄的感觉,却还是停下了脚步,海风一吹,发觉脸上火辣辣的热。

    “叶枫家里很有钱,好像也有势力。”姚君武又犹豫了一下。

    “那又怎么样?”许舒婷冷冷的笑:“他们有钱就能戏弄人吗?他们有钱就能装没钱的捉弄我们吗?”

    “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姚君武走上前了一步,四下看了一眼,只不过他这种高度近视,在黑夜中看不到什么,“叶先生,也就是叶贝宫先生也找了我一次。”

    “哦?”许舒婷有些诧异,转过身来,“他找你做什么?”

    “他说,听说妈病了,是脑瘤。”姚君武缓缓道:“他说既然你是叶枫的未婚妻,也算是他们叶家的人,妈有病了,他们叶家不能不理,我们如果有困难的话,尽管提,如果我们缺钱,他们可以提供钱。”

    许舒婷冷哼了一声:“我们不缺钱,也不用求他们什么,我现在就会回大厅,告诉他们,这场订婚已经结束,我和叶枫从来没有过什么。”

    姚君武并没有理会她的言语,自顾自的说道:“叶先生说着这里的医疗水平不见得好,如果信得过他,他可以为妈找一个最好的脑科医生做手术。比如上国外去请,他们有钱人,当然能请得起最好的医生,也能请得到最好的医生,而不像我们普通的人。”

    许舒婷沉寂了下来,她可以赌气,但是不能用妈妈的性命开玩笑。

    良久,许舒婷才涩声问道:“君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舒婷看着弟弟,眼神由冰凉变得无奈,缓缓的转过身去,向大厅走去。

    “姐姐。”嫦娥又说了一声:“你?”

    “我知道怎么做。”许舒婷头也不回,缓步向游**厅的方向走出,只是比起刚才疾快,多少显得有些沉重。

    姚君武木桩一样的站在了那里,看到姐姐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的时候,这才回过神来,急声的叫道:“姐姐,等等,我和你一块去。”

    二人一会不见了踪影,都是心情复杂,却都没有注意到,叶枫缓缓从暗处走了出来,神色有些木然,双眸凝望着远方,黑色的夜......

    许舒婷回到大厅的时候,发现里面的人热热闹闹的,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已经开始提供自助餐,竟然中西式的都有,海鲜像才出海的一样新鲜,酒水如流水一般流淌,正中桌子上,放着金字塔形摞起的酒杯,一个看起来如同才被脱壳,热鸡蛋一样的服务生,正在倒酒,霍然声无息的酒水漫了焉,2注满了一个又一个杯子,几个小姑娘围着看的津津有味。

    有一个想要从底下塔座拿出一杯,却被沈阳及时的制止,避免了一杯引引发的惨案,女孩子看到沈总伸手优雅的拿起一杯酒,四处的寒暄微笑,都是不由被他的气度折服,纷纷议论着,在场的男嘉宾中,沈总也算不差了。

    沈总端着酒杯,笑容很甜,内心很苦,环视了一下大厅,发现许总和叶枫都不在,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杯中的酒和偷漏税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喝了一杯,只不过里的酒水供应的实在不比外边的海水差多少,就逄他肚子是浴缸,都不愁装满的,沈阳喝酒的时候,也想大声说一句,以我三年名仩的经验,也是头一回吃这种昂贵的自助餐。

    他正在寻思许舒婷和叶枫卿卿我我的时候,迷离的眼前突然出现许舒婷的身影,望着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带有一丝疏远:“沈阳,你看到了叶枫没有?”

    “叶枫?”沈阳终于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他应该和许总你在一起才对,怎么会管我要人?”

    大厅内虽然有些嘈,杂,沈阳说的声音却是不小,多数人的眼光都瞄准了海鲜,意大利粉什么的,咔嚓咔嚓的,像是老鼠开会的动静,突然传来了沈阳的大笑,不由的转过头来,看到许舒婷站在那里,不由都围了上来。

    “许总,怎么一吃饭就看不到你和叶总?”一个小姑娘嘴角一丝血红,不知道吃的什么,仿佛刚吸完了别人的鲜血。

    “许总,叶总呢?两个人躲一旁甜蜜去了?”吴虹了插了一句,知道这是大喜的日子,开开玩笑,只能增加和领导的私人感情。

    “许总和叶总还没有喝交杯酒呢?”一个小姑娘端个盘子,举个叉子,兴高采烈的叫道。

    众人都是轰然叫好,李姐总算没有喝酒,又一直在角落中无声无息的看着许舒婷,如同母亲望着自己的女儿,见到她脸色多少有些不对,走上前来,“去,去,去,闹什么闹,这么多吃的,还填不满你们的嘴,婷婷,你不舒服?”

    许舒婷茫然的望了一眼大厅,并没有发现叶枫的行踪,多少有些奇怪,“李姐,看到叶枫了没有?”

    “开饭的时候,他说你忙碌了一天,现在恐怕也饿坏了,所以出去找你。”李姐的一句让许舒婷冰冷的心有了丝暖意。

    “你们没有碰上吗?”李姐看了一眼姚君武,见到他挤眉弄眼的,好像两只眼睛害了相思病,有些不解,“君武,你怎么了?”

    “没什么?”姚君武摇摇头,叹息这种事情不足外人道。

    李姐不再理会,只是望着许舒婷道:“这艘游轮实在有些大,可能他找错了方向,咦,那不就是小叶?”

    许舒婷霍然回首,看到叶枫站在大厅口,顿了一下,缓步走了上来,一如既往的表情。

    不知道为了什么,许舒婷看到他的木然,想起他吻自己那一刻的忧伤,本来无边的怒火,突然软了下来,快步迎了上去,握住了他的手,却觉得二人的手都有些冰冷,“叶枫,你干什么去了?”

    “许总真的是别人羡慕,这会儿的分离都不行。”张小娟握住男朋友的手,端个酒杯,享受着生平难有的浪漫,脸上多少有些红晕,这让她本来平凡的脸上多了一些妩媚,她只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楚天舒的胳膊,彰显着自己的幸福。

    旁人都笑了起来,许舒婷脸上好像红了一下,却并没有放开叶枫的手。

    “我去找你,吃饭。”叶枫还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许舒婷头一回听到叶枫说吃饭,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低声说道:“你也饿了吧,我去看看,看看,还剩下了什么。”

    自助餐最少准备了一百个的分量,而且随时更换,所以不存在什么剩下的问题,众人看到二人亲热的手去打菜,倒也没有着急让他们表演个节目,有的人看了下时间,倒是觉得时间过的飞快。

    许舒婷为叶枫挟了块辣味鲜鱿,好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叶枫,怎么没有看到你的家人?你不是说有几位到场的吗?”

    现在大厅内,除了服务生外,基本都可算是娘家人,服务生虽然笑容满面,却都是有些职业的性质,一想到叶枫的故意隐瞒,他家人不出现,只出来个叶先生,远远的望着,不知道和叶枫什么关系,显得在他们大家族看来,这不过是一场纨绔子弟的游戏,宽容中带有了一丝简慢,不值得出动什么亲人的。

    想到这里,许舒婷握紧了叉子,强自让自己忍住,静等着等待叶枫的回答。

    “他,他不就在门口。”叶枫犹豫了一下,“和伯母在一起。”

    许舒婷转过头去,发现母亲和叶贝宫站在门口,微笑的望着他们,心中一动,一把拉住叶枫,向门口迎了过去,望了一眼叶贝宫,这才望向叶枫道:“这场订婚真是仓促,我竟然还不知道这位先生是你的什么人。”

    叶枫不等回答,许母已经笑了起来:“婷婷,这么没有礼貌,他就是叶枫的爸,你现在,还是叫伯父吧。”

    这次许舒婷倒是一惊,觉得如果叶枫是个富家子弹,好像没有必要让人家冒充他的亲爹,这多少有些不尊敬,如果说这人真的是叶枫亲爹的话,那么这又说是一场游戏?

    无论从哪个地方来看,眼前的叶贝宫都是气度雍容,绝对不会容忍子女胡闹的那种类型,不知道为什么,许舒婷的心中有些忐忑,虽然不想让别人看轻自己,可是又怕叶贝宫不满意自己。

    “伯父。”许舒婷蚊子一样的叫了一声后,晕红满面,只是牢牢的握住叶枫的胳膊,斜睨了一眼,心中一愣,因为叶枫表情头一回很严肃,严肃的让人心中不由的生起了一股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